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九十章 非黑即白(第一更求月票)

第九百九十章 非黑即白(第一更求月票)


  前头的马车一停,三阿哥就察觉不对劲。冼

  这还在官道上,道路两侧也没有王公园子。

  他带了心虚,就勒了马。

  等到看到马车上有人下来,他还迟疑是继续走,还是转身折返,结果就见到前头的护卫有两骑掉头。

  三阿哥后悔换下黄带子了,不过也不算太担心。

  这是官道呢,自己这边也有三个人。

  可是等到那两骑近前,他就傻眼了。

  “马侍卫……”冼

  三阿哥神色僵硬,望向前头马车,说不出话来。

  马武道:“三爷,皇上传呢!”

  三阿哥欲哭无泪,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刮子。

  不过望向马车前头的官道,他心里又镇定了,勒马过去。

  马车帘撩开,康熙坐在那里阴沉着个脸。

  宜妃在旁,倒不好说什么了。

  实没有想到居然是三阿哥……冼

  这是窥伺帝踪,犯了忌讳。

  这会儿功夫,三阿哥已经到了近前,勒住马,翻身下来,道:“儿子给汗阿玛请安……”

  说到这里,他也看到旁边的宜妃,讪讪道:“妃母……”

  宜妃只是含笑点头。

  康熙寒着脸,瞪着三阿哥,道:“朕不安!”

  三阿哥转身望了眼前头的官道,好半晌才憋出一句,道:“汗阿玛也是不放心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

  康熙:“……”冼

  三阿哥皱眉道:“儿子正要去衙门,听下头人说两位阿哥没有去上书房,而是往官道来了,有些不放心,就跟过来瞧瞧……”

  康熙狐疑地打量他两眼,道:“那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侍卫呢,护军呢?”

  三阿哥讪讪道:“这不是怕动静大了,前头他们察觉……”

  康熙怒极反笑道:“你如果想着护着弟弟,有什么怕的?这还是存了不好的心思,才跟这里做贼呢!”

  三阿哥听了,难受了,垂下眼皮,嘴角也耷拉道:“十四阿哥昨天劈头盖脸地贬损了儿子一顿,儿子嘴笨,说不过他,难受得半宿没睡好,就想着看看他有什么不对的,也教训教训他。”

  康熙看着三阿哥,眼下青黑,确实是没歇好的样子。

  他很是无语了,道:“你多大,他多大,你跟他计较什么?”冼

  三阿哥是康熙十六年生的,十四阿哥是二十七年生的,兄弟俩相差了十一岁,都要快一辈人了。

  三阿哥看了康熙,带了委屈,道:“汗阿玛让儿子们兄友弟恭,怎么对十四阿哥就不管了?那我们这种中间的阿哥,上头敬着哥哥们,下头还被弟弟们欺负?”

  康熙板着脸,道:“他有错处,你当面跟他说清楚就是,背地里这是做什么?那是你弟弟,是敌人、是对手么?”

  三阿哥:“……”

  不是很想要这嘴欠的弟弟!

  就是敌人!

  康熙见三阿哥没有受教的意思,不耐烦道:“别将对旁人的那一套拿来对家里人,再叫朕晓得你这样查皇子阿哥,你也在宗人府记上一笔!”冼

  三阿哥忙抬起头,吃惊地看着康熙。

  他晓得十阿哥的事。

  他可不想记一笔。

  真要记一笔的话,下回再赶上皇子升爵,自己就要原地不动了。

  “汗阿玛,儿子错了,一时犯了小心眼,再不会了……”

  他立时麻溜认错。

  康熙轻哼了一声,道:“滚回去好好当差,没有下一回!”冼

  三阿哥立时点头道:“儿子这就回,这就回!”

  康熙这才示意人继续出发。

  马车渐行渐远。

  三阿哥注目着马车,拳头捏得紧紧的,后背都是冷汗。

  马车里,康熙的表情也有些阴晴不定。

  儿子大了,都有小心思了。

  宜妃在旁见状,晓得这是疑上三阿哥了,并没有全信三阿哥的话。冼

  她忍不住笑道:“这三阿哥,还跟小时候一样,太实诚了,就算想要抓十四阿哥的尾巴,打发两个人跟着就是了,还自己追上来,这还在官道上,多少双眼睛看着,瞧着这样,这是恨不得马上训弟弟一顿才解恨……”

  康熙听了,脸上也带了无奈,道:“就是个假聪明,该机灵的时候不机灵,不该机灵的时候装机灵了,这指定是得了奴才禀告,就一拍脑子跟上了,压根没想那么多。”

  宜妃道:“不过听三阿哥这话,也确实是存了委屈,这兄弟之间打打闹闹的都是寻常,皇上您也别谁小就护着谁了,让他们兄弟自己磨去。”

  康熙轻哼道:“就没有一个省心的,这是能放心的样子么?一眼盯不住,就要闹出事端来……”

  气氛缓和下来,宜妃附和道:“这有什么法子?当父母的就是这样了,整日里就为他们操心,就像臣妾,也要想着老五媳妇这一胎是男是女,还要想着小六那边没儿子,又要担心老九折腾出什么事故来,还得寻思小十七是明年开蒙还是后年开蒙……”

  小六就是恪靖公主,是皇六女。

  只是因前头的皇女夭了四个,她排在纯禧公主、荣宪公主跟端静公主之后,也被称为四公主。冼

  康熙听到恪靖公主,沉吟了一下,道:“恪靖那边日子如何?”

  宜妃叹了口气,道:“她这次回来,也是来跟皇上求援来了,额驸继任汗王,以后就要常驻库伦了,小六还想要留在归化这边……”

  康熙听了,放下郭贵人之事,也想起了喀尔喀的局势。

  土谢图汗部是最大的一部,指定要稳住的。

  恪靖公主这个女儿素来要强,之前给朝廷上折子也好,给宜妃写信也好,她都是报喜不报忧。

  如今能在宜妃面前提及“求援”,可见是真的有了难处。

  “是额驸待她不好?”冼

  康熙想到这个可能,有些恼火。

  公主抚蒙,代表着朝廷的体面,岂是藩臣能怠慢的?

  宜妃想到这个,也有些沉重,道:“蒙古跟大清不同,现下还并嫡……”

  康熙听了,神色凝重起来。

  他纵容土谢图部一支独大,有个前因,那是要土谢图部亲近朝廷,往后这一支会在皇家外孙手中。

  而不是要养大不亲近的土谢图汗部。

  宜妃说完这个,就自责起来,道:“好好的出来溜达,臣妾不该提这些事儿,小六的性子随了皇上,机敏爽利,不会吃亏的……”冼

  康熙点点头,道:“确实比她几个姐姐有成算。”

  宜妃道:“那也是皇上亲自教导的缘故……”

  两人都没有提郭贵人,就像是没有那个人似的……

  畅春园距离百望山总共就十六里地,这会儿功夫,前头的舒舒一行已经到了庄子。

  邢海夫妇已经候在庄子外头。

  因这边庄子里杂务越来越多,邢海夫妇就主动请缨,重新回到这边庄子上,做了庄头。

  九阿哥还可惜来着,因为邢海要是跟着他爹一起去跟四阿哥种地,说不得最后还能捞个前程。冼

  不过邢海因打小在庄子里生活,不怎么进城的缘故,性子有些木讷,人前也多拘谨。

  回到庄子里,瞧着倒是好了很多。

  舒舒跟九格格下了马车,十福晋也下了马。

  看着眼前的庄子,几人都带了好奇。

  舒舒就对他们道:“这边现在主要是家禽牲畜,还有就是菜园,不过没有侵占好地,好地还是佃户种着,只挨着山脚这几百亩林地,叫人收拾出来,弄了几个猪场、鸡场,羊跟鹿在半山坡了,咱们从哪里开始看……”

  这些九格格都没看过,道:“怎么都行,九嫂您安排就是。”

  十四阿哥在旁道:“看鸡!回头我得了庄子,就叫人养鸡,养上千只!”冼

  舒舒就示意邢海夫妇引路,去了附近的一个养鸡人家。

  是个寻常的农家小院,鸡舍就在后头,用篱笆跟渔网拦了。

  估摸也没有想象中的大,里面有五、六十只鸡,大部分都是母鸡。

  十四阿哥脑子最活,瞧着不对,凑到舒舒跟前,小声道:“九嫂,不对啊,这样分到每一家养的话,多少蛋也说不清楚,万一他们密下了呢?”

  舒舒就道:“让他们养鸡之前,就都签订好了契约,庄子上提供种苗,佃户代养,这养成几成,都有要求,低过这个,就不许养了,超过这个的,就有奖励,每月产蛋数量也是,有个适量的标准,超过这个标准的,则直接用钱采买,算是他们多出的盈余;低于这个数量的,要核查原因,要是真因佃户的缘故,那也要给与赔偿……”

  这也是没有法子之事。

  现在没有办法直接生产线式养殖,那样的话风险太大了。冼

  现下变成了散户养殖,也降低了风险。

  十四阿哥皱眉道:“那样的话,多生的鸡蛋不成了他们的了?拿着主子的鸡,下自己的蛋,这也是贪墨啊?”

  十几岁的年纪,觉得世界非黑即白,就有些容不得这个。

  十三阿哥年长两岁,这几年随扈出门,也多了些见识,在旁道:“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糊弄着养了,如果养好养坏都一样,他们该磨工了,怕还是养坏的多些……”

  舒舒道:“规矩定下来,也要看人,我们邢管事认真负责,养殖户的遴选跟管理,都是他亲自盯着,中间也换过人……”

  十四阿哥不赞成道:“您跟九哥还是待下太宽和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5109363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