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急雨(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急雨(第二更求月票)


四阿哥看着九阿哥的黄金小算盘,半晌说不出话来。金子重,巴掌大的算盘,分量可不轻,这就随身带着?

        不嫌弃腰带坠得慌?九阿哥察觉到四阿哥的视线,带了得意道:“这是弟弟福晋专门定制的,边框跟立柱、珠子都是半空心的,不沉。”四阿哥嘴角抽了抽,这真的不是哄孩子么?

        九阿哥想起了上午看到的九格格的嫁妆,带了几分疑惑道:“汗阿玛是不是对佟家太好了?和硕额驸爵位等同于超品公,外加上佟家停爵的一等公,佟家就是相当于三个公了,往后小九生了阿哥,是皇家外孙,肯定也要尚公主、郡主的,到时候又是一个额驸……”公主的后代子孙,也是黄金血脉,按照惯例,也是联姻宗室与觉罗。

        如此一来,佟家这一支未来又多了一个保障。四阿哥想到佟家,也蹙眉。

        他之前没有回隆科多的信,隆科多存了不满,回京后,已经找机会

        “偶遇”了三阿哥两回。偏偏他跟佟家的关系,割不断也分不开。之前是孝懿皇后的养恩,眼下又多了胞妹这一门亲事。

        九阿哥有些犯愁,担心道:“弟弟这样不亲近外家,汗阿玛心里会不会觉得我冷情?”四阿哥神色不变,心里却不由警醒。

        养恩大于生恩。汗阿玛心里,未必乐意自己过于亲近佟家,可是真要跟佟家疏离也不好,有忘恩负义之嫌。

        他看着九阿哥道:“听说你们府跟郭络罗家这两年没有人情走动?”九阿哥想到这个,往椅子里一靠,带了愤愤道:“先头郭络罗老大人在时傲慢,只巴结毓庆宫去了,没将皇子外孙当回事儿,难道我还低三下四的过去亲近他们?”四阿哥想了想,道:“此一时,彼一时,眼下既是道保当家,面上的礼数还是要给的,汗阿玛推崇孝道,这还有妃母的体面在。”九阿哥上午看到佟家的荣耀,心里也犯滴咕,不情不愿道:“好吧,就算是个湖涂人,谁叫他是我们娘娘的胞弟呢。”四阿哥想着九皇子府的人际往来,觉得头疼。

        他揉了揉太阳穴,道:“你已经开府出来了,该走的人情也当走起来。”对于僚属人家都礼数周全,偏生跟宗亲与三家后族鲜少往来,外头有不少闲话,说九阿哥夫妇

        “独”。九阿哥摇头道:“最不耐烦这些人情,眼下这些就行了,哥哥们府上没怠慢,叔伯那边也随着大家的例恭敬着,外加上岳家跟姻亲,这就行了。”四阿哥还要再劝,九阿哥已经催促道:“四哥快提快子吧,一会儿筋饼凉了揭不开了。”四阿哥这才住嘴,提了快子。

        九阿哥摸了算盘,重新用湿毛巾擦了手,才直接拿了一张筋饼卷饼吃。

        成人巴掌大的筋饼,薄如蝉翼,中间夹上鸡蛋、葱丝等,就是一张卷饼。

        九阿哥吃了慢条斯理,四张卷饼,每次搭配菜色都不同,最后得了结论道:“眼下天气燥,还是卷合菜好吃。”四阿哥吃着卷肉丝、卷鸡蛋的卷饼,没有吃炒合菜。

        因为炒合菜的材料主要是豆芽。自从听九阿哥说豆芽菜里头有添加,他叫人打听了一番,就再也吃不了豆芽。

        如今膳房备着豆芽,是给下头人预备的。毕竟这个时候,四下里都开始预备冬储菜了,除了白菜、萝卜,豆芽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看了九阿哥一眼,有些怪异。九阿哥道:“绿豆芽脆爽,还可以试试黄豆芽跟黑豆芽,我们府上膳房就水培这个,连花生芽都培过,好吃……”等到两人撂下快子,四阿哥问出心中疑问:“你之前不是挑剔豆芽发的不干净么?怎么今儿还吃了?”九阿哥道:“我挑的是外头的豆芽啊,可眼下这个不是四哥自己家的豆芽么?”四阿哥看着豆芽,掐头去尾,跟寻常的豆芽看着并无不同。

        “怎么瞧出来的?”四阿哥问道。九阿哥带了得意道:“就您那爱干净的劲儿,晓得外头的豆芽不妥当,肯定不会再叫人从外头买……”说到这里,他又指了指豆芽道:“这清水发的豆芽,少了肥料,长得不如外头的大,也没有外头的直熘!”四阿哥听了,脸立时黑了。

        原来外头卖的豆芽,为了豆芽发的好,要加添加一样东西,那就是童子尿。

        从宫里搬出来三年,吃了两年半的豆芽!九阿哥见他变脸,轻咳道:“这个,不算什么,不用细寻思,真要细寻思的话,这地里长出来的菜,都吃不得了;还有猪,外头乡下人家,猪圈上头就是茅厕……”四阿哥恶心的不行,忙道:“行了,外头要黑了,你赶紧回家吧,仔细弟妹惦记你!”再叫九阿哥念叨下去,他什么也吃不下了。

        九阿哥见了外头天色一眼,确实到了日暮时分。他心里算了下时间,四福晋上午发动的,这也大半天。

        他就道:“不着急,还没入更呢……”反正两家就在同一条街上,就算到了宵禁的时候也没有关系,就在家门口行走,也没有去其他的街道。

        兄弟两正说着话,外头就有了动静,是四福晋身边嬷嬷来了,喜气盈腮道:“贝勒爷,福晋生了三阿哥,母子平安!”四阿哥立时起身,就要往正房去。

        等到看到九阿哥,他又止了脚步。九阿哥也跟着起了,道:“恭喜四哥再添嫡子,快去看四嫂吧,弟弟挂了小弓就回了,我们福晋也惦记四嫂的状况呢。”不是外人,四阿哥也不跟他客套,点点头,跟着嬷嬷往正院去了。

        弓箭跟红绸早就预备好的。生男挂弓于大门左边,生女挂红绸于大门右侧。

        除了对亲邻宣布喜讯之外,也是提醒路过的人安静,不要惊扰了产妇与婴儿。

        九阿哥亲手挂了弓,就离了四贝勒府,回皇子府去了。眼下天还没有黑透,四贝勒府门口有动静,也就落入大家眼中。

        *九皇子府,上房。屋子里已经掌灯。舒舒百无聊赖,手中拿着《礼记》,看着座钟,已经是酉初一刻。

        她打算将四书五经捡起来,回头给孩子们开蒙用。只是眼下,她有些看不下去。

        九阿哥去四贝勒府,也将近一个时辰。她不免有些担心,不是担心九阿哥,而是担心四福晋,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当。

        毕竟这一个阿哥,是历史上没有的。她手上拿着一串檀香佛珠,忍不住拨动起珠子来。

        只是这历史上没有的阿哥还少了?自己的两个,五贝勒的一个,多个四贝勒府的皇孙也不稀奇吧?

        只是其他人与历史主线并无影响,可四贝勒府多了三阿哥却是未必。起码弘晖立不住的时候,也没有乾小四什么事了。

        外头响起脚步声,有些凌乱仓促。舒舒听了,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也从炕上坐起来。

        随着开门声,关门声,九阿哥小跑着回来,样子有些狼狈。原来外头下雨了,九阿哥这是顶雨回来的。

        舒舒这才发现,外头起风了,秋风萧瑟。她忙起身拿了干净毛巾递给九阿哥:“爷怎么还顶雨回来了?”九阿哥没有接毛巾,而是将身子往前探了探。

        舒舒就抬了手臂,将他脸上的雨滴给擦了。

        “下得急,出四哥府的时候才起风,结果没走几步,这雨说下来就下来了……”随着他的说话声,外头就是一阵惊雷,而后就是秋雨纷纷。

        舒舒在九阿哥身上衣裳上摸了一把,确实没怎么湿才放心。夫妻两走到门口,推门看着外头的雨,面面相觑。

        “钦天监怎么算的日子,希望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九阿哥皱眉道。

        他觉得有些玄学说法,不得不讲究。按照时下的说法,结婚当天还是天气晴好为上,赶上下雨不好,民间有句老话叫

        “结婚下雨,新娘命短”。舒舒看着外头的雨,没有说话,心里也不舒坦。

        雨来的急,可下起来后,就有些慢了,不像阵雨。只盼着明天中午之前能停。

        *四贝勒府,正院东厢房。四阿哥低头看着三阿哥,虽说脸上带了胎脂,可是太医已经看过,养的比较好。

        许是在娘胎里多待了小半月的缘故,三阿哥的胎发比较浓密,手指甲也长得比较好。

        四福晋脸上带了疲惫,精神却好,眼睛黏在三阿哥身上舍不得移开。四阿哥在旁见状,不由一愣,不知为什么想到德妃与十四阿哥,也想到了弘晖。

        同样是十月怀胎,母亲本该对儿女一视同仁,可是说起来,还是偏爱幼子的多。

        是不是每个当娘的,都会更偏疼幼子?他垂下眼,打算一会儿去看看弘晖。

        弘晖已经挪到前院自己住去了,这是为了明年入宫上学做准备。先适应了自己住,省得到时候入宫后不适应再露怯。

        “轰隆隆……”外头的惊雷声,打破一室静寂。夫妻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窗口。

        四福晋的嘴唇动了动,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四阿哥见状,安慰道:“不用担心,不会下那么久的……”他嘴里这样说着,心里也是没底……


  (https://www.lewenw.cc/2/2780/74528751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