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六十章 好心(第二更求月票)

第九百六十章 好心(第二更求月票)


  五阿哥走了。缤

  他还要去给太后请安,然后就要回城了。

  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也回了各自的院子。

  大夏天的,在外头折腾半天,还没有梳洗,都要馊了。

  九阿哥回了正房,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舒舒望了过去,就见九阿哥满脸的幸灾乐祸。

  “老三要倒大霉了!”见舒舒看他,九阿哥就美滋滋地给她讲了一遍膳桌上给三阿哥挖坑之事。缤

  “这些日子做好吃的,就给老十四送一份……”

  九阿哥说到这里,顿了顿,道:“十三也给吧,别两样待了,真要爷跟老三对上,十三指定还是站咱们的……”

  “好,正要叫人蒸酥酪,那就多蒸几碗……”舒舒道。

  这个凉着吃很好,适合现在吃。

  九阿哥摸着下巴,道:“有汗阿玛的口谕在,到时候老三不乐意也得叫御史去查,那些内务府的包衣估计要慌了,他们会怎么应对?”

  舒舒想了想,道:“应该是找罪名攻讦三贝勒吧,将他挪走。”

  九阿哥一下子精神了,挑眉道:“可不能那么轻易就如了他们的意,爷还是默默做做好事吧,叫曹顺跟桂元私下里盯着,看是哪家要搞老三,提前知会老三一声,省得他傻乎乎的没有一合之力!”缤

  舒舒忍不住笑了。

  这是怕三阿哥掉坑太浅,非要按他在坑里多打两个滚。

  不过曹顺跟桂元……

  “怎么不叫高典仪了?他行事不是更老成么?”舒舒道。

  九阿哥摇头道:“老高以后还要回内务府当差的,根基也薄,事情露了,要防着人记恨,曹顺跟桂元以后跟在爷身边,家里根基也比老高强,旁人晓得了,爷也会护着……”

  舒舒看着九阿哥,虽说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可待人实诚。

  这次他停内务府总管,下头的人丝毫不乱,可见一斑。缤

  现在他们搬到园子里,高衍中继续盯着小汤山那摊了。

  福松留在府里值守。

  张廷瓒则是暂时回翰林院去了。

  他身上还有翰林院侍读学士,要回去给这一科的庶吉士上课。

  九阿哥见舒舒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安了,迟疑了一下,道:“爷这样是不是不厚道?”

  舒舒笑着摇头道:“还行,爷是好心。”

  九阿哥笑道:“爷就是想让汗阿玛瞧瞧那些包衣的嚣张,连皇子阿哥都要顺他们心意才能立足,这样汗阿玛再想要容情,就要多思量思量了!”缤

  *

  这会儿功夫,三阿哥在贝勒府用了午饭,也去看了田格格。

  这次王格格那边有动静,田格格这里却没有,她有些伤心,觉得是自己没照顾好竹子的缘故。

  三阿哥向来怜弱,见不得这个,自是好好地抚慰了一番,才餍足地从贝勒府出来。

  他没有去内务府,而是回畅春园了。

  昨天大阿哥从永定河回京了,三阿哥还没跟他打照面。

  不管如何,这给惠妃母族抬旗之事,他还是要去卖个好的。缤

  到了海淀,他就直接奔南五所来了。

  大阿哥就在头所,现下用了午饭,正在跟八阿哥说话。

  八阿哥跟三阿哥想到一块儿去了,就是提前一步来“报喜”的。

  大阿哥听到了外家抬旗,有些意外,道:“最近宫里有什么喜事么?”

  八阿哥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说……”

  大阿哥想到了郭络罗家抬旗,是因为宜妃生母病故,宜妃生了一场大病,然后皇父给了恩典。

  这回怎么就给了其他三家恩典?缤

  “老九闯祸了?”

  大阿哥觉得有些不对劲。

  要知道御史弹劾的罪名的话,算不得什么过错。

  内务府各司都有郎中、员外郎,各司其职,内务府总管就是总理,偶尔不坐衙算不得什么。

  或者有些其他的罪名,不好对外说的。

  八阿哥见了大阿哥的反应,迟疑了一下,道:“大哥是说,这是因九阿哥闯祸的缘故?”

  大阿哥摇头道:“应该不是,要是那样,汗阿玛直接处置九阿哥了!”缤

  三阿哥正好过来,道:“是为了圣寿节,不过估计也跟九格格大婚有关!佟家是国戚人家,鄂伦岱又是出了名的瞧不上庶出……”

  一句话,听得大阿哥与八阿哥脸色都不好。

  不过三阿哥也不是无的放矢。

  佟家虽早年分到过汉军旗,却是老满洲。

  老满洲人家,嫡庶更分明些。

  就像法海,考中进士,进了翰林院,可是依旧不入嫡兄鄂伦岱的眼,依旧视他为户下人似的。

  大阿哥带了嗤笑。缤

  佟家人有脸提嫡庶?

  那孝康章皇后当年入宫,还只是小福晋呢,皇父就是庶子,他们怎么不提嫡庶了?

  简直是可笑之极。

  八阿哥神色平缓,恢复了正常,却是忍不住握了拳头。

  汗阿玛是为了给儿女抬身份,将四妃都抬出包衣?

  那以后,是不是他跟其他皇子的尊卑差距更大了?

  三阿哥说完,看到八阿哥道:“八弟不用着急,说不定下回就是两位嫔母了,老十三现下可是最受宠的小阿哥,这几年汗阿玛去哪儿都带着,到时候给敏嫔母恩典,应该也不会拉下良嫔母……”缤

  八阿哥看了三阿哥一眼,没有接话。

  最受宠的小阿哥……

  他虽没有最受宠过,可是也当过受宠的小阿哥。

  尤其是康熙三十五年圣驾亲征准噶尔的时候,他也是随扈皇子。

  当时大阿哥率八旗前锋营、汉军火器营跟四旗察哈尔,是前锋大将。

  三阿哥领镶红旗大营,四阿哥领正红旗大营,五阿哥领正黄旗大营,七阿哥领镶黄旗大营。

  只有八阿哥才十六岁,留在御帐,早晚随侍御前,参赞军务。缤

  三阿哥就是随口这一句,没在意八阿哥的反应,而是看着大阿哥道:“大哥,抬旗是恩典啊,不过按照规矩只抬本房,其他堂亲族人还是要留在内务府。”

  大阿哥点头,他当然也晓得这个规矩。

  在郭络罗家之前,内务府包衣抬旗都是军功抬旗,那也没有哪一家是阖族抬的。

  而且多是抬到下五旗,直接跨过下五旗,抬入上三旗的还是从郭络罗家开始,眼下又多了几家。

  三阿哥提及此事,是因为想到了孳生人口之事,要跟大阿哥卖个好,左右三十多个佐领,分惠妃族亲一个不算什么,随即想到太子处,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他看了眼大阿哥,又看了眼八阿哥,似有所悟。

  失了谨慎了。缤

  忘了这一茬了!

  他是皇父分派给太子的,怎么开始亲近老大了?!

  这两年兄弟们面上过的去,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都“兄友弟恭”的,都忘了这皇长子跟太子之争了。

  他忙道:“大哥您忙着,弟弟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说着,他火烧屁股似的,就转身往外走。

  这来的匆匆的,去的匆匆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大阿哥看着八阿哥道:“听说三阿哥的内务府总管是他自己去御前讨的,那九阿哥那边就白看着了?”缤

  那个弟弟可是性情中人,怎么没跟老三闹?

  八阿哥想了想,道:“应该是顾不上旁的,孩子还小,九阿哥前阵子禁足没出来。”

  大阿哥点点头,道:“那就好,要不然为了个总管兄弟叽咯起来叫人看笑话……”

  八阿哥听了,压下去的后悔又生出来了。

  他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自荐呢?

  皇父要给九阿哥一个教训,肯定要抬其他人压一压他的。

  可惜了,错过……缤

  *

  西花园里,三阿哥的脚步很轻快。

  自己跟御前求了内务府总管,皇父就允了,是不是也有自己跟太子爷亲近的缘故?

  自己跟太子爷的关系,实际上跟老大跟八阿哥异曲同工。

  不是同胞兄弟,可也不是寻常异母兄弟。

  赫舍里家的赫奕丢了内务府总管,老九又是个粗心的,皇父让自己来内务府,应该也是为了方便毓庆宫。

  他这样想着,心里就踏实了。缤

  刚到荷池四所边上,后头就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三阿哥回头望去。

  有人从西花园的门口飞驰而来,满脑门子都是汗。

  三阿哥见状耷拉着脸,刚想要训斥,就认出是毓庆宫的头脸太监之一。

  他忙改了口,看向那人道:“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那人认出三阿哥,忙抄手道:“三爷,我们大阿哥起了高热,很是凶险……”

  三阿哥一愣,随即道:“那赶紧禀告太子传太医过去吧,别耽搁了!”

  等到那太监越过他,往讨源书屋飞奔而去,三阿哥才反应过来不对劲。缤

  今天不是迁园子么?

  阿克墩没搬?!

  是因为被皇父不喜,太子爷不叫搬?

  关于东宫的几个皇孙,也都在大家眼中看着。

  阿克墩养废了。

  弘皙在上书房的表现不错,比堂弟们都强,有大两岁的缘故,可是也只有七岁,已经很出色了。

  下面的小阿哥还没怎么在人前露过面,倒是不显。缤

  三阿哥撇撇嘴,阿克墩十岁了,知晓好歹了,不会是装病吧?

  他腹诽着,走到讨源书屋门口,脚步就有些迟疑。

  要是阿克墩真的病重,估计太子爷也没心情说闲话。

  那位可是爱酸脸子,三阿哥不想触霉头……

  他正犹豫着,就见太子妃从讨源书屋出来,脚步匆忙的迎面走来……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89088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