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八十九章 不一样(谢盟主“书虫琅琊”加更)

第九百八十九章 不一样(谢盟主“书虫琅琊”加更)


  青蓝马车从小东门离开,后头跟着几骑,看着像是护卫。攬

  这些人身上也穿着半新不旧的常服,看不出身份。

  等到马车离的远了,三阿哥才骑马出来。

  汉女么?

  他好奇得不行。

  而且还是出园子,不是进园子。

  要是进园子的话,还有可能是嫔御的家人?

  那也说不过去,真有外头女眷请安,应该走其他门才是。攬

  汗阿玛近些年好像很稀罕汉女,王嫔、陈贵人、高贵人……

  三阿哥晓得这与自己不相干,可还是忍不住缀在后头。

  树有根,水有源,这汉女总要有个跟脚吧?

  畅春园周边,都是王公勋贵的园子,这个女子是哪家出来的?

  有人献美?!

  汗阿玛还笑纳了?

  汗阿玛竟然是这样的汗阿玛!攬

  三阿哥存了探寻的念头,就将侍卫打发大半,只带了两个心腹缀上。

  腰上的黄带子,也直接抽了,换了随身备用的。

  这几日,他对这个黄带子有些纠结。

  既是担心不系要被冒犯,又担心系了成了目标。

  所以身上就带着备用的……

  *

  这会儿功夫,前头出发两刻钟的舒舒一行已经离畅春园远了。攬

  马车就靠边停了,十福晋下车,换了马。

  十四阿哥勒马上前,道:“十嫂,您的骑术怎么样?”

  十福晋得意道:“我十岁就在那达慕上得过跑马头名,赢了两头牛!”

  十四阿哥听了,不由心动。

  自己之前的零花钱大头都在九哥那边压着,现在日子也紧巴巴的,十嫂可是出了名的富户。

  洋货铺子不说是日进斗金,可这买卖也是头一份。

  这会儿功夫,舒舒挑了车马帘道:“大家老实骑马,今天不许跑马,这不是跑马的地界……”攬

  十四阿哥立时老实了,笑着说道:“不跑,总共就十多里地,没等发力就到了。”

  舒舒也怕约束了他难受,道:“一会儿到了庄子,上山打猎,中午烤了吃……”

  十四阿哥立时来了兴致,道:“九嫂,有野猪么?”

  舒舒道:“有,不过它白天睡觉,多是晚上才下山,所以不好打照面,多由陷阱捕获。”

  “那黑豹跟白貂呢?之前有人说海淀这边见过黑豹……”十四阿哥道。

  舒舒想了想,道:“应该也碰不着,这两样也是晚上出来的,野兔说起来也是晚上出来的多些,现在上山还是山鸡、斑鸠鸟禽多些。”

  十四阿哥听了,立时兴趣大减道:“那也没意思啊,射杀再多,也是不充数的小东西。”攬

  十三阿哥在旁,道:“再过几个月,汗阿玛还要北巡,到时候说不得有行围。”

  十四阿哥扬着下巴道:“我就是没赶上,要是赶上了,肯定也十来岁就能射虎猎豹!”

  这说的是太子了,八岁就跟行围,射猎过野兽。

  十福晋在旁道:“我十岁的时候射过狼,还射了好几只!”

  眼见着几人老实说起话,没有跑马的意思,舒舒撂下帘子。

  马车里,九格格抱怨道:“十四弟太任性了,这是官道呢,人来人往的……”

  舒舒道:“十四叔入上书房就骑马,这都好些年了,控马肯定不怕,只是现下早晚还凉,山里气候比外还凉爽些,怕出了汗吹了风难受……”攬

  说到这里,她又小声道:“还有十弟妹那里,也不宜跟十四弟赛马。”

  九格格想着十福晋的体态,上马时虽灵活,可还是挺有分量的,以为舒舒担心的是这个。

  舒舒已经接着说道:“妹妹大婚后就晓得了,不晓得什么时候孩子上身,日常就要留心些。”

  九格格这才晓得说这个,脸上带了不自在,道:“那要不要喊十弟妹进来坐车?”

  舒舒道:“不用,早上我叮嘱弟妹了,让她别跑马,只老实骑马代步,这样就无碍了。”

  九格格看了舒舒一眼,迟疑了一下,道:“九嫂,内务府那边官司真跟乌雅家有关系么?”

  这两日动静闹的太大,她也隐隐地听到些消息。攬

  那是她的母族,即便往来不多,可是也关系到他们兄妹几个的体面。

  舒舒想了想,道:“是有些关系,但是说的不是眼下,好像是乌雅家在御膳房当差的时候有些不妥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外头有四爷在呢,格格不必担心。”

  九格格叹了口气,道:“之前汗阿玛的隆恩过了,倒是给了他们贪墨的机会,不走正路。”

  舒舒道:“内务府这里差不多五品就到头了,跳出去外放的少,升不了官,就剩下贪银子了,抬旗就好了,旗缺熬资历,品级会更高些。”

  九格格没有那么乐观,道:“白拿惯了,哪里舍得收手呢?换了个地方,多半也会再找机会贪罢了。”

  舒舒道:“出了内务府,就不一样了,四爷约束他们也名正言顺,回头十四阿哥成丁,也是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也会盯着,格格就放心吧。”

  真要说起来,乌雅家的孝敬还有不少给了德妃。攬

  不过现在九格格的嫁妆已经开始预备了,德妃却没有拿私房叫内务府多添置的意思。

  是打算直接给压箱银子?

  还是不给了,都留给十四阿哥?

  舒舒也猜不到德妃的做法。

  九格格念叨完这几句,已经后悔了,岔开话道:“九嫂的庄子总共多大?”

  舒舒想了想,道:“是两个庄子连着的,地契上加起来是一千五百多亩,不过还有半个山头在里面,有些没有上契的林地应该有也几百亩……”

  九格格跟舒舒同岁,现在又是待嫁,也晓得些外头的嫁妆行情,道:“那可真不少了,这是海淀的地呢,齐大人跟夫人可真疼嫂子。”攬

  舒舒摇头道:“家里陪嫁的土地在通州,这是我阿牟跟姑母给的添妆……”

  说到这里,她就道:“海淀的地不少是内务府官地,到时候格格的嫁妆里,没有这边的大庄子,应该也会分下菜园什么的,不在海淀的话,就在房山了……”

  这两处内务府的地最多。

  大兴跟通州那边,则是下五旗的旗地更多些。

  九格格就道:“等到庄子下来,能不能让管事的去您的庄子里学学?”

  舒舒道:“当然能了,养猪养鸡的,又不是什么机密事儿……”

  距离他们二里的地方,一辆马车、十来骑跟在后头。攬

  马车里,是穿着常服的康熙跟穿着汉女服饰的宜妃。

  宜妃拿着手镜,忍不住又看了自己两眼。

  没有了钿子头还真不习惯,感觉个头都矮了半截。

  她眼下的头型,也是配合着穿戴来的,梳着低低的发髻,上面插着一根碧玉长簪子。

  康熙手中拿着一个折扇,看着宜妃道:“你穿着这衣裳倒正合适……”

  宜妃笑道:“皇上颜色选的好,衬着臣妾都年轻了十几岁。”

  康熙道:“朕记得你喜欢这个色儿,今年杭州织造的新罗,就这个粉色儿最好,朕就给你留了……”攬

  宜妃笑容更真切了些。

  她这个喜好,是从生了九阿哥开始的。

  当时总觉得怪怪的,两个皇子的额娘了。

  而且五阿哥也要到了要入学的年岁,她就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就开始喜欢粉色了。

  “皇上喜欢宝蓝色,这些年也没有变过……”

  宜妃说着,伸手帮康熙展了展他的衣裳袖子。

  康熙看了她一眼,道:“朕记得之前你每年都给朕做一身衣裳,这几年却没有了……”攬

  宜妃神色不变,心下里一颤,是康熙三十五年开始不做的。

  她那一年先是殇了幼子,后又逝了生母,大病了一场。

  宜妃轻哼了一声,带了几分酸,道:“皇上还好意思提这个?当时臣妾还以为自己成弃妇了,先是敏嫔妹妹,又是王贵人,都是皇上的心尖子,臣妾人老珠黄的,可不就躲着哭了,哪里还敢凑到跟前碍眼呢……”

  康熙拉着她的手,拍了拍,道:“你跟她们不一样……”

  宜妃只比他小六岁,这也相伴了二十多年了。

  宜妃眉眼弯弯,点了点头。

  她晓得这是真话,因为皇上很念旧情。攬

  不过她也有自知之明,晓得这“不一样”的,不单单是自己,还有惠妃、德妃跟荣妃,外加上已故的三位皇后。

  后头生了一子两女的敏嫔跟生了两子的王贵人,对皇上来说,实际上也不一样。

  比不得她们前头这四个,也远比其他人重要。

  男人啊,归根结底还是更顾念子嗣。

  帝妃情意绵绵,气氛正好,马车旁边有了动静。

  “主子,后头有人跟着……”

  是马武勒马过来,隔着车帘禀告着。攬

  康熙脸色一沉,挑了车帘道:“几个人?”

  皇帝出行,即便白龙鱼服,也不会只有眼前这个十几号人跟着。

  早有侍卫处的人先行一步,在前头散开来。

  就是舒舒名下的庄子,昨天下午也有人在周边布防过了。

  “三人……”马武道。

  康熙点点头,道:“看看什么人,问问跟着做什么?要是误会就打发了……”

  难的出来一次,他也不想扫兴,脾气也宽和了。攬

  马武应着,招呼两个人,放缓了速度。

  马车里,宜妃猜测道:“是盯着咱们的,还是盯着前头几个阿哥的,不会是章家、乌雅家的人吧?”

  康熙听了,也想到这两家,带了不痛快道:“岂有此理?这是盯着皇子行迹,想要纠缠……”

  这样说着,他就立时叫停了马车。

  马武见状,忙上前道:“主子……”

  康熙挑了车帘,往后望去。

  缀着的那人察觉到马车停了,也勒了马。攬

  前后距离将近大半里地,不过这碧空如此,天气晴朗的,康熙看不清楚脸,却是看出了身形,心里一堵,吩咐马武道:“将三阿哥提溜过来……”

  *

  谢谢盟主大大,也谢谢大家的保底月票跟打赏。

  下一更4月4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11858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