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九爷的秘方(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九爷的秘方(打滚求月票)


  三阿哥克制着,可兴奋却是压不住,呼吸略急促,面色潮红。

  监国理政……

  他们入值南书房,也是监国。

  四个人排班。

  皇父没有说怎么排,那自然让他们自专。

  他是哥哥,其他人都是弟弟,这主从还要想么?

  三个弟弟中,五阿哥与七阿哥素来不在政务上留心的。

  七阿哥还管着护军营,就是占个名额,可以跟自己一班。

  八阿哥浑身心眼子,可实际上年岁在这里,六部还没有轮完。

  五阿哥倒是轮完了,却是比九阿哥性子还懒,估摸着之前在各部行走就是混日子。

  明面上指了四个皇子,实际上皇父看的是他。

  三阿哥飘飘然,有些微醺。

  二姐回来对了。

  皇父跟自己娘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四十年的情分,哪里是说放就放下的?

  不过是正缺个台阶。

  二姐回来贺寿,弥合父母关系,连带着自己这里也借光了。

  哈哈……

  太子坐在他上首,听到他呼吸的变化,神色不动,心中却是轻鄙。

  果然是野心勃勃,这就露出狐狸尾巴。

  他倒是想要看看,三阿哥到底怎么个“文武双全”。

  早先外头捧三阿哥,这两年又有人吹捧八阿哥,叫太子说,都是有鬼祟着在后头生事。

  五阿哥站在三阿哥身后,眉头拧了起来。

  入值南书房,每天都要去乾清宫里干坐着?

  皇父要几天回来?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皇父这几年可是爱溜达,一年出巡个三、四回,加起来一年要半年在外头。

  有了这一次,不会以后都抓他们这些儿子排班吧?

  五阿哥微微侧身,看向被三阿哥遮住的太子。

  皇父这是心疼太子了?

  舍不得太子太累,要带太子出去松散松散?

  五阿哥嘴角耷拉着,不情不愿。

  八阿哥垂下眼,嘴角却挑了起来,让他猜着了!

  太子既出巡,就要轮到皇子监国。

  大阿哥那里,身边还有昔日的明珠党羽,皇父不会抬举的,否则失了索额图的太子就该落下风了。

  他想起一个词儿,三国鼎立。

  太子,大阿哥,其他年长皇子……

  八阿哥生出野望来,只要将他的能力展露出来,大阿哥也好,太子也好,谁能轻视他?

  到时候就是他屹立不动,待价而沽了……

  康熙将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道:“三阿哥、五阿哥、七阿哥、八阿哥留下,其他人跪安吧!”

  太子闻言起身,跟众人一起应答,退了出来。

  九阿哥觉得莫名其妙,真就是叫大家凑数的?

  那叫他们三个过来做什么?

  嘱咐也不嘱咐一句。

  太子出了书屋,就上了肩辇,回西花园了。

  明日就要出京,太子也有庶务要安排。

  他心中也是不安,十来年了,每次圣驾出巡,都是他坐镇京城。

  如今换了旁人,即便不是他最忌惮大阿哥,可还有三阿哥那个不安分的……

  大阿哥、四阿哥、十三阿哥出了畅春园,就准备回京。

  不是休沐的日子,大家手头还有其他差事。

  十三阿哥看着十二阿哥道:“十二哥一起回么?”

  十二阿哥还没有应答,九阿哥就道:“不回,我找他说话。”

  十二阿哥点点头,道:“听九哥的。”

  四阿哥忍不住,叮嘱了九阿哥一句,道:“看着点时间,别耽搁十二弟回宫,扈从人手也多安排些。”

  虽说从园子到京城都是御道,白日里也没有什么危险,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上回马车的事情成了糊涂账,都三个月了还没有定论,难保再生其他事端。

  十二阿哥已经是成丁皇子,实际上不该这样操心,可十二阿哥自己鸟悄的,不往人前来,四阿哥怕他糊弄着不去侍卫处叫人,也担心九阿哥想不周全。

  九阿哥晓得这是好意,道:“四哥放心,我下午叫额尔赫送十二回去。”

  四阿哥点点头,没有再说旁的。

  大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道:“谢谢九弟的观音竹,就是那个只能看,要是你们家番柿能间苗出来,送哥哥几盆那个,看花还能看果子……”

  九阿哥家里预留了些观音竹,是这两年春天竹子分盆出来的。

  三位皇子初定礼,九阿哥就一家送了两盆。

  大阿哥儿女双全,在子嗣上看得淡了,比较喜欢番柿酸酸甜甜的味道。

  九阿哥摆手道:“那个侍弄着费劲呢,不能只当寻常花果树赏看,晒多晒少都不行,水大水少也不行,肥重肥轻也不行,稍微没弄好,就只开花不结果,养在暖房的话,还要帮着授粉,才能结果子,今年在庄子上种了几亩地的番柿跟辣椒,大哥等着吃就行了,明年开春给您几包种子,菜园也可以种上。”

  大阿哥听着,都觉得繁琐,立时道:“那哥哥等着,回头桃园的桃子好了,再多给你们分些。”

  他有个桃园,这几年每年结的桃子,都给九阿哥这边不少。

  九阿哥府上的糖水桃子、桃子果脯、桃子酒,都是用的大阿哥送的桃子。

  九阿哥点头道:“好,多的可以做桃子酱夹饽饽吃。”

  四阿哥在旁,问道:“授粉是什么意思?”

  九阿哥道:“就是那个番柿花,一朵花里有雄蕊跟雌蕊,要是种在外头,蜜蜂采蜜或是刮风的时候,花粉乱飞,阴阳结合,就能长果子;可养在暖房里,没有风,也没有蜜蜂,就要帮忙了,拿着小棉签拨拉几下……”

  说到这里,他带了得意道:“为什么旁人家也修暖房,只能收些小白菜、菠菜、韭菜什么的,黄瓜、茄子这些开花的,或者不结果子,结了也不大好,就是因为这个的缘故,这也算是暖房种菜的秘方了……”

  大阿哥、四阿哥、十三阿哥:“……”

  随口说的秘方么?

  还是一如既往的实诚。

  十二阿哥与十三阿哥都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什么雄蕊、雌蕊的,还什么阴阳结合,听着就不像是正经种菜。

  这种菜,居然还有这样的学问?

  大阿哥道:“既是秘方,往后别挂在嘴上了。”

  九阿哥摇头道:“那不行,大哥还指望我一直送菜不成?哥哥们也都分了菜园,小汤山也有温泉泉眼,暖房也该张罗了,也不能老惦记我们家的!”

  这回分出里外了。

  九阿哥理直气壮道:“到时候老给哥哥们送,你们吃着不自在,我送着还不乐意呢;可不送呢,我们洞子菜吃不完,你们只能萝卜白菜怪可怜的,这心里也不落忍,只是哥哥们怎么过日子的?也该张罗起来了,不过就是衣食住行四个字,怎么还能糊弄着……”

  大阿哥点头道:“有道理,回头让我们家大格格、二格格过来给你们两口子请安,你们两口子帮着指点指点。”

  九阿哥带了矜持道:“这教旁人家孩子可受累,轻不得重不得的,大哥您可要将束脩预备上,别叫侄女空手过来!”

  大阿哥指了九阿哥,哭笑不得,道:“亲侄女,怎么就成旁人家孩子了?”

  他倒没恼,别看九阿哥嘴欠,平日里还是很有叔叔的做派,还有舒舒这个周全的婶子,两家关系比看上去更亲近。

  九阿哥忙摆手道:“不能这样算,还是要算出里外来,咱们这么多兄弟,哥哥们还一个连着一个生,到时亲侄子、亲侄女得上百,都算自己家的孩子,那怎么成呢?弟弟我这是爱屋及乌,因哥哥们的面上,才乐意待侄儿、侄女亲些,单说侄儿、侄女,跟我没那个情分!”

  他说的是实在话,可不符合现下世情。

  大阿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心里有数就行了,不必说出来。”

  九阿哥轻哼道:“哥哥们指定也是这样想的,就是不说罢了,都学虚了。”

  别说是侄儿、侄女辈,就是兄弟姊妹,除了十阿哥这个打小一起生出来的情分,这手足关系,跟叔侄关系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也是因父母的缘故,才产生的关系。

  不是说血脉相近,就要相亲相爱了。

  四阿哥看着九阿哥,心里隐隐生出羡慕来。

  他也想口无遮拦,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那“喜怒不定”四个字,像个高悬在他心中的匾额,警示他沉静下来。

  不过自己“喜怒不定”的时候,只有十来岁,九阿哥已经十九了!

  果然,还是自己懂事得早。

  九阿哥这里少了磨砺,心智还不大成熟。

  十三阿哥在旁听着哥哥们说话,没有插嘴,心里却是极赞成九阿哥的说辞。

  算下来,自己也二十多个侄儿、侄女了,都没有见全乎。

  就说去年他还在上书房的时候,上书房的侄儿总共四个。

  他心里头,这四人也是分了远近的,就是觉得弘昱更亲近些,因为他心里也喜欢大哥人品行事;对弘昇感觉中上,因为这是九哥的亲侄儿,又是性子憨厚;对弘晴则很微妙,就算看着好看,也不像弘皙那样有心眼,可想到他的父母,就亲近不起来的。

  至于弘皙,那不用说了,真真是敬而远之,不能论叔侄。

  十阿哥与十二阿哥在旁,跟十三阿哥差不多的想法。

  就算是侄儿、侄女,也分为两种,一种是九哥家的侄儿侄女,一种是其他哥哥们家的侄儿、侄女。

  目送着大阿哥几人策马离开,九阿哥才招呼十阿哥跟十二阿哥回五所,道:“早上就跟你们嫂子说了,中午加菜……”


  (https://www.lewenw.cc/2/2780/75796280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