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百八十章 恳求(第三更求保底月票)

第八百八十章 恳求(第三更求保底月票)


  富德还要再说话,马齐已经摆摆手道:“你们先回去,老大留下……”

  “阿玛……”

  富德没有动。

  富庆扯了富德下去。

  马齐揉了揉眉心。

  富尔敦带了担心,道:“阿玛是不是近日歇的太晚了?”

  书房的灯最近常亮到三更天。

  马齐道:“就这一阵,过了就好了。”

  他监管着户部,去年到今年拨下去不少银子。

  永定河河工是大头,江浙百姓的抚恤也是大头。

  富尔敦是长子,父子俩向来无话不说的。

  此刻,他却有些缄默。

  现在朝中看着太平,可是自从去年索额图问罪,还是不一样了。

  如今他的两个弟弟已经出仕,补了侍卫,可是他在东宫行走了十来年,还没有正式补缺。

  要不是挂着家里的佐领,那他就是白身。

  皇上给大臣们加詹士府属官,却没有让他们这些毓庆宫僚属补实缺。

  马齐看了长子一眼,道:“分家不是坏处。”

  富尔敦点头。

  他晓得这个道理,也并不着急。

  他在毓庆宫太久了,早已贴上了太子属人的标签。

  就算是谋外放,也是太子的门人。

  马齐看着长子,道:“我没有时间看账上的事,你就跟管事看着分配吧,将公中产业分九份,你们兄弟各一份;你母亲名下产业之前分成了七份,你拿一份;住的宅子,你的离家近些,回头你媳妇带孩子回来请安方便……”

  马齐之妻戴佳氏,夫妻俩共生育六子一女,站下四子一女。

  不过因庶长女之前也养在戴佳氏身边,去年出嫁的时候,戴佳氏就拿了部分嫁妆给长女做了陪送,所以戴佳氏陪嫁之前分成了七份。

  如此,就是六个儿女各一份,自己留一份。

  富尔敦羞愧道:“儿子这么大了,还要阿玛操心。”

  马齐长吁了口气,道:“是阿玛耽搁了你,当时该逼着你读书的。”

  那样的话,他就会让儿子早早地考笔帖式,或者送到国子监,就会避开毓庆宫选人。

  富尔敦却不是自怨自艾的性子,豁达道:“阿玛不用担心儿子,儿子旁的不行,保全己身还是能的。”

  马齐看了他一眼,道:“记住你说的话,养了你一场,不求你旁的孝顺,只求你像条汉子,说到做到!”

  富尔敦痛快地点头,心里却发沉。

  阿玛是皇上心腹近臣,阿玛好像不看好毓庆宫……

  *

  跨院门口,富庆看着富德道:“你跟阿玛说什么了?逼得阿玛要分家?”

  富德皱眉道:“我也没说旁的,就是提了八爷两句,三哥您没看见,今天八爷在九爷门口被三爷跟大爷连教训带呲哒的,九爷也没给好脸子,八爷看着怪可怜的,我就寻思着,阿玛能不能做个中人,劝劝九爷……”

  富庆伸手摸了富德的脑门子一把,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道:“你这没发烧,怎么开始说胡话?皇子们如何,那是阿玛能插嘴的?”

  避嫌还来不及呢。

  富德不赞成道:“可是咱们家是八爷的旗属,这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的,阿玛诸事不沾,不是奴才的本分……”

  富庆听了,不由翻白眼,道:“你好好当你的奴才就是了,不用替阿玛操心,八旗规矩跟过去不一样了,要是过去的规矩,阿玛跟额涅逢年过节要入八爷府上请安,执役当差,现在大学士当着,逢年过节大礼不错就是了,非要将自己摆着家奴的位上,岂不可笑?”

  富德还要再说话,富庆已经板了脸,道:“往后再要忠心的时候,你自己尽力就行,不必为旁人操心!”

  富德看着富庆道:“三哥怕影响了您的前程?”

  富庆点头道:“那当然了,阿玛都说了,咱们各自当差,各有立场,按照你的说法,那皇上不用从下五旗选大臣了,只选上三旗不是更省心?否则的话,到底听哪层主子的吩咐?”

  富德讪讪道:“可是这不合满洲旧俗……”

  富庆不以为然道:“所以叫满洲旧俗,那都是旧的了,该换也换,要是按照满洲旧俗,咱们兄弟俩本该给大哥做跟班的,想要前程,就像佟法海那样自己考科举,哪里会站在前头了……”

  富庆是个机灵的,他想起了额尔赫。

  额尔赫家前阵子也分家了,额尔赫也分了产业,只是宅子离皇子府有段距离。

  额尔赫就跟福松打了招呼,借用了后头的一套二进小院。

  富庆这里得了家里分家的话,也不管分到的宅子在哪里,次日到了皇子府,就直接找福松来了,说了想要搬到皇子府后头住。

  皇子府后头的院子,本就是给僚属预备的。

  福松这里自然没有二话。

  他心中好奇,富察家怎么这个时候分家,可是也没有开口询问,毕竟是私事。

  《大清律》上提及“祖父在、父母在者,子孙不得分财异居”,可后头还有一句“其父母许令分析者,听”。

  还有就是八旗惯例,年长的儿子成家都要分户。

  只是近些年官宦人家,日益汉化,拢着儿孙,分家才晚了。

  九阿哥上午探看完妻子,闲着没事,溜达到前头来,听福松说了富庆想要用院子之事,就直接过来找富庆了。

  “怎么这个时候分家?是不是富尔敦跟富德气老师了?”

  九阿哥开门见山地问道。

  至于富庆,性子软绵绵的,平日见他对父母也比较恭敬孝顺。

  富庆不好说富德的事,就道:“去年老五媳妇进门,阿玛就提过一嘴分家的事,现在过一年了也当分了,要不这一大家子搅合在一起,有了嫌隙就不好了,我阿玛跟大伯、三叔他们也分的早……”

  九阿哥看了富庆一眼,道:“那你不会吃亏吧?要不爷凑个热闹,去做个见证,省得你吃亏了?”

  富庆摆手道:“不会,不会,您就甭操心了。”

  九阿哥点头道:“爷是怕你们有不孝顺的,气到老师,那样的话,爷也不会白看着!”

  *

  估摸到了午饭的时候,九阿哥就又到了后罩楼,过来陪舒舒一起用午饭。

  舒舒跟前是一盘粉丝虾仁煲,一盘贝肉白菜,一碗蛤蜊鸡蛋羹,一盘白斩鸡腿肉,还有一碗红豆饭,一碗石斛水。

  九阿哥这里,也是一盘白斩鸡腿,一盘清炒小白菜,还有肉龙,也是一碗石斛水。

  石斛水看着像是米汤似的,有些粘稠。

  九阿哥看了那石斛水一眼,道:“不是说这个金贵么?你自己用就好了,爷不用喝这个……”

  舒舒道:“这个益胃生津,跟爷的身体也对症,就是因这个少,前年的时候没想起来,再说这个性寒,产褥期能用也要适量……”

  石斛还养阴清热,热症后用这个也好。

  九阿哥不单单调理脾胃,还得过热症,喝这个有益无害。

  九阿哥这才不说话了。

  他也盼着长命百岁的。

  夫妻俩用了饭,过了两刻钟,一人喝了一碗石斛水,九阿哥就说起富察家分家的八卦。

  “你说,老师家怎么这个时候分家?还将嫡长子也分出来了,不会是老师不看好毓庆宫那边吧?”

  舒舒道:“马大人没有爵位么?”

  九阿哥摇头道:“老师一直是文官,没有军功,去哪里弄爵位去?他们家父祖的爵位在李荣保身上,老师不是长子也不是幼子,什么也没轮着,不过他们家有个世职佐领,是汗阿玛给的恩典,现在是在老大身上,等到老大往后正经当差了,这个该给下头小的吧……”

  按照规矩,这个世职多会给守灶的孩子。

  舒舒想了想,道:“或许马大人也为难吧,他们家毕竟是八阿哥的旗属人口……”

  九阿哥眼睛眨了眨,摸着下巴道:“爷忘了这个,那老师的意思,是不看好八哥的前程,才将儿子们分散开?”

  舒舒没有说旁的。

  她觉得马齐应该是等这个机会许久了。

  毕竟现在高官显宦人家不流行分家了,马齐冒然分家的话,也会引人侧目。

  之前分家的话,还将嫡长子分出去,说不得给人的印象就是九阿哥之前提及的,觉得马齐对毓庆宫不看好。

  现在趁这个时候,就可以含糊着,用意不鲜明了。

  舒舒道:“马大人的几个庶子,有富察福晋的同胞兄弟么?”

  九阿哥摇头道:“应该没有吧,要不然该有人提一句的……”

  同母所出,到底不同。

  舒舒就不问了。

  原本以为两家挨着,往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少不得有打交道的时候。

  到时候自己皇子福晋,对方侧福晋,也不是方便亲近的关系,多有尴尬。

  没想到搬过来半年,她竟然没有跟富察氏打过照面。

  这富察侧福晋,可真是一个妙人。

  富察家二房分家析产,进行的很快。

  没两日的功夫,就处理好了。

  并没有大张旗鼓的,不过富察家也请了几家姻亲为见证,将三个儿子分了出去。

  正如富庆所预料的那样,分给他们兄弟的宅子都是家里这些年陆陆续续买的,自然是碰到哪里买哪里,不都是在镶黄旗地界。

  除了富尔敦的宅子还在北城,在正黄旗地界,其他两人宅子都要在南边。

  富庆很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痛快地叫了马车,阖家搬到皇子府后配房,与额尔赫做了邻居。

  等到搬完家,他少不得又去谢了福松一回。

  他只是三等侍卫,就算申请配房,也当是后头的一进院,福松却叫人收拾了前头的二进院给他。

  “让大人费心了,明天大人过来喝温锅酒……”

  福松道:“富侍卫客气,就是我没叫人收拾前头,九爷回头也会吩咐的,都不是外人,自然要住着宽敞些……”

  *

  富德是老五,老四也夭了,上章已经修改。


  (https://www.lewenw.cc/2/2780/75416135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