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露财(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露财(第一更求月票)


  因为驱蚊,两人浑身都香喷喷的,回来就叫了水,洗了一遍。

  至于明日的客人,明儿再说。

  那两人都不是包衣出身,也钻营不到他们这边。

  午饭就直接吃的芝麻凉面。

  这边刚吃完饭,崔百岁就过来了,是四阿哥与五阿哥来了。

  九阿哥就往前院去了。

  两个哥哥都是有差事的,许是今日在园子里轮值?

  前院客厅,五阿哥拿着湿毛巾在擦脸,还吩咐小太监道:“去膳房看看有没有冰镇西瓜,有的话切瓜,没有的话,什么绿豆汤、酸梅汤也行。”

  这到了弟弟家了,自然不用装假。

  小太监应声下去了。

  五阿哥又解了领口袖子,用毛巾在脖颈里擦了两把。

  眼见四阿哥不动,他好奇道:“四哥您不热?”

  四阿哥只擦拭了额头道:“还好。”

  五阿哥也就不理会他了。

  大伏天的,谁热谁知道。

  回头捂一身痱子,就不嘴硬了。

  九阿哥进来,道:“这大热天的,您二位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吃了没,要不要垫垫?”

  五阿哥道:“吃了,也饿了,有现成的对付一口吧。”

  九阿哥就吩咐崔百岁道:“叫膳房那边上两份冷面。”

  崔百岁下去传话去了。

  小太监端着酸梅汤跟果盘进来。

  五阿哥喝了酸梅汤,吃了四块西瓜,才算清凉了些,在那里直喘气。

  因这一院子的人老幼妇弱的,没有用冰盆。

  所以五阿哥有些待不惯。

  这头上汗才擦完一会儿,就有细细密密的一层。

  九阿哥见状,就又叫人去冰窖取冰。

  五阿哥摇着扇子,看着九阿哥道:“收到外官的帖子了吧?”

  九阿哥在四阿哥下首坐了,点点头道:“收了两个,一个是都统府那边拐了弯的远亲,一个不知道什么亲戚。”

  五阿哥愤愤道:“什么亲戚?是想要占你便宜的!”

  没头没脑的,九阿哥有些糊涂,望向四阿哥。

  四阿哥皱眉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不懂么?你买高必盛的东西开了先河,市面行情的两倍,惦记着你的人就多了。”

  九阿哥听了,差点跳起来。

  “荒唐?我买药是因为要用,有市无价的,赶上了赶紧留了,难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要?”

  这外地大员进京述职的多了,自己这里又不是杂货铺,什么都收。

  四阿哥道:“三七你也用?”

  九阿哥:“……”

  是没有什么用到的地方,人人都晓得那个是外伤用的。

  自己又不往军中去,这辈子应该也没有什么机会外伤。

  “我问了高必盛带回京的土仪,他提了两样,我也不好挑挑拣拣的,就都要了,打算回头大哥、七哥、我岳父过生日的时候,分吧、分吧,添寿礼里……”

  九阿哥说了自己的打算。

  他认识的人中,跟军中沾边的也不多。

  这三人各送一斤,剩下二斤让乐凤鸣制成粉,备着府中侍卫、护军用。

  五阿哥不赞成道:“用不上的东西,你还高价买,太败家了!”

  他觉得浪费,又不是吃喝的东西,就道:“再有人送东西,你都别要了,要不像你这样大手大脚的,多少钱够花啊?一千多两银子,说花就花出去了。”

  四阿哥觉得头疼,摇头道:“哪有生辰礼送药材的?”

  这寓意太不吉利了,像是诅咒人生病。

  九阿哥想了想也是,点头道:“那就不放在生辰礼,搁在中秋礼也是一样的。”

  说着,他倒是好奇起来,道:“不就是买了两样药材么,怎么还传开了?”

  这八旗老少爷们,没有旁的新闻嚼舌头了?

  五阿哥摇头道:“不知道,就是好些人说,还有人估算你小汤山卖地赚了多少钱,都说到两、三百万两上头了。”

  四阿哥揉了揉太阳穴,道:“因你的缘故,京中这两样药材涨价了,不少人家打听了石斛的药效,也四下里打听了。”

  九阿哥听了,不由傻眼,道:“这药还有哄抢的?那回头正经要用的人买不到了,怎么办?”

  四阿哥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办?没法子!”

  九阿哥是真有些不安了。

  要真是耽搁了旁人看病,那算谁的?

  像是他错了似的。

  五阿哥听出弊端了,跟九阿哥叮嘱道:“往后想要买,还是随行市,别抬价了。”

  九阿哥忙点头。

  他本是为了省心,才银子给的爽快,想着别招惹麻烦。

  忘了上行下效,又带来其他的麻烦。

  四阿哥看着他道:“外官给你递贴子,应该是想要问这两样药材的,你就按你的买价,酌情转让一些就是。”

  能有胆子直接登皇子大门的,都是高官显宦,晓得规矩,要不是有急需,不会犯这个忌讳。

  九阿哥诧异道:“是来找我买东西的?不是带了土仪过来卖我的?”

  四阿哥道:“借着土仪的名头上门,才好提其他,要不然的话,直接上门求药也失礼。”

  二品大员,谁还差几个银钱不成?

  晓得九阿哥有截买的毛病,应该是躲着九阿哥走,哪里会主动送上门来?

  既是来了,就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除了求药,再无其他。

  九阿哥听了,不由烦了,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亲戚呢,叫人留了帖子,让他们明天过来,早知道这个,直接退了帖子就是了。”

  他虽喜欢经济事物,可又不是商人,也没兴趣直接行买卖事。

  五阿哥在旁道:“不爱见就不见,叫人退回去就是了。”

  九阿哥听了,有些意动。

  四阿哥忙道:“能递了请帖的,都是能够扯上关系的,既是先头留了,就不好退了,以后收的时候仔细些就是了。”

  九阿哥还是有些不痛快,吩咐何玉柱道:“去正房跟福晋说,将石斛茶拿两罐子过来,送四哥、五哥。”

  何玉柱应声去了。

  四阿哥摇头道:“我不要,既是当药茶喝的,你就好好留着。”

  五阿哥也摇头道:“不喝不喝,除了奶茶,其他茶都不爱喝,拿回去也是搁着。”

  九阿哥道:“这是补虚的,回头四嫂、五嫂出了月子,可以喝起来,之前想着满月礼时送的,既是不好送礼的送药材,那你们就顺手带回去好了,省得回头真让旁人惦记上,不够分。”

  这是好东西,连兄弟们都没舍得分呢,要是叫旁人求了去,也叫人恼火。

  可要是真有个病人等着,也不好回绝。

  能分就先分些。

  回头对方求不到,找苏努贝子府那边就是了。

  少一时,何玉柱回来了,却是拿了四罐茶。

  “福晋说了,两罐是石斛茶,两罐是三七片,也是补气的,冬天可以三七炖鸡,石斛询问过太医后当茶饮。”

  两种药茶上面都有红色签子,就一人两罐分了。

  五阿哥先看了三七,颜色有些像干人参,而后又拿着那石斛茶,道:“这个比头等人参还金贵,我得好好瞧瞧……”

  他打开来,看到里头的切片,道:“那这个能炖鸡么?”

  九阿哥道:“谁晓得,问太医去。”

  四阿哥对五阿哥道:“夏天不是进补的时候,不要随便用这些,叫太医看好了配伍再说。”

  五阿哥笑道:“我就问问,既是补气的好东西,还是留着弟弟福晋。”

  四阿哥也拿起了罐子,对于石斛也有些好奇。

  九阿哥想到大阿哥那边,跟两人道:“这个眼下少,不能人人有份了,不过没事儿,我准备打发人去云南料理茶山,往后就不会缺这个了,这回的几斤,我会多给大哥一些,到时候两位哥哥别挑礼,先头他得了这个,都给我们拿过来了……”

  四阿哥看着手中石斛,道:“这个你先留着,回头等到云南的到了再给我们也是一样的。”

  五阿哥也合上罐子,道:“是啊,眼下又不着急吃这个。”

  九阿哥摆手道:“拿出来了,就是给哥哥们的,眼下还富裕着呢,除了买的那五斤,苏努贝子打发人送了二斤过来。”

  四阿哥听了皱眉。

  拿人手软,尤其是这种不好直接算钱的亲戚。

  他们眼下的身份,不宜跟宗室王公往来亲近。

  五阿哥道:“那是给弟妹的?是给弟妹娘家那边看的吧?”

  他不晓得私生女不私生女的,只以为舒舒的庶姐折在了贝子府。

  这也就是宗室府邸,还是老亲,否则中间添了一条人命,这两家人脑子打成狗脑子都不稀罕。

  九阿哥过去给岳家撑腰,还被宗亲议论过一回。

  九阿哥后知后觉道:“是因为这个?我还以为是贝子府给我的赔罪礼呢。”

  四阿哥与五阿哥都说不出话了。

  这脸皮还挺厚。

  将人家的白事都搅合了,到底谁对不起谁?

  四阿哥想到了八阿哥叫人满世界打听积年三七之事,道:“八阿哥那边正用三七,前两日也四处张罗了,你既是没有用处,那挪给他些。”

  九阿哥随口道:“那也按买价转么?”

  三七虽然不如石斛金贵,可是他买这几斤,却是按照五十六两银子一斤的价格卖的,都是一等人参的价格了。

  五阿哥道:“不挪,他都没上门来求药,也不能主动送,十阿哥该生气了。”

  四阿哥一怔,没想到五阿哥会拦着。

  “十阿哥跟八阿哥还没好呢,才打架大半月,你这个时候往八阿哥身边去,让旁人怎么想?”五阿哥难得带了几分认真。

  九阿哥是听劝的,忙点头道:“我不送,我不送……”

  可是药材不是其他,要是真耽搁了,也不好。

  到时候汗阿玛会怎么看,不爱搭理八阿哥与冷心冷肺是两回事儿。

  九阿哥就看着四阿哥,道:“那四哥您再带一斤三七走,别说是弟弟这里得的,要是那边还用,您就给送过去得了。”

  四阿哥想了想,这也确实是一个办法。

  他就道:“就按照你的价格,不许不收银子。”

  九阿哥点头道:“那当然了,亲兄弟,明算账,您乐意白给他是您的人情,弟弟这里,是不肯亏了的,要不成了例,往后谁都来占我便宜,我可受不了。”

  四阿哥点头。

  五阿哥看着他道:“那你平日还散东西?那不也亏了?这石斛听说你就孝敬了一圈长辈?”

  九阿哥摇头道:“不亏啊,弟弟乐意给的时候,这散财也欢喜;可是怎么给,什么时候给,下回还给不给,得随心,不能上贡似的,也成定例……”


  (https://www.lewenw.cc/2/2780/74753731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