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九哥的功劳(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九哥的功劳(打滚求月票)


民谚说的好,“夏至三庚数头伏”。

        意思就是,从夏日开始算,数到第三个“庚日”就入伏了。

        今年夏至是五月十七,往后数第三个庚日,就是六月十四。

        入伏之前,天气干巴巴的燥热;入伏之后,则是闷热。

        大人还罢,早晚沐浴。

        尼固珠这里,就算早晚洗澡,也出了痱子,可怜兮兮的,也不惦记往外跑了,拉着伯夫人在凉房里待着。

        可是伯夫人上了年岁,凉房里用冰降温,还是有些湿冷,也不好久待,要不然肩膀子疼。

        舒舒就上午将尼固珠接正房去,午饭之前回去。

        伯夫人五旬年岁,后院的齐嬷嬷也不年轻了。

        舒舒就也接了丰生与阿克丹过来。

        如此,每天上午,舒舒的时间就贡献给几个孩子了。

        阿克丹在外人面前是个不哭不闹的孩子,可是没有外人的时候,又爱黏人,又爱争宠。

        跟尼固珠凑一块,两个小家伙没有一天不吵架的。

        最后就是这个哭,那个嚎,舒舒也日益暴躁。

        人心果然是偏的!

        亲自带孩子后,舒舒日益喜欢丰生。

        乖巧的宝贝,谁能不疼呢?

        那两个是讨债的,这个就是报恩的孩子。

        哼,再大些,舒舒觉得还是要让那两个小混蛋经历丰富些……

        *

        内务府衙门,值房。

        九阿哥解开领口的扣子,手中摇着扇子,脚边就是一口装冰块的大缸。

        十二阿哥的桌子边,放着另一个冰缸。

        他们衙门的冰块,如今都是双倍供应。

        多的那一份,自己补足银子。

        九阿哥不差钱,既怕热,又怕冷。

        今日过来,他是安排十二阿哥出京事宜的。

        内务府司官出京,是九阿哥一句话的事儿,可是皇子出京,却不是他能做主。

        早在圣驾之前,他就在御前求了旨意。

        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准备叫十二阿哥出发,就是等着入伏呢。

        入伏以后,皇子府都成了火炉,更不要说紫禁城里。

        “带一什侍卫,一百护军,衙门这里除了营造司跟去一个郎中一个员外郎,会计司跟广储司也要安排人手跟着……会计司是核对行宫配房的规划,广储司是统计行宫铺陈所有器物……”

        “不必着急回来,等到出伏前后起身返程就成……”

        “行宫外头的王公配房,叫人盯着些,不许规划的太大,按照两进、三进院预备……”

        “行宫左近的商铺可以多些,也气派些,到时候蒙古王公来朝,想要采选什么也方便……”

        “另外行宫旁边配套的菜园、牲畜园跟果园,也要都划出来,省得到时候圣驾真要过去避暑,还要从京城运供应过去……”

        九阿哥一条条的交代着。

        十二阿哥都仔细听了。

        九阿哥说到最后,自己也心动。

        关外就算中午时候热些,可早晚凉爽,全无暑热之忧。

        他是不是将自己给坑了?

        要是不将热河行宫外的地收归内务府,而是跟小汤山似的买卖,那自己也能修建个避暑园子。

        可惜的是,现在说这个也晚了。

        九阿哥就看着十二阿哥道:“行宫附近的配房挑景致好的地方修建,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挨着行宫的,说不得就是他们这些成年皇子的住处了。

        十二阿哥点头。

        九阿哥道:“你第一次出远门,时间又长,可以去老师那边请教请教,看他是否还有其他吩咐。”

        十二阿哥晓得这是为他好,就将手头的东西整理了,去内阁值房去了。

        九阿哥这里,直接换了个姿势躺着。

        十二阿哥不在,他怎么办呢?

        高衍中也不在。

        那内务府这些日常庶务,就要张保住处理了。

        总不能大伏天的,他见天的过来点卯。

        就算用双份冰例,也乏啊。

        他眼皮有又有些发沉了。

        “蹬蹬蹬蹬”……

        门口的脚步声沉重又熟悉。

        “哗啦”,垂着的纱门被打开,五阿哥走了进来。

        九阿哥忙起身,看着满头大汗的五阿哥道:“这大伏天的,您怎么顶着日头过来了?”

        五阿哥直接扯了椅子,在冰盆旁边坐了,伸着舌头,喘着粗气,苦着脸,道:“憋死了,出头透透气……”

        三阿哥与八阿哥随扈,就剩下他跟七阿哥两个入值南书房,每天上午两个半时辰,一直到中午才算忙完。

        五阿哥想哭,可是也晓得轻重,不是偷懒的时候。

        总共就两人,这时间本都紧巴巴的,要是他放懒,根本完不成差事。

        眼下他过来内务府,也是坐得腰酸背痛,脑子都木了,就溜达溜达,舒展舒展筋骨。

        五阿哥揉着眼睛,眼睛水汪汪的,眼白透着红血丝。

        九阿哥见状,忙道:“直接上手,脏不脏啊?您快换了帕子吧……”

        五阿哥从袖口里抽出帕子,揉的跟干白菜似的,上面都是汗渍。

        他是个爱出汗的。

        九阿哥抽了抽嘴角,从荷包里抽出个新帕子给他。

        五阿哥用干净帕子揉了揉眼睛,可怜巴巴道:“不仅脑子浆糊,眼睛都要瞎了……”

        九阿哥无法理解,道:“不是看节略分帖子么,就这么累?”

        五阿哥点头道:“累,脑子也得动啊,要不一两句的节略谁晓得什么意思……”

        九阿哥听了,觉得也是。

        就比如内务府的庶务吧,他也不好不闻不问的。

        他就道:“明儿给您带二斤核桃,您好好补补。”

        五阿哥摆手道:“不用,老七福晋给他预备了枣夹核桃,我跟着吃就行了。”

        九阿哥就道:“那就带半斤石斛,您用那个煮菊花茶,也是清热明目的。”

        五阿哥这才点头,道:“是要好好补补。”

        五阿哥过来的溜达溜达,就回南书房了。

        九阿哥叫了张保住过来,说了明天开始,自己隔一日过来半天之事。

        至于张保住这里,暂时没有休沐了。

        张保住应着,想着高衍中这半年就随着圣驾出外差,他就道:“九爷,本堂衙门这里委署主事还有缺,笔帖式也不足额,要不要补上?”

        九阿哥想了想,道:“不用从外头选,从七品笔帖式里择资历老的、能干的提委署主事,八品笔帖式里补七品,九品笔帖式里补八品,空出的九品笔帖式记下,等到官学那边考试完了,及格的可以补九品笔帖式。”

        这是怕外头的人将本堂衙门这里的风气败坏了。

        也给下头的笔帖式一个上行的渠道,省得当差糊弄日子。

        张保住应了,下去准备去了。

        等十二阿哥从内阁值房回来,九阿哥就起身了,道:“那爷走了,侍卫处跟护军营都打了招呼了,明早直接在神武门外头候着,你除了马车之外,也带两匹马备着,弓箭骑装也多带些,到时候行围……”

        十二阿哥听完,道:“九哥,我问了富成……马大人允了……”

        “咦?”

        九阿哥惊讶道:“怎么想起他来?”

        富成也是马齐的儿子,年岁跟十二阿哥相仿,刚成丁。

        十二阿哥抿着嘴道:“是嬷嬷让我问的。”

        九阿哥带了庆幸,道:“怪不得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问得好,确实该你主动开口问,爷想左了,想着你还没出宫,暂时不用问这个,可你不问,老师也不好提,叫外头人怎么看呢?”

        八阿哥那样的便宜女婿,都有富察家子弟在八阿哥身边当差;十二阿哥这个正经女婿,富察家反而没有安排子弟跟着。

        这叫外人看了,还以为富察家不满意这门亲事呢。

        “老师怎么说?”

        九阿哥问道。

        十二阿哥道:“马大人说叫富成跟着我,见见世面。”

        九阿哥想了想,道:“亲戚虽是亲戚,可是既是过来当差,也别真的当成客人,那太见外了;也别当成哈哈珠子使,那样也不讨喜,就比照爷跟福松之间的相处,公私分明些……”

        十二阿哥记下,就是觉得他跟富成的私有限,公也有限。

        哎,反正百十来号人跟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到时候再说……

        *

        乌阑拖罗海地方,行营。

        从圣驾到蒙古后,各部蒙古相继来朝,随着圣驾北上。

        来朝的王公台吉,也得了赏赐,袍褂跟锦缎等物。

        今年的袍褂,跟每年不同,除了冬日的大毛袍褂与春秋的绸缎袍褂,来朝的长者还得了羊绒呢袍褂。

        摸着像绸缎样丝滑,上面还有繁琐富丽的绣纹,是蒙古人最喜欢的万字、莲花、福寿图案。

        蒙古人憨实,得了比往常多的赏赐,感念博格达汗隆恩的时候,也不吝啬自己的礼物。

        御前的礼物早送了,不好补送,可还有太子与诸位皇子。

        于是,从太子开始,到最年幼的十六阿哥,都收到了更多的礼物。

        十六阿哥作为最年幼的皇子,今年收到马匹数量已经超过十匹。

        这么多皇子中,十四阿哥算是中不溜了,也收到了六匹赠马,其中两匹是天山马。

        他脑子活络,晓得这种收重礼的缘故,跟十三阿哥道:“这都是九哥的功劳啊,曹寅的羊绒呢场,是九哥张罗的,九哥亏了……”

        十三阿哥点头道:“九哥是能干,就算不在内务府,换成了理藩院,九哥肯定也能当好差。”

        十四阿哥瞥了十三阿哥一眼,道:“往后您也不是幼子了,汗阿玛真疼十六,亲自教十六蒙文呢……”

        十三阿哥不以为然道:“十六聪明,性子也活泼,常在御前,汗阿玛也能开怀些。”

        十四阿哥上下打量道:“十三哥说的是真心话,就半点不嫉妒?”

        十三阿哥看着十四阿哥道:“有什么好嫉妒的?真要嫉妒,那上头的哥哥们瞧着咱们也不顺眼啊……”

        这么多人都做过幼子呢,哪有那么多不平?

        大了就是大了,就是让他们见天在御前,他们也不乐意……


  (https://www.lewenw.cc/2/2780/75557076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