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五十三章 那是我亲弟弟(第二更求月票)

第九百五十三章 那是我亲弟弟(第二更求月票)


  宾主入座。瘤

  看清楚四福晋身形时,八福晋眼神有些黯淡。

  前年冬月的时候,她是在大福晋的丧礼上查出的身孕,应该是九月底、十月初上的身,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产期就在去年六月,顺利生产的话,现下孩子都要周岁了。

  她真傻,为什么那个时候争强好胜?

  她没了阿玛、额涅,没了郭罗玛法,生下骨肉,就有了家人。

  四福晋见状,心里叹了口气,却不好提这个,只岔开话道:“一会儿打发人过去问问三嫂,看看什么时候去园子里请安。”

  八福晋点头道:“我听四嫂的……”

  说到这里,她迟疑了一下,拿着茶杯,摸索着,垂下眼帘道:“我想要跟四嫂打听一件事儿……”瘤

  四福晋将牛舌饼跟枣泥酥往她前头推推,道:“什么事儿?折腾了一早上,吃几口饽饽垫垫。”

  八福晋点点头,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捡了一块枣泥酥,吃了两口。

  早先她最爱吃甜的,尤其喜欢枣泥饽饽,整日里饽饽不离口,后来什么时候口味儿变了?

  同样的枣泥饽饽,现在就觉得枣泥甜得发腻。

  她撂下饽饽,用帕子点了点嘴,看着四福晋道:“我想打听打听汤泉庄子的事儿,听说庄亲王在那里起了别院……都说泡温泉对身体好……”

  四福晋听了,晓得八福晋是想要调理身体。

  这也是情理之中。瘤

  有哪个福晋不想要嫡子呢?

  对于皇子阿哥来说,谁生的都是儿子;可对于她们来说,想要日子舒心,还是要有亲生子,

  不说旁人,只说裕亲王福晋。

  当年嫁过去,先开花后结果,先后生了一双嫡子女,结果呢?

  都夭折了。

  如今府中两子一女,除了小格格是今年刚落地的,庶福晋所出,其他两个阿哥都成丁了,两个阿哥的生母也“子以母贵”,请封了侧福晋。

  现在裕亲王还在,嫡庶有别。瘤

  等到裕亲王没了,再是嫡庶有别,这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

  四福晋就道:“当时我们爷随着直郡王、五阿哥的行事,就在行宫附近三、四里的地方,买了几十亩地,主要是为了修别院,也没有太大地界,就按照当时的行情给的银钱,总不好占了九阿哥的便宜,这长幼有别,上头还有皇上看着……”

  八福晋手中有银子,她想要问的不是价格,道:“我这人爱洁,想要省事些,自己拿了私房银子去买,可又不知道妥当不妥当,不知该问谁,才私下里问问您的主意……”

  四福晋听了,神色不变,心里却带了不赞成。

  没有那样的规矩。

  毕竟那是宗室王爷跟皇子阿哥齐聚的地界,真要弄出来个八福晋的私产,不伦不类的。

  四福晋就斟酌着说道:“买地是小头,中不溜的就是一千来两银子,可是后续的营造才是抛费的大头,不说别的,只这样三、四进的院子,就要盖几处,还有假山园子什么的,要是弄得粗鄙了,自己住着不顺心,要是往好了拾掇,总要上万两银子,有那银子做什么不行?多买两个铺子收租也是好的!你要是爱洁,就多修几个院子,主院不进人就是了……”瘤

  当初八福晋出嫁晒嫁妆的时候,还在宫里,四福晋也晓得她的陪嫁银子是一万两。

  还有产业七、八处,听起来不少,可是当时就有好事的人私下里算过。

  那七、八处产业,只有两处土地,还都是两、三百亩的小庄子,出息不多。

  其他是铺子跟宅子,南城占一半。

  内城的陪嫁产业,也都是位置略偏些的小铺面,宅子也以二进的为主,如此收租也有限。

  南城的还要减半。

  如此一来,八福晋手头的银钱都是有数的,实没有必要自己花钱修园子。瘤

  八福晋听着这个数字,有些迷茫,道:“要那么多银子么?”

  之前的时候她打听过地价,以为盖房子的费用跟地价差不多,那样的话两、三千两就差不多了。

  四福晋点头道:“京城的人工贵,我家买了五十亩地,不过我打算种果树了,中间有泉眼的地方,简单盖上三个院子、一个暖房,往少了说,也要预备出一万两银子来……”

  这是没算湖石跟苗木。

  湖石得了九阿哥的馈赠,苗木这里是直接打算省了,都开出来做菜园跟果园。

  八福晋点点头,道:“是我想的简单了。”

  四福晋见她受教,道:“那都是宗亲跟皇子的别院,咱们要添私产也不好添在那里,容易叫人说嘴,没有必要,弟妹想要自己修别院,还不若打听海淀的地,或是跟安王府那边置换几十亩,更方便些,也不惹眼……”瘤

  安王府早年得了不少海淀的赐地,后头也陆续修了王园。

  八福晋看着四福晋,带了感激,道:“谢谢四嫂指点我……”

  四福晋道:“外道什么?你别嫌我啰嗦就好……”

  她虽寡言,可是十来岁就入宫了,也养了几分眼力。

  在她看来,八福晋刚嫁进来的时候是有些傲慢之处,可是也有良嫔母子的捧杀在里头。

  就好像八福晋没有错处,他们就不好压服八福晋似的。

  反正不大对头。瘤

  就跟早年荣妃抬举田格格异曲同工。

  不过是忌惮儿媳妇出身体面,怕是不服顺。

  区别是荣妃是抬举儿子的妾室,不怎么给三福晋脸,人前也露了刻薄,大家同情三福晋的更多些;良嫔这里,是以尊让卑,自己在人前露出怯懦无奈来,衬托着八福晋不孝倨傲,使得八福晋更受非议。

  走到现在这一步,八福晋错五分,那两位至少也要担五分……

  *

  畅春园,回芳墅。

  宜妃晓得九阿哥一家昨天就到北六所了,也是带了几分迫不及待。瘤

  只是她是宫眷,还住在御园中,出入不好自专,只能吩咐佩兰道:“将之前留的那两匣血燕带上,代我去看看九福晋跟孩子们,转告九福晋,我这里都好,不用着急过来请安,回头十八阿哥‘抓周’的时候,她再进来……”

  圣驾才移驻过来,没有大事的话,轻易就不会回京去了。

  如此,舒舒进来请安也不方便,还不如直接“抓周”的时候过来。

  佩兰应着,下去取了燕窝,带了一个小宫女出了畅春园。

  畅春园总共有四个门,除了南边的大宫门,还有西边的大西门与东边的大东门、小东门。

  北六所就在小东门正北方向。

  不过因为小东门离清溪书屋近,走朝臣跟侍卫的,所以宫人出入还是大西门跟大东门为主。瘤

  大西门出入的话,又要从御马场那边绕大圈子,再绕一个北花园,才能到北六所,佩兰就选了走大东门。

  刚到大东门附近,她就见三阿哥与五阿哥联袂过来。

  两人是才从西花园过来,又去看了无逸斋。

  三阿哥见佩兰后头的宫人提着提篮,心下一动。

  这是宜妃要打发人往御前送吃喝?

  这次跟着来的宫妃不少,惠妃是料理庶务的,那宜妃空出手来,去跟年轻的妃嫔争宠爱?

  还真是放得下架子。瘤

  五阿哥直接问道:“这是要出园子?”

  佩兰行了礼,道:“奉主子吩咐,奴才去北六所探看九福晋。”

  五阿哥点点头,道:“那等等爷,爷也过去瞧瞧九阿哥……”

  说着,五阿哥看着三阿哥道:“三哥您去忙吧,我去老九那吃个饭就回了。”

  三阿哥笑道:“我也忙了一早了,肚子都空了,一起过去,一起过去。”

  五阿哥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道:“三哥,您家不是也挪过来了么?”

  三阿哥道:“我们府上的膳房,就是个糊弄,比不得老九那边的膳房好。”瘤

  五阿哥觉得这话不大中听,好像将老九他们家当伙房了似的。

  只是哥哥去吃一顿饭,也没有他出面拦着的道理,就跟佩兰道:“那你就快走几步,先过去吧,也告诉九阿哥跟九福晋一声,就说我跟三哥随后过去。”

  佩兰应声,带了小宫人匆匆离开。

  三阿哥看了五阿哥一眼,道:“不是外人,有什么提前告诉的,又不用预备席面,有什么吃什么就好了……”

  五阿哥看着三阿哥,半晌没有说话。

  三阿哥有些发毛,道:“怎么了?因为我接内务府总管,老九真恼了?”

  五阿哥道:“反正您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叫老九将八阿哥的银子还了,您要是过去找老九不痛快,气到他了,我也叫他将银子还给你!”瘤

  三阿哥听了,不由着急道:“这叫什么话?都是兄弟,我好好的气老九做什么?我跟老八可不一样,真要是我的奴才得罪老九,我别无二话,直接敲四十板子,交给老九发落!那是我亲弟弟,我还分不清远近亲疏?”

  五阿哥见他真诚,点点头道:“那就好,反正他丢了差事指定不高兴,您就算得意也收收……”

  三阿哥一听,不敢冒险了。

  自己就算什么话都不说,老九那小心眼见了自己也发堵。

  到时候,找茬要还自己银子,将分红扣下,自己不成吃亏吃大发了?

  他就迟了脚步,道:“我想起一件事,九格格的嫁妆单子还没定呢,我得去见见汗阿玛,你还是自己去吧……”

  五阿哥看了他一眼,道:“那中午吃饭等您不?”瘤

  三阿哥脑袋摇头跟拨浪鼓似的,道:“不用等,不用等,忙着呢,等陛见完,我还得回内务府衙门……”

  五阿哥点点头,没说旁的,直接出了大东门。

  刚一出门,他就跟八阿哥对上。

  八阿哥脸上红红白白,应该是听到了三阿哥之前的话。

  “五哥……”八阿哥躬身见礼。

  五阿哥一个眼风都不给,目不斜视地从八阿哥身边走了过去……


  (https://www.lewenw.cc/2/2780/75209490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