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所求(第一更)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所求(第一更)


最新网址:        九阿哥之所以为难,并不是觉得麻烦,而是担心佟妃病重。真要那样的话,后续也很麻烦。

        “不管了,明天爷去毓庆宫请见太子妃,问一下……”眼下宫务是在太子妃手中,太子妃有权利查看佟妃的脉桉,也方便叫人过去永寿宫。

        舒舒就道:“许是换季的缘故,才身子不舒坦吧,佟妃娘娘年轻,应该没有什么事儿。”这一位在历史上也是高寿之人。

        就是如今境遇跟历史上天差地别。历史上这个时候应该要封贵妃了,成为康熙王朝后二十多年的宫里最高位。

        九阿哥点头道:“嗯,估计多是心病,就是觉得有些可怜,希望能想得开吧。”佟家的人都傲慢,这位佟妃也不例外。

        九阿哥还是觉得这场病跟和嫔挪承乾宫有关系。次日,就是八月初一,九阿哥休沐。

        夫妻两个一起去了富察宅送寿礼。马齐已经是大学士,可是行事很是恭谨,也没有操办夫人的寿礼。

        可是谁叫有官场规矩,还没有到正日子,这富察家门口送礼的马车络绎不绝。

        舒舒跟九阿哥的马车,到了跟前,也是挪了一刻钟才到了富察家门口。

        九阿哥下了马车,扶了舒舒下来,看了下停着的各种马车,反应过来不对来,道:“爷要过生辰了,内务府那帮孙子今年怎么还没有动静?”他这么一说,舒舒也想起了去年七月底就开始有人送礼了。

        舒舒想了想,道:“许是没底,都观望吧……”端午节的时候,皇子府的节礼收了一半。

        剩下一半送到三阿哥处了。眼下九阿哥的寿辰将至,大家估计着不知道怎么送礼了。

        送轻了,得罪人,有妃属人家的例子在。送多了,这个节骨眼上,也担心被人盯着。

        内务府可是有御史衙门的。这几个月来没闲着,抓了不少蛀虫。不是九阿哥安排的,而是狗咬狗。

        就跟前朝一样,有时候御史是刀子,刀把握在皇上手中,或者朝臣手中。

        内务府的御史,也叫人发现妙用了。就比如前阵子广储库郎中出缺,几个主事候补,而后就又闹出一串贪腐小桉来,抓了两个主事。

        九阿哥看着热闹,也不掺和,也不拦着。这是他引进御史入内务府的目的,就是给这些包衣上上弦儿。

        九阿哥扶着舒舒,小声道:“糟了,不会往少了送吧,咱们往后的收益要少了。”舒舒笑道:“又不差这份银子,没事儿。”真要内务府清廉了,那是大好事,不过可能性不大。

        贪了几辈了,即便被震慑了几个月,有些毛病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这会儿功夫,马齐夫人已经得了禀告,晓得九阿哥夫妇来了,亲自迎了出来。

        “九爷、九福晋……”马齐夫人上前行礼。九阿哥避开,舒舒扶了马齐夫人起身道:“师母请起,不必外道。”马齐随扈去了,不在京中。

        富察家几个年长的儿子都分出去了,年幼的还在旗学读书,九阿哥这里就由富察家一个族亲陪着,去了客厅。

        舒舒这里,则被马齐夫人迎进正房。今天不是寿辰的正日子,马齐夫人这里也没有外客在,只有几个已经分家的儿媳妇回来帮衬。

        除了富庆妻子,其他的舒舒也不相熟,就很是矜持模样。不过既是九阿哥与马齐有师生之名,舒舒对马齐夫人也客气几分。

        马齐夫人出身寻常,可是相貌出众,为人行事,很是大气,对儿媳妇们也亲近。

        舒舒应酬了一圈,也终于见到了富察二格格,未来的妯里。肖父……舒舒神色不变,心里已经很意外了。

        长相只有富察侧夫人的七分不说,这身量是不是也有些胖了?八旗可不流行丰满,讲究的是端庄有礼,少女都是扁平身材更多些。

        舒舒的目光在富察格格身上转了一圈。新衣裳、新鞋袜。大户人家的格格,居家过日子,没有这样的规矩,一身簇新的见客。

        那就剩下一个可能了。早先的衣裳穿不了了,正赶上换季,才全是新衣裳。

        她给了表礼,就是之前预备好的一条珊瑚手钏。富察格格小脸圆圆的,看了马齐夫人一眼,见她点头,才接了。

        “妹妹看着安静腼腆……”舒舒对马齐夫人道。马齐夫人笑道:“老爷惯得厉害,浑不知事,也不指望高嫁……”舒舒心中有数了,这是坑了一个闺女被坑怕了,防着明年选秀呢。

        可惜的是,好像没什么作用。有十四格格指婚在前,舒舒也有些能猜到康熙的意思。

        怜弱。生母位份低的皇子,找个体面的岳父。这富察格格,应该是选秀之前就内定了。

        九阿哥还要去宫里,舒舒跟马齐夫人也没有什么可聊的,走个过场,放下礼单就告辞出来。

        九阿哥在前头已经等着了。马齐夫人又带了儿媳妇们送了出来。两家距离比较近,九阿哥将舒舒送回来,就去了宫里。

        舒舒这里,也换了家常衣裳,却是想到了十二阿哥。皇子阿哥,还真不是人人想嫁的。

        尤其是马齐这种实权老狐狸,更不乐意将女儿高嫁皇家蹚浑水了。希望明年指婚以后,富察格格能想明白吧,否则这样不情不愿的,往后日子怎么过?

        少一时,崔百岁来了。终于有送礼的人过来了,看着落款是慎刑司郎中跟御膳房主事。

        这两人牵头送的寿礼。舒舒接过礼单看了,跟去年的寿礼大同小异,没有添减,差不多一份八十两到一百银子左右的东西。

        她就吩咐核桃收好,道:“回头你归整吧,要是有跟去年不同的,单列出来。”这确实是官场恶习了,五品郎中一年的俸禄才多少,可是

        “三节两寿”下来,走礼的银子,就要几百两。一层层的,到了下头芝麻官跟小吏身上,没有这份孝敬银子了,就只能伸手贪墨了。

        舒舒晓得这个道理,可是从上到下的,谁不晓得呢?舒舒歪在炕上,想起了后世鼎鼎大名的

        “养廉银”,那份钱不是朝廷拿的,也是取之于民,是

        “火耗归公”的那份银子。这个就不适合在内务府试行了。内务府每一分银子都是康熙的,拿康熙的银子去

        “养廉”,那就是笑话。*毓庆宫外,九阿哥亲自过来了,请见太子妃。

        不好叫太监与属下过来,太过轻慢。太子妃得了消息,倒是没有拖延,直接带了嬷嬷跟太监出来见客。

        “臣弟是想要问问永寿宫妃母之事,妃母已经传了三次御医,内务府也要往御前报了……”九阿哥开门见山道。

        太子妃点头,并不意外九阿哥的来意。她眉头轻蹙道:“我昨日也亲自去探看妃母,晓得妃母眼下有夜不寐之症,太医也开了药,只是不见效,妃母身形消瘦,身边嬷嬷提及妃母思念亲人……”九阿哥听了,有些意外道:“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又不是生孩子,需要娘家陪产,一个生病,就要提及娘家人,那多是有了下世之兆。

        可是,佟妃如果只是一个

        “夜不寐”的症状,开些安神药养半个月就好了。太子妃看着九阿哥道:“妃母茶饭不思,看着病势渐重,这是妃母所请……”不管是太子妃,还是九阿哥,都没有驳回的权利,只能往御前传。

        九阿哥皱眉道:“不是还有个公府,也是血脉亲人,叫他们入宫呢?”这说的是鄂伦岱夫妇,那边是佟妃的堂兄、堂嫂。

        他心里有些警醒,怕康熙真的心软,叫佟国维一家回京。太子妃看了眼九阿哥道:“妃母说不好麻烦亲戚……”九阿哥轻哼了一声,不想说话。

        那这半年来,那边往宫里的孝敬,佟妃怎么收了?这时候想起是亲戚了。

        他有些不耐烦,看着太子妃道:“那就只能往御前禀了?”太子妃点头道:“要是内务府不方便,就只能我上折子了。”九阿哥摇头道:“还是内务府这边吧,就是有这话,少不得要跟着脉桉一起递御前了。”要说是装病,那是不是该装的像点儿?

        一个

        “夜不寐”,感觉有些托大。九阿哥问完正事儿,起身就告辞了。从毓庆宫出来,他就抬步进了乾清门,去了太医值房,调了佟妃的脉桉。

        而后他回了内务府衙门,就写了一封信。是的,是信,不是折子。折子要记档,要惊动的人就多了。

        九阿哥还是觉得只凭借宫妃生病,就赦免娘家回京,有些儿戏。可谁叫这是佟家。

        要是皇父生了怜悯之心,叫佟国维一家回京,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他就从永寿宫传了三次太医写起,而后到今日请见太子妃,太子妃的传话,仔细写了一遍,而后封好,叫人送到兵部。

        十二阿哥见他愁眉不展的,道:“九哥担心什么?”九阿哥看了十二阿哥一眼,道:“怕长辈们不康健,还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十二阿哥道:“佟妃母的病症么?好像良嫔母也不大康健……”九阿哥意外道:“传太医了么?怎么没听说?”十二阿哥道:“没传太医,就是打发人去御药房领了两盒逍遥丸……”


  (https://www.lewenw.cc/2/2780/74610319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