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恭贺(求保底月票)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恭贺(求保底月票)


今天是五月初十,往前推两个半月,就是二月底。

        二月初的时候,十阿哥夫妇去的红螺寺。

        这效率,要说跟求子没有干系,都觉得亏心。

        众人接二连三的道喜后,心里也都在算着这时间。

        七福晋忍不住摸着腹部,生出渴盼来,他们前阵子也去红螺寺了。

        要是两三个月后能得到好消息,她愿意拿出陪嫁银子给佛祖贴金身。

        十福晋似有些不敢相信,拉着舒舒追问道:“九嫂,九嫂,我没听错吧?”

        怎么感觉跟做梦似的?

        昨儿晚上她还难受了一回,鼻子酸酸的,差点儿哭一场。

        今儿小马驹就有消息了?!

        舒舒道:“没错,孩子上身了,恭喜弟妹。”

        十福晋咧嘴笑,道:“哈哈,这是真的,我有孩子了,我想告诉十爷……”

        荣宪公主作为东道主,很是体恤,吩咐嬷嬷道:“去前头请十阿哥过来。”

        十福晋看向大家。

        三福晋正扶了腰,脸上笑吟吟的。

        十福晋远嫁,很是不容易,这孩子来的正好。

        要不然的话,到了四十三年选秀,就再也拦不住人了。

        到时候要是包衣秀女还罢了,要是指个八旗秀女,生下长子来,就十福晋这没心眼儿的样子,得被人欺负死。

        妯娌之间有些小比较、小妒忌,可是比较不到她跟十福晋身上,她对这个小妯娌还是很包容的。

        四福晋则是摸着手腕上的十八子,对于神佛之事越发信了几分。

        要是一回、两回的,还能说瞎猫碰上死耗子,可不算外头人,只皇家这里,从红螺寺求子后有动静的,就好几回了。

        她今年才二十一岁,等到小阿哥大些,要不要再去一趟?

        五福晋跟四福晋差不多,对于红螺寺越发觉得灵验了。

        只有九格格,读的书多,想的也多,即便这么多“实证”摆着,还是觉得很缥缈,嘴里说过想去红螺寺,心中还是不信更多些。

        张氏则是不晓得自己当信不当信。

        她已经听说这两年皇家福晋流行去红螺寺求子,那她要不要也从众?

        可是求子……

        直郡王会允么?

        弘昱阿哥会不高兴么?

        半盏茶的功夫,十阿哥就疾行而来,身边还跟着九阿哥。

        “二姐……”

        十阿哥见好几个人站着,围着十福晋,不由担心地看了过去。

        他关心则乱,九阿哥却是看到大家脸上都有笑模样,就放了心。

        “爷,我要做额涅了,哈哈……”

        十福晋见到十阿哥,眼睛里在没有旁人了,就忍不住报喜道。

        十阿哥望向十福晋的腰身,实看不出什么来。

        九阿哥看着舒舒道:“真的?多久了?”

        舒舒道:“两个半月,年底就能多个小侄儿了。”

        九阿哥往前算了下日子,不由得一阵后怕。

        十阿哥两口子整日里爬西山的时候,孩子已经上身了。

        要知道,那阵子,他们开始每日去西山,用半天的时间爬山,还有半天消磨在御马场骑马什么的。

        幸好他当时想起这个,告诫了一回,十阿哥夫妇四月后才不再折腾了。

        要不然的话,就是孩子流了也丝毫不知。

        舒舒也想起这个,觉得这一定是个健壮的宝宝。

        简直是娃坚强。

        十阿哥已经醒过神来,想到三四月的行程,脸色有些白,看着旁边的府医道:“爷福晋是要安胎么?”

        他还记得正月底的时候,三福晋动了胎气,卧床一个半月的情形。

        没有亲眼见三福晋的病症,可听着都叫人害怕。

        那府医忙道:“福晋就是有些孕吐,不用安胎,这几日饮食清淡些,喜酸就多吃酸,过了这阵就好了。”

        十阿哥这才晓得,不是动了胎气,而是孕吐。

        他虽没有见过,却是听九阿哥翻来覆去磨叽过的,对于女子孕期反应也晓得个大概。

        荣宪公主晓得他们小两口住在宫外,身边也没有长辈,就道:“就算弟妹身体好,前三个月也要精心,你们别往城外折腾了,搬回皇子府,太医值府也方便,要是弟妹想娘家人,等满了三月,也可以去信给阿霸亥郡王福晋,请她看着时间,进京陪产。”

        十阿哥认真听了,点头道:“嗯,我晓得了,谢谢二姐……”

        眼见着十福晋确实没事儿,十阿哥跟九阿哥又回前头席面了。

        前头诸阿哥都在等着消息。

        眼见着十阿哥被叫走时匆匆忙忙的,瞧着像有事情发生。

        尤其是九阿哥还追了上去,更让人觉得不大好。

        咦?

        结果两人回来,都是眉开眼笑的。

        大阿哥见状,就晓得大家想多了,不是坏事儿。

        他立时将杯中酒干了,提了酒壶,想给自己再倒一杯,结果倒出来两滴,就再也没有了。

        他伸出胳膊,就去够同席四阿哥的酒壶。

        四阿哥已经先一步,将酒壶移开,没有让大阿哥勾着的意思。

        大阿哥看着四阿哥,笑道:“四弟,怎么也开始小气起来?”

        四阿哥不避不闪,看着大阿哥,道:“大哥,爱酒也需适量,五两的酒壶,您喝了整两壶了……”

        自己这里才喝了不到半壶,大阿哥已经叫人加过一轮。

        大阿哥笑道:“这酒寻常,喝着跟喝水似的,我就是想着你也不爱这个,别糟蹋了,给你打扫打扫。”

        四阿哥不改主意。

        这是配羊肉吃的烧酒,怎么就跟喝水似的?

        要是米酒跟黄酒,他也不会拦着。

        烧酒伤身。

        兄弟两个正为了酒掰扯。

        五阿哥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九弟、十弟,二姐叫你们做什么?”

        九阿哥笑道:“好消息,老十要当阿玛了,年底就能多个侄儿。”

        连带着大阿哥与四阿哥也顾不上酒了。

        大阿哥笑道:“恭喜十弟,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咱们一会儿可得好好喝几杯!”

        说着,他也不惦记四阿哥的半壶酒了,拿了酒壶,递给身边太监,道:“再加一壶……”

        三阿哥看着十阿哥道:“十弟这岁数当阿玛正好,太小了觉得孩子烦,太晚了也着急上火。”

        十阿哥本不喜欢三阿哥行事,可谁叫这几日三阿哥怼过八阿哥,还不搭理海善,瞧着顺眼不少。

        他就道:“谢谢大哥,谢谢三哥……”

        到了四阿哥这里,想起前日直郡王府喜宴全程,十阿哥对恭亲王府几位阿哥都是视若未见。

        瞧这样子,他心里比九阿哥这个正主儿还更气些。

        听说他还专门提了鞭子去宗人府堵海善。

        四阿哥就道:“既是要当阿玛了,往后行事也当稳重。”

        十阿哥不耐烦说教,可是也晓得四阿哥就这个德行,越是亲近人跟前,才越爱絮叨。

        几家都在北官房住着,几年下来,四阿哥对他跟九阿哥是有几分手足情分。

        十阿哥也领情,点头道:“嗯,我晓得了,谢谢四哥。”

        五阿哥早等着。

        眼见着四阿哥不再说了,他立时笑道:“挺好的,挺好的,红螺寺好,观音竹也好。”

        他在小汤山买了地后,将剩下的观音竹都挪到小汤山去了,在那边分了不少盆出来。

        跟外头的“李鬼”观音竹相比,他手上那些就是正宗的。

        至于红螺寺里那些,住持怕竹林秃了,已经请旨了。

        剩下的竹子,得了皇上亲笔提字,成了御竹林。

        谁再想着讨要偷窃竹子,就是大不敬了。

        五阿哥觉得,十福晋怀孕的消息出去,市面上的观音竹价格又能翻一倍了。

        他既是为十阿哥欢喜,也为自己的观音竹欢喜。

        他不缺银子,可是不是皇祖母贴补的,就是分家银子与弟弟给赚的那一笔。

        他也想要往翊坤宫多孝敬些,省得娘娘手紧。

        可是每次孝敬,不是被退回来,就是被提醒着往宁寿宫也孝敬一份。

        拿着皇祖母给的贴补,孝敬皇祖母奇奇怪怪的。

        拿着分家银子,皇祖母又是早念叨过,让他平日里不要动分家银子,省得坐吃山空。

        至于九阿哥给的出息银子,是九阿哥贴补他这个哥哥,他借花献佛,好像也不好。

        观音竹这里,却是一笔意外之财。

        他拿那个孝敬宁寿宫跟翊坤宫,两位长辈也会乐呵呵接受的。

        十阿哥晓得五贝勒府是观音竹大户,笑着点头道:“确实好,寺好,竹子也好。”

        到了七阿哥这里,素来不是爱多话之人,对着十阿哥提了杯子,道:“恭喜!”

        十阿哥也提了杯子,遥遥对了一下,道:“谢谢七哥!”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

        该八阿哥说话了。

        八阿哥仿佛又回到前日窘境,强绷着才没有失色。

        没有人跟他说话,可是大家的眼睛似乎都是看着他。

        没有儿子……

        外头那些难听话,他也晓得大概。

        没种的男人……

        今天他跟十阿哥同席,兄弟两个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话。

        八阿哥晓得,等到十福晋有身孕的消息传来,就会有人再次扯出八贝勒府至今没有婴啼。

        他心里发沉,听到自己哑着嗓子道:“恭喜十弟。”

        十阿哥没有立时应声,好一会儿才道:“谢八哥……”

        十二阿哥跟十阿哥比较熟悉了,少了几分拘谨,道:“恭喜十哥,也恭喜十嫂。”

        十阿哥眼中冰雪消融,对十二阿哥道:“谢十二弟……”

        十三阿哥笑道:“今年是三哥家、十哥家的好消息,明年就是大哥、十二哥跟我家的好消息了……”

        福晋进门,小阿哥还会晚么?

        十阿哥点头道:“那就祝十三弟心想事成。”

        三阿哥在旁打趣道:“小瞧人啊,只以为你们大婚的几个使劲,其他哥哥不使劲似的?什么长命锁啊、金项圈,都跟你九哥、九嫂学,直接预备一箱子,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文王百子,汗阿玛儿子是追不上这个数了,孙子指定超这个数去了……”

        大阿哥又得了一壶酒,心情正好,听了三阿哥这句话,立时道:“你们比你们的,我不跟你们比这个……”

        又不是后宅女眷,还有比着生孩子的?

        这老三行事,有点儿娘们唧唧的。

        三阿哥挑眉道:“大哥您三十了,也当修身养性了,就看我们后头这些弟弟的好了!”

        大阿哥白了他一眼。

        好像小自己多少岁似的……

        他们这里都是自己人,除了十个皇子阿哥之外,就是补熙这个五额驸。

        只是在女眷那里,九格格这个小姑奶奶坐在嫂子们的上首;到了前头这里,补熙却只能敬陪末座……


  (https://www.lewenw.cc/2/2780/75684269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