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妻之以女(第三更求月票)

第八百三十九章 妻之以女(第三更求月票)


刑部,监狱。

        四阿哥看着神色呆滞的李蟠道:“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外头的科举舞弊,矛头虽是对准正副主考,可是也分主从。

        李蟠是被当成了“主”,传言中,要钱不要命,连部院大臣的钱都敢收。

        姜宸英是“从”,最主要的过错是徇私,选了他同乡后辈为解元。

        前朝有督察院监,大理寺监,本朝都取消了,只留了刑部监。

        大理寺跟督察院待审的涉案人员,也集中关押在刑部监狱。

        所以四阿哥来询问,是来到刑部监询问。

        李蟠本是最爱洁之人,眼下关了几天,很是狼狈。

        他神色木木的看着四阿哥,魂游天外好一会儿,道:“乡试放榜之后,偶遇徐探花,有怨愤之意,说臣有眼无珠,耽搁朝廷选才,臣当时不解,后来才听说其侄在此科孙山后……”

        四阿哥听了,不由皱眉。

        之前想着是不是官场倾轧,问了这一句,没想到还真问出缘故。

        现在被世人称为徐探花的是内阁学士、詹事府詹事徐秉义。

        他与大哥是探花,弟弟是状元,兄弟并称“三徐”。

        现在他的长兄大徐探花,弟弟徐状元都谢世,只有他还在朝,不过子侄辈也出来好几个进士,成为江南科举一等人家。

        关于徐家子弟,在京城的名声不大好,曾经牵扯到康熙二十三年的顺天府乡试弊案中。

        李蟠陷入回忆,道:“等到榜单出来,就有人提及没有徐家子弟在榜

        这一科乡试,之所以被人怀疑舞弊,官员子弟比例高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徐家子落榜。

        要知道那可是“三徐”的亲侄,上头几倜堂兄弟不是进士、就是举人,这边的一个居然榜上无名。

        现在,却没有人提徐家子了。

        既有了怀疑对象,四阿哥就吩咐都察院立时去徐宅提人。

        徐秉义品级不高,可是其长兄生前官至刑部尚书,弟弟曾为大学士,所以在内城有赐宅,就在皇城根儿。

        都察院的人过了半个时辰,就将人带回来了。

        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看着倒是一表人才的模样。

        他是徐秉义庶弟的儿子,也是国子监生。

        被传召过来,他有些不安,不过也规矩齐全。

        想来也是,世宦人家,家里出了好几个大员,什么场面没见过。

        四阿哥原想问询他落第之事,心下一动,想起方才的覆试。

        他就道:“有人说你是本科乡试的遗才,那里有份卷子,你做了吧!”

        这人却不喜反惊,忙道:“四贝勒,学生学问平常,都是外头‘以讹传讹’,实担不起遗才之名”

        四阿哥脸色不变,心里却狐疑起来。

        读书人,不缺傲骨。

        这徐监生,少了几分傲骨。

        他这样年岁,启蒙二十来年,入监十来年,不说别的,对于策论应该游刃有余。

        如今还没有落笔,怎么就自认不足了。

        “去做,卷宗要呈御前

        四阿哥神色肃穆的说着,示意人带徐监生去隔壁堂屋作答。

        徐监生额头汗津津的,身子都佝偻着,脚步有些轻飘飘。

        四阿哥看着他的背影,瞧着这心虚模样,不是主使,也是牵扯之人。

        这会儿功夫,徐秉义也被请来了。

        他年将古稀,早年也在上书房值讲过。

        四阿哥就起身,欠身道:“徐大人·

        徐秉义侧身避开,躬身道:“臣徐秉义见过四贝勒。”

        四阿哥示意苏培盛搬了椅子,道:“徐大人请坐。”

        徐秉义坐了,苦笑道:“此时此地,四贝勒客气了

        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道:“四贝勒是为檄文之事传召臣吧?”

        四阿哥点头道:“科举早有规矩,点了主考官与副主考后就有侍卫跟着,要说像这檄文上说的收银索贿,那才是笑话;李大人提及,乡试放榜后大人曾口出不满……刀

        徐秉义叹气道:“人老糊涂,忘了‘祸从口出’的道理,桂榜一放,臣是曾跟李大人抱怨过,恼他有眼无珠,点了姚观为解元,徐进锡第二,徐进锡早有才名,众所周知”

        四阿哥皱眉道:“你早晓得不对,怎么没有报上来?”

        徐秉义道:“臣没想到这么大动静,流言刚起时,还以为就是翰林院里不同科的翰林们倾轧。”

        这次涉及到舞弊案的,除了康熙三十六年的状元与探花外,榜眼也没有落下。

        榜眼的一子一侄都在桂榜上。

        这檄文上也点出榜眼“为人居间,过付贿银”。

        四阿哥道:“令侄也传召过来了,正在隔壁解题写策论。”

        徐秉义起身,道:“臣有罪,不该‘亲亲相隐’

        四阿哥冷了脸道:“你知晓令侄牵扯其中?”

        徐秉义肩垂着,道:“之前只晓得他常被同学与乡人请到南城宴饮,今日看了这檄文,也就明白过来,怕是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四阿哥没有发作,心里将此事捋了捋。

        檄文这一环,倒是对上了。

        要是没有高官显宦子弟牵扯其中,这举人们的底细不会被摸的这么清楚。

        少一时,徐监生捧着卷子进来了。

        瞧着他的样子,眼见着要昏倒的模样。

        四阿哥示意人接了卷子过来,简单看了两眼,就皱了眉头。

        看来徐秉义没有说假话,确实是为其他人不平,而不是像李蟠误会的为侄子不平o

        就徐监生这水平,真要是榜上有名才是舞弊

        木

        次日,御前就得了京城的折子。

        四阿哥将“舞弊案”的前因后果都详细写了。

        起因是因解元人选有异议,徐秉义在翰林院讥讽李蟠,被其他翰林听到,当成是徐秉义怀疑乡试不公。

        而后因李蟠同科的榜眼一子一侄都在榜,被其他翰林怀疑这同年之间有托请。

        传到外头,就成了榜眼行贿,李蟠收银。

        另有徐秉义之侄,在外接受宴饮,将今科举人的背景一一提及,被人借题发挥,写了檄文。

        就有人打着徐秉义的旗号,私下里串连。

        至于姜宸英徇私之事,也查清了。

        解元姚观浙江宁波府人士,是姜宸英的老乡,进京后曾到姜宅拜会同乡前辈,也曾递文。

        这都是科举惯例。

        同乡、同年、同窗,是官场上最密切的关系。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姜宸英会被点为副主考,两人往来自然也无须避讳。

        翰林院里的浙江翰林不少,姜宸英就跟同僚提起过自己这位同乡后辈,觉得才华横溢,是此科解元的热门人选。

        等到榜单出来,他还在翰林院中提及自己的眼力好。

        可是落在旁人眼中,就有内定解元之嫌。

        折子后头,四阿哥还提了八旗举人“覆试”之事,并将众人的成绩写了,请旨此科举人是否都要“覆试”。

        康熙看了,松了一口气。

        那是他钦点的状元跟探花,他之前很是担心真有舞弊之事。

        这要在史书上都记一笔。

        现在一看,就是流言蜚语,并无实证。

        如此,公正公开公平就很重要了,能尽快平息物议。

        康熙就提笔下了批复,“既传有不平事,那此科举人齐集,下旬安排内廷覆试,如有托故不到者,即行黜革,其考官等处分等覆试后再议”。

        将到落笔,他的眉心又蹙起。

        官员子弟应试,确实是大问题。

        每一回科举考试后,落第士子闹事,都是因这个缘故。

        要想个法子解决此事,要不然的话,往后还会再生波澜

        木

        因为福松的缘故,舒舒这里就得到了第一手消息。

        去年桂榜的一百一十个举子,都得了传唤,本月二十二日入内廷覆试。

        之前檄文里还提及了几个人,就是江南的盐商子弟。

        在读书人眼中,经商者鄙,这些子弟也就是酒囊饭袋之流,能所以能榜上有名,那就是请了代考的。

        说的也是振振有词的。

        这覆试才会安排在内廷,验明正身,到时候想要“代考”,是万万不能,也是彰显公平公正了。

        福松带了几分兴奋道:“实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因会试是要一起排榜的,福松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没有机会参加会试了。

        这次虽不是会试,却是跟会试的考法一样,考一天,考策论。

        舒舒笑道:“挺好的,也是长见识了。”

        福松笑了笑,道:“考了这一回,我也安心了,回头跟张大人好好学习,日子还长久着。”

        之前没有留意,这一留意,他才发现八旗里也有了世代书香人家。

        如年羹尧家,如鄂尔泰家,都是如此。

        这样的话,即便没有世爵世职,家族也能往上走。

        就算他这一辈止步乡试,可要是将这一套学会了,等到下一辈出来,读书举业,也是一条路。

        对于他们这些处境尴尬的已革宗室子弟来说,不用混吃等死,四处蹭亲戚,这是好事。

        舒舒也想到这个,道:“要不要打听打听,那个鄂尔泰家跟年家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福松有了前车之鉴,听到亲事,已经怕了,摇头道:“不着急,不着急,再等等。”

        这些人家虽是二流人家,可是子弟成才,日子上行,谁晓得有没有其他野望。

        舒舒也不勉强,只道:“往后你也别老在府里,再有外出的差事,价也多出去转转,让人多见见,说不得就被哪个慧眼识珠的丈人看上,妻之以女”

        福松听不了这个了,立时起身道:“弟弟寻张大人解题去了。”

        等他急匆匆的到了前院,就到了张廷瓒的值房。

        见福松过来,张廷瓒招呼他坐下,道:“阿哥昨日功课呢?”

        福松从腰间书袋中掏出书本,双手递上,道:“劳烦大人了…

        早先的时候,张廷瓒称福松为大人。

        毕竟福松是皇子府僚属官之首,可是后来他指点福松学问,两人就改了口。

        如今没有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

        福松相貌人才都在这里,张廷瓒见了,很是心动。

        外加上福松是长在都统府,由都统夫人教养。

        都统府那边,可是出了名的内宅清净。

        等到回家,他就跟老父亲提及此事,道:“儿子瞧着律法上并没有提过旗民不婚,想来是无碍的吧?”

        张英道:‘旗民不婚’是满洲旧俗,不过开国至今,都屡见不鲜,旗男若娶民女,民女入旗;旗女嫁与民男,则是旗女脱旗籍,这涉及到后代当差吃饷……”

        木

        都察院监狱清代撤了,统一在刑部监,上一章已修改。

        下一更2月18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5530049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