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帮亲还是帮理(打滚去月票)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帮亲还是帮理(打滚去月票)


次日,九阿哥又进京了。

        他想得清楚,这两日的动静,瞒不过御前去。

        等明日圣驾从斋宫出来,消息就会递过去,到时候肯定也要问到内务府的应对。

        自己还是别这个时候碍眼。

        舒舒这里,则闲了下来。

        她没有张罗提前回京,左右也就是几日功夫,还是打算随着大部队回京。

        昨日九阿哥带回来的银白杏不少,舒舒就打发白果跟小松往北花园跟畅春园都送了一份。

        她还问了伯夫人,道:“要不要给舅舅跟舅母也送一份?”

        伯夫人摇头道:“不用,你们不用跟他们太亲近。”

        舒舒也就不说别的。

        她对这位前郡王舅舅可没有好感,是个贪财的,前有为了产业将桂珍许给养秧子之事,后头还在伯爷薨后惦记过接伯夫人大归。

        不是姊弟情深,而是惦记伯夫人的嫁妆。

        革爵二十来年,人已经废了,早没有了心气,只剩下贪婪跟好色。

        伯夫人道:“不止海淀别院这里,就是郡王府那边,你们面上情就是了,也不必往来太密切。”

        顺承郡王是庶子,还是婢妾所出庶子。

        这教养让伯夫人不放心。

        舒舒就道:“阿牟不用担心,九爷身份在这里,谁还敢欺负到他头上不成?”

        伯夫人道:“近墨者黑,是怕将九爷拐带坏了。”

        舒舒道:“再传一代就好了。”

        那样王府生态系统就正常了……

        *

        内务府本堂衙门,九阿哥觉得不大正常。

        太平静了。

        居然没有人上门看热闹。

        他看着门口寂静无人,跟十二阿哥道:“怎么回事儿?昨儿的消息,没传开?”

        十二阿哥想了想,道:“大家跟十四阿哥都不熟,听到两句应该也没有人会专门打听,十三阿哥最关切,应该会直接问四哥。”

        九阿哥隐隐有些失望,道:“爷忘了这个了……”

        十二阿哥道:“昨天德妃母回永和宫,带了宫人比出东六宫的时候多了两人。”

        九阿哥挑眉道:“不带回能怎么办?真将人留在阿哥所,那是越过汗阿玛往阿哥所指派人手,比责打宫人后果可严重的多……”

        十二阿哥闭嘴,不再说别的了。

        *

        户部衙门,十三阿哥打发人下去,正是跟四阿哥提此事。

        “四哥,宫里消息传开了,说是妃母打发人去探看十四阿哥,结果宫人不规矩,行事轻浮,被妃母晓得了,追过去责打……”

        十三阿哥说着,就觉得不对劲。

        宫妃处置宫人,什么手段不行,还要追出来责打?

        关系十四阿哥,十三阿哥笃定,闯祸的是十四阿哥。

        四阿哥神色寡淡,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昨日就算十四阿哥不开口,德妃既过去了,也会想着帮十四阿哥周全。

        只是她最初的打算,应该是将这个打伤人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

        九阿哥打岔,搅合了,才弄成现在这别扭模样。

        这就是护犊子了。

        不是什么胆大的人,却敢颠倒黑白。

        关键是,还要让无辜者损了清白名声。

        十三阿哥不是外人,四阿哥没有瞒他,说了昨日下午的闹剧,只是隐下了那一句“不孝不友”。

        十三阿哥听了,不由后怕,道:“幸好九哥跟十二哥也去了。”

        要不然,今日受非议的就是四哥了。

        已经封爵开府的皇子,跑到内廷去责打宫女,这还不知被人传成什么模样,少不得要往男女之事上扯。

        四阿哥看着十三阿哥道:“这阵子头所要是出来人传话,叫你过去,你就推了,别去见了,省得被牵扯进去。”

        十四阿哥是冷心冷肺,不感恩不念好,还是避开,省得吃亏。

        十三阿哥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一起长大的弟弟,要是他半点手足之情都不念那也是自欺欺人,可是他有些怕了。

        为人子者,不想着孝顺父母,闯了祸要让生母请罪,这个十三阿哥实在无法接受。

        德妃……

        十三阿哥生出担心来,道:“四哥,会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四阿哥摇头道:“不会,有三哥的例在。”

        荣嫔降位封宫,并没有牵连到三阿哥与荣宪公主头上。

        *

        到了中午,九阿哥不想蹭饭了,想要直接回畅春园。

        大热天的,也没有什么食欲,还是家里的小菜更可口些。

        他刚准备离开,就有客人来了。

        是补熙。

        补熙身上挂着一等侍卫,消息自然灵通。

        只是宫里的说辞,似有矛盾之处。

        涉及到德妃跟十四阿哥,是他的岳母跟小舅子,自不好瞒着家里,就跟九格格说了。

        九格格担心的不行,去四贝勒府打听消息。

        昨日五月十五,是四福晋入宫请安的日子。

        补熙这里,直接来寻九阿哥打听。

        九阿哥虽知内情,可德妃既对外换了说辞,他就不好拆台,否则倒成了搬弄是非了。

        他就道:“我早上也听说了一二,也稀里糊涂的,听了好几样说辞。”

        补熙道:“公主不放心,担心娘娘跟十四阿哥。”

        九阿哥道:“那就递牌子请安吧,小九有宫牌,出入也方便。”

        补熙道:“公主去四贝勒府先,想要先问问四福晋。”

        九阿哥纳罕道:“问四嫂做什么?四嫂又不在宫里住了……”

        补熙道:“昨儿是十五……”

        逢五逢十是皇子福晋入宫请安的日子。

        九阿哥摇头道:“太后去了畅春园后,几位妃母就叫嫂子们停了请安。”

        补熙虽是侍卫,却在紫禁城前半拉当差,还真不知内廷之事儿。

        他神色讪讪道:“那公主要空跑一趟了……”

        九阿哥没有说什么。

        他跟补熙这位妹夫不熟。

        还有就是对佟家人,多少有些防备之心。

        佟家……

        索额图处死跟佟国维停爵的时间太巧了。

        正在前年紫禁城大索之后。

        细思极恐。

        补熙见九阿哥不热络,十二阿哥闭口不言,就知趣离开了。

        九阿哥觉得没意思,跟十二阿哥嘱咐着:“往后遇到补熙,别太实在了,他是佟家人,只是亲戚,不算自己人。”

        一家能出来两样人?

        佟国纲刚愎自用,佟国维这个弟弟也不需多让。

        鄂伦岱的脾气秉性跟佟国纲如出一辙,那补熙这个长子,就能出污泥而不染?

        就算对方像老实人,也不能真将对方当老实人。

        十二阿哥不解道:“九哥昨儿拦着四哥,怕四哥掺和;到了五姐这里,怎么不拦着?”

        不仅不拦着,还有怂恿九格格入宫之意。

        九阿哥道:“德妃母跟十四母子两个犯傻,还将旁人当傻子,眼见着就是欺君之罪,总要有明白人去提醒提醒,省得回头真惹恼了汗阿玛……”

        不追究还罢,真要追究了,万一汗阿玛迁怒呢?

        就算不迁怒,罚德妃罚的太重,也伤四阿哥与九格格的体面。

        九格格跟四阿哥不同,出嫁的小姑奶奶,还有皇太后这个靠山。

        德妃敢坑儿子,却不会坑女儿,说不得还能被劝明白。

        十二阿哥闭嘴了。

        这个想法很好,估计不成。

        要是德妃是个讲理的,就不会将事情闹的这样复杂了。

        如今,小事变大。

        *

        四贝勒府,正房。

        四福晋听了九格格询问,目瞪口呆:“这……真的么……”

        大白天的,宫女就去勾引阿哥?

        还是十四阿哥这样的半大孩子……

        宫里的规矩是死了?

        能到主位娘娘身边当差的宫人,还有这样毛躁的?

        这话糊弄宫外的人还凑合,宫里出来的人听着都会觉得假。

        九格格有些沮丧,她才晓得四福晋昨天没有去请安。

        “四哥昨晚回来,没说什么?”九格格问道。

        四福晋想着四阿哥昨日醉酒的模样,摇了摇头道:“什么也没说……”

        九格格起身道:“看我入宫看看,就不打扰嫂子了。”

        四福晋跟着起身,劝道:“要不妹妹先打发人去户部问问四爷?”

        九格格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嫂子留步……”

        四福晋还是亲自送了出来,看着九格格的马车离去,犹豫了一下,才叫了一个太监,吩咐他去户部传话。

        九格格的马车刚离了北官房,就跟补熙迎面遇上。

        跟着的丫头隔着帘子禀告,道:“公主,额驸来了……”

        九格格挑了马车帘,叫停了马车。

        补熙也翻身下来,直接上车来。

        “九哥怎么说?”九格格带了急切。

        “九爷说他也糊涂呢……”

        补熙道。

        至于九阿哥说的那些让九格格递牌子的话,他隐下没说。

        没头没脑的,这个时候入宫不大妥当。

        九格格道:“我入宫一趟吧,但凡遇到十四阿哥之事,娘娘行事就失分寸……”

        补熙握着九格格的手,道:“四福晋怎么说?”

        九格格郁闷道:“四哥昨天回去什么也没说,四嫂什么也不知道。”

        补熙思量了一下,道:“皇上明日就出斋宫了,要不要迟一天再入宫?”

        九格格转头,望向补熙,半响没有言语。

        补熙垂下眼,道:“是奴才的一点儿小心思,就是觉得公主也好,四贝勒也好,眼下也不好牵扯进去,否则皇上那里三分恼,怕是要成了八分了……”

        九格格皱眉,道:“娘娘性子偏执,我怕回头汗阿玛去永和宫询问此事,娘娘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

        补熙道:“公主要是去了,能说服岳母改了行事么?”

        九格格苦笑。

        补熙又道:“若是公主去了,晓得事情另有内情,是帮亲不帮理,还是帮理不帮亲……”

        *

        下一更9月12日中午12点左右

        (本章完)


  (https://www.lewenw.cc/2/2780/75619504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