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春秋笔法(第一更求月票)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春秋笔法(第一更求月票)


三阿哥的回答,康熙比较满意。

        这是亲儿子,序齿靠前,他亲自盯着教养大的皇子之一。

        即便这几年三阿哥表现有不好的地方,可多年的父子情分在。

        康熙就沉吟道:“你是内务府总管,统筹就是,敦促内务府御史衙门,严查此事!”

        三阿哥立时道:“儿臣领旨!”

        皇父的犹豫与体恤都在他眼中,可是担心他顶在前头叫小人嫉恨,让他使唤御史呢。

        还真是个不错的机会。

        因为开罪了御史,九阿哥跟十阿哥俩往后没跑,这遭弹劾的日子还在后头。

        对比之间,刚正不阿的他正好可以换个好名声。

        怎么能叫“抠抠搜搜”呢?

        那是见贤思齐,随了皇父的节俭!

        这会功夫,太医也到了,给三阿哥请了脉,确实有些受惊、神魂不定的脉象,就下了安神的方子。

        康熙看着三阿哥,道:“好好休息几日,什么也赶不上你的身体,过几日养好了再说其他……”

        说罢,他就吩咐梁九功,道:“将内造办新呈的沉香给三阿哥拿一匣……”

        梁九功应声下去,取了沉香过来。

        从清溪书屋出来,三阿哥捧着沉香,脚步都带了轻盈。

        多久没捞到单独赏赐了?

        总要三、四年了。

        这是意外之喜。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老话都是正理儿。

        等到回到北头所门口,他才开始迟疑。

        他望了眼北五所的方向。

        刚才在御前做了报备,汗阿玛也没有为郭络罗家人说话的意思。

        宜妃再受宠多年,现下也年过四十了,比不得章嫔跟和嫔年轻可心。

        嘿嘿……

        那老九要是晓得郭络罗家的事儿,这个时候去求情,皇父应该会不喜。

        三阿哥嘴角挑了挑,往五所来了。

        早日让汗阿玛发现老九是个任性的也好,好好管教,也好让外头的人晓得谁才是真正的“爱子”。

        不过百十来步的距离,等到叫太监叩门时,三阿哥脸上已经从窃喜换成了沉重。

        崔百岁开了门,看着三阿哥躬身道:“三爷……”

        三阿哥直接进去,道:“叫你们主子过来,就说爷有事情找。”

        这是主子的兄长,崔百岁按照规矩引了人进客厅,而后就匆忙传信去了。

        *

        正房里,舒舒与九阿哥正说起恪靖公主。

        今日在太后那边得到的消息,恪靖公主昨日到了密云,今日昌平,明日就到京城。

        “圣驾驻畅春园,公主应该也会移驻海淀吧?”

        舒舒道。

        公主还朝,是国事也是家事,少不得请安定省。

        她生母已逝,却有养母跟皇父、皇太后这些长辈在。

        住在京城公主别院的话,往来畅春园就不方便了。

        九阿哥点点头,道:“南五所还空着两个院子,多半是在那边了,不过会先请旨……”

        到时候,郭络罗家人会凑上来的。

        舒舒想起了那位二舅太太,自己在盛京郭络罗宅见了一回,让核桃打了嘴巴子的那个。

        很是自诩身份的样子,嘴巴里全无恭敬。

        按照那套嫡庶理论来说,她是嫡子媳妇,宜妃还是庶小姑子,连带着小姑子出的皇子阿哥,他们也不入眼的意思。

        可笑之极。

        “主子,三贝勒来了,说是有事要找爷,在前厅候着……”

        崔百岁在门口禀告道。

        九阿哥坐起来,跟舒舒道:“这是有了动静了,爷都等的不耐烦了,也不知老三这边什么时候齐活儿,嘿嘿,他好好的背锅,到时候爷送双倍鸡蛋过去……”

        舒舒笑道:“爷忍着些,脸上别带出欢喜来。”

        九阿哥立时收了笑,下巴扬着,很是欠揍的模样就出去了。

        客厅里,三阿哥“咕都咕都”地灌了一盏茶,就去拿了一块饽饽。

        总共上了两盘配茶的饽饽,一盘是绿豆糕,夏天吃着正应时,就是有些噎得慌;一份是奶糕,味道不错,还加了葡萄干,就是有些甜了。

        三阿哥心里挑剔着,嘴里没闲着,一碟六块饽饽,总共两碟子,给吃了个光盘。

        九阿哥耷拉着脸进来,见状差点绷不住,很想要问问,这是几天没吃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看着三阿哥,就跟看着欠债的似的。

        三阿哥见他神情不善,差点噎住,忙又倒了一盏茶灌进去了。

        简直是没有天理了?

        到底谁是债主?

        这欠债的倒成了大爷了!

        九阿哥轻哼一声,在主位上坐了。

        三阿哥将嗓子眼的绿豆糕咽下去了,才开口道:“九弟,今儿三哥过来给你赔个不是!”

        九阿哥盯着三阿哥的表情。

        老三怪有趣的,明明眼睛贼亮,憋着坏水,却是装成为难的模样,一副缺德样子,真想送他个小镜子。

        自己引以为戒,往后人前可不能犯这毛病。

        九阿哥也不接话,挑了挑眉,就看三阿哥怎么继续往下编。

        三阿哥觉得九阿哥这表情太欠了,跟那个多什么库差不多。

        他心里有些后悔,不能往老九身上招呼,还不能往那个多什么库什么招呼么?

        甥债舅偿,也说得过去,自己也出口恶气。

        三阿哥道:“今天上午因公务去裕丰楼,遇到妃母的二弟,生了误会,当时哥哥气愤之下直接叫人送宗人府了……”

        说着,他带了不好意思,道:“要不你叫老十打发人过去宗人府一趟,将人接出来,本也没什么事儿……”

        九阿哥瞪着三阿哥,神情绷不住了。

        老三这什么速度?

        四月二十九挂的内务府总管吧,今天才五月初七!

        还没到一旬,这就冲着裕丰楼去了,还顺带拉扯下郭络罗家?!

        九阿哥“腾”地一下站起来,咬着牙关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他很想要给三阿哥竖大拇指,好好夸两句。

        “老九别急,都是小事儿,回头你去御前说一声也行……”三阿哥见他“激动”,忙“好心”劝着。

        九阿哥重新坐下,“怒极而笑”,道:“哈哈!三哥啊,三哥,您可真是弟弟的好三哥!”

        三阿哥见他面色“狰狞”,脸色涨红,只当是恼羞成怒,忍不住得意,嘴角往上咧,随即想起九阿哥的脆皮属性,不敢再刺激,忙轻咳了一声,道:“哎,都不是外人,就是话赶话拌了几句口角,别说我没打算追究,就算真要追究,看着你跟老五的面子,也不过就是小惩大戒罢了!”

        九阿哥转过头,不让三阿哥看到自己的神情。

        郭络罗家越早沉寂越好,省得回头捅出篓子影响到他跟五哥。

        九阿哥就压了心中的欢喜,带出几分阴沉来,看着三阿哥,恶狠狠道:“哼!不必如此,我就不信,按照国法还能要了他的性命不成?挟私报复,三哥想要捏着郭络罗家,硬要卖人情下来,怕是不能如您心愿!”

        三阿哥听着这话刺耳,高声道:“老九这话什么意思?好像爷理亏害郭络罗家似的?你能不能讲些道理,这前后我不是说的清楚了,是他对我大不敬!”

        九阿哥却露出不耐烦道:“他是傻子不成?跑到皇子跟前大不敬,您别啰嗦了,等着宗人府法议就是,要是您说的是真的,回头我拉着五哥给您赔不是……”

        说到这里,他冷笑几声,看着三阿哥磨牙道:“要是最后查无实证,三哥您就是动动嘴巴给我们外家没脸,那就到御前好好说道说道,让汗阿玛评评理!”

        三阿哥气个仰倒,指着九阿哥道:“你是什么意思?这是笃定我扯谎了?好啊,老九,平日里哥哥、弟弟的,这时候你倒是有了远近亲疏,到底外家亲,还是兄弟亲?!”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起身道:“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弟弟听不明白,还是看律法怎么说吧……”

        说罢,他端了茶杯,一饮而尽,而后捏着茶杯,脸色涨红,瞧着是强忍愤怒。

        三阿哥见状,忙往椅子里缩了缩。

        这是想要砸人怎么的?

        九阿哥看着三阿哥,神色变幻莫测,而后就是个摔杯的动作。

        不过他提起手,就顿住,而后大踏步地出去了……

        三阿哥眨了眨眼,撇了撇嘴,带了几分可惜。

        怎么没砸下来?

        要是他敢对自己动手,那自己立时往畅春园去!

        殴兄……

        就差一点儿了……

        这会儿功夫,九阿哥已经疾驰到正院,进了屋子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是真心欢喜。

        一是内务府的“窝桉”终于要揭开了,不管追查到什么地步,内务府的格局都要改了。

        二就是郭络罗家居然被拖下水,跟自己跟五哥都不沾边。

        “哈哈哈哈,老三太逗了,还傻乎乎的给爷挖坑呢……”九阿哥撂下手中茶杯,就坐在炕上,大笑起来。

        舒舒在旁听着,都觉得三阿哥可怜了。

        咦?

        杯子?

        好好的拿个杯子过来做什么?

        九阿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笑道:“爷当时怕脸上绷不住笑,想要‘愤怒’一下来着,想要直接捏碎了杯子,又怕割了手指头肉疼;想要摔杯子,又觉得没必要浪费一套好茶器,就带回来了,老三还以为砸他,恨不得贴在椅子上……”

        舒舒笑吟吟听着,看了眼茶杯的厚度。

        她觉得九阿哥现在说话真长进了,都会春秋笔法了……

        *

        月底最后两天了,还有月票的书友大大们求点点……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56997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