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鸳鸯(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鸳鸯(打滚求月票)


  北头所。

  三阿哥将猎刀收好,心满意足。

  这个收着,明年的万寿节礼可以少预备一件。

  三福晋想着那串红宝石项链,带了可惜道:“爷真是的,又不是跟直郡王对上,本来稳操胜券的,怎么就轻敌了!”

  三阿哥叹气道:“爷晓得老五胖,可没想到他这么胖啊,没拽动。”

  三福晋想着后头八阿哥跟十阿哥那一场,道:“看着叫人心惊,我怎么觉得他们都是故意的,十阿哥故意顶八阿哥鼻子,八阿哥也是使力气诚心要伤十阿哥……”

  三阿哥轻哼道:“那不是有汗阿玛的扳指勾着么?老八肯定要争的,老十这里也憋着坏,瞧不上老八假惺惺地跟老九道歉。”

  三福晋摇头道:“胆子好大,当着皇上的面儿,也敢使这些小算计,倒是八福晋,挺叫人意外的,纹丝不动,换了过去,早要挡在八阿哥前头张牙舞爪了。”

  三阿哥幸灾乐祸道:“往后还有的掰扯,这两口子过日子,没有孩子怎么行?不单老八这里,既是毓庆宫那边,你瞧着吧,明年新格格入门,也有的笑话。”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自己辞了格格之事,看了妻子一眼。

  他是男人,又不是圣人。

  谁不爱鲜嫩的小姑娘。

  只是内务府秀女算了,往后再进人,还是从府中包衣人口或是户下人中选。

  *

  南三所。

  四福晋已经梳洗完毕,在炕上歪着了。

  四阿哥近前,揉了揉她的腿道:“肿了么?”

  四福晋摇头道:“没有,就是坐得乏了,有些腰酸。”

  她现下六个半月,不管是坐椅子,还是坐凳子,都不大舒服。

  四阿哥想着八阿哥夫妇相处的情形,叹了口气,道:“回头郭络罗氏过来看你,你也找机会好好劝劝她,这日子还得过,人前的面子也得给老八周全了,否则的话,旁人不单笑话老八,她也吃亏。”

  四福晋脸上带了为难,道:“爷,疏不间亲,跟咱们比起来,他们夫妻之间才是最亲近的。”

  再说了,中间还隔着一个孩子,八阿哥有错在前,还不兴八福晋恼了?

  八阿哥自己端着架子,不低头,那凭什么八福晋这个吃亏受委屈的就要先低头?

  这两口子过日子,旁人指手画脚,怪招人烦的。

  四阿哥想起了席间八阿哥跟九阿哥道歉之事,不管是九阿哥的轻描淡写,还是十阿哥的快言快语,都是因八阿哥这态度有些糊弄人。

  对兄弟如此,对妻子那边应该也差不多。

  四阿哥叹气道:“瞧着他的样子,将大哥也怨上了。”

  四福晋没有接话。

  怨就怨呗,本就是外热内冷的人。

  但凡晓得好歹,八阿哥跟八福晋与九阿哥都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这两人,曾经是最在意八阿哥,对八阿哥最赤诚之人。

  这是自家爷有毛病,兄弟他能说,自己这个做嫂子的说不得。

  四福晋也没有自讨无趣,只低头看着肚子,道:“产期在重阳节前后,爷要是随扈去塞外,估摸赶不回来了。”

  四阿哥看着四福晋的肚子。

  现在衣裳穿得薄,很明显的凸起。

  他心里算了一下,道:“今年是太后六十圣寿,汗阿玛不会往远了走的,估摸九月初就会回銮。”

  四福晋听了,松了口气,道:“那就好,爷不在家,我心里没着没落的。”

  四阿哥就道:“等到爷出门之前,接了岳母过来陪你。”

  四福晋听了,有些迟疑。

  毕竟现在不流行的岳母住女婿家,三、五日的小住还罢了,长了容易惹人非议,兄嫂那边也未必乐意。

  四阿哥却看着九阿哥夫妇如何奉养伯夫人的,也晓得高斌的姥姥就住在他家。

  虽说奉养父母终老是子媳之道,不与女儿、女婿相干,可是也分人。

  自己岳母是继室,没有亲生子,要是能到女儿这里“小住”几回,享了天伦,也是他们的孝顺。

  四阿哥就道:“事出有因,这不是要陪你生产么,不必多想,舅兄跟舅嫂那里爷去说。”

  四福晋就带了期待,道:“那回头叫人收拾屋子。”

  若是能陪她生产,住到满月后,那也有两、三个月。

  四福晋看着丈夫,抿嘴笑了。

  现在就挺好了,能有这份体恤之心。

  至于跟自己差不多同时怀孕的李格格,就那样吧,谁叫皇家就这个规矩,没有地方讲道理去……

  *

  隔壁的南二所,正房。

  八福晋坐在梳妆镜前,摘了耳坠子。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表情,像个木头人。

  只有这样,嘴角的疤痕才没有那么显眼。

  但凡她笑了,或是怒了,表情动作大了,这条疤痕扯着,整个脸就很怪异。

  八阿哥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坐在炕边,直愣愣地看着八福晋。

  明明是盛夏时节,屋子里也没有放冰盆,可是却透着几分冷意。

  八福晋转过头来,木木地看着八阿哥。

  八阿哥的鼻子肿着,拐带着眼窝也肿起来。

  本来是大双眼皮,成了死鱼眼,看着添了几分阴狠。

  他看着八福晋道:“宝珠,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八福晋看着八阿哥,道:“爷想要我说什么?”

  八阿哥重重地叹了口气,躺在炕上,闷声道:“你我是夫妻,不是仇人。”

  八福晋听着,脑子里想到一个词儿。

  欢喜冤家。

  她跟八阿哥夫妻三年,看尽彼此的狼狈,欢喜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冤家了。

  八福晋看着八阿哥道:“爷想要什么?”

  八阿哥坐起身来,看着八福晋,道:“我心中最敬佩的人物,就是安和亲王!”

  出为大将军王,入为主政亲王。

  到时候兄弟不说仰自己鼻息,也要恭恭敬敬、客客气气。

  连带着额娘,母以子贵,也不用再屈居人下。

  八福晋看着八阿哥,心里忍不住“呸”了一声。

  自己的郭罗玛法是宗室王公中汉学最好之人,也是同辈王公中文治武功数得上的。

  八阿哥有什么?

  跟他那个生母一样,装个温和人的样子,行事扭捏小气,满肚子算计。

  八福晋面上却看不出什么,道:“那爷跟舅舅那边多亲近些,不单单是舅舅他们,其他正蓝旗宗室,也要多亲近,从太祖皇帝开始,真正能在朝廷上说上话的王公,最差也要是个小旗主……”

  八阿哥看着八福晋,眼中神采奕奕。

  兄弟们争强好胜的,有什么出息?

  他的视线,一直在朝堂上。

  他想要比肩的,是太子跟大阿哥,而不是其他以后会沦为寻常宗室的皇子阿哥。

  宝珠是安和亲王教养大的,她长处本不在内宅之中。

  他拉着八福晋的手,情真意切道:“宝珠,爷已经悔了,之前也不会当丈夫,好好的日子过成了这样,往后咱们好好的,爷心中,谁也比不过你去。”

  八福晋强忍着,才没有甩开八阿哥的手。

  她看着八阿哥的眼睛,发现他说的是真话,或者是极像真话的话,跟那种不走心的随口糊弄不是一回事儿。

  八福晋身子微微颤抖。

  他怎么敢?!

  去年践踏自己如同烂泥,以为自己没用了,连糊弄都不爱糊弄,露出刻薄的嘴脸。

  现下这是察觉到自己有用了,又过来装模作样。

  八阿哥一愣,看着八福晋道:“宝珠……”

  八福晋已经上前,趴在八阿哥怀里,眼泪簌簌落下。

  八阿哥拍着她的后背,道:“别哭,别哭,爷晓得你委屈了,都是爷不好,没有护住你……往后,再不会了……”

  “呜呜……”

  八福晋终于哭出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心中却分外清明。

  就是八阿哥不好!

  小人!

  郭罗玛法看错人,自己也眼瞎心瞎了!

  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她无父无母,以后也不会有骨肉,孤零零的一个人,就盯着八阿哥好了。

  让他心想事不成……

  让他徒劳无功……

  那是多有意思的事啊……

  *

  北二所,正房。

  幽暗的稍间,帐子时而波澜起伏。

  外头传来了梆子声。

  三更天了。

  七阿哥带了几分无奈,抓住七福晋的手,道:“老实些,都三更天了!”

  回来就开始折腾,没完没了。

  七福晋翻身挤在他怀里,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七阿哥的耳垂,哑着声音,道:“爷,话本子里说的是真的,春宵苦短……”

  七阿哥被激得浑身酥麻。

  七福晋感觉到他的僵硬,“嗤嗤”地笑着,道:“爷,话本子里还说旁的了,我学给你听啊……”

  七阿哥没有法子,只能将七福晋往上提了提,低头堵住她的嘴……

  *

  北六所,正房。

  虽说当着九阿哥的面,十福晋理直气壮说自己睡姿好,可是实际上她对自己也不是很放心。

  因为夫妻俩睡得时候,规规矩矩的,可是醒了的时候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姿势。

  有时候她在十阿哥怀里,有时候她趴在十阿哥身上,有时候十阿哥在她怀里。

  因此,为了防止自己乱动,碰到十阿哥的伤处,今晚夫妻俩就分了被窝,中间还用一排枕头做了楚河汉界。

  可是这么远,十福晋又不喜欢,两人就手拉手说话……


  (https://www.lewenw.cc/2/2780/74808474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