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新一步(第三更求月票)

第九百八十五章 新一步(第三更求月票)


  提及恪靖公主,九阿哥吐了口气,道:“五哥什么也不晓得,娘娘也什么都不晓得……”雏

  舒舒眨眨眼。

  她之前想差了。

  不单五阿哥跟宜妃不晓得,就连郭络罗家也不一定晓得。

  毕竟康熙处置郭贵人的时候,是爆出刘嬷嬷的事情之后。

  宜妃跟郭络罗家都以为郭贵人是因此事受罚。

  只有舒舒跟九阿哥晓得,郭贵人身上的仇,还有十一阿哥之事。

  舒舒想了想,道:“爷别烦躁了,郭贵人勾结刘嬷嬷,用心不善,想要算计爷,皇上处置她,也是罪有应得,要是郭络罗家还敢叽叽歪歪的,去公主跟前挑拨,那咱们就跟公主实话实说好了!”雏

  九阿哥挑眉,听出舒舒的意思。

  那就是不提十一阿哥之事。

  这个确实没有办法提,还要顾着娘娘。

  而且真要株连到郭络罗家,那真是阖家砍头都是轻的。

  最主要的是,太过骇人听闻。

  九阿哥抿了嘴,生了闷气,道:“不能这么便宜郭络罗家,看看这次如何吧,要是能直接收拾了最好,如果让他们侥幸躲过,爷再慢慢收拾……”

  他的脸紧绷绷的,舒舒伸手戳了戳他,道:“心里记着就好,不用挂在脸上,省得让人有了戒备。”雏

  九阿哥点点头。

  外头响起了脚步声,是崔百岁来了,禀道:“爷,三爷来了,在前厅候着……”

  九阿哥听了,心里没底,看着舒舒道:“他不会是来动手的吧?这是明白过来掉坑了……”

  想着三阿哥的憨力气,他有些怂。

  当初在围场,三阿哥可是一顶好几个。

  舒舒见状,道:“三贝勒也不算外人,也不好老在前头待客,倒显得咱们怠慢似的,要不就请来正房说话,爷下晌不是晒到了,有些迷糊,就在正房待客吧?”

  九阿哥看着舒舒,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雏

  自己下晌晒到了?

  那不是支了凉棚么?

  不过他也明白妻子的意思,轻咳了一声,揉了揉太阳穴,吩咐崔百岁道:“听福晋的,请三爷来正房……”

  崔百岁应声下去。

  舒舒将手中的扶枕递了过去,道:“爷歪着……”

  九阿哥就顺势歪了,眼神却像钩子似的看舒舒。

  舒舒起身拿了一块毛巾,投湿了,拧的半干,搭到九阿哥头上。雏

  九阿哥抓着她的手,小声道:“不用这样吧?好像爷怕了老三似的?”

  舒舒小声道:“这是防着三贝勒甩锅,估摸着他想要跳坑出来,得拉人垫底……”

  九阿哥呲牙道:“做梦!”

  外头有了动静,三阿哥跟着崔百岁过来了。

  核桃在门口挑了帘子,引着人到了西次间。

  一见九阿哥这样子,三阿哥的嘴角就扯了扯,道:“昨儿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今儿就不舒坦了?”

  舒舒福身,请了三阿哥上坐,奉了茶水,就避到书房。雏

  九阿哥懒洋洋道:“没事儿,下晌在外头晒孩子,中了些暑气儿,有些头疼,福晋就大惊小怪的……”

  三阿哥本以为他要装病,见他这样说,反倒拿不准。

  这可是娇气包,冷了热了都不舒坦的主儿。

  想着这几日的邪乎事儿,外加上自己那十五万银子,三阿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声音也放软了,道:“既是不舒坦,就好好歇着……”

  说到这里,他望了眼西花园方向,今天可是将太子爷得罪狠了,这个怎么找补呢?

  他看了眼九阿哥,偏生这个活祖宗也得罪不起。

  他觉得有些累,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九阿哥,欲言又止模样。雏

  瞧着他这蔫蔫的样子,九阿哥心中好奇死了。

  这两天不是挺雷厉风行的么?

  不过瞧着三阿哥这德行,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爱说不说。

  自己不问,憋死他。

  三阿哥见他带不耐烦,倒不敢再装模作样了,只道:“九弟,咱们可是亲兄弟,这回哥哥又是替你顶缸,你得想个法子帮帮三哥……”

  九阿哥不爱听了,皱眉道:“三哥您说梦话的吧?弟弟我好好在家带孩子,怎么就不晓得什么缸不缸的?”

  三阿哥见他混沌,就解释了原由。雏

  九阿哥紧绷着脸,道:“弟弟明白了,您这是甩锅来了是吧?当弟弟是大傻子呢,您要是再这样不实在,这兄弟可真是没法做了!”

  三阿哥见他要恼,忙道:“哎,哥哥这不是稀里糊涂掉坑了,心里难受么?如今都顾不上得罪太子爷了,包衣那边的怨愤,也让人悬心……”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道:“我现在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跟弟妹是察觉到包衣有什么不妥么?所以不怎么用包衣人口?”

  九阿哥蹙眉道:“怎么没用,也百十来号人进府当差,就是身边用的少罢了,这弟弟之前管着内务府,谁晓得什么时候得罪过小人,这不是怕藏了亲戚什么的使坏么……”

  这话跟四阿哥的提醒对上了。

  三阿哥的呼吸急促起来,若有所思,小声问道:“老九,去年大年初二宫里大索,是不是就跟包衣人口有关系……”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从御膳房清退出来的马家人口,还有后来清退出来的乌雅家、卫家跟章家。雏

  他捂了嘴巴,道:“是汗阿玛发现什么了?包衣有不妥当?”

  九阿哥依旧绷着脸,这回没有那么费劲了。

  之前的时候,他是怕自己笑出声;现在他的心也跟着沉下去,没有了笑话三阿哥的心情。

  他摇头道:“不知道,三哥您说什么呢?”

  三阿哥看着九阿哥一眼,想着他就经济上伶俐些,不怎么通世情,就道:“要不好好的,怎么御膳房的戚属人家都打发出来了?肯定是有人犯了汗阿玛的忌讳,汗阿玛才不容……”

  说到这里,他沉吟道:“难道是有人在饮食里动过手脚?”

  九阿哥听了,不置可否。雏

  不是有人在饮食中动手脚,而是汗阿玛担心有人在饮食中动手脚。

  别说汗阿玛,换了是他也担心。

  不过换了是他的话,他防的就不是四妃的娘家,而是……太子……

  九阿哥身上一僵,原来皇父跟太子除了亲亲父子,还有可能是需要忌惮防备的对手么?

  他垂下眼,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那是太子啊……

  皇父放在心尖子上的人,外出打仗,都要给太子写信,让太子送几件穿过的衣裳去,想儿子的时候好穿儿子的旧衣裳。雏

  肉麻死了……

  这才几年时间……

  九阿哥有些茫然,自己跟皇父的父子之情,跟那爷俩的父子之情比起来,估计一成都没有。

  那要是自己哪天不对皇父心思了,说厌了也厌了。

  他看了三阿哥一眼,生出几分诡异的念头。

  要是大哥跟太子两败俱伤,那后头跳出来是老三么?

  三阿哥看着他眼神不对,低头看了自己两眼,道:“九弟,这……看我做什么?”雏

  九阿哥伸了大拇哥,道:“就是觉得三哥可惜了,文不比太子爷差,武也能跟大哥比肩,却被两个哥哥压着,外头名声不显……”

  三阿哥看着九阿哥,带出意外来,道:“你真这么想的?”

  九阿哥不解道:“这有什么扯谎的?中午皇子府过来人,说了三哥您清理会计司的事儿,太爽快了,听着就叫人舒坦,换了是弟弟我,可没这个魄力!”

  三阿哥带了几分不自信道:“可到底是搅合得乱糟糟的,汗阿玛怕是心里都怪我……”

  九阿哥摇头道:“不会,汗阿玛就算怕三哥得意,面上不夸,心里肯定要赞的,论起来,还是三哥跟汗阿玛更像些,文武双全,没有短处……”

  三阿哥恨不得立时点头,就是如此了。

  汗阿玛能拉十二力弓,他也能!雏

  汗阿玛满、汉、蒙文精通,他也是!

  只是这个不好得意,他嘴角挑着,清咳了两声,谦虚道:“我们前头的几个阿哥,跟你们后边的不一样,当时文武功课汗阿玛日日盯着问的,没打没骂的,可是真要强的,也受不得汗阿玛整日呲哒,除了老五有太后护着,其他人都是玩命儿的学呗!”

  九阿哥听着,心里酸溜溜。

  这前头的儿子们是当用的,精心教养。

  他们后头这些,就跟小猫小狗似的,糊弄着养了。

  九阿哥心里不高兴,面上还道:“也是三哥您资质好,南巡的时候,汗阿玛召见江南士林耆老的时候,可就将您带在身边了!”

  三阿哥摆手道:“也不行,还得继续学,学无止境……”雏

  兄弟俩倒是其乐融融起来。

  不过三阿哥也没有忘了正事,还要回去跟三福晋说核查包衣人口之事。

  之所以现在过来一趟,他就是找个台阶,将他跟九阿哥的关系缓和缓和。

  他心里有些忌讳了。

  三阿哥要离开,舒舒从书房出来,跟九阿哥一起送人到门口。

  等到回了屋子,舒舒看着九阿哥,不解道:“好好的,爷挑唆他做什么?”

  关于夺嫡的事,她比较忌讳,万万没想到九阿哥会突击来这么一出。雏

  九阿哥指了指东边道:“为了老十,先未雨绸缪,要是回头大哥跟太子两败俱伤,估计就要有人打老十的主意,与其让汗阿玛忌惮老十,还不如让老三跳出来……”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22588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