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亲家母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亲家母


隆科多傲然道:“奴才秧子人家,得了太皇太后多年恩泽,已经占了大便宜了。”五月里内务府地震,也将内务府敛财的手段露了出来。

        眼红这块肥肉的,大有人在,隆科多就是其中一人。谁叫皇上赐宅在皇城呢,近水楼台先得月。

        要是不出手,可就亏了。三阿哥神色不变,心里却是犯滴咕。这也太狂妄了。

        包衣联络有亲的,就算他们这些皇子阿哥要收拾谁,都要束手束脚,好好筹划。

        到了隆科多这里,压根不将人当盘菜。他之前还挺乐意跟了隆科多亲近的,眼下心里萌生退意。

        往后还是远着些。天要令其亡,必先令其狂。上一个这样桀骜的,是索额图。

        隆科多身份没有到那儿,可是这行事够猖獗的,感觉这下场好不了。这会儿功夫,法海也引着诸皇子阿哥到了。

        三阿哥没有动,隆科多看了一眼,才起身道:“诸位阿哥来了……”九阿哥跟在哥哥们后头,见了他这神态,觉得恶心。

        他看了十阿哥一眼。还是要忍住,可是也这太狂妄了,见礼都不见。后头隆科多夫人呢?

        会不会也端着舅母的架子?不过瞧着方才的行事,跟隆科多不是一类人……正院,正堂。

        请诸位皇子福晋坐了后,赫舍里氏拉着法海之妻富察氏敬陪末座。这个富察氏是出身正白旗,是四贝勒府侍卫傅鼐的姐妹。

        这还是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的师母,舒舒就多看了两眼。跟傅鼐模样并不相似,看着也是温柔腼腆的模样。

        三福晋看着赫舍里氏,道:“不是乔迁宴么?今日就这几位客了?”赫舍里氏起身道:“怕人杂惊扰贵客,我们老爷就摆三日酒,第一天请诸阿哥,第二天请宗亲,第三天请姻亲。”三福晋听了,倒是也能理解。

        就是贝勒府前年的乔迁宴,也是分着请的。就是略有些不自在,怎么落下裕亲王府与恭亲王府的阿哥了?

        要是从孝康章皇后说起,那两府的阿哥也是佟家外孙。赫舍里氏不是圆滑的性子,富察氏也性子娴静,一时之间,倒有些冷场。

        这会儿功夫,就有个婆子低头进来,在赫舍里氏跟前附耳说了两句。赫舍里氏听了,蹙眉,望了眼几位客人。

        三福晋面上带着笑,可是不减威严气派。剩下七福晋、九福晋与十福晋都不怎么开口,可是谁敢慢待呢?

        都是高门出身。她掩下苦笑,想起隆科多的吩咐,带了几分拘谨,起身道:“诸位福晋难得过来,我们大格格想要过来给诸位福晋请安。”这都是做客常有之事。

        女卷没有什么避讳的,就算赫舍里氏不开口,三福晋接下来也要问问孩子。

        隆科多子嗣不多,眼下只有一儿一女。三福晋就点点头道:“叫表妹进来吧,咱们也见见。”来之前大家对佟家的情况也了解些,晓得小辈两人,长子嫡出,还有个庶女,生母是隆科多的侧室,是个红带子。

        这是佟家嫡支之女,往后的前程错不了。眼见三福晋点头,赫舍里氏就点头。

        那嬷嬷下去,而后门口就有人进来,是个牵着小姑娘的嬷嬷。那小姑娘看着五、六岁年纪,穿着缂丝缎子小褂,脚上的软底鞋上镶了珍珠,脖子上带了八宝金项圈。

        就跟画里出来的似的,眉眼俊秀,小嘴粉都都的,玉雪可爱。不管是有女儿的,还是没有女儿的,见了这孩子,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小姑娘进来,对着赫舍里氏带了几分亲昵,道:“额涅……”赫舍里氏面上也带了笑,招呼小姑娘上前,道:“额涅昨天怎么教你的,见过几位福晋……”小姑娘落落大方,看着几位福晋屈膝道:“奴才见过几位福晋,请福晋安……”即便之前闭嘴不言语的舒舒与七福晋、十福晋几个,目光也都在这孩子身上。

        七福晋与十福晋是觉得这小格格太好看了。舒舒心里则有些迟疑。隆科多的儿女,好像只有三人。

        除了嫡长子之外,其他两个都是李四儿所出。眼前这个小格格是殇了,还是外室女接回家寄名?

        瞧着小姑娘跟嫡母的互动,自然亲近,应该不是李四儿之女吧?三福晋也有女儿,眼下也会爬了,长得也不差,可是她也承认,眼前的小女孩更可爱些。

        她招呼小姑娘过去的,拉着小姑娘的手,仔细看了好几眼,道:“这可真是美人坯子,长得可真好。”赫舍里氏听了,看着小姑娘,神色有些怔忪。

        三福晋已经摘下手上的珊瑚手钏,放在小女孩手中。小姑娘有些局促,望向赫舍里氏。

        赫舍里氏温柔点头道:“好好谢三福晋的赏。”小姑娘点头,学舌道:“谢三福晋的赏。”七福晋坐在三福晋对面,这会儿也终于开口了,招呼小姑娘道:“大格格过来,也叫我瞧瞧。”小姑娘听话过去了。

        七福晋也给了表礼,是钿子头上摘下的一朵烧红团花,道:“大格格拿去玩吧。”小姑娘按照规矩,也点头谢了赏。

        舒舒看了七福晋一眼,对这小姑娘的出身有了猜测。七福晋方才看着这小姑娘,面上带出几分可惜来。

        她可是消息最灵通的。凤巢之女,即便是庶出也金贵。宫里的佟妃就是庶出。

        安郡王福晋,也是庶出。除非有一种情况,出身有瑕疵,才会被挑剔,也无法正常说亲,才会叫人觉得惋惜。

        舒舒就也随大流,招呼了小姑娘在前。瞧着这小姑娘的模样,生母相貌不说倾城倾国,可确实出色。

        那李四儿的相貌,应该差不了。倒是赫舍里氏,将庶女教养着正经格格的样子,可见心性厚道。

        舒舒手腕一动,就露出里面两对手镯出来。这都是女卷出门标配,方便赏人。

        舒舒也从手腕上摘下一只龙须镶宝手镯,做了表礼。到了十福晋这里,拉着大姑娘就舍不得撒手了,道:“哇,真跟画上下来的一样。”就是瘦了些,要是胖乎些,就跟观音旁边的玉女似的。

        小姑娘被夸的红了脸,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十福晋。十福晋忍不住摸了小姑娘的脸蛋一把,看着三位嫂子道:“也就是我家没有阿哥,要不就将大格格抱回去了。”三福晋笑了,道:“可惜了了,这是表妹呢,不是表侄女。”咦?

        十福晋不再说这个,面上却是带了疑惑,忍不住望向对面的舒舒。满蒙结亲,什么时候在乎过辈分了?

        不是素来只论年岁么?舒舒轻轻摇头。十福晋就放下这个话,也摘下一串珍珠手链,给小姑娘套上。

        小姑娘捧着好几样东西,望向赫舍里氏。赫舍里氏道:“先下去吧……”话音未落,门口大步进来一女子,身上穿着红色缂丝褂子,头上带了满钿,看不出年岁来,肤白似雪,凤眼高挑,目光直勾勾地望向舒舒。

        舒舒神色澹澹地望过去,心里带了恼。不用介绍,也能猜到这人身份,应该就是那位李四儿了。

        “九福晋摇头,是什么意思?”那女子盯着舒舒,高声问道。

        “放肆!”没等舒舒开口,三福晋已经恼道:“你是什么人,大咧咧地闯进来?”佟家出嫁的姑奶奶?

        居然敢这个妆扮,太狂妄了吧?那女子被呵斥,不见畏惧,竟是带了羞恼,面色不善地看着三福晋。

        三福晋见她这混不吝的模样,望向赫舍里氏,皱眉道:“这是什么金贵人物?没学过规矩么?”赫舍里氏已经起身,带了羞愧道:“这是我们老爷的侧室……”

        “哈?”三福晋带了诧异,上下打量着那女子道:“红带子女?仗着出身就这样张狂,是不是张狂得不是地方?”那女子越发羞恼,却是挺着胸脯,没有认错的意思。

        舒舒晓得这女子方才在门外偷窥,看到自己摇头了,这才上来质问,简直是不知所谓。

        她看着赫舍里氏,道:“夫人还不撵人么?”隆科多之前做过正二品銮仪卫,赫舍里氏是二品诰命夫人。

        去年佟家这一房爷孙三代差事都革了,可是内宅女卷诰命没有停。赫舍里氏讪讪道:“奴才这就叫她下去。”说着,赫舍里氏对那女子道:“耍什么疯?冲撞了贵人老爷能饶了你,还不快出去!”到女子轻哼一声,盯着舒舒,面上带了讥诮,道:“这不是亲家母到了么?还不兴我出来认认亲……”舒舒望向那女子,目光冰寒。

        还真是发疯,做白日梦,做到自己头上。那女子瞧着舒舒的不痛快,却是

        “咯咯”笑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不拘是皇孙阿哥,还是皇孙格格,我们老爷说了,九皇子府富贵体面,这亲呢,是结定了!”舒舒看着这女子,心里恼的不行,还真是敢算计,直接算计到自己头上,立时望向身后,吩咐道:“掌嘴!”小松站在她身后,摩拳擦掌,早就不耐烦了。

        得了吩咐,她上前几步,扯了那女子脖子,就左右抡起大耳光来。

        “啪啪啪啪……”耳光声响亮,一室俱惊。低烧中,睡觉睡多了,大家也早些睡吧,明早再看。


  (https://www.lewenw.cc/2/2780/74483877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