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体贴(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体贴(第二更求月票)


进了广生右门,没几步就是翊坤门。舒舒带了核桃跟小松没有立时进去,而是等着八福晋往前走了,才转身进了宫门。

        妯里两个看起来都是客气守礼模样,就是神色都澹澹的,身边跟着的丫头也都屏气凝神。

        翊坤宫里,宜妃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炕边看着十七阿哥与十八阿哥。

        十七阿哥手中拿着两只陶老虎,正教十八阿哥说话。

        “虎,老虎……”十八阿哥扭头看着哥哥,却没有开口的意思,靠着十七阿哥坐着,一动不动。

        十七阿哥显然没有法子了,抬头看着宜妃:“妃母……”宜妃笑着说道:“是弟弟笨,十七别教了。”十七阿哥摇头道:“弟弟不笨……弟弟就是不爱说话……”十八阿哥一生日多了,正是学说话的时候,却是不爱开口。

        见舒舒进来,十七阿哥扶了下十八阿哥,让他自己坐好,而后翻身下炕。

        “九嫂……”在园子里见过几回,他已经记着人了。舒舒给宜妃请了安,而后摸了摸十七阿哥小脑门。

        眼下就是毛寸的感觉,没有开始留头,带了白玉项圈。之前的时候,十七阿哥可不怎么戴这些。

        等到保母带了十七阿哥与十八阿哥下去,宜妃的脸上才带了不舍。舒舒道:“娘娘是担心十七弟种痘?皇子种痘,太医院那边肯定会预备‘熟苗’,安全着呢,您就放心吧。”宜妃点点头,道:“嗯,要不是准备齐全,太医院也不敢选日子,就是白担心罢了。”舒舒想了前两日去五贝勒府的情形,还有送别恪靖公主之事。

        公主昨日也进宫了,可是母女两说话的时间也没有多久。至于五福晋那里,宜妃即便惦记,也不好频繁派人探看。

        舒舒就道:“五嫂那边已经预备齐全,除了准备五嫂额涅过去陪产,皇祖母也打发嬷嬷过去了。”宜妃道:“生了这头一胎以后就好了,不用惦记着,往后也有经验了。”外头肩辇已经预备好了。

        婆媳两个说了几句闲话,就往宁寿宫去了。少一时,到了宁寿宫,来请安的宫妃贵人都到得差不多。

        除了太子妃之外,小辈皇子福晋只有三人,就是舒舒跟八福晋、十福晋。

        七福晋额涅重病,这几日都在娘家侍疾。之前的六妃,眼下就只有三妃在了。

        惠妃、宜妃跟咸福宫妃。嫔位上两人,僖嫔跟良嫔,还有站着的七、八位贵人。

        坐着的人一下子少了一半。太后也没有闲话的兴趣,跟惠妃、宜妃说了几句话就叫散了。

        等到出了宁寿宫,就见惠妃招呼了八福晋去延禧宫。原来她听说八福晋要用三七粉,就叫人淘换了两斤,还有一盒珍珠粉。

        等到了延禧宫,惠妃就叫人拿了两个锦匣。

        “三七看着太医吩咐使,珍珠粉加牛奶敷面,也有美颜之效。”惠妃看着八福晋道:“之前你在意这个,怕你伤心,我也不好提这个,眼下你要治脸,就好好试试吧。”八福晋看着惠妃,脸上多了羞愧,道:“这几年,儿媳叫妃母为难了。”她之前不喜生母婆婆,只奉承惠妃这里,实际上也是给惠妃添麻烦。

        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也背后嚼舌惠妃,说是压着养子、养媳妇,不让八福晋亲近生母婆婆什么的。

        惠妃没有责怪的意思,道:“谁都有小时候,大了懂事了,就好了。”八福晋福了福,道:“妃母当年提点过儿媳好多回,儿媳都没听进去。”惠妃拉了她起身,亦是带了几分伤感,道:“我没有女儿,看你跟大福晋就当女儿待的,偏偏你们两性子都执拗,往后好好的,自己在外头,总要爱护自己个儿,女子不易……”八福晋点头,红了眼圈道:“儿媳一定好好的,守着规矩,不给妃母丢脸。”惠妃叹气道:“旁人说我几句,不碍什么,还是你自己要立起来,嫡福晋就是嫡福晋,别委屈了自己个儿。”八福晋点头道:“娘娘放心,再不会了……”她本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再不心疼自己,还有谁会心疼自己,未免太可怜了……*宁寿宫,格格所。

        十福晋正捧着一盘李子吃着,小儿拳头大的李子,肉厚核小,口感酸甜。

        “卡察卡察”吃着,叫人口齿生津。舒舒则是喝着花果茶。入宫以后,走了一趟西六宫,又往这边折腾一趟,也有三里地了,正口渴。

        这还是她给九格格的方子,里头放了桃干跟白茶,喝起来带了果香。九格格是在红着脸,低头看嫁妆册子。

        她也是第一次看嫁妆册子,别的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看到衣裳料子的时候,她愣住了。

        都是上好的料子,皇女份例里一年一匹、两匹的,结果这里都是二百匹。

        总数竟然是两千匹,而且只有两百匹棉布,其他一千八百匹都是各色彩缎、花缎、云锦、蜀锦、绒呢、宫绸、宫纱等好料子。

        要知道宫里皇太后份例最多,一年各色绸缎布匹也就是一百五十多匹,半数是布。

        到了格格这里,跟皇子份例一样,一年四十多匹,也是半数是布,剩下二十来匹才是各色彩缎、宫绸、纱、绫等。

        “九嫂,这个布匹数量是不是过了?”九格格道:“这也太多了,一年二十匹好料子,这就要小一百年……”舒舒摇头道:“不是,就是按照和硕公主的例预备的,这不是应该的?我出嫁的时候,陪送的各色料子,也有八百多匹,这才是底气,身上穿戴都是娘家的。”九格格迟疑道:“可是我记得三姐、四姐出嫁时候,没有这么多嫁妆……”她虽然没有看到嫁妆单子,可是抬数有印象。

        真要是这么多布,得多少台?都多少人往蒙古运?舒舒道:“抚蒙公主的嫁妆跟嫁到八旗的不同,抚蒙公主的金银器具多些。”九格格的嫁妆单子中,没有金银,有四百件荷包,那个是装金银的。

        等到公主出嫁后,回宫请安,还要有一笔赏银。

        “是不是太多了?”九格格有些不安。这只是内务府置办的嫁妆,太后与大家的添妆还没有放里头,那个数量也不会少。

        会在眼下的嫁妆单子上,再多两成到三成。舒舒道:“这是天家气派,往后不单单养妹妹一人,还有小外甥、小外甥女……”说到这里,她想起了公主出嫁要安排试婚格格跟陪嫁嬷嬷。

        这都是制度,实际上是为了保障公主权益安排的。可是她也给九格格提个醒道:“内务府的包衣都傲慢,对主子们晓得恭敬,对外人派头大着,妹妹身边虽都是妥当人,可也要防着有人也有借着妹妹的旗号,欺负额驸与佟家人,那样的话,夫妻情分也澹了。”九格格点头道:“九嫂放心,我会盯着的。”十福晋在旁听着,也不插嘴,等到姑嫂说完这段,才道:“到时候额驸住公主府么?我怎么听说,公主都要单住的?额驸还是住在本家。”九格格望向舒舒,带了羞怯道:“我也听说是分着住的。”舒舒道:“分什么时候,年轻的时候,看着顺眼,就在一起住呗,总不能两下里过日子,那不成了两家人了?等到过几年,不爱一起住了再说,还是那句话,要是有人开口闭口跟妹妹提规矩,妹妹就叫人大耳刮子教训,妹妹的话,就是规矩。”类似的话,这两年舒舒提了好几回,九格格已经听进去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对佟家犯憷。

        九格格点头。十福晋听了,笑道:“等十爷老了,我也不嫌,还一起住。”说着,她看舒舒道:“九嫂要是让九哥自己住,九哥就要哭了。”舒舒觉得可以岔开话了,问九格格道:“五月初时,几家妃母娘家抬旗,那乌雅家的秀女,是不是明年也要参加八旗选秀了?”九格格点头道:“规矩如此,只是舅舅家没有合适的女孩儿。”十福晋对于八旗选秀,只是听闻,还没有见过,道:“那蒙八旗也选么?”舒舒点头道:“选的,只是最后留宫查看的秀女不多,要看近支宗室需要指婚阿哥的人数,多的时候就多些,少的时候就少些。”直接指的后宫的,还真是有数的。

        十福晋道:“那明年会指十二福晋与十三福晋?我也要当嫂子了,肯定跟九嫂与其他嫂子学,好好教她们。听到这个,舒舒想了马齐家。马齐夫人要过生日了,对于学生来说,这也是

        “三节两寿”之一。天地君亲师,这不好叫典仪送了。舒舒跟九阿哥明日要过去送礼贺寿。

        到时候,她就能见见富察家的二格格了。只看富察侧福晋,就晓得马齐家的教养差不了。

        那位二格格,也是叫人心生向往。姑嫂几个说了小半个时辰,舒舒与十福晋就起身告辞了。

        嫁妆单子直接留给了九格格。

        “妹妹可以给皇祖母说说,看看还有什么添减没有,下回请安我再拿出去。”舒舒说着。

        这也是九阿哥的意思。九格格握着舒舒的手,道:“劳烦九哥、九嫂费心了……”*持续发烧中,争取明天恢复正常,大家多保重,小九四次抗原还一条,不过妈妈是两条。

        下一更5月18日中午12点左右,欢迎来起点app


  (https://www.lewenw.cc/2/2780/74626209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