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潜龙(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潜龙(打滚求月票)


太子妃正在用膳,三格格跟三阿哥也在。

        听说太子打发人过来,太子妃虽有些奇怪,可还是叫人进来。

        等到听太监说了缘故,看到这半条完整的鱼尾,太子妃的眼皮不由地跳了跳。

        她站起身来,三格格跟三阿哥见状,也跟着起了。

        “谢皇上隆恩……”

        太子妃说着,亲自接了盘子,将其中的一半夹开,放到自己碗中。

        她一边分着鱼肉,一边看向那太监。

        那太监后头跟着的提盒太监,总共有两人。

        除了眼前的食盒,还有一个食盒。

        她心里紧绷着,道:“那半条,是送到弘皙阿哥处?”

        那太监隐秘地看了三阿哥跟三格格一眼,点头道:“正是。”

        太子妃点头,将剩下的鱼肉,一分为三,三阿哥与三格格一人一份,剩下的一份交给身边宫人,道:“给大阿哥送去。”

        那宫人应了,接了过去,给阿克墩送去了。

        侍膳太监退了下去。

        三阿哥与三格格的保母都看着太子妃。

        平时小主子能自己吃饭,眼下这个却是要挑鱼刺儿。

        太子妃点点头,示意两人上前。

        鱼肉还热着,烧得很是入味儿。

        三阿哥与三格格吃着香喷喷的。

        太子妃也往嘴里送,却是不由自主地带了苦笑。

        皇上爱重太子,御前赐菜,对于毓庆宫来说算是寻常事。

        太子的应对,其实始终如一。

        那就是稀罕的、看得上眼的菜式就动两快子,不想动快子,就分给妻妾儿女。

        如此一来,面上也显得恭敬了。

        可是眼下,同样的行为,却是让太子妃觉得心惊。

        *

        偏殿里,阿克墩看到小儿巴掌大的鱼肉,咧开了嘴。

        他晓得太子单独给弘皙赏了半条鱼尾,也晓得自己这份是太子妃那边分过来的,跟三阿哥与三格格是一样的例。

        他心满意足,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

        为阿玛不喜就不喜吧,他只做好他自己。

        到了那一日,皇子分封的时候,按照叔叔们的例,最差也是从多罗贝勒始封,那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好像,头一次吃这样好吃的鱼肉。

        *

        对面的偏殿中,弘皙阿哥站着,夹着快子,将半盘鱼肉都给吃的干干净净。

        他面上是欢欣,可是心里丝毫不觉得欢喜,只觉得无语。

        这是御赐,阿玛不说都吃了,动上三快子,或者哪怕动上一快子,而后再分给妻妾儿女,都不算错处。

        可眼下这样,算什么呢?

        跟阿克墩将长辈给的吃食直接喂狗有什么区别?!

        要是没有人嚼舌头还罢了,这样小事不会有人计较,可是要是御前有人下蛆,这就是“大不敬”。

        *

        南五所,气氛正好。

        御前赏赐的这一盘清蒸鱼肉,公主先分了两块出来,而后就由她身边太监捧着,按照席面,依次分了下去。

        到了舒舒这席时,已经分出去半盘子,只剩下几块了。

        九阿哥就看了看,毫不客气地指了鱼腹肉,道:“我们要这块……”

        鱼腹肉嫩,刺儿少,舒舒最爱吃了。

        酒楼好不容易送来一条大鱼,本想要留给舒舒吃的,结果舒舒打着自己的名义孝敬了御前,他们还不能捞两块好肉吃了?

        太监从命,将鱼腹肉放在干净的小碟子里,放在夫妻两人席面上。

        舒舒看着九阿哥无语,后头的都是弟弟,这时候又没哥哥样儿了。

        大家看着九阿哥,也是意外他这做派。

        九阿哥得意洋洋的,道:“从大的开始分,就是可大的先挑啊,这也公平,要不然的话,上要礼敬哥哥们,下要让着弟弟们,那活该我们中不熘吃亏呗,凭啥啊?不公平!往后我敬着哥哥们,弟弟们就得敬着我;哥哥们让着我的时候,我再让着下头小的。”

        大阿哥觉得有道理,点头道:“不错。”

        五阿哥也附和,道:“嗯,嗯,先顾自己个儿,别吃亏。”

        三阿哥忍不住笑道:“可这回大哥我们也没挑,都是由着人分了,老九你怎么挑了?”

        九阿哥挑眉道:“一人一个行事做派,肉都端到你们跟前了,你们没挑,那是你们的事儿,我想挑了就是我的事儿了,又不是在旁人跟前,跟家里人有什么好客气的?!”

        四阿哥白了九阿哥一眼,看着鱼肉,低声问四福晋道:“闻着难受么?要不要挪远些?”

        四福晋小声道:“早不害口了,没事的。”

        七阿哥照例不开口,他们夫妻分的那一块鱼肉,一半是鱼腹肉,一半是鱼背肉。

        他用快子将鱼肉一分为二,将鱼背肉夹到自己碗中,剩下的鱼肉,推到七福晋那边。

        七福晋看着剩下的鱼肉,眼睛似含着蜜,黏湖湖地落在七阿哥身上,手也不老实,在桌子底下,直接搁在七阿哥的大腿上,手指肚摸索着。

        之前看话本上说如胶似漆,她有些不明白,现在感觉有些懂了。

        要不是眼下人多,她都想直接将七阿哥揉在一块儿。

        七阿哥身上一僵,瞪了七福晋一眼。

        七福晋灿烂一笑,见牙不见眼。

        七阿哥浑身发热,脸都红了,没有法子,直接用左手去扒拉七福晋的手。

        七福晋依旧不肯老实,抓住七阿哥的手,在手心里勾了两下才放开。

        八阿哥与八福晋这一桌,就是一块鱼背肉。

        八福晋看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开。

        这里鱼刺儿多,肉还发死发柴,不爱吃。

        八阿哥则是专心致志地挑鱼刺,只是在吃了一口之后,他将剩下的半碟子鱼肉都送到八福晋跟前。

        八福晋一愣,抬头望向八阿哥。

        八阿哥依旧是素来的温煦,道:“御赐的,多吃些。”

        这虚伪做作的样子,八福晋真想将盘子扣在他脸上。

        她也笑了,道:“怎么好吃独食,还是分着吃吧!”

        说罢,她端起了盘子,虚虚地往自己碗中分了一快子,剩下的全都倒在八阿哥的饭碗中。

        八阿哥还笑着,就是原本挑着的嘴角,有些平了。

        十阿哥这桌,十阿哥有样学样,也指了一块鱼腹肉。

        十四阿哥坐在旁边,不由道:“十哥,你们都挑完了,剩下没好肉了!”

        十阿哥点头道:“嗯,你们就对付吃一口吧,大小伙子,挑什么嘴?”

        十四阿哥:“……”

        十阿哥一边说着,一边将鱼腹夹给了十福晋。

        鱼腹肥美,十福晋吃得美美的,点头道:“是啊,十四弟,等你有了福晋再挑好吃的。”

        十四阿哥脸上露出哀怨来,又是想早早娶福晋的一天!

        太监端着鱼盘到了东末席。

        十二阿哥看着鱼盘,没有说话的意思。

        十三阿哥见里面还有三块鱼肉,一块鱼腹,两块鱼背,就指了鱼腹道:“这个给十二哥。”

        那太监应声分了。

        十二阿哥看着眼前的鱼肉,看了眼对面的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正探着脖子,可怜兮兮地看着这边。

        十二阿哥就道:“一样的,这个给十四。”

        这应该是九嫂酒楼里送到阿哥所的那条大鱼。

        不稀罕,他们前天四个人吃了一整条。

        十三阿哥听了,才叫太监换了。

        十四阿哥看着这样的动静,眼巴巴地等着最后这一块鱼腹肉到了,带了期待送到口中。

        一口下来,满口油润。

        虽说是鱼肉,却是荤香扑鼻。

        好吃。

        他对十二阿哥道:“十二哥,不白吃您的,明年您大婚,弟弟给你预备两条小金鱼儿做贺礼!”

        十二阿哥也当听不到,垂下头,专心挑鱼刺,也不理睬十四阿哥。

        一个一个的,都爱拿大婚说话,不想听这个。

        十三阿哥则看着十四阿哥使眼色,示意他老实些。

        十四阿哥早就感觉到了上首传来的眼刀子,没有当回事儿。

        什么毛病?

        怎么吃饭还要管?

        哼!

        瞎操心。

        没有必要搭理。

        恪靖公主高坐主位,将下头的动静看了个齐全。

        她想了想现下太子的处境,还真不是稳如磐石。

        她的视线,就重点关注大阿哥、三阿哥与四阿哥。

        这三位序齿靠前,也是皇父亲自教导出来的皇子。

        大阿哥从头到尾没怎么说话,神色松弛,手边的酒壶却是没停,自斟自饮,眼神清明,可周身带了几分寂寥。

        恪靖公主稍加思量,有了判断。

        母族微末,妻族凋零,单靠着皇长子身份,也不容易。

        这跟太子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更多的要靠出身跟皇父的恩宠,才在诸皇子中脱颖而出。

        若是恩宠不在,这出身也没那么金贵了。

        三阿哥这里,端坐着很是文雅,可是快子却是很不客气地伸到三福晋碗中,将她挑好刺儿的鱼肉夹了去。

        三福晋见了不乐意,瞪着三阿哥。

        三阿哥还絮叨着:“还有小刺儿呢,挑得再干净些。”

        三福晋白了他一眼,不情不愿的,可还是听话的挑刺儿了。

        从头到尾,三阿哥滴酒不沾。

        就是开席时斟的一盅酒,也跟没动似的,几乎是满杯。

        恪靖公主心中也有了判断。

        这位哥哥文武全才,妻族也体面,可是……

        四阿哥这里,看着稳稳重重地端坐,可是眼神有些忙,时而望向末座的十四阿哥,时而望向东首位的两位格格,时而还要望向九阿哥,脸上也是神色变换,欲言又止的……

        *

        打滚求双倍月票了,跪求!


  (https://www.lewenw.cc/2/2780/74825421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