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恳求(第三更求月票)

第八百九十五章 恳求(第三更求月票)


  孩子们都在悠车上睡着,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澚

  九阿哥晓得妻子最挂心的就是二阿哥,多看了二阿哥两眼,见睡得安安稳稳的,心里也定了定。

  而后,他就带十二阿哥出了后罩楼,去了正院,在西次间坐了。

  等两人简单梳洗过,膳房那里已经预备好了膳食,小棠带了人过来摆膳。

  因预备的急,都是些方便的菜。

  两道小菜,什锦白菜卷,干炸小河鱼。

  两道小炒,干煸豆角,肉沫烧茄子。

  两道汤菜,牛肉萝卜,鸡汤腐竹。澚

  两份主食,红豆饭跟小米面馒头。

  没有大荤,也没有大鸡大鱼的,看着都是家常小菜,也不是八碟八碗的席面。

  九阿哥指了指那白菜卷,道:“你要过这个食谱吧?尝尝,跟五所做的是不是一个味道……”

  十二阿哥点头,等到九阿哥动了筷子,才夹了一个白菜卷。

  外头是焯过水的白菜叶,里面包了胡萝卜、红萝卜、黄瓜丝、香菜段,外头还淋了调和过的酱油汁。

  十二阿哥沾了一下,吃了。

  等到吞咽殆尽,他道:“还是九哥这里的好吃。”澚

  九阿哥带了得意,道:“那当然了,后头改了好几回,一会儿叫厨房给你装几瓶酱汁,这是素的,蘸什么素菜都好吃……”

  十二阿哥本想要婉拒,听到最后一句就换了想法,点头道:“谢谢九哥……”

  给弟弟拿一回东西,总不能真的只装一瓶酱汁。

  九阿哥就吩咐何玉柱去膳房传话,叫多预备些吃食。

  少一时,等兄弟俩吃了不早不午的一顿饭,膳房那边也装好了。

  总共是一竹筐,里面好几个坛子,还有几个油纸包。

  坛子里是各色小菜跟各色熟酱,都是耐放的,澚

  油纸包里是油炒面、藕粉、杏仁茶、黑芝麻糊等,还有几包是烤的猪肉脯跟猪肉松、小鱼干、鸡肉干。

  十二阿哥见了,有些不好意思。

  这还连吃带拿的。

  而且好像还吃了独食儿。

  “不用留出些给十三弟与十四弟么?”

  十二阿哥问道。

  虽说现在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在园子那边,可等圣驾回宫,还是要跟着回来。澚

  九阿哥摇头道:“不用,他们嘴馋着呢,不会亏了嘴的,会自己张罗的。”

  只有五所那边,好像没有从御膳房加东西的先例。

  同样的皇子阿哥,十二阿哥只比十三阿哥大一岁,可是手上积蓄银子是十三阿哥的好几倍,可见日子节俭。

  九阿哥没有说什么,只是私下里吩咐了何玉柱一声,装了一匣子小银元宝,放在装吃食的竹篮里。

  等到兄弟俩到了神武门的时候,九阿哥就吩咐十二阿哥道:“你将这些先送回去,再去内务府,我走西华门。”

  十二阿哥应了,下了马车,带了两个随身太监从神武门入宫去了。

  九阿哥的马车穿过皇城,到了西华门,在这里进了宫。澚

  他掐了怀表看了一下,比之前绕皇城外走要省一刻钟的功夫。

  等到了内务府衙门,大家见了九阿哥又是一阵恭喜。

  只是与昨天侍卫们的恭喜不同,今日大家有些刻意。

  九阿哥察觉到不对劲,总觉得这“恭喜”的味道怪怪的,还有这些人的眼神有些贼,老往自己脸上瞄,好像神色有些复杂。

  他就吩咐邢河跟宝山道:“出去打听打听,有什么新闻没有,留心下跟爷这边相关的……”

  邢河跟宝山应声去了。

  九阿哥又望向孙金。澚

  孙金在宫里的关系不少,是个交游广的。

  孙金亦道:“奴才也出去找找同乡说说话。”

  九阿哥点头,道:“大方些,别在茶钱上小气。”

  等孙金出去,九阿哥看着何玉柱道:“爷脸上开花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多看了两眼?”

  何玉柱是他身边服侍的,主仆朝夕相处,盯着九阿哥上上下下看了,实看不出区别来:“爷这气色挺好啊,也没瘦,也没胖的……”

  正好张保住过来送公文,也多看了九阿哥两眼。

  这不算外人,九阿哥就喊住人,直接问答:“张郎中瞧什么呢?爷这脸上有什么不对么?”澚

  张保住尴尬了。

  他是个老实人。

  不知道怎么扯谎,可又不好学旁人的话。

  十二阿哥刚好进来,见了张保住的难处,就解围道:“九哥,弟弟晓得,弟弟跟您说吧!”

  九阿哥晓得这其中确实有事,而且还不是小事,就打发张保住下去了,看着十二阿哥带了不善,道:“好啊,要是爷不问张保住,你还不说是吧?外头有人说爷坏话了?说什么了?”

  十二阿哥摇头道:“不是说九哥的……”

  说到这里,他带了迟疑,道:“有说九嫂身体不好的……”澚

  九阿哥听了,立时横眉竖目道:“哪个王八羔子满嘴喷粪,诅咒你九嫂?”

  十二阿哥摇头道:“不知道,还有说八哥侧福晋不在人前露面,是有恶疾……”

  九阿哥越发不耐烦道:“谁这么操心,不爱出门也是过了?”

  十二阿哥沉默了一下,道:“还说东宫太子妃身体有恙,子嗣上艰难……”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道:“这瞎话编排的越发没谱了,太子妃掌着宫权呢,怎么就身体不好了?小格格都生了,怎么就艰难了?”

  “还说七嫂子嗣福薄,才生了不妥当的小格格……”

  九阿哥听了受不住道:“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怎么挨个编排上?什么时候刮的邪风?”澚

  十二阿哥想了想,道:“年前没有,年后……”

  他看了九阿哥一眼,道:“像是二月底开始的……”

  九阿哥的脸寒着,咬牙道:“哪里的小人作祟?爷要将这扯老婆舌的阴沟老鼠翻出来!”

  他心里气的不行,可是这件事也不好跟妻子商量。

  他担心舒舒听了这些闲话生气。

  这些话太恶毒了,而且都是冲着各家的女眷去的。

  九阿哥想了想,就出宫往銮仪卫值房去了。澚

  七阿哥有时候在这里。

  倒是正巧,刚好七阿哥刚从园子那边回来,让九阿哥堵了个正着。

  九阿哥打发人出去,竹筒倒豆子似的,将十二阿哥方才提及的流言蜚语说了一遍。

  七阿哥听了,波澜不惊,面不改色。

  九阿哥见状,差点跳脚,道:“七哥听过这个?”

  七阿哥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九阿哥气的差点拍桌子,道:“那您怎么不跟弟弟说一声?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没事找事儿,编排这些话恶心人?”澚

  七阿哥没有立时作答。

  九阿哥指了他道:“回头弟弟跟七嫂告状去,看来七哥这是嫌了七嫂了,才任由旁人瞎编排!”

  七阿哥瞪了他一眼,道:“别跟着添乱,不与咱们相干!”

  九阿哥皱眉道:“怎么就不与咱们相干,夫妻一体,咒弟弟的福晋,跟咒弟弟有什么区别?”

  七阿哥揉了揉额头,道:“闲话是冲太子妃去的……”

  九阿哥惊讶,好半晌道:“太子妃得罪谁了?编排出这个恶毒的诽谤来?”

  那是东宫太子妃,太子还没有嫡子。澚

  说太子妃不能生,想要做什么?

  “不会是那个李家人蹦跶吧?”

  九阿哥嗤笑道:“又发什么春秋大梦,以为能将那个李氏重新抬举成贵人或太子嫔?”

  毓庆宫的宫例入档,也在内务府这边备着。

  那个李格格没有正式册封,可是因“母以子贵”的缘故,供应上早就抬等。

  毓庆宫女眷之前没有分等,只有太子妃跟太子名下宫女子两等,这个李格格就单独成了一等,同后宫贵人例。

  不过那已经是之前的事了,去年阿克墩接二连三的闯祸,这个李格格也降了等,现在就是寻常宫女子了。澚

  李家的人,早在去年七月的时候,就被清退了。

  七阿哥没有说话。

  九阿哥看着他不满,道:“您不护着七嫂,任由旁人说嘴,弟弟却是要护着福晋的,您要是不说,弟弟就自己查去,剑指太子妃的,除了姓李的那家,多半就是赫舍里家,再没有旁人……”

  七阿哥看着九阿哥,很是无奈道:“既是晓得对着毓庆宫去的,你跟着掺和什么?就不能老实在旁边看着?”

  九阿哥摇头道:“不能!谁叫他们闲着没事,拉这么多人下水?我福晋金贵着呢,轮得着他们说嘴?”

  说到这里,他有些糊涂,道:“无端攻讦太子妃做什么?那是汗阿玛亲自选出来的太子妃,出身高门,人品贵重,还能因诋毁被拉下位来不成?”

  七阿哥见他混沌,提醒道:“明年是八旗选秀之年,今年下半年,地方八旗的秀女就要动身进京了……”澚

  九阿哥皱眉,还是想不通其中原由。

  七阿哥道:“太子妃若是子嗣上不顺,汗阿玛许是会再选出身体面的秀女为东宫侧福晋……”

  九阿哥听了,脸色阴沉下来,咬牙道:“好啊,又是哪家惦记着鸡犬升天呢?好好地攀他们的富贵就去了,做什么还要拿咱们兄弟来磨牙?”

  他在上书房也读过《三十六计》,晓得什么是“浑水摸鱼”,什么是“声东击西”,什么叫“假道伐虢”……


  (https://www.lewenw.cc/2/2780/75377902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