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汗阿玛怎么想(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汗阿玛怎么想(打滚求月票)


  魏珠过来叫人的时候,来了就走了,没有什么动静。

  梁九功过来的时候,却是在衙门院子里传旨。

  除了九阿哥与十二阿哥出来听旨之外,高衍中与那个委署郎中,外加上本堂其他两个主事、两个委署主事,四十八个当值的笔帖式,都到院子里了。

  九阿哥为首,后头一步是十二阿哥,再后头是三位郎中,大家按照品级,站成了一个梯形。

  原本宽敞的院子,乌压压的人头,多了拥挤的感觉。

  九阿哥心里有数,并不担心。

  十二阿哥这里有些察觉。

  高衍中低头,遮住表情。

  剩下的人,就只有惶恐了。

  人齐全了,被另一个小太监叫来的慎刑司郎中都图也到了。

  梁九功才扬声道:“皇上口谕,金依仁停委署内务府总管,著慎刑司查御史弹劾之事!”

  院子里越发安静了。

  九阿哥想到高衍中提及的金依尧,就小声问梁九功道:“谙达,那金家其他人呢?”

  梁九功亦是压低了音量,回道:“应该是等慎刑司那边的结果出来再定。”

  九阿哥也就不多问了。

  金依尧一人连着曹家、李家,能给恩典的话,不用自己开口,御前也会给;不能给恩典的话,自己也没有必要说。

  除了金依尧之外,金依仁还安排一个弟弟去了畅春园,也是职官。

  梁九功带了小太监离开了。

  都图望向九阿哥道:“九爷,您可有什么指导,这当怎么查?”

  九阿哥摇头道:“按口谕就是,爷也糊涂着,就不外行指导内行了。”

  都图恭敬应了,看了那委署郎中两眼,回慎刑司去了。

  刚才那委署郎中盯着他好几眼,眼神不对。

  那委署郎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真是都图使坏?

  那金大人归他审,没事儿也有事了,这怎么办?

  他心神不宁。

  其他的笔帖式身份低,不敢开口询问,都是面面相觑。

  谁能想到,新总管上任刚刚两个月,就直接停了总管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总有个错处吧?

  就是因为办酒席、收份子?

  两个委署主事中,有个也是金依仁举荐的,眼见着旁人不说话,硬着头皮问了一句,道:“九爷,那金大人是要去慎刑司了?”

  哪个包衣不害怕慎刑司呢?

  九阿哥摇头道:“不晓得……”

  他也不知道是先“禁足”,还是直接拘押在慎刑司。

  他是总管,不闻不问也不像话,就对那个委署主事道:“你每天去慎刑司一趟,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能用的消息,许是虚惊一场,金大人年后才到京城,哪里就能挑出那么些毛病?”

  那委署主事忙应了,心里却是放下了一半。

  不像是本堂衙门这里的内斗,那样就好。

  金家是皇上使唤惯了的,旁人就算算计,最后起决定的还是圣心。

  下头的笔帖式都支棱耳朵听着,听了九阿哥这话,就晓得此事不与九阿哥相干了。

  大家也就少了拘谨,七嘴八舌地猜起来。

  “是不是得罪御史处那边了?怎么一下子都盯上金总管?”

  “谁晓得了,多半是嫉妒!”

  “故意的吧,三两个月不蹦跶一回,怕旁人忘了他们……”

  也有不少人沉默。

  毕竟金依仁上任两月,也不是全无错处,只用人唯亲这一条,就是都在大家眼睛里。

  要知道,笔帖式是内务府官员的起步,大家熬够了资历,也是奔着上头的品官使劲的,要是上头的人都跟金依仁这样只提拔亲近的人或包衣世家子弟,那出身寻常包衣人家的就前程无亮。

  尤其是有九阿哥比着。

  九阿哥上任三年,前后就举荐了两个人,一个是张保住,那个是特缺郎中,不占内务府的缺;一个就是高衍中,资历能力都足足的,皇上都赞过的人。

  对于其他人事,九阿哥虽挑剔的多,可是挑的是不公平公正的驳回,并没有提拔亲信。

  金依仁上任两月,本堂衙门这里举荐了一个委署郎中、一个委署主事,还补了六个笔帖式。

  下头各衙门除了郎中、员外郎,这个他没有资格插手之外,下头的主事、委署主事,还有八、九品的职官,沾手了十几人。

  上旬的时候,更是连都虞司的选补都插手了。

  人是上午叫走的,中午就传遍内务府各衙门,下午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大新闻,内务府的新总管要倒台了……

  *

  毓庆宫里,太子也得了消息,不由怔住。

  金依仁停总管?

  内务府又要换总管?

  上次是什么时候换的?

  去年五月三阿哥……

  去年二月赫奕……

  太子脑子飞速运转,陷入沉思。

  要知道,内务府的官员,流官少,十年八年连任的多。

  尤其是内务府总管这里,像马齐、哈雅尔图那样兼管的不算,包衣总管这里十年、二十年都是常有的。

  大前年畏罪自尽的海拉逊是康熙五年上任,一直到自缢,当了三十三年内务府总管。

  奉命养育过大阿哥的噶禄,是康熙七年上任,二十七年卒于任上,当了二十一年总管。

  这几年的内务府,却叫人看不明白了。

  旁人还罢了,这是金家子,不管是金依仁自己,还是他老子金遇知在世时候,对毓庆宫都恭顺,多有孝敬。

  太子倒不好干看着,就叫了管事太监吩咐道:“去慎刑司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查到什么地步。”

  太监应声去了。

  太子蹙眉,自打赫奕免了内务府总管,御膳房与广储库也整顿后,毓庆宫就都是按例供应。

  可是毓庆宫自康熙十八年修建好后,就没有按例过……

  这是汗阿玛吩咐的?

  *

  刑部衙门值房。

  八阿哥已经恢复了当差,只是刑部素来年中才开始忙,现在还算清闲。

  他这里,不是听外人传的消息,而是那个委署郎中直接过来了。

  那人不是卫家人,却是卫家外甥,论起来是八阿哥的姨表兄,关系比较亲近了。

  “八爷,怎么办呢?金总管这是被人盯上了,多半就是那个都图,年前要增加新总管风声的时候,他就是热门人选之一,资历也够了的,三十五年升的郎中,这几年功劳不断……”

  八阿哥听着不对头,道:“金依仁是御前钦点的总管,就算都图不忿,怎么敢动手算计?”

  对于慎刑司总管,根底大家都晓得差不多,寻常人家出身,熬了二十多年才熬到郎中位上,有几分六亲不认的架势,否则也管不好慎刑司。

  只是没有家族助力,除非转六部或外放,否则都图应该在这个位上致仕了。

  这也寻常,内务府的缺不是三年一升、六年一升的。

  到了正五品郎中这里,基本就到头了。

  那委署郎中讪讪道:“也是金大人不谨慎,有了短处在外头。”

  八阿哥问道:“他都做什么了?”

  那委署郎中道:“办了两次酒,补了十几个人事,还问了护军营那边的缺,另外从广善库支用了三万两银子……”

  八阿哥听着蹙眉道:“金家又不缺钱,怎么这样鲁莽?”

  这是满头小辫子,不怪旁人抓了。

  即便金家早先是京城的,可是去了杭州三十年,回来后不是当徐徐图之么?

  那委署郎中,道:“金大人就是想着早日在内务府立足,至于广善库那里,也是帮几个老亲,就是用个名头支了几万两银子使。”

  八阿哥看着表兄,告诫道:“既是御前发话让查,那你就安生等着就是,汗阿玛待老臣素来宽厚,要是只有这些零碎问题,不会重罚,估计就是小惩大诫,让金依仁晓得京城规矩跟杭州不同;要是问题大了,你更要避开些。”

  那委署郎中听了,带了苦笑,道:“奴才这不是没底么?奴才是金大人举荐了的,真要金大人有了不是,奴才这郎中估计也要不稳了。”

  真要罢黜下去,想要再上来就难了。

  八阿哥道:“九阿哥什么反应?”

  那委署郎中道:“奴才瞧着,九爷也糊涂着,吩咐人盯着慎刑司的消息了。”

  八阿哥心里有些乱。

  这两个月,他跟金依仁见了两面,他有意示好,对方也有意亲近,说话很是投契。

  连带着长春宫那里,这两月也受了不少照拂。

  御前要是查金依仁,这些都会查出来。

  他当时坦坦荡荡,就是为了回报金依仁在杭州时的照顾。

  可是这种解释到了御前,汗阿玛会怎么想?

  八阿哥看了自己的姨表兄一眼,觉得头疼了。

  没有交易,也成交易了……

  *

  下一更8月19日中午12点左右


  (https://www.lewenw.cc/2/2780/75857088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