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吉服(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吉服(第三更求月票)


  九阿哥简直惊诧了。暜

  “他们跑到江南去置产了?那么远?”

  等到他自己问完,也反应过来了,道:“是啦,人参不敢往京城销,那指定就是江南了……”

  江南富庶,士绅人口多。

  康熙点点头道:“他有一外室子庆保,直接在杭州定居……”

  九阿哥不解道:“可是户籍呢?要是京城旗人,无故不能离京,要是盛京旗人,也不能离了盛京啊……”

  康熙眼中多了阴霾。

  他之所以要安排高衍中下去,也是想要查清楚这其中的究竟。暜

  要是没有人遮掩,庆保不会在杭州立足,就是不晓得金家掺和进去多少。

  九阿哥小声道:“汗阿玛,打发人去大凌河呢?旁人不知道,那位老爷子应该知晓内情啊,为了儿孙,他还死咬着不开口不成?”

  康熙摆摆手道:“你晓得此事就行,不要再打听了,明天给高衍中补了缺,就打发他出京去吧,曹顺可以跟着前往,照应一二……”

  九阿哥想到内务府其他衙门,道:“汗阿玛,这样明着查估摸查不出什么了,那三大织造暂时不动?”

  康熙瞥了他一眼,道:“你想怎么动?”

  九阿哥就说起了在京城弄羊呢厂的事了:“蒙古这几年运过来的羊毛太多了,只有羊绒跟细羊毛运到江宁,其他都是通州库房存着,已经两、三个仓了,儿子就寻思,让三大织造遣些染工、织工进京执役,一年半载的,将京城的摊子支起来再放出去,有江宁羊绒场在前头,就是再来一遍罢了,更简单些,到时候不好的羊毛直接做毡子,好的羊毛做呢料,回头可以供应军需,也可以卖到蒙古……”

  有羊绒场的事情在前,康熙听着这个也觉得靠谱,道:“写了条陈上来……”暜

  九阿哥应了,从清溪书屋退了下来。

  是啊,人参种出来,就要销售。

  都销在江南了么?

  还真是未必。

  江南的富户多,京城的贵人多。

  京城养生又爱加人参,价格也比江南的要高。

  这么大一块市场,郭络罗家不会放过的。暜

  从江南倒了一手,销往京城?

  九阿哥寻思着,回了值房,却没有立时就走,而是给季弘写了一封信,让他在江南打听这些年的人参商人,还有北上的人参商人。

  他正经八百的模样,看的十二阿哥更加沉默了,生怕扰了他。

  等到九阿哥撂下笔,封好了信,递给孙金道:“回城给季家宅子送过去。”

  季弘在京城有个别院,在南城,留了几房下人看屋子。

  孙金应了,拿了信走了。

  九阿哥想起了要给十二阿哥的帖子,捡起来递给他,而后才招呼着十二阿哥,兄弟俩出了畅春园。暜

  回了北五所,带了十二阿哥到正院转了一圈,见过舒舒,九阿哥就带他去了前厅。

  这是舒舒提醒他的,因之前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留了几次饭。

  两人看着都大人样了,即便没有成丁,也不好当小孩子待了。

  十二阿哥这里已经成丁。

  等到兄弟俩简单用了午饭,九阿哥就道:“明天爷还在这边,你想出来透风就出来,不想出来就打发哈哈珠子跑腿就行,后天我过去,大后天请客,我就不往城里折腾了……”

  十二阿哥拿着请帖,有些无措,道:“大家都来么?”

  九阿哥点点头又摇头道:“债主来,不欠债的当然不用来了。”暜

  十二阿哥想了想,将请帖递还过来,道:“那我不算,回头九哥宽裕了,再还。”

  九阿哥瞪了他一眼,道:“怂什么?都是哥哥、弟弟也没有旁人,你还永远猫在阿哥所不出来!”

  十二阿哥吭哧着说道:“这离御前近……”

  九阿哥没好气,道:“那又怎么样,就是汗阿玛过来凑热闹,不是也只有夸你们好的,也会夸爷大方,爷还盼着他来呢!”

  十二阿哥还要递请帖回来,九阿哥摆摆手,道:“行了,爷浑说的,又没给汗阿玛派帖子,来什么来?”

  十二阿哥这次收了请帖。

  眼见着十二阿哥走了,九阿哥才回了正房,道:“老十二越活越回去了,早先的时候也没这么怕人啊,就是爱耷拉着脸,现下看着这还躲人呢……”暜

  舒舒想到后世对于社恐的疗法,直接“脱敏疗法”叫人不自在,倒是可以慢慢来。

  她就道:“太腼腆了,爷平日里多夸夸,多安排几个差事,见的人多了,慢慢就好了。”

  九阿哥点点头,道:“就是脸皮太薄了,又不是大姑娘,有什么怕见人的,就该跟十四学学,人来疯,无所畏惧……”

  说曹操,曹操就到。

  十四阿哥从无逸斋回来,看到九阿哥的帖子,拿着帖子过来,道:“九哥,九嫂,既是大后天开席,能不能点菜?总要吃好喝好,大家才好说话……”

  九阿哥嫌弃道:“还喝好?除了山楂水、酸梅汤,还想喝什么,也不怕撑着?”

  十四阿哥望向舒舒,带了讨好道:“九嫂,西瓜好了,那能不能加一个西瓜汁?”暜

  原来除了请帖,他还看到了一枚西瓜。

  半车西瓜,总共三十来个。

  园膳房送了五个,北花园送了五个,而后讨源书屋一个,剩下荷池四所四个,而后就是南头所与南三所、北二所、北三所、北四所各一个,北六所两个。

  舒舒这里,就剩下七、八个了。

  她想了想,道:“剩下的西瓜不多了,估计只能留出两个来榨汁……”

  十四阿哥立时道:“尽够了,就弟弟跟十三哥小呢,其他成丁的哥哥们可以喝桃子酒、喝酒酿!”

  舒舒点头道:“好,那就给加西瓜汁。”暜

  十四阿哥想着昨天的烤羊肉,道:“九嫂,九嫂,那种甜口的烤羊肉再烤些,换了羊排肉更好!”

  舒舒还没接话,九阿哥已经不耐烦了,摆手道:“滚边去,下馆子点菜呢?有什么就吃什么,不许挑!”

  十四阿哥可怜巴巴地看着舒舒,道:“这是哥哥、嫂子家,又不是旁处?”

  其实,有人点菜,这宴席反而好预备些。

  舒舒很是宽和,道:“好,加上蜜汁烤羊排。”

  十四阿哥不敢再啰嗦,心满意足地走了。

  九阿哥道:“不能太惯着,回头蹬鼻子上脸……”暜

  舒舒道:“三所、四所膳房还不齐全,又是长身体的时候,除了咱们这里,也没地方点菜去!”

  九阿哥想了想,道:“这倒也是,四哥那边的菜,估计白送过来,他也不吃。”

  舒舒之前正想着二十号的席面怎么预备,十四阿哥过来“点菜”倒是给她一个启示。

  她就叫了小棠吩咐道:“将膳房现在能做的菜拟个单子,多抄几分,明天打发孙金往各处转转,让阿哥们自己点菜……”

  九阿哥在旁,道:“会不会太费事了?”

  能让大家吃好喝好,宾主尽欢是好,可要是太麻烦就算了。

  银子到位,交情都在里头,也不差这一口吃的。暜

  舒舒道:“还有好几天预备呢,都是现在有的食材,不费事……”

  九阿哥听了,就不管这个了,道:“什么时候去北花园?”

  舒舒看了眼座钟,道:“申正之前就过去,挨着住着,又不是外客,不好拖得太晚……”

  九阿哥看着衣架上挂着的皇子吉服,道:“穿这个会不会太热?”

  夏吉服用的是石青色直径纱底的衣裳,看着颜色深,实际上通体通透挺括,夏天穿着比较舒适。

  不过要在里头套衬衣的,跟常服相比,还是有些闷。

  舒舒道:“还好,就路上这几步晒,撑了阳伞就是了,到了太后宫,有了冰盆就好了。”暜

  九阿哥听了,不放心了,叫了何玉柱道:“去冰窖那边传话,就说爷说的,北花园今日有宴,太后宫那边的冰,今日翻倍的送,宴会场上,多搁几个冰盆,勤换着些。”

  何玉柱应了,下去传话去了。

  舒舒看着九阿哥道:“哪里就这么热了?等到傍晚凉快了,就好了。”

  九阿哥道:“还是小心些,太后也上了年岁,你又是最怕热的……”

  夫妻俩看了一遍孩子,就午后小憩。

  等到舒舒醒来时,已经是申初。

  九阿哥已经往园子里去了。暜

  核桃上前道:“九爷吩咐膳房烧了热水,预备着给福晋沐浴使的。”

  舒舒一觉醒来,身上也有些不清爽,就简单洗了澡,换好了衣裳,戴上了绒布的吉服冠。

  今日她们是陪客,充作背景板就行,不宜喧宾夺主。

  这会儿功夫,十福晋过来。

  妯娌俩的衣裳一模一样的,十福晋围着舒舒转了好几圈,才捂了脸,道:“这不穿一样的还比不出,一穿一样的,我肉都不想吃了!”

  阿霸亥部地处塞北,比京城凉快,十福晋也有些苦夏。

  舒舒就道:“那就趁着苦夏,胃口寻常,好好调理调理……”暜

  “嗯,嗯……”

  十福晋点头道。

  这会儿功夫,七福晋打发海棠过来了。

  “九福晋,十福晋,我们福晋问可以走了么?我们主子出来了,三福晋也出来了。”

  十福晋望向舒舒。

  舒舒点点头,拉着十福晋道:“走吧……”


  (https://www.lewenw.cc/2/2780/75031532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