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选日子(打滚求月票)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选日子(打滚求月票)


  两人手拉手,头碰头地说着悄悄话。

  宜妃跟惠妃看在眼中,相视一笑。

  十八岁,多好的年纪,娇花一样。

  看着叫人开心。

  她们也是这个时候过来,真是觉得时间飞快,恍惚之间,还能记得初入宫的情景。

  少一时,午膳摆上来了。

  因不是宴,所以饭菜种类并不多,不过是在例菜之外,拿银子给膳房,多预备了几道菜,都是甜口,女子爱吃的。

  冰糖燕窝、拔丝白果、桂花山药跟红糖年糕这四样。

  大家的饭量都不大。

  每日里也不动,平日里饮食又荤腥,吃多了就成灾难了,到时候肥硕了,自己也受不了。

  都习惯了少吃,都是小鸟胃。

  素菜之中,居然是凉拌曲麻菜大家吃的最多。

  舒舒看着,也是心中称奇了。

  皇子府那边之前也有这个菜,舒舒只吃了一顿。

  野菜之所以是野菜,肯定口感有不足的地方,否则早就被培育成蔬菜了。

  这个曲麻菜味苦,是小嫩芽的时候口感还嫩些,变成叶菜后,吃着还有些说不出的涩。

  等到撂下筷子,惠妃对舒舒,笑道:“你们府里不怎么吃这个吧?”

  舒舒点点头,道:“每日有供,不过吃的少,九爷不爱吃苦的。”

  惠妃道:“那也比大萝卜、大白菜强。”

  宫里每日饮食供应,除了肉跟调料等,还有菜。

  这个是按照月份来更换种类的,从一月到十二月每月供应的菜都有调整,但是各色萝卜跟各色白菜为主,再加上几样其他的。

  舒舒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惠妃见状,就道:“这是夸九阿哥呢,办差事精心,想到这些,总算是多了几样菜蔬。”

  舒舒道:“就是个爱操心的,在家里也是,前阵子还问起暖房种子的数量呢,恨不得让人将市面上的种子都淘换了,叫人预备着,到了中秋前后,就要开始种了。”

  结果各色蔬菜种子就有上百斤了。

  这么多,自然不是皇子府的暖房用得了的,主要还是打算用在小汤山那边的暖房。

  今年冬天,皇子府就能多个菜铺了。

  不过为了方便,九阿哥还让内务府也在小汤山修了八个暖棚,用来种菜,供应宫中。

  否则的话,皇子府的菜就不好在外头卖了。

  要是都孝敬给宫里,又太扎眼些。

  只有宫里冬日蔬菜供应齐全,自己才好赚这一笔银子。

  想必到了冬天,每日分例多了洞子菜,大家会更念九阿哥的好的。

  大家也待了一上午,用了午膳说了会儿话,就各自散了。

  回春墅这里,就只留了舒舒跟恪靖公主。

  恪靖公主看着舒舒道:“十阿哥那边如何了?昨日九弟看着像是恼了。”

  舒舒没有提九阿哥动手的话,只道:“今早换药的时候,我跟九爷过去了,听九爷说,黑紫黑紫的,再等等还要太医给揉开,他是恼了,昨晚直接跟去北六所了,将十阿哥给骂了一顿。”

  宜妃在旁听得糊涂,道:“十阿哥伤了?那老九怎么不体恤弟弟反而还要骂人?”

  恪靖公主没有瞒着,说了昨晚布库比赛之事。

  宜妃听了,却是面不改色的模样,还安抚恪靖公主道:“行了,与你有什么相关?那布库比赛我也看过,连拉带踹的,本来就是要动手的,磕了绊了是寻常……”

  说到这里,她看着舒舒道:“回去跟老九说,不许骂十阿哥,要骂也骂他自己个儿,要不是他的不长记性,也不会叫十阿哥担心。”

  这当娘的能嫌弃,当妻子的却不好嫌弃。

  舒舒就道:“九爷也是担心十爷,担心伤了狠了,后怕的不行,到家的时候都没过劲,怕得浑身直哆嗦。”

  半气半怕的。

  她也不是扯谎。

  宜妃想到八阿哥,不由皱眉,可是当着恪靖公主的面,也没有说旁的,只嘱咐她道:“这年岁隔得远的兄弟还罢了,叽格不起来;这年岁挨着的,今儿恼了,明儿好了的,不必掺和,也不用放在心上。”

  恪靖公主道:“女儿回京大半月了,也听得差不多了,不赖九弟,还是八阿哥自己的错处多些,有了这一回,远些处着也好,省得九弟实在吃亏。”

  宜妃没有说什么,就是看了舒舒一眼。

  自从九阿哥大婚以后,对上八阿哥就少有吃亏的时候。

  不但如此,就是之前吃的亏,也都找补得差不多。

  说了几句闲话,舒舒跟恪靖公主也出了园子。

  小东门离阿哥所近,舒舒就邀请恪靖公主过去吃茶。

  恪靖公主摇摇头道:“今儿就不过去了,明儿去探望三哥跟十阿哥后,再去找你说话。”

  昨日受伤了三个,三阿哥、八阿哥与十阿哥。

  恪靖公主这个宴会的召集者还要出面善后。

  本该今天上午探病的,转上一圈,送上一份慰问礼,事情就算翻篇。

  可是因为今日是十八阿哥“抓周”,就给耽搁了。

  恪靖公主有安排,舒舒就没有再留人,两人作别。

  回到五所的时候,没见着九阿哥,舒舒觉得有些奇怪,问核桃道:“爷呢?这是出去了?”

  核桃道:“去后院看大阿哥去了。”

  舒舒洗了脸,换了件半新不旧的纱衣,也去了后院。

  堂屋里,铺着毯子。

  三个小宝贝都醒着。

  伯夫人坐着小兀子上,慈爱地看着三个小宝贝。

  九阿哥蹲在旁边,手边上躺着丰生。

  虽说在舒舒面前,九阿哥信誓旦旦,对三个孩子一视同仁。

  可是人心也不是尺子,非要称量得整整好好。

  爱屋及乌的缘故,他还是更看重肖母的丰生一些。

  犯了同样毛病的,还有伯夫人。

  眼见着这两人,一个摸着丰生的小手,一个摸着丰生的小脚,将丰生逗得“咯咯”直笑。

  舒舒觉得自己要给这两人立规矩了。

  她直接坐到阿克丹跟尼固珠中间,摸了摸阿克丹的小手,又亲了亲尼固珠的小肥脚。

  九阿哥见了,笑道:“你也不嫌臭?”

  舒舒道:“每天都洗澡,一点儿也不臭。”

  就是奶腥味儿。

  伯夫人则是看着阿克丹,告诉舒舒,道:“之前白天喝三回奶,现在喝四回了,要长了。”

  舒舒不放心了,道:“那多醒一回,觉够了么?”

  伯夫人道:“还行,丫头记过,每天下来也睡七个时辰,比不得哥哥跟妹妹,可是也不算少了。”

  舒舒听了,摸了下尼固珠轮胎似的小腿,道:“那咱们尼固珠指定是睡得多了。”

  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比她两个哥哥长得更快。

  伯夫人点点头道:“比阿克丹多一个半时辰,比丰生多半个时辰,真是个爱睡觉的小丫头。”

  舒舒想起她给十福晋出的主意,多吃肉,多睡觉,少吃糖。

  这成年人多睡,体重会下降,脂肪分解成二氧化碳跟体液。

  这婴儿多睡,却是憨长。

  换算过来,这乳汁真是养人。

  舒舒望向九阿哥,决定往后每天睡觉之前让九阿哥喝牛奶。

  皇子府这里的分例,还是内务府供应,他们夫妻里每日都有牛奶,是备着喝奶茶用的。

  九阿哥抬头看过来,道:“娘娘那边热闹么?小十八抓了什么了?”

  舒舒想起十八阿哥可爱的模样,目光落在阿克丹身上,道:“热闹,园子里住着的宫眷都去了,叔侄俩可像了,抓了金勺,还会指使人,指了东西,叫十七阿哥去抓的。”

  九阿哥道:“那跟五哥一样啊,大名呢?”

  舒舒摇头道:“还没圈,御前只赏了东西过去。”

  皇子大名,是礼部那边递上名字备选,然后康熙圈定。

  九阿哥想了想,道:“周岁没圈,那就要种痘后,或者入上书房之前取了。”

  舒舒看着伯夫人道:“阿牟,说好了不许偏心的,现下他们还小,不记事,等到他们四、五岁,还是要一样待的……”

  说到这里,她望向九阿哥道:“爷也是,别只哄丰生……”

  九阿哥看了其他两个孩子一眼,跟舒舒道:“不是爷偏心挑剔,阿克丹不跟人,尼固珠又闹腾,就是不如丰生乖巧。”

  伯夫人看着舒舒道:“行了,别操心这些了,都是小心肝,哪个也不会慢待了。”

  舒舒按照规矩,在抱了阿克丹后,也抱了丰生跟尼固珠。

  三个月大的孩子,都开始认人了。

  在她怀里的时候,目光就围着她转,被奶嬷嬷接过去后,也伸着小胳膊勾人。

  舒舒看着,心都要化了,抱着伯夫人的胳膊,道:“还真叫人为难,要是一个孩子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些了。”

  将心比心,哪个宝宝不想要父母的独宠呢?

  伯夫人道:“别说这样的话,这是福祉。”

  女子生育,就是生死关。

  舒舒怀一次,直接生是三个,如今母子几个也调理出来了,不是福祉是什么?

  舒舒脑子里想着百望山的牛。

  这回应该可以抽出之间去百望山上吧。

  这时,就听伯夫人道:“对了,上午你额涅打发人过来了,福松过礼的日子要订下来了,就在六月初六。”

  本该是三、四月里挑个日子的,但是正好舒舒坐月子,外加上春夏交替,张英又告病了,也耽搁了好些日子,就拖到现下才选日子……

  *

  书友大大们,继续求保底月票。


  (https://www.lewenw.cc/2/2780/74800510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