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六章 心动(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零六章 心动(第三更求月票)


  等到晓得御前来人,已经在前厅候着的时候,三官保的眼皮就跳了跳。嶨

  前院,来的是御前大太监赵昌,手中拿着一个卷轴。

  看到三官保被儿子们扶出来后,他就托起手中卷轴道:“老大人,皇上有旨……”

  除了长子道保分家出去,三官保的其他四子都在。

  赵昌打开圣旨,传道:“内务府已革盛京佐领三官保,补大凌河牧场总管,即刻阖家赴任,不许耽搁!”

  听到前头,后头的郭络罗家兄弟还带了欢喜。

  大凌河牧场总管,那应该是肥缺吧?

  听到后头,察觉到不对。嶨

  赵昌身后的十数名护军,腰间可都配着刀的,而且都握在刀柄上……”

  “阿玛……”多普库带了颤音。

  这不像是高升了,像是阖家流放。

  阖家流放……

  三官保身形佝偻着,道:“奴才三官保领旨……”

  “老大人,外头马车已经候着了……”

  赵昌道。嶨

  多普库察觉到不对,道:“阿玛,还有大哥……”

  三官保看着多普库,眼睛里能射刀子。

  多普库却受不得道保留在京城作威作福,望向赵昌道:“赵总管,还有人没回来,是奴才大哥一家,在方家胡同……”

  赵昌身上挂着乾清宫副总管。

  赵昌没有立时应声,而是从袖袋里拿出一个折页,道:“郭二爷放心,按照户册清点,不会少了一个,郭大爷分户出去,不在老大人的户籍下了。”

  多普库脸色骇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赵昌回头吩咐护军道:“叫人进来,催催几位奶奶,别耽搁了,还要赶路,天热……”嶨

  随着吩咐,进来七、八个蓝衣仆妇,是慎刑司的妇差。

  三官保垂下眼,心里懊悔不已。

  他的头更疼了,身子摇摇欲坠。

  赵昌见状,就道:“皇上恩典,念及老大人上了年岁,大凌河离京也远,点了两个医士跟着,这般隆恩,也只有老大人这里独一份了,想必老大人也念着皇上恩德……”

  三官保稳了稳身形,对畅春园的方向拱拱手,道:“老奴一定勤勉当差,不敢有负皇恩。”

  妇差们进了内宅,也没有给几位奶奶缓神的时间,催促着出来了。

  大家战战兢兢,拢着年幼的孩子,都晓得这一关难过。嶨

  三官保看着这满堂儿孙,嘴唇动了动,带了恳求道:“道路遥远,可否让妇孺收拾些衣物?”

  赵昌看着三官保,道:“老大人,皇上有口谕,郭络罗家宅查封上册,这已经是看在几位皇子爷与公主的体面上,才给的恩典,这人啊……当知足……”

  三官保神色灰败,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他的四子与五子都是庶出,听了这话,晓得不对。

  老四忙道:“大人,我们兄弟两房之前也分了家的,就是外头的宅子还没找好,没有搬出去……”

  老五跟着道:“是啊,当时分家,不单分了大哥出去,我们两房是庶出,也一并分了出去。”

  只是他们不甘心万贯家财都给了嫡房,就拖延着,也没有分户出去。嶨

  赵昌却连看也不看他们。

  倒是他身边的一个校官,拔刀呵斥道:“勿要喧嚣!”

  ……

  前后就两刻钟的功夫,郭络罗家祖孙三代,连带着各房妻妾子女,总共是三十七口,全都上了马车。

  这清点的人数,仅限于郭络罗家人,户下人口清点出来,并没有登车,而是直接关在旁边的院子里,全部入慎刑司,还要进一步拷问筛查……

  *

  方家胡同,道保宅。嶨

  等到被叫起来的时候,道保都有些恍惚。

  这惦记着的八旗佐领到他头上了?

  还不是包衣佐领,是家里抬旗后得的这个佐领,这不是在老二头上么?

  郭络罗家的赐宅,也归他们一家住了?

  他忙叫了管事,道:“快去九皇子府找大爷,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氏在旁,也如坠梦中。

  道保看着她,带了嫌弃道:“往后规规矩矩的,你要是再敢闹妖,看九爷还容不容你?”嶨

  金氏立时道:“我又不是傻子,还分不清好赖人……”

  *

  内务府衙门门口,九阿哥看着匾额,并没有立时进去,而是吩咐孙金道:“去将十二阿哥叫过来,正是该学差事的年岁,偷什么懒?歇了大半月,也该勤快起来了……”

  孙金应着,往阿哥所唤人去了。

  正好张保住过来,手中拿着文书,见了九阿哥,带了几分激动,上前道:“九爷,您来了,这是?”

  九阿哥挑眉,道:“之前爷的内务府总管停了,昨儿爷上了请罪折子,汗阿玛就又让爷当差来了。”

  “恭喜九爷……”嶨

  张保住是由衷欢喜。

  这些日子,看着三阿哥行事,他真是战战兢兢的,恨不得上折子告病了。

  旁边几个本堂的员外郎、主事得了消息,也齐齐来贺喜。

  他们也都是真心欢喜。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跟这大半月的鸡飞狗跳相比,九阿哥之前在的日子,就是岁月静好。

  这会儿功夫,三阿哥到了,见到院子里一堆人就皱眉,以为又是哪家戚属到这里堵自己。嶨

  见是九阿哥,他不由一愣,随后道:“你怎么来了?可是汗阿玛要传召我?”

  九阿哥亮了一下手中的小印,道:“哎!操劳命,本想要趁机歇几个月的,可汗阿玛不许啊,没法子……”

  三阿哥如遭雷劈,好半晌道:“汗阿玛让你也委署内务府总管?”

  九阿哥带了得意,道:“费那事儿做什么?自然还跟以前是的,直接挂内务府总管……”

  张保住也好,旁边员外郎跟主事也好,见这兄弟要对峙起来,都悄悄地退了下去。

  旁人还能作壁上观,张保住却是不放心。

  这位三贝勒的郡王帽子,就是因为殴打兄弟抹的,看着是个好脾气的,可是那身量体格,真要动手的话,九爷毫无胜算。嶨

  想到五阿哥今年在理藩院行走,张保住就匆匆出了内务府衙门……

  值房里,九阿哥踱步,看着陌生了的屋子。

  等到看到挂着的字幅时,他不由撇撇嘴。

  厚德载物……

  怎么好意思呢?

  还真是缺什么惦记什么……

  三阿哥皱眉道:“汗阿玛什么意思,昨天我过去,他也没提这个……”嶨

  九阿哥抬着屁股,往书案上一坐,轻哼道:“还能为了什么啊?保全你这个宝贝儿子,让弟弟过来填坑呗!”

  三阿哥听了,总觉得有些怪,道:“真要是保全我,不是该在案子处置前将我换下来?”

  九阿哥看着三阿哥,道:“那样的话,您的体面呢?叫内务府那些奴才见了,还以为您这身份不值钱,灰溜溜地躲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三阿哥还是觉得憋闷。

  他嫌弃内务府差事细碎想走是一回事儿,可被停了差事又是另一回事。

  尤其接任的不是旁人,还是老九官复原职,怎么感觉他像是“为人做的嫁衣裳”。

  九阿哥道:“汗阿玛爱惜名声,也不喜宫里动静太大,估摸着是怕您不消停,再冲其他衙门发难吧!”嶨

  这样说来,还有些贴边,三阿哥忍不住抱屈道:“哪里是我多事?明明是那些奴才太过猖獗……”

  九阿哥扒拉扒拉耳朵,道:“您跟我说不着这个啊,您当我爱来呢?”

  三阿哥想着之前的端午节礼,真是心肝肉都跟着疼了。

  随即,他想到了包衣孳生人口的新佐领候选名单。

  这大半月,就忙着会计司的事情了,都没顾得上那个。

  他就轻咳了一声,道:“老九啊,不管如何,哥哥这大半月也是给你顶缸了,还得罪了这老些人,四阿哥、八阿哥、十三阿哥那边,还不知心里怎么埋怨我,你看哥哥我是不是太不容易了……”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道:“三哥您可别占了便宜还卖乖啊,谁不晓得您这回立大功了!就算郡王帽子没直接回来,半个郡王帽子也攒下了,汗阿玛素来赏罚分明,肯定会记上这一笔的……”嶨

  三阿哥眼睛一亮,随后黯淡下来,道:“要是不牵扯进来几家戚属人家还罢,那几家牵扯进来了,沸沸扬扬的,伤了妃母、嫔母跟阿哥们的体面,汗阿玛怕是会不高兴。”

  九阿哥带了愤愤道:“那关三哥什么事儿?归根结底,还是这些人家不知足,太过贪婪,叫我说,只让他们补齐缺额已经是便宜了他们,本该重罚的……”

  话音未落,门口就有了动静,道:“九爷,奴才桂丹求见……”

  九阿哥听着这气喘吁吁的,道:“进来,什么大事儿啊,这呼哧带喘的说话?”

  桂丹进来,见三阿哥在,打了个千,而后就迫不及待地九阿哥道:“九爷,早上圣旨下了,我玛法补大凌河牧场总管……”

  “啊?”九阿哥诧异出声,道:“那不是锦州副都统的兼任么?”

  大凌河牧场,距离京城一千里,也是归属内务府。嶨

  牧场总管名义上也是内务府的职官,可这却是兼职官,并不是内务府这里的郎官、司官里选任,而是直接由当地都统衙门的副都统兼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5052460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