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红缨(第三更)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红缨(第三更)


来的最早的,是三阿哥。

        三阿哥本来回来的早,梳洗更衣就过来了。

        也没让门房禀告,晓得九阿哥与十四阿哥在前厅,就直接过来了。

        结果看到什么?

        地上铺了红地毯,上面放着三个孩子。

        一个趴着,挺着脖子,笑得乖巧。

        一个恨不得手脚乱蹬,“咯咯”笑着。

        一个仰面躺着,不怎么动,只看着身边的人。

        十四阿哥正在捏着尼固珠的小胖脚,跟她比力气。

        九阿哥则是看着丰生,指望他好好练习翻身,一会儿给大家露一手。

        舒舒这里,则是看着阿克丹发愁。

        旁人不亲近就不亲近吧,父子之间还是要亲近的。

        否则长久以往,伤了父子情分。

        见三阿哥到了,三人都起身。

        见舒舒在,三阿哥轻咳了一声,道:“弟妹也在。”

        舒舒俯身见礼。

        之前闹出那么多事情来,这位的银子也比其他皇子阿哥少了大半,舒舒还担心他记仇,可是没想到两家的关系反而比之前和缓许多。

        不是面子情的缓和。

        三福晋不抽风了,三阿哥这里也没有记仇的意思。

        还真是,万万没想到。

        康熙、九阿哥、四阿哥都是相似的小心眼,三阿哥却大度许多。

        九阿哥道:“这不是恭敬么?等着迎驾?”

        三阿哥却觉得九阿哥鸡贼,这是合家上阵。

        不过看着三个孩子,他也替九阿哥高兴。

        这兄妹三个齐齐全全的,才是祥瑞。

        再说了,就九阿哥这身体,子嗣也不容易,谁晓得有没有下一回。

        他也是头一次见三个孩子,仔细看了两眼,目光落在尼固珠身上:“这是丰生?长得可真结实。”

        九阿哥带了得意道:“这是我们家大格格!”

        三阿哥看着这小胳膊道:“那往后可得好好教,这力气小不了。”

        他又看其他两个,大小有别,模样也不一样。

        他带了惊讶道:“这几个孩子可真会长,跟旁人家的一对双不一样,一人一个样。”

        他见过都统府的双生子,家里人许是能分得清,外人看着真是一模一样的。

        平日里要不是用衣服颜色分辨,压根分不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九阿哥怕他招惹阿克丹去,示意他看丰生,带了显摆道:“是不是皇孙之中长得最好的?比弘晴也不差吧?”

        三阿哥想要摇头,弘晴功课虽差些,可是长相在皇孙中数一数二的。

        不过见了舒舒在旁边,他就改了口,道:“差不多,差不多,他们兄弟血脉最近,眉眼也有相似之处。”

        不是爱新觉罗家的细眉细眼了,大了不少。

        这会儿功夫,四阿哥与十三阿哥也过来了。

        看到地毯上的孩子,四阿哥带了几分新奇。

        当时三个孩子出生那日的混乱如同昨日,结果都将近四个月了。

        四阿哥早听四福晋念叨了,很容易就分辨出来三兄妹谁是谁。

        他就多看了阿克丹两眼。

        都说像五阿哥小时候,他跟五阿哥年岁相彷,也没见过这么小的五阿哥。

        而后他的视线落在尼固珠身上,带了几分羡慕。

        要是家里的二格格能长得这样结实就好了。

        十三阿哥这里,月初见过三个孩子的,只觉得大胖侄女更胖了。

        这会儿功夫,大阿哥跟八阿哥也到了。

        大阿哥看到尼固珠,直接抱了起来,“哈哈”笑道:“这肯定是大格格了,都说女肖父是大福气,咱们大格格还真是大福气。”

        三兄妹的长相,宫里都传开了。

        只看这五官,就大概晓得谁是谁。

        至于三阿哥之前分辨不出,那是他素来消息闭塞的缘故。

        尼固珠任由大阿哥抱着,也不挣扎,就是小胳膊没闲着,“砰砰”地捶着大阿哥,大阿哥也不恼。

        十三阿哥想起四阿哥方才有中暑症状,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舒舒跟前,低声道:“九嫂,家里有什么解暑的吃食么?四哥有些中暑了,刚才在御田吐了一回。”

        舒舒听了,也小声道:“太医怎么吩咐的?”

        十三阿哥道:“没传,四哥说也跟早上吃面硬了有干系。”

        舒舒听了,心中有数,那就是症状不严重,还能嘴硬。

        不过中暑本也是后劲儿更厉害些,会头疼。

        她就小声吩咐核桃道:“叫茶房煮荷叶白术茶跟菊花绿豆茶,吩咐膳房,加一道土豆粥,熬的稀些,再加一道土豆番茄汤……”

        而后,她就简单说了做法。

        核桃记下,出去传话去了。

        八阿哥站在旁边,看着大阿哥抱孩子,看着十三阿哥过去跟舒舒说话。

        如同一个局外人。

        最后,他的视线又落在三个孩子身上。

        除了十阿哥那边还没有动静,就只有他没有一儿半女了。

        他后院三十四年有了格格,这已经整六年。

        八阿哥握着拳头,心里生出恐惧来。

        可是八福晋前年怀过的……

        他又松口气。

        再看两年。

        或许是儿女缘分迟。

        不说旁人,齐锡就是二十大几才有了头生女。

        像曹寅,嗣子都养了好些年了,才开始有亲儿女。

        不过红螺寺是不是也要去一趟呢?

        可是与福晋关系刚缓和,这个时候带侧福晋去求子就是打脸了;带福晋过去,也没有意义。

        这会儿功夫,外头有了动静。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

        不管来的是圣驾,还是太子爷,大家都要去迎候。

        大阿哥犹豫了一下,看了外头的日头,恋恋不舍地将尼固珠放下。

        大家都到门口恭迎。

        康熙跟太子一起到了,这大清国最尊贵的父子二人身边,还跟着两个小阿哥。

        个子高些、略有些拘谨的是已经八岁的十五阿哥;矮了半头,长得虎头虎脑的,是六岁的十六阿哥。

        十六阿哥牵着康熙的手,小嘴叭叭道:“汗阿玛,儿子的小马驹什么时候能驮人呢?儿子想骑马,想跟汗阿玛行围!”

        康熙摸了摸他的小凉帽道:“等你像你十五哥那样高的时候,再练习上马。”

        十六阿哥转过头,比了比自己跟十五阿哥的身量道:“嘻嘻,那儿子明年就能追上十五哥了。”

        阿哥所门口,大家听着父子对话。

        这才是皇父幼子啊,跟皇孙阿哥们一般大。

        十六阿哥年岁不大,记性却好。

        等到大家跟康熙与太子见了礼后,十六阿哥就拉着十五阿哥的手,从大阿哥开始,挨个叫人。

        到了舒舒这里,他还小大人似的,拱手道:“谢谢九嫂叫人送的鸡蛋跟西瓜,好吃。”

        舒舒看着十六阿哥,觉得自己有些不科学了。

        按照古代的观人术来说,额头是先头出身,下巴这里是后天的成就。

        从这天地方圆,就能看到这人的来路与去路。

        十六阿哥这小圆脸胖乎乎的,眼睛也骨碌碌的,黑眼仁多、白眼仁少,鼻头有些圆,看着是极好的面相。

        这位福气大着。

        虽说过继了,直接得了世袭亲王不说,这以后子孙的待遇,还是比照着近支宗室来的。

        舒舒笑道:“都是你九哥预备的,自家庄子上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儿。”

        十六阿哥摇头道:“是九哥预备的,也是九嫂的东西,反正我要先谢九嫂。”

        十四阿哥凑过来,道:“空口白牙的谢啊?”

        十六阿哥摇头道:“没有,我给侄儿们预备‘百日礼’了。”

        十四阿哥道:“那个不算,那是给侄子们预备的,九嫂那份呢?”

        十六阿哥歪着头道:“有九嫂的,是一盒十二月的通草花,大侄女也不能戴啊。”

        满洲旧俗,小格格要十来岁才开始留头戴花,之前都是要剃头留短发的。

        十四阿哥:“……”

        才几岁的小东西,都晓得投其所好了,送嫂子们还要送花花朵朵的。

        十四阿哥抱起了十六阿哥,道:“行啊,挺会预备礼的,跟谁学的?”

        十六阿哥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道:“我问了哈哈珠子,他们给姐姐预备礼物预备什么,他们的姐姐喜欢什么礼物,都说要送花儿。”

        这话里话外,也将嫂子当姐姐一样待呢。

        舒舒在旁听着,都觉得舒坦。

        这才是真正的小可爱,太会哄人了,听了叫人直迷湖。

        说着话,大家也跟圣驾到了正厅。

        看到眼前的地毯,还有上头三个奶娃娃,康熙与太子都愣住了。

        外头的风言风语,两人都听过。

        康熙这里常看脉桉,心里有底,晓得说的不实,可是也没想到会养的这么好。

        太子这里,却是真的眼热了。

        两个嫡子,看样子也是站下了,这“祥瑞”要是落在毓庆宫多好。

        大阿哥再次抱起了尼固珠,道:“汗阿玛您瞧,大格格长得多好,跟九阿哥小时候一样一样的。”

        尼固珠的手不老实,去抓康熙的帽缨。

        大阿哥见状,忙转了身,换了个方向,道:“小祖宗,可不兴上手,那是汗玛法……”

        他之前挨了好几拳,还以为尼固珠要动手打人。

        真要是打了,汗阿玛不会计较,可是这印象也不好,容易叫人说嘴。

        十三阿哥却是经历过的,晓得这是抓帽缨。

        眼见着尼固珠的小手又冲太子去了,十三阿哥忙抓在手中,脱了帽子,递到她跟前……

        *

        不知道是颈椎拐的,还是感冒,头痛,大家也小心点。

        下一更5月12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4685876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