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百九十八章 重用(第三更求月票)

第九百九十八章 重用(第三更求月票)


  九阿哥没有再歪缠,本就是试试,能行就行,不行也让十阿哥长个记性。眧

  康熙将两个请罪折子撂下,看着两人,道:“休整半天,明天开始好好当差……”

  说到这里,他望向九阿哥,带了嫌弃,道:“不许再坐车,哪里就那么娇气了?”

  想着昨天从百望山回来时候,十阿哥、十三阿哥跟十四阿哥都骑马,只有九阿哥“呲溜”一下就钻进他福晋的马车,连拦都来不及。

  成什么样子。

  再这样下去,康熙觉得自己就要琢磨给九阿哥提溜回上书房,跟十五阿哥、十六阿哥一起重学一遍骑射。

  九阿哥笑道:“那儿子明天早点过去,省得日头晒……”

  康熙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旁的。眧

  也不是非要九阿哥顶着日头曝晒去,那样的话,回头中暑,又要找借口请假了。

  “行了,跪安吧……”

  康熙撂下折子道。

  内务府那边,不宜大刀阔斧的整改,不过也不会容着他们继续如此。

  少不得还要寻个妥当人过去,专门负责御史衙门跟慎刑司那一摊。

  只是一时没有合适人选,还要再看。

  兄弟俩应着,退了出来。眧

  就在清溪书屋门口,就见一个侍卫带了齐锡过来。

  “岳父……”

  九阿哥忙上前两步,道:“您怎么来了?这是汗阿玛传召?”

  齐锡先躬身道:“九爷,十爷……”

  而后,他才回九阿哥的话,道:“确是皇上传召……”

  九阿哥还想要追问,梁九功已经出来叫人了。

  九阿哥等了半刻钟,也不见人出来,才跟十阿哥出了小东门。眧

  他想了想,对十阿哥道:“汗阿玛好像看上黑山了,可是黑山已经开户,不是户下人了,还用跟岳父打招呼么?”

  十阿哥摇头道:“或许还有其他的事儿,要是用黑山的话,如今人在九哥这里当差,汗阿玛应该会直接跟九哥提。”

  九阿哥眉头微蹙,道:“我晓得黑山做个侍卫可惜了,可是他年岁在这里,都要奔五十的人了,难道还要安排到御前做乾清宫侍卫?”

  对年轻人来说,那许是荣耀;可是年岁大了,这守门站岗的也辛苦。

  十阿哥不由失笑,道:“九哥您想多了,汗阿玛就算瞧着黑山侍卫好,也不会想着调到身边做御前侍卫的……”

  御前佩刀侍卫,非心腹不能为。

  黑山再勇武,可是这履历太过复杂,正蓝旗叛军后裔,发给正红旗董鄂家为奴半辈子。眧

  非上三旗出身,御前侍卫别想了。

  九阿哥道:“不是为黑山的事的话,那是为了什么?”

  他有些猜不到。

  十阿哥一时也想不到缘故。

  *

  清溪书屋。

  齐锡进来请了安,康熙就赐了坐。眧

  齐锡挨着凳子坐了一半,面上带了忐忑。

  是跟旗务相关?

  副都统法喀调到镶红旗任满洲副都统了,正红旗满洲副都统出缺。

  可这副都统人选之事,不是圣心独断之事么?

  早先都统、副都统人选是本旗,后来改成左右翼,现在左右翼也不分了。

  都统、副都统,不再是本旗缺,不再分旗籍。

  董鄂家下一代想要再为都统、副都统,还有希望;想要为正红旗的都统、副都统怕是难了。眧

  人人都看出皇上是在插手旗务,削弱下五旗旗主的旗权,不过也没人呛声。

  皇上已经成为真正的八旗共主。

  或许是私事,九阿哥又闯祸了?

  见齐锡如此,康熙不由失笑,道:“爱卿不必紧张,朕传你过来,是想要问问你中梢弓之事。”

  中梢弓……

  这个名字有些模糊了,齐锡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带了不好意思,道:“这是九福晋幼年起了名字,都过去十几年,奴才都有些想不起了。”

  康熙板着脸道:“你怎么这样糊涂,既是改良了弓箭,怎么不想着报到兵部?”眧

  齐锡忙站了起来,带了几分小心道:“皇上,那是童弓,就跟小孩玩具似的,就是听九福晋童言稚语,这里不对,那里挑剔,奴才胡乱修改的,后来虽放大了,做成了五力弓,可也比不得清弓的力道!”

  这自古以来改良兵器,只有以强代弱的,哪有以弱代强的道理?

  康熙脸上带了黯然,道:“八旗荒废太久了,已经跟入关前的八旗不同,之前八旗军中通行的八力弓,只有弓手才能射出,其他人都是七力以下的弓……”

  弓力跟旗丁力气有关系,现在力气不足,操弓艰难的大有人在,甚至不少旗丁荒废了骑射。

  八旗百姓人家送子比丁披甲,更多的是为了钱粮。

  “总不能任由他们荒废下去……”

  说到这里,康熙已经带了惆怅:“既是清弓入门难,那就换改良弓,不能任由他们武力松弛下去。”眧

  齐锡听着,神色不变,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这样就算操练上,战力也无法跟过去相比,怎么觉得就是自欺欺人面上光?

  想要八旗恢复战力,不是当推广比清弓更好的武器,如火枪什么的?

  可是他面上却是带了羞愧,道:“奴才确实糊涂,竟想不到这个。”

  康熙沉吟,道:“你既知错,此事就交给你处理,配合兵部制作新弓,在正红旗新丁中推广新弓。”

  齐锡恭敬应了。

  康熙想到黑山,又道:“既是善射老卒,做个府邸侍卫可惜了,赏四品顶戴,随旗行走,推广新弓……”眧

  黑山现在是二等王公侍卫,从四品。

  这是升了一格。

  齐锡听了,没有立时应了,而是道:“皇上,那九皇子府的侍卫……”

  剩下的好像都是年轻的,没有一个老成的。

  年轻侍卫跟着当差没问题,可是也让人不放心。

  康熙想了想,道:“朕会再择合适人选过去。”

  齐锡这才应了,领旨退了下去。眧

  康熙不由失笑,还真是好岳父,生怕九阿哥吃了亏。

  自己用了九阿哥一个人,就提醒自己给九阿哥补一个。

  还真是疼爱女儿。

  他想起昨日宜妃的话,恪靖公主那边也不能再拖了,下午没事,就传召公主陛见好了。

  若是额驸真轻慢公主,那他的汗王帽子自己可以赏他,也可以摘下来。

  康熙也是男人,大概能猜到额驸的想法。

  喀尔喀三部虽上表内附,可跟漠南蒙古不同,保留了汗王称号,朝廷也没有派流官过去。眧

  土谢图部前些年趁着扎萨克图部内乱,强占了扎萨克图汗的领地,后来知晓扎萨克图汗备战想要攻打土谢图,就先下手为强,突袭了跟噶尔丹勾结的扎萨克图汗,还杀死了噶尔丹的使臣团,这才是噶尔丹征讨喀尔喀,发动“复仇之战”的原由。

  喀尔喀三部南下避难,彻底内附。

  等到灭了准噶尔,喀尔喀三部收复失地,依旧是土谢图部地盘最大,领民最多。

  土谢图汗,是喀尔喀的无冕之王。

  额驸继承了汗王,年岁又轻,谁晓得以后跟朝廷关系会如何。

  康熙不得不重新思考,怎么对待换了汗王的土谢图部。

  这会儿功夫,也到了用膳的时候,园膳房的人过来侍膳。眧

  等到御膳摆上来,康熙看了眼桌子上的例菜,就不怎么想动筷子了。

  他看了一遍,指了一道百合咸肉粥,吩咐梁九功道:“赏宜妃……”

  又指了另一道蒜苗炒豆腐脑,道:“赏惠妃……”

  梁九功应着,没有立时就走,康熙果然又指了另一道四喜烧麦,道:“赏和嫔……”

  梁九功带了小太监,提了食盒赏菜去了。

  康熙简单吃了几口,就想到了宜妃。

  十七阿哥已经四岁了,宜妃视若亲生,照看了三年。眧

  他有些不忍心这母子分离。

  可是十七阿哥与十八阿哥年岁太近了,只差两岁,这看顾起来也费心力。

  康熙想起太后的话,淑惠太妃想要抚养格格。

  十七阿哥已经四岁了,被宜妃教养的乖巧懂事,只要熬过种痘,就算立下。

  那样的话,再过一年半,十七阿哥就能挪阿哥所,入上书房了。

  康熙想起昨日出行的欢快,决定等到十七阿哥种了痘再说此事……

  *眧

  北五所,正房。

  舒舒跟九阿哥一左一右,陪坐在齐锡左右。

  原来齐锡从御前退下来,从小东门出来时,何玉柱就在小东门外候着了。

  虽说皇子府跟都统府距离不远,可是因为之前舒舒坐月子,父女俩也说起来,得有小三月没见了。

  见了宝贝姑娘,齐锡不由皱眉道:“太瘦了,这怎么行,阿玛叫人去口外订了十头牛,往后一个月送进京一头……”

  舒舒听了,不由心动,道:“阿玛,别一个月一头了,直接叫人都送来好了,直接养在庄子里,那边的事情多,人手不足,多几头牛拉犁正好。”

  齐锡听了,带了不赞成,道:“那是给你吃的,养在庄子里太扎眼了。”眧

  舒舒道:“女儿这半年吃了好几百斤的牛肉,暂时不想吃了,不爱嚼了,嫌磨牙,现在爱吃羊肉跟猪肉……”

  齐锡自是无二话,道:“好,好,不爱吃就先别吃了,回头叫人一起送进京,那阿玛下回给你订羊,要半年的羔羊,至于庄子,你要是缺人手的话,从家里再选几房人过去……”


  (https://www.lewenw.cc/2/2780/75072056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