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满意(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满意(打滚求月票)


凉拌荷叶尖儿,调的是酸辣口味的,荷叶香味很明显,吃着清爽开胃。

        荷花炒鸡蛋,味道就寻常了。

        不过,康熙还是比较开怀。

        新菜谱是什么不重要,味道如何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孝敬的。

        九阿哥昨天下午才在御前说要整理食谱,今天早上就送到园膳房,将他这个汗阿玛的饮食放在心上,康熙如何能不开怀呢?

        这就是养儿之乐吧?

        他想了下这两个食材,也算是比较限定了,只在园子这边有,时间也是在五月底到八月初的时候。

        等到细细品鉴了两样新菜,康熙就吩咐园膳房总管道:“将这两样记在时令菜里,今晚给回春墅送一份。”

        园膳房总管记下。

        见识过德妃的愚钝以后,康熙有些想宜妃了。

        同样是实心人,宜妃的实心就很可爱,德妃的就是可憎。

        想着也有阵子没有去回春墅了,他下午处理完政务,就去了回春墅。

        回春墅中,宜妃正与陈贵人说话,说的是十七阿哥选哈哈珠子之事。

        十七阿哥现在由淑惠太妃抚养,不过并没有拦着他回来给宜妃与陈贵人请安,平日关于十七阿哥的杂事,太妃也乐意跟两人提及。

        十七阿哥是三十六年生人,今年五岁,明年就要入上书房读书。

        关于哈哈珠子的选择这里,淑惠太妃也没有插手之意,开口让她们这边选人。

        宜妃跟陈贵人道:“按照规矩,外家这里可以引子弟备选,我记得你提过一次,你大哥家的侄儿比阿哥大两岁,那不是正好么?”

        陈贵人迟疑道:“科尔沁也有王公台吉在京当差,要不要从那边择人?”

        宜妃摇头道:“宗室勋贵大臣子弟,咱们不说话,全看皇上安排。”

        她们能提出的人选,还是包衣这里。

        陈贵人看着宜妃,道:“那娘娘的族人?”

        宜妃摇头道:“堂亲只有一个侄儿,在九阿哥府上当差,再远的小辈都不认识了,才不替他们操心,你别顾忌我,还是从陈氏族人里选,或是陈家的姻亲人家,往后阿哥也好使唤……”

        陈贵人道:“那等到回宫,打发人往奴才家里说一声,看那边的意思吧。”

        外头有了响鞭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出去迎驾。

        康熙步行而来,扶了宜妃起来,看了宜妃身后的陈贵人一眼,也随口叫起了。

        帝妃进了屋子,陈贵人就带了宫人回了配房。

        看着炕几上的干果、鲜果盘下去一半了,还有半碟子西瓜籽皮,康熙道:“你们倒是相处得好……”

        宜妃亲自奉了一盏龙井茶,才笑着说道:“一个个的,水葱似的鲜嫩,还不兴臣妾怜香惜玉?”

        康熙瞥了她一眼,道:“怎么不说你就是喜欢好看的?入宫二十多年了,还没有改。”

        翊坤宫的庶妃要长得好的,宜妃名下官女子也都是同期包衣秀女中出挑的,就是翊坤宫的太监,也比其他宫室的眉眼清秀些。

        宜妃“咯咯”直笑,道:“这是近朱者赤,难道皇上不爱好看的?”

        康熙轻哼道:“又赖在朕身上,朕看人才不会只看脸。”

        宜妃点头,道:“那倒也是,皇上有识人之能,不看皮表;臣妾不是脑子笨么,不会看人,就挑好看的喜欢了,相由心生,长得好的,这心肠就坏不到哪里去。”

        康熙摇头,道:“哪有这样看人的?朕看你就是懒,不爱费心思罢了。”

        宜妃抚额道:“皇上是晓得臣妾的,想多了脑仁儿疼,那就不想呗!”

        康熙横了宜妃一眼,道:“你懒了,生出的五阿哥与九阿哥也不勤快,回头十八阿哥开蒙,朕可要盯着些,不能叫你拐歪了。”

        宜妃很想要讲讲道理。

        五阿哥与九阿哥是她拐歪的么?

        只是还涉及太后,没法掰扯。

        她就有些不服气道:“皇上真是的,看孩子怎么能只看短处?也多看看长处,五阿哥虽汉文功课不好,汉话也学的晚,可蒙文与国语却是不差的,太后还夸了好几回呢;九阿哥那里,不是也爱学洋话么?偏才也是才啊,反正是皇上的阿哥,富贵至极,也不需要考文武状元……”

        康熙摇头道:“太后眼中,五阿哥就没有不好的;至于九阿哥,文功课不爱就不爱吧,可骑射也不行,总要练起来,要不然朕要求宗室子弟勤练骑射,皇子却提不起来,叫人笑话。”

        宜妃听了,多了郑重,点头道:“那是不应该,皇上多训训他。”

        康熙见了宜妃反应,很是满意。

        同样是护犊子,宜妃这里就讲道理,也可心的多。

        康熙想起这几日畅春园的消息,董鄂氏带了三个孩子入园子给宜妃请安。

        要知道,他虽有了二十多个孙子孙女,可是对丰生三兄妹印象最深刻。

        他就道:“听说董鄂氏带孩子们进园子了,孩子们长得如何?”

        他心里酸溜溜的。

        想着给玛嬷请安,就没有想着给他这个玛法请安。

        不过他心里也晓得,董鄂氏这样小心是对的。

        前头这么多皇孙,没有哪个皇子说送到御前彩衣娱亲的。

        这是皇家,不是寻常百姓人家。

        寻常百姓人家,爷孙相处是寻常事,可在皇家就碍眼了。

        尤其是毓庆宫没有嫡皇孙的情况下,其他家的嫡孙也不好往御前来。

        宜妃听到问起几个孙子、孙女,立时多了笑模样,道:“都会叫人了,机灵着呢,尤其是尼固珠,招人稀罕的不行,还爱跟人贴脸,到底是小格格,真是小棉袄……”

        “丰生也好,不大的孩子,就很有长子长兄的样子,也晓得照顾弟弟跟妹妹……”

        “阿克丹的眉眼跟老五小时候一样一样,看着跟十八阿哥不像叔侄,倒像是兄弟……”

        三个孩子,各个都爱,最爱的就是大胖孙女。

        宜妃又提及尼固珠抓周之事,道:“是个孝顺孩子,活泼还不失规矩,县主教养的好。”

        康熙倒是意外,道:“还以为你会最喜欢阿克丹……”

        宜妃笑道:“都喜欢,只是臣妾瞧着格格更可爱些,当年四公主在的时候也是,比五阿哥、九阿哥贴心多了。”

        康熙看了宜妃一眼,他也晓得宜妃待四公主如同亲生。

        四公主也是有良心的,就算晓得生母送归母家内情,也没有与宜妃母子生了隔阂,这也是善因结善果。

        要是宜妃对养女只是面子情,那四公主现下身份,也没有什么仰仗宫妃的地方。

        宜妃接着说,道:“反正臣妾不缺儿子,也不缺孙子,孙女就偏爱尼固珠这一个了,往后臣妾的私房,也要给尼固珠留一份。”

        康熙再次意外,道:“这是真上心了?”

        要不然以宜妃行事,私房就算留给儿女,也会平均分配,五阿哥、九阿哥、十八阿哥以及四公主与十七阿哥。

        毕竟平日里,她表现出来的,也是不偏不倚的做派,跟荣嫔与德妃完全不同。

        荣嫔是重男轻女,对三阿哥更看重,对荣宪公主也有慈爱,就是要减半了。

        到了德妃那里,则是只看重十四阿哥,对九格格平平,对四阿哥冷淡。

        宜妃也不好说自己亏欠了九阿哥,想要在孙女身上找补,只摸了摸脸,有些惆怅道:“臣妾也不晓得怎么了,晓得都是孙子孙女,不该分出亲疏来,可是见了尼固珠,是个实心的孩子,又不像她哥哥们那样能顶门立户,就想要偏疼几分。”

        康熙道:“人心都是偏的,不必苛责自己。”

        他们这样的身份,给了儿女生养之恩,也不指望儿女养老,难道还非要公平地对待每个孙子孙女?

        没有那样的道理。

        宜妃莞尔一笑,道:“时间过的好快,九阿哥带他福晋行‘初见礼’好像就在昨儿似的,结果眼下孩子都满地跑了。”

        康熙点头,他也觉得一年比一年时间过的快了。

        今年都没有做什么,半年就过去了。

        宜妃想起十七阿哥的哈哈珠子,道:“皇上,方才臣妾跟陈贵人说十七阿哥的哈哈珠子来着,前几日给太后请安,见了太妃娘娘,太妃娘娘提及这个,说别耽搁了十七阿哥明年入学……”

        康熙这才想起来,十七阿哥明年就六岁了。

        那样的话,提前半年是要看伴读人选了。

        他有些怔忪。

        去年的时候,原本他还想着在金依仁的子侄中选一个给十七阿哥做哈哈珠子。

        是想着给了曹家跟李家恩典,还没有惠及金家。

        结果如今不用选金家的人了。

        “陈家有什么妥当人没有?”

        康熙问道。

        宜妃道:“陈家长孙,年岁合适,性子如何,还要看看。”

        康熙道:“那就多看看,要是骄纵的,就算了,别再带坏了阿哥。”

        宜妃点头道:“等到回宫,叫陈太太带进宫来瞧瞧。”

        不过瞧陈贵人行事,是个极本分的。

        陈家是包衣汉军,在戚属人家也排不上。

        陈贵人年轻,三十三年才入宫,早先还是庶妃,没有惠及家人的资格。

        等到晋贵人,内务府已经换了规矩。

        如此一来,陈家子弟倒是显得比其他戚属人家本份不少。

        不过越是如此寻常人家,越是要看好了家教,否则容易猖獗。

        康熙既过来,又是晚膳之前,就在这里用膳了。

        看到了新菜,宜妃跟康熙选择不同,更爱炒荷花,吃了半盘子。

        等到撂下筷子,她就道:“这道菜,惠妃姐姐指定也会喜欢,等到七月里荷花多了,是不是也可以添到御膳房的膳牌上?”

        吃什么补什么。

        对女子来说,不管多大年岁,都爱惜容颜。

        对这种鲜花入菜、鲜花制茶,就没有不爱的。

        康熙点头道:“回头朕吩咐这边总管,每隔几日往宫里送些荷花、荷叶……”

        宜妃听了,美滋滋道:“那往后臣妾可得多点两回……”

        康熙有些担心畅春园的景致了。

        随即,他想起一件事,九阿哥在南城买了一块洼地,修建了不少院子出租,中间还围了一个荷花池。

        哼!

        到时候宫里供应不上,就要九阿哥来补这个荷花荷叶的窟窿了……

        匆匆过了几日,就到了五月二十四,圣驾奉太后回宫。

        舒舒这里,跟随着大部队出发,辰初就回了皇子府。

        跟湖泊密布的海淀相比,京城热气腾腾。

        辰初还有些清凉,到了辰正屋子里就热气腾腾,到了巳初就要开始上冰盆。

        舒舒这里,依旧是老规矩,将东稍间的书房做了封闭处理,放了冰盆。

        这一间就成了凉室,很舒服。

        后罩房跟宁安堂,也都按照书房这样的规矩,各弄了一间凉房。

        这样才算是舒坦了。

        不过舒舒也晓得当差的辛苦,尤其是洒水班上的,每日还要负责打水洒水降温。

        膳房人口也是,夏日难熬,容易中暑,舒舒就在膳房也设了一个冰盆。

        大兴的瓜果也开始熟了,晓得主子们今天回京,直接送了两车瓜果过来。

        舒舒这里,则是亲自去了十皇子府一趟。

        十福晋这里,查出身孕后就回了皇子府,如今也过了半月。

        瞧着气色不错,也没有明显的变化。

        舒舒道:“看着挺好,太医怎么说……”

        十福晋笑得贼兮兮的,道:“太医说三个月了,不碍事了,十爷都从书房搬回来了。”

        舒舒:“……”

        总觉得这“事”不是什么正经事儿。

        她就岔开话道:“那明儿请安去么?”

        十福晋点头道:“去,我都想皇祖母跟姑祖母了……”

        舒舒就道:“去一回也好,接下来还是安心养胎。”

        皇太后对孙媳妇素来慈爱,都是有了身孕就免请安的,就是怕累到了。

        不过十福晋怀像好,诊出喜脉后也没有见过长辈,是当去一趟。

        到了次日,五月二十五,皇上大朝的日子。

        去年是大计之年,文武大员就有不少升转的,就没有单独召见,直接在太和殿谢恩了。

        九阿哥大朝也要排班,过去排班去了。

        舒舒这里,则是跟十福晋汇合,上了一辆车,往宫里去了。

        “今天大嫂也会来,瞧着倒是个好脾气的……”十福晋道。

        舒舒这才想起来,皇家多了一个新妇,到了年底,还会再多两个。

        以后妯娌齐聚的日子就算有,可说话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肆意了……

        *

        下一更9月15日中午12点左右

        (本章完)


  (https://www.lewenw.cc/2/2780/75575302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