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五章 我也跟汗阿玛求个恩典(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章 我也跟汗阿玛求个恩典(第二更求月票)


  三阿哥在旁,听得有些酸,道:“郭络罗家不是抬出包衣了么?怎么还霸着内务府的缺?”愭

  说到这里,他望向九阿哥,带了狐疑,道:“真不是你给走动的?”

  九阿哥无语道:“六十多岁的老爷子了,千里迢迢的,那是什么好差事不成?”

  要还是在盛京任职,郭络罗家祖坟就在那边,哪一天直接走了,也是叶落归根。

  在京城养老,儿孙都在跟前,再怎么样也算是中等人家,也有风光跟体面。

  唯独这大凌河牧场,离京千里,都挨着蒙古了,荒郊野岭的,能有什么好?

  桂丹也冷静下来,看了眼三阿哥,带了顾忌,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三阿哥看出来了,望向九阿哥道:“怎么,老九,还要哥哥回避不成?”愭

  九阿哥看了他一眼,却不肯顺着他的话,轻哼道:“那要不您先去忙别的?”

  三阿哥忙摇头道:“这东西还没收拾呢,总要再过阵子。”

  九阿哥看着桂丹道:“就为了这个?就算稀罕些,这也算是好事吧,总比白身强,你狗咬屁股似的急什么?”

  桂丹道:“按照户册清点了人口,阖家都跟着上任了,一个都不许少,可户下人口一个都不许带!”

  九阿哥听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三阿哥看着桂丹道:“那你怎么落下了?偷跑出来的?”

  这还是赴任的样子?愭

  瞧着像是阖家发配,顾着宜妃母子的面子,换了说辞。

  这倒是正合皇父的性子,还有就是恪靖公主还朝,那也是公主的外家,不好这个时候让公主丢脸。

  郭络罗家犯了什么罪过了?

  三阿哥好奇得不行。

  桂丹道:“回三爷的话,奴才家分户出来了,不在玛法的户册上……”

  九阿哥也反应过来,道:“那意思是赐宅那边都走了,一个没留,没牵扯到你们家?”

  桂丹神色有些古怪,道:“听管家的意思,是御前的人去方家胡同了,传了皇上的口谕,让我阿玛任佐领,赐宅也归了我阿玛住……”愭

  九阿哥也跟着好奇了,看着桂丹,道:“你阿玛做什么了?”

  这么牛么?!

  直接将老爷子跟四个兄弟都撵走了!

  桂丹哭笑不得,道:“他也稀里糊涂呢,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心下不安,才打发人找奴才,让奴才跟您问问,这是什么回事……”

  九阿哥望向三阿哥,若有所思。

  三阿哥不解道:“看我做什么?”

  九阿哥带了猜测道:“是不是给您出气呢?郭络罗家的多普库不是冒犯了您,被您送宗人府了么?这是查出旁的罪名了,汗阿玛才处置了他们?”愭

  三阿哥差点跳起来,道:“与我有什么相干?”

  正说着,门外就传来略显沉闷的脚步声。

  “哒哒……”

  随即门被推开了,又来个气喘吁吁的,是得了张保住报信的五阿哥。

  理藩院离内务府衙门不远,可也不算近,他又着急,就小跑着过来的。

  五阿哥呼哧带喘的,进来躬着身子,扶了大腿,看着三阿哥就有些不善。

  三阿哥被看得莫名其妙,随即还以为他是为郭络罗家的事情来的,忙摆手道:“老五你别误会,郭络罗家的事情真不同我相干……”愭

  五阿哥顾不得他,望向九阿哥,眼见他看着全乎,道:“三哥没打你吧?”

  九阿哥已经下了桌子,听着这话不满道:“好好的,三哥打我做什么?好像我多爱招惹人似的。”

  五阿哥一愣,就要转身,转到一半停下,近前两步,扯了把椅子坐了,道:“还以为三哥不乐意你回内务府,要撕巴起来。”

  三阿哥哭笑不得,道:“好啊,老五,在你心里哥哥我就是那不讲道理、爱用拳头说话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况且这是皇命,我还敢抗命不成?”

  五阿哥点头道:“没有就好,你要是欺负老九,我就打你。”

  三阿哥不赞成道:“没有你这样护短的,要是老九真有错处呢?你也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

  五阿哥想了想,点头道:“先护着,再收拾他……”愭

  三阿哥觉得自己得解释清楚,要不然的话,一口大缸又到自己头上。

  他就跟九阿哥道:“多普库到底是妃母的兄弟,是你们的舅舅,本没打算追究,只关了几天,吓唬吓唬,昨儿早上就放了,也是怕他不晓得京城规矩,在外头打着你们兄弟的幌子得罪人。”

  桂丹乖觉,眼见着五阿哥还喘着,端了一杯水送过去。

  五阿哥接过,“咕嘟咕嘟”喝了,想起三阿哥说的话,插嘴问了一句,道:“郭络罗家怎么了?”

  九阿哥就说了三官保补大凌河牧场总管,“阖家赴任”之事。

  五阿哥望向三阿哥,道:“这不挺好么?给三哥出了气,也省得郭络罗家小辈在京城再闯祸。”

  三阿哥觉得脑子发沉,不敢应承这个,忙道:“肯定不是因为这个,指定还有旁的缘故。”愭

  九阿哥想了想,道:“会计司那边的窝案,也跟郭络罗家沾边了?”

  三阿哥摇了摇头,那个还真没有。

  要是有的话,他也不会放过。

  自己的外家提不起个儿来,丢了脸面,让他懊恼;可要是大家都丢脸了,就也无所谓了。

  偏偏牵扯进来的只有四家,其中两家还没有被惩处。

  惠妃跟宜妃的母家,都不沾边。

  九阿哥就道:“那肯定就是冒犯三哥这件事了,就跟三月初我的案子那回,汗阿玛素来护短,管他是哪个王府的姻亲或者管事,都落不得好,皇子尊严不容冒犯,戚属人家也不例外。”愭

  三阿哥看了眼五阿哥,又看了眼九阿哥,见他们兄弟确实没有迁怒记仇,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嗐!这事儿闹的,实不是哥哥本意,早知会惊动了汗阿玛,当天我当放过多普库才是……”

  五阿哥摇头道:“有错就罚,应该的。”

  九阿哥见三阿哥如此,道:“三哥您瞎担心什么呢,五哥跟我是糊涂人不成?还分不清远近亲疏,咱们是兄弟,外家是什么?送女求荣的蛀虫罢了,有他们没他们一样过……”

  三阿哥看着九阿哥,都惊诧了。

  实没想到九阿哥心胸还有这样开阔的时候,不过仔细想想,自己这个弟弟平日里表现的赖皮了一些,实际上还真是比较爱讲道理,并没有胡搅蛮缠过。

  就跟这回自己任内务府总管似的,换了其他人会觉得没面子,早不搭理自己了;老九这里,却没有放在心上。

  想想也是,老五跟他同胞兄弟,没道理老五厚道,老九就是刻薄的。愭

  只是他平日里叽叽歪歪的,倒是给这个优点遮住了。

  五阿哥已经望向桂丹道:“你阿玛跟额涅呢?跟没跟着去?”

  桂丹摇头道:“御前的人说我阿玛分户出来,算是两家人了。”

  五阿哥听了,不由皱眉,带了几分遗憾,道:“怎么就两家人了?你阿玛不是最孝顺么,你额涅还是长媳……”

  瞧着这样子,深以为憾。

  桂丹求助似的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不由笑了,道:“五哥您之前不是挺敬着那边么?”愭

  五阿哥瞥了桂丹一眼,道:“金氏不好,说皇子府坏话……”

  这说得是舒舒生产后,外头有不好的传言,金氏也在里搅合了一回。

  所以要是这麻烦都直接扫干净更好。

  九阿哥也想起此事,望向桂丹就带了不善。

  桂丹讪讪的,说不出话。

  九阿哥冷笑道:“告诉你阿玛、额涅,再不安生,就往大凌河尽孝去!”

  桂丹忙道:“九爷您放心,奴才一定好好转告……”愭

  等到桂丹出去,三阿哥不由心动,问九阿哥道:“内务府外头还有旁的牧场没有?”

  要是能将马家人也阖家送去就好了,省心。

  九阿哥想了想,道:“口外还有两个内务府的牧场,一个是察哈尔三旗牛羊群牧场,一个是商都马驼牧场,之前也都是兼职,是察哈尔总管兼理……”

  三阿哥道:“那我要给马家人求一个,能求来么?”

  九阿哥摇头道:“不知道,谁晓得汗阿玛怎么想的,郭络罗家老大人那里身上早有侍郎加衔儿,品级够了;妃母族人那边,有品级高的没有?”

  要是品级不高,也没有资格补牧场总管吧?

  否则的话,不像是教训,倒是真正的恩典了。愭

  三阿哥哑然。

  还真是,马家那边品级最高的就是个从五品的员外郎!

  五阿哥在旁道:“内务府的缺不够,可以补旗缺,喀尔喀驻扎大臣处的章京,还有西宁大臣处的章京,都是从八旗废员里选的……”

  五阿哥今年在理藩院行走,正晓得此事。

  三阿哥摇头道:“不是掌印官,不能阖家赴任,我再想想旁处……”

  方才五阿哥进来后,门就敞开着。

  十二阿哥跟着孙金过来,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就听到哥哥们怎么给外家“恩典”。愭

  他嘴角抽了抽。

  这是什么怨、什么仇?!

  磨刀霍霍向舅舅?!

  九阿哥已经看到十二阿哥,招呼他进来道:“别再想着躲懒,正好有个新差事给你,现在预备着,说不得什么明年就可以操持起来了……”

  这说的是官烧锅之事。

  玉米今年在各处皇庄试种,没有问题的话,明年就会扩大面积。

  首先就是各皇庄的种植,这样比较简单。愭

  等到玉米的用途跟作用开发出来,下头的小民百姓就会跟着效仿了。

  十二阿哥微微颔首,还是一副安静老实模样。

  三阿哥看了两眼,带了打量,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九阿哥一声,随后闭上了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倒像是自己挑拨兄弟情分似的。

  等到吃亏了,老九就长记性了。

  别以为下头的弟弟们都乖巧,一个个的也要长成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5054776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