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防人(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防人(打滚求月票)


那总管太监道:“是我们娘娘用着可心的姑姑,不想耽搁青春,想着正好借着养病出去,给了恩典,让乌雅家发嫁。”

        九阿哥点头道:“好,妃母既吩咐,爷就上折子。”

        宫女子入宫时就查的严,出宫的时候一样。

        不管是因病挪出去,还是到了年岁放出去,都要内务府上折子请旨。

        御前批了,才许出宫。

        因病这种,还要太医院安排人确认过,记档。

        那总管太监忙道:“我们娘娘想烦九爷帮个忙,让姑姑先出宫……”

        九阿哥立时摇头,看着那总管太监狐疑,道:“这不合规矩,妃母行事素来方正,不会胡乱吩咐爷的,不会是你这奴才扯谎吧?”

        那太监道:“奴才不敢。”

        九阿哥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不敢就好,爷也不敢,青天白日的,别来爷这说梦话了,汗阿玛明晚出斋宫,爷会递折子上去,倒是你们永和宫,按照病退出宫,那也该传太医了,随后将太医院的文档送来!”

        之前他没当回事儿,上个折子就上了。

        可是眼下这情景,明显有猫腻,那还是手续齐全的好。

        那太监脸上发青,不敢说什么,出了内务府。

        九阿哥生出好奇来,看着十二阿哥道:“永和宫近日有什么新闻么?难道是德妃母责罚宫女,打重了?”

        他想起了废嫔董氏,有一条罪名就是凌逼宫人致死。

        十二阿哥摇头道:“不曾听闻。”

        宫里磋磨人的手段,打骂是最粗糙的。

        永和宫不单德妃一人,还有王贵人等随居的小妃子,真要发生什么,瞒不过人去。

        九阿哥纳罕道:“那好好的,年中往外放什么人?”

        他不是单纯的好奇,作为内务府总管,也想晓得原由。

        十二阿哥见状,稍加思量,就叫了随行太监,吩咐道:“你去乾东头所附近打听打听,看看头所上午有什么异常。”

        那太监应声去了。

        九阿哥看着十二阿哥,惊讶道:“你担心是十四阿哥闯祸?不能吧?头所没有宫女子……要出宫的不是永和宫的宫女子么?”

        十二阿哥道:“德妃母宫里鲜少有新闻出来,每次有什么动静,多与十四阿哥有关。”

        九阿哥:“……”

        好像真是那回事儿。

        这位妃母平日安分随时的,挑不出毛病来,可是涉及孩子,就有些失智。

        太护着十四阿哥,太无视四阿哥,太冷淡九格格。

        想着十四阿哥今年十四,都有自己高了,九阿哥咋舌道:“不会是坏了规矩吧?”

        十四阿哥已经到出精的年岁,晓得男女之事儿,可年岁在这里,还没有指格格。

        十二阿哥摇头道:“真要那样,德妃母应该不会这样打发人出宫,估计真要病重了。”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十四阿哥跟永和宫宫女扯上关系呢?

        九阿哥想不到,十二阿哥也想不到。

        估摸过了半个时辰,十二阿哥的太监回来了,消息也打听的差不多。

        德妃早上打发两个宫女去头所送吃食,而后头所总管太监入东六宫,后德妃亲自往乾东头所,至今未出。

        九阿哥跟十二阿哥面面相觑。

        没想到,让十二阿哥猜着了,真与十四阿哥有关。

        九阿哥皱眉道:“这十四什么毛病?这是将人打伤了?”

        比奸淫母婢好些,可是听着也不体面。

        不过德妃行事,还是一如既往,遇到十四阿哥的事情,就犯蠢了。

        就算打伤了,悄悄带回永和宫养着就是了,也没有谁会盯着十四阿哥,非要揭开此事。

        可是想要违反规矩,临时出宫算怎么回事儿?

        伤的重?

        性命不好保全,所以前头没从太医院叫医士?

        九阿哥坐不住了,忙叫何玉柱道:“去户部请四哥过来,就说爷有急事……”

        何玉柱应着,马上要走。

        九阿哥又叫住,道:“要是碰上永和宫的人,也要抢先将四哥请这儿来,要是那边传四哥去头所,就说爷说的,爷想要同去,让四哥过来捎带爷……”

        他得防一手。

        省得那位偏心的妃母移花接木、指鹿为马什么的。

        何玉柱记下了,急匆匆出宫去了。

        十二阿哥看着九阿哥,说不出话来。

        自家这位哥哥很神奇来,有时候很混沌,有时候又很机灵的样子。

        九阿哥挑眉道:“这叫防人之心不可无,未雨绸缪。”

        十二阿哥道:“九哥周全。”

        九阿哥得意道:“这叫知己知彼,对症下药……”

        *

        内务府衙门门口,何玉柱刚出去没多远,就见四阿哥带着一个太监匆匆而来。

        何玉柱忙趋步上前,道:“四爷,我们主子有急事,正寻四爷!”

        他已经认出在四阿哥后头跟着的太监不是旁人,正是永和宫的两位总领太监之一,方才到过内务府的。

        他心里记得九阿哥嘱咐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当着永和宫的人说,得罪人。

        他只是面上带了急切,说话带了颤音,多了几分惊慌。

        四阿哥见状,不由悬心,道:“九阿哥怎么了?可是又有什么不舒坦的?还是中暑症状,传了太医没有?”

        何玉柱也不解释,拉着四阿哥的胳膊,带了哭腔道:“四爷您快跟奴才去看一眼吧!”

        那首领太监见状,不由心切,忙道:“四爷……”

        四阿哥正焦心,顾不得旁的,已经跟着何玉柱疾行了。

        内务府值房里,九阿哥心里还小琢磨了一下。

        将四阿哥牵扯进来对不对。

        四阿哥跟德妃母子关系本就不好,不会雪上加霜吧?

        可是他就算是内务府总管,不知详情,只凭着猜测,冒然去挑破也不好。

        如果猜测是真的,真有人伤重危急,那滞留宫中也不合规矩。

        还是当四阿哥出面。

        正想着,外头有了急促的脚步声,九阿哥不由皱眉。

        衙门重地,怎么还跑上了,谁这么不稳重?

        他抬头望向门口,透过纱帘,就见四阿哥“蹬蹬蹬蹬”的过来,立在后头。

        九阿哥还以为眼花,请人哪有这么快的,就见四阿哥挑了帘子进来。

        “四哥……”

        九阿哥忙起身。

        四阿哥打量他两眼,看他面色红润,好好样子,回头打量何玉柱。

        何玉柱已经跟九阿哥禀告道:“爷,永和宫首领太监在外头,瞧那样子,是奉命请四贝勒入宫。”

        九阿哥听了,立时严肃起来,看着四阿哥道:“四哥,妃母传你去头所?”

        四阿哥点点头,看着九阿哥,眉头拧着紧紧的,道:“你们主仆怎么回事儿?有什么急事儿,非要我立时过来?”

        关键是不吉利,看着像咒人似的。

        换了谁见了,都以为九阿哥有个闪失。

        九阿哥带了怒气,道:“怕四哥掉坑,弟弟才吩咐何玉柱务必要将四哥请过来,没想到还真是防着了……”

        四阿哥听着这话音不对,眉头舒展开,道:“怎么回事儿?”

        九阿哥吐了口气,说了德妃打发人过来想要违规送人出宫,也说了自己随后叫人去阿哥所附近打听了消息。

        最后,他说了自己的防备之心,道:“四哥,您也在刑部行走过的,看过案宗,那里头的杀人案子,一半为奸情,一半为财,为财的案子里,自家人里动刀的比外头的多,因父母偏心,手足反目、骨肉相残的更多……”

        “妃母行事,素来都在规矩里,只遇到十四阿哥的事情,就不大对头,我怕她老人家心疼幼子,拉了四哥过去顶缸……”

        十二阿哥也从座位站起来了,低头听着,生出担心来。

        笨蛋九哥,晓不晓得什么是“疏不间亲”?!

        四阿哥抿着嘴,面无表情。

        九阿哥见状,生出几分同情来,道:“许是我想多了,也许就是妃母遇到事情,觉得棘手,想要叫四哥过去拿个主意……”

        四阿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道:“既是传我,我就过去一趟。”

        九阿哥道:“那我跟四哥同去,到时候妃母就算有其他打算,看见有外人,也就放下了。”

        四阿哥摇头道:“不用,你安生待着,我去看一眼。”

        真要伤了人,也不好耽搁。

        伤人,与伤人性命,性质不一样。

        九阿哥立时道:“四哥,我是内务府总管,这事情总要掰扯清楚,才能落到折子上递御前,不是能避就避的。”

        四阿哥揉了揉眉心道:“那你也不必直接跟过去。”

        他晓得生母脾气,不是宽厚的。

        还有十四阿哥那里,若是真有事端,怕是眼下也不乐意看到九阿哥。

        九阿哥坚持道:“今天没听妃母的吩咐帮妃母的忙,已经得罪了,您就别操心我了,这就过去吧……”

        真要伤人垂危,还真要特例,先挪到皇城里,不好再耽搁了。

        四阿哥见九阿哥如此,没有再拦着,不过也是想好了,到时候让他在阿哥所外头等着,最好别跟娘娘跟十四阿哥打照面。

        两人刚出来,就发现后头跟个尾巴。

        是十二阿哥跟出来了。

        九阿哥立时转身,摆手道:“安生待着,不许跟了!”

        四阿哥也道:“我们两个就行了,十二弟不必过去。”

        十二阿哥没有点头,就站在那里不动。

        九阿哥跟四阿哥急匆匆走了。

        十二阿哥看着他们走出去几十步远,就缀在后头。

        九哥怕四哥被“背黑锅”,想要过去做个人证;他也怕九哥“背黑锅”,也要过去看着着……

        *

        下一更9月10日中午12点左右

        (本章完)


  (https://www.lewenw.cc/2/2780/75639043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