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三十章 参革(第一更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章 参革(第一更求月票)


  要说知晓会计司欺上瞒下时,九阿哥的气愤与羞辱感是十分,到了康熙这里就是一百分。慑

  康熙比九阿哥想的更多。

  两代幼主登基,保住皇帝之位父子相传,没有转到宗室王爷手中,确实借了上三旗的力。

  为了平衡上三旗,康熙又开始重用包衣。

  包衣的体面,就是本朝才开始的。

  结果上三旗乖顺了,包衣却让他这个皇帝成了大笑话。

  从宫里夭折的皇子,到这会计司……

  康熙眼中波涛汹涌。慑

  他看着九阿哥道:“要是皇城铺子交给你处置,你会怎么处置?”

  九阿哥眼睛一亮,道:“直接官卖就是了,一次赁五年、十年的,价高者得。”

  康熙听了,不由皱眉,道:“要是将南城的商贾都引进内城,不是乱了?”

  九阿哥看着康熙道:“可现下皇城里的商贾,也多是民人……”

  皇城里住着几万人,门禁松弛。

  康熙皱眉道:“那庆丰司、钱粮衙门跟内造司这几处呢?怎么开源节流?”

  九阿哥看着康熙,心里犹豫了一下。慑

  他挂了三年内务府总管,自然想过怎么这些,可是总觉得眼下说了,功劳保证不了落到自己头上。

  以皇父的行事,不会让他把持这么多事。

  他有些小私心,随后脑子里想起了齐锡,不由一愣。

  这是皇父的内务府啊,自己怎么因私忘公了?

  自己是皇子阿哥,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他人。

  “嗯?”康熙催促道:“没有什么法子么?”

  九阿哥想了想,道:“要不内务府御史衙门再增设几个缺吧,多几个巡查御史?”慑

  庆丰司是掌牛羊牧场的,钱粮衙门掌皇庄租赋,营造司是掌皇宫、御苑、行宫、皇陵等处修缮事宜。

  要是不去外地查证,无法在各衙门卷宗中查出什么。

  康熙听着,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但凡牵扯到人,就容易有弊端。

  巡查御史收受贿赂,就能继续欺上瞒下。

  他望向九阿哥,就见九阿哥面色沉重,忧心忡忡模样。

  康熙想到了内务府御史衙门,也想到了哈雅尔图。慑

  内务府是要彻查的,只是不能九阿哥去查,马齐这里还有政务压着,无暇他顾,最适合的人选就是哈雅尔图。

  九阿哥已经想清楚,抬头望向康熙,道:“汗阿玛,儿子寻思了一下,这人的贪心,多半还是落在穿衣吃饭上,寻常包衣想着积攒些银子,吃的更好些,穿的更好些;中上等包衣,为了保持家族富贵,给儿孙预备补缺的银钱,最上头的这些,还要探听御前心意,掌握汗阿玛的心思,确保自己不被换下去……”

  康熙听了下去,尤其是在意最后一条。

  “儿子寻思,内务府当差跟披甲不同,没有军功封赏,许多官缺又是固定的,也没有个升迁的余地,那除了捞银子,还能做什么?要么钱,要么权,总要占一样……”

  如此上行下效,整个风气都坏了。

  康熙心中有些犹豫。

  内务府三旗不清理不行了,可清理到什么程度,这个要谨慎。慑

  要知道宫里各处宫门的宿卫,都在内务府护军手中。

  要是这些人被买通,宫城就失了屏障……

  康熙望向七阿哥。

  七阿哥蚌壳似的,没有开口的意思。

  康熙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却是跃跃欲试模样。

  “想说什么?”康熙道。慑

  九阿哥犹豫了一下,道:“儿子就是想跟您算一笔经济账,这有时候也不赖他们会出手,这俸禄不够花啊,最高品级的正五品的郎中,年俸八十两银子,八十斛米……”

  “先说银子,八十两银子看着不少,可是养一匹代步的马,每年的草料银子也得十来两银,养几个使唤的人,就要二、三十两银子月例,剩下的一家老少的吃穿嚼用都勉强,这过日子,可不单单是吃喝,人情走礼才是大头……”

  说到这里,他想了这两年收的“三节两寿”,唏嘘道:“早该发现了的,只儿子一处的‘三节两寿’,一个郎中的抛费就八十两银子打不住,还有马大人跟哈大人两处呢,这银子从哪里来?从他们各司的杂官上来,一层层的,到了从九品的小吏,年俸三十一两五钱,吃喝都勉强,拿什么孝敬?除了上下一心贪墨,也没有别的法子……”

  “所以儿子就想要求求情,汗阿玛要是收拾他们,下头的小鱼小虾就算了……”

  康熙气笑了,道:“你倒是悲天悯人起来?包衣下贱,与国无功,却是正身旗人,这还不是恩典?如此隆恩,却被他们辜负,正该严惩!”

  九阿哥不说话了。

  反正包衣人口现下闲赋的多,收拾了这一批,还能再补上来一批。慑

  皇父乐意收拾就收拾好了。

  康熙垂下眼,动了动自己袖子里的右手。

  酥麻劲儿已经过去。

  他抬起手,扶了桌子,吩咐梁九功道:“传哈雅尔图……”

  “嗻!”梁九功应着,退了出去。

  康熙望向九阿哥,神情变幻莫测。

  九阿哥觉得头发有些发麻。慑

  明明屋子里没有放冰盆,可却感觉凉飕飕的。

  “皇九子胤禟懒惰,因倦怠差事参革,著停内务府总管,归家自省!”

  康熙寒着脸道。

  九阿哥目瞪口呆,看着康熙说不出话来。

  七阿哥小声提醒道:“领旨谢恩……”

  九阿哥双膝跪了,道:“儿子领旨……谢恩……”

  康熙看了七阿哥一眼,道:“都跪安吧!”慑

  兄弟俩就从御前下来。

  眼见着九阿哥脸色苍白,眼圈都红了,七阿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多想,汗阿玛这是保全你……”

  九阿哥看着七阿哥,却没有被安慰到。

  他已经十八了,不是八岁,可是汗阿玛心中,还是不担事儿的皇子。

  他也要脸,恨不得立时转身回去,拍着胸脯,告诉皇父自己能担下。

  但是想到舒舒跟三个孩子,他还是没有转身。

  可没有了内务府总管,他以后做什么?慑

  皇父是保全他,可是他这脸也摔在地上,捡不起来了。

  倒是庆幸自己是光头皇子了,那些挨了参革的宗室,严重的还要降爵或爵位转支。

  这失魂落魄、如丧考妣的模样,乾清宫的内外侍卫,就看了个正着。

  圣驾刚回宫,不到两刻钟的功夫,就打发人传了九阿哥。

  这位爷好像挨训了,看着可怜兮兮的。

  不是“爱子”么?

  大家也好奇九爷有了什么错处挨训斥。慑

  这会儿功夫,九阿哥已经回了内务府衙门。

  十二阿哥还在伏案处理公务。

  人口孳生查完了,十二阿哥这里就剩下处理每次公文,就想要“见贤思齐”,也在半天里处理完,剩下在这里熬一整天。

  见九阿哥回来,十二阿哥起身道:“九哥……”

  九阿哥脸色深沉,吩咐何玉柱道:“传张保住过来。”

  何玉柱应声去了。

  少一时,张保住到了。慑

  九阿哥就道:“方才爷因倦怠差事停了内务府总管,往后每日公务,先呈十二阿哥处理……”

  说到这里,他望向十二阿哥道:“有例按例,不能自专的地方,可叫人转马齐处置。”

  老师脾气好,十二阿哥相处起来也少些拘谨;哈雅尔图更严肃些,怕十二阿哥不适应。

  张保住惊住。

  十二阿哥则道:“那九哥停多久?”

  “停多久?”

  九阿哥听了,心下一动。慑

  之前关心则乱,因“参革”两字就以为是革了内务府总管,现下看来,汗阿玛的话留着口子。

  是停内务府总管!

  这是拿他给御史衙门抬轿子,也是将他从浑水里提出来。

  他又支棱起来,道:“汗阿玛心疼我呢,总要出了伏天吧!”

  那样的话,差不多就是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务府那边应该处理干净了。

  拖延久了,这四下里不安。

  说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操心了,道:“你们俩多辛苦辛苦,再周全都别嫌弃劳乏,别叫御史衙门挑出毛病来,瞧瞧爷多冤枉,就是迟到早退,就被御史衙门盯上了,直接拿爷开刀!”慑

  张保住与十二阿哥听了,都带了郑重。

  这个御史衙门他们当然晓得怎么回事,外头以为是左都御史兼内务府总管哈雅尔图设立的,想要借此在内务府的权利上分一杯羹,可是张保住晓得,这是九阿哥张罗的。

  九阿哥视他为心腹,凡事不避的。

  倒是十二阿哥这里,误会了,抿着嘴,脸色有些不好看。

  早听说御史六亲不认,可也没有想到御史衙门设立两个多月,参的第一人居然是九哥。

  这是立威,用打九哥的脸来立威,偏偏还立成了。

  “九哥,御史监视百官,那谁监视御史?”十二阿哥带了几分恼怒道。慑

  九阿哥看着他道:“御史衙门内部会有他们的疏例吧!”

  十二阿哥依旧有些愤愤。

  九阿哥看着他这样,大义凛然道:“要是人人都有你这个想法,琢磨报复御史,那御史往后就不敢开口!不赖他们,是爷这些日子太轻慢了,因汗阿玛不在宫里,就懈怠了差事,挨了弹劾,不算冤枉……”


  (https://www.lewenw.cc/2/2780/75277302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