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暗股(第一更求月票)

第九百七十五章 暗股(第一更求月票)


  九阿哥这里的消息,是因高斌过来,才没有太迟。寖

  毕竟他没有封爵,没有旗属,拨下来的包衣也不得重用,所以内城也好,皇城也好,并没有什么耳目。

  像其他几位阿哥处,现在也陆续得了消息。

  南头所,听了长史说着这两日京城的动静,大阿哥倒不是很吃惊。

  之前总觉得老三这委署内务府总管略古怪,现在这样倒是踏实了。

  原来是要整顿内务府。

  只是,他望向了畅春园方向……

  这些传言听着像真的,可要说三阿哥因私怨报复,那大阿哥是不信的。寖

  三阿哥爱财更爱名,人前装模作样的。

  眼下连名声也顾不得了,指定有更大的好处。

  九阿哥年纪小、资历浅,做不得刀,皇父就换了一把?

  大阿哥的心往下沉,又望向讨源书屋方向。

  自己在皇父眼中,也是刀,打磨储君的刀。

  自己这把“刀”要是钝了,皇父是不是也要换一把?

  *寖

  南二所,八阿哥看着卫家的人,心里也不痛快。

  这个时候想起自己了,之前往三贝勒府送礼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还有自己这个皇子外甥?

  “阿哥,家里乱糟糟的,奴才侄子,就在会计司做主事,不单被拘押,还直接抄了家……”

  八阿哥的亲舅舅,之前是御膳房的管事,去年清退出来,就调任了盛京的缺,并不在京中。

  如今来的是卫家现在的当家人塔汉,良嫔的堂兄,八阿哥的堂舅。

  八阿哥看着塔汉,并不着急接话。

  那塔汉自己就心虚了,道:“去年家里几个子弟补缺,都没补上,也是慌了,前几日才病急乱投医,钻营到三贝勒府上,谁会想到三贝勒来者不善……”寖

  八阿哥听着这话,面上依旧温煦,看着塔汉道:“舅父的意思,是觉得我额娘连累了卫家,耽搁了大家前程?”

  塔汉忙道:“奴才不敢,就是九阿哥苛严了些,况且他先头卡的又不单单是家里,戚属人家都没有落下,与娘娘有什么相干呢?”

  八阿哥沉吟道:“法不责众,汗阿玛不喜欢多事,不会容着三哥大刀阔斧整顿内务府,此事许是还有其他内情。”

  塔汉小声,道:“阿哥,这富察家是索额图的外家,现下当家人富察郎中是索额图的表弟……”

  这一天下来,大家议论纷纷的,就有各种猜测。

  不乏有想到索额图身上的。

  不过多是否了。寖

  即便索额图真有大罪,已经一死百了了,他的亲儿子除了自己勒死的,还有好几个好好的,还有兄弟们,该干嘛也干嘛。

  本家都没有牵扯,没有牵连到表弟的道理。

  “还有人说三爷吝啬贪财,要‘宰羊’以肥己……”塔汗道。

  大家不怕他“宰羊”,只要没宰到自家就行,就怕三阿哥得了甜头,不收手。

  八阿哥一愣,道:“富察家很有钱?”

  塔汉道:“他们发迹的早,把持会计司好几代人了,不说数一数二,也是内务府前十的人家。”

  八阿哥看着塔汉,若有所思。寖

  小汤山的地价翻倍,也是上半年的大新闻。

  八阿哥只是对经济兴趣不大,也不是完全不通经济。

  因为九阿哥翻脸,退回了他的银子,注定他比其他皇子少了一笔分红。

  现在看不出什么,名下产业也能够府里开销,可以后呢?

  自己降爵,俸银减半……

  降爵……

  八阿哥一下子明白过来,三阿哥为什么弄出这样的动静。寖

  确实是“宰羊肥己”,只是要的不是银子,是功劳。

  这个时候,除了皇父,其他人都拦不住三阿哥,他这是要用内务府包衣的顶戴换自己的王爷帽子。

  他面上带了正色,看着塔汉道:“卫家不好在这个时候出头,还是别惹眼,该罚罚该降降,真要搅合进去,连累了旁人,就不好了。”

  塔汉苦着脸道:“就这样干看着?卫家怕是要成了笑话,阿哥脸上也不好看……”

  八阿哥神色淡淡的,道:“那能如何呢?论序齿爵位,三哥都在我前头,难道我要出来跟他对上……”

  *

  户部门口,四阿哥被乌雅家的白启给堵住了。寖

  这是德妃幼弟,也是四阿哥与十四阿哥的亲舅舅。

  “舅舅……”

  四阿哥颔首。

  白启却不敢在四阿哥面前托大,避开回礼,而后恭谨道:“四爷,这一日下来乱糟糟的,族里也不安……”

  四阿哥这里,中午就得了消息。

  他看了白启一眼,道:“有乌雅家的族人牵扯其中么?”

  白启摇头道:“那倒没有,就是外头说的邪乎,大家不晓得三贝勒下一步动静,都悬着心。”寖

  四阿哥沉吟道:“要是有不法的地方就收手,要是立身正也无须多虑。”

  白启道:“这个您不必担心,家里人之前还是在御膳房当差的多,不与会计司相干,去年开春出来的时候,账目都是清清楚楚的。”

  话是这样说着,可是他脸上却有些心虚。

  四阿哥道:“账目清清楚楚,那不清楚的是什么?”

  白启额头汗津津,道:“四爷,裕丰楼有家里的暗股……”

  这次会计司的地震,是由裕丰楼引起的。

  白启之所以过来找四阿哥,就是怕会计司那边抓了人不算完,再顺着裕丰楼查。寖

  四阿哥看着白启,面沉如水。

  裕丰楼,背后靠山不是裕亲王府么?

  有了裕亲王府为靠山,底气十足,却将红利分给乌雅家?

  四阿哥的脸耷拉下来,看着白启说不出话来。

  白启苦笑道:“裕丰楼是老字号,御膳房的‘边角料’处理,这又是从的先年的例,这些年就稀里糊涂的,从了旧例……”

  四阿哥想了想,道:“中间分润的红例,都在谁手中,是本房,还是其他房头?”

  白启脸色发白,道:“就在本房,四成孝敬娘娘,四成交到公中……”寖

  四阿哥的脸越发紧绷,那就是乌雅家从上往下,没有伸手的,也沾了贼赃……

  *

  官道上,一辆红盖红帏的朱轮马车缓缓而来。

  马车前头,是两什侍卫,后头是公主长史、典仪等僚属,还有五十护军跟蒙古骑兵。

  马车中,恪靖公主跟五阿哥正在说话。

  “皇子们还在无逸斋念书么?”公主问道。

  五阿哥手中摇着扇子,点头道:“就是那儿,旁边挨着船坞的,当时您淘气,还去上头划过船。”寖

  恪靖公主与五阿哥同庚,大半岁,小的时候曾跟兄弟们一起开蒙。

  畅春园刚修好的时候,她也曾在无逸斋听过书。

  前头的几个公主中,只有她与荣宪公主有这个待遇。

  荣宪公主不必说,排行为二公主,实际上却是立下的皇女中最年长的,是皇长女。

  恪靖公主这里,就是“女以母贵”的缘故,是宜妃的养女,从小养在翊坤宫,见圣驾的次数最多。

  恪靖公主想到养母,脸上也带了孺慕,又道:“娘娘呢?身体如何?”

  前天母子就在北五所打过照面,五阿哥想了想,道:“娘娘看着气色还好,就是有些清减了。”寖

  不过看着倒是更年轻了,依旧是爱说爱笑的,跟过去没有什么区别。

  “贵人……”

  恪靖公主呢喃出声。

  马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五阿哥抬头,望向恪靖公主,道:“前年汗阿玛北巡,贵人是随扈宫嫔之一,到了围场,就叫汗阿玛送回盛京了;等到圣驾东巡,到了盛京,贵人已经病故,许是千里之遥,不好归葬的缘故,葬在郭络罗家福地了……”

  他三言两语说清楚缘故。

  恪靖公主苦笑道:“这是贵人有了大过失,才成了皇家出妇……”寖

  五阿哥不解,道:“真要那样,为什么送回娘家?不是当送到南苑么?”

  宫里没有冷宫,罢黜的妃嫔都拘禁在南苑围场的行宫里。

  如董氏宫女子。

  那是生母,虽说打小不亲近,可恪靖公主也带了几分沉重,道:“自然是犯了比董氏更大的罪过,可是念在娘娘跟你我姐弟几个的面上,没有明着问罪……”

  五阿哥眉头拧着,想了想,道:“那贵人到底做什么了?前年翊坤宫里也没有什么新闻,娘娘也没有交代什么,要是想问明白,就要问汗阿玛或外祖父了!”

  恪靖公主点头道:“嗯,不管贵人犯了什么大罪,到底是我生母,母女一场,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的。”

  五阿哥想起了前年去盛京时,郭络罗家二舅、三舅话里话外似有怨愤,就道:“他们应该是怨上娘娘了,嗔娘娘没出面护着贵人吧,然后老九两口子过去认亲时,他们就挺不恭敬的,被老九教训了,这几年没有往来……”寖

  恪靖公主听了,不由蹙眉,道:“真是糊涂!他们是什么身份,老九跟老九福晋是什么身份的?真是骄狂的过了!”

  五阿哥点点头,道:“气性大着呢,外祖父革职回来,也没登我家跟老九家的门……”

  他想了想,道:“反正奇奇怪怪的,你客气是客气,可也别太惯着,仔细他们蹬鼻子上脸……”

  就比如自己那个大舅母,之前自己与福晋客客气气的,她就敢上门闹了两回。

  老九那边压根不搭理她,她反倒不敢摆皇子舅母的谱来……

  *

  月末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大大求点点,打滚求……寖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45964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