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鸳鸯(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鸳鸯(第三更求月票)


三贝勒府,正房。

        三阿哥夫妇也在吃饭,今天吃的是饺子,用的是羊肉大葱馅。

        这是一兜肉的饺子,煮出来就是个肉疙瘩,是三阿哥最爱吃的食物。

        他中午也没正经吃饭,早就饿了。

        上了饺子,他就先吃了大半盘子,又喝了半碗饺子汤,原汤化原食,肚子里有东西了,才放慢了速度。

        “不过年不过节的,怎么想起吃饺子?”

        三阿哥随口问道。

        这也是京城这边的旧俗,大事小情的就爱吃个饺子。

        三福晋柔声道:“想着爷爱吃,就叫人做了,也不是什么金贵东西。”

        三阿哥看着就饺子的几个小菜,心里觉得怪异,红烧海参、爆炒腰花、韭菜鸡蛋、山药胡萝卜。

        他脸色有些僵。

        最近一段日子,自己露怯了?

        好像没有啊,素来势均力敌。

        三福晋的眼神,却是能拉丝了,夹了一筷子海参送到三阿哥碗中。

        两人成亲也小十年,老夫老妻的,早年也有连体婴的时候。

        三阿哥就清了清嗓子,瞥了三福晋一眼,道:“这都什么菜,也不怕爷吃了上火?”

        三福晋抿了嘴笑,盯着三阿哥的眉眼。

        外头都说八阿哥长得好,其实三阿哥也不差,眉眼清俊,高鼻梁,一身的腱子肉,硬邦邦的。

        三福晋心头炙热,看着三阿哥道:“爷,咱们三个嫡出,九皇子府也三个嫡出,还一胎所出,倒是将咱们家的三个嫡出给盖了,趁着冬日闲着,咱们给弘晴再添个弟弟妹妹!”

        三阿哥道:“好好的,要那无用的强做什么?”

        三福晋轻哼道:“多子多福,还是爷不缺福气,觉得两个嫡子就够了?”

        这是酸后院那个怀孕的格格,再有一、两个月也要生了。

        前头夭了三个庶阿哥,三阿哥之前怀疑三福晋身上,眼下也查得差不多。

        还真是不与三福晋相干。

        真要是她动手的,她也不能掩得这么严实。

        三阿哥有些堵。

        他嘴里吃着海参,清爽弹牙,不想在饭桌上说这些,就提及佟家的席面,道:“大家都饿了,想着现成的席面对付一口吧,结果上来的不成体统,要不是大家在边上坐着,容易受池鱼之殃,大哥就直接掀桌子了!”

        三福晋好奇道:“佟家败的这么快么?不是才出京两年么,这嚼用都紧了,弄了八样的席面待客?”

        三阿哥撇嘴道:“装的呗,估计是给汗阿玛那边看呢,意思是手头不宽裕,划拉皇城的铺子也是情有可原……”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摇头道:“露怯了,露怯了,不应该!”

        也太狂妄了,小瞧了包衣。

        三福晋不解道:“佟家除了老宅封了,其他产业还在,哪里就缺银子了?”

        三阿哥听了,若有所思,道:“是啊,佟家应该不差银子才对,那他弄这寒酸的席面做什么?只为了给皇子们一个下马威,这也下不着啊,别说他一个便宜舅舅,就是佟国维那位舅爷到了皇子跟前,不是也得自称‘奴才’么?”

        三福晋想起李四儿的容貌,带了惊叹道:“怪不得十来年的,隆科多都不撒手,长得可真好,要不是这样出身,就是入宫做娘娘也使得。”

        三阿哥没见到李四儿的真面容,只觉得是个猪头妇人。

        他想到了扫过一眼时李四儿的穿戴,身上是缂丝褂子,头上是满钿,上面都是宝石镶嵌。

        他带了不痛快道:“隆科多也真是,装穷就不能装的上心些?一个贱妾,都是这样妆扮,这哪里是缺钱的?”

        三福晋道:“谁会嫌银子多呢?”

        五月里会计司的窝案一出来,外头人都晓得了皇城官铺的收益高。

        隆科多家住到皇城里,惦记着皇城官铺也不意外。

        三阿哥嗤笑道:“爷刚才在御前胡诌,说隆科多许是瞧上老九的银子,才生了结亲的念头,这应该是猜对了一半。”

        八旗不流行娃娃亲,就算佟家真惦记宗女,也还有十几年。

        “这是盯上老九的生财本事,想要掺和一笔,这回从盛京回来,不算分家,也是分家,隆科多应该带了不少银子回来,一时没地方花销,才会这样不消停,惦记着董家赁下的官铺,又借着结亲事,想要跟老九那边套上干系……”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出了隆科多的用意。

        眼下就是好奇,隆科多从盛京拿回来的银子有多少。

        五万?还是十万?或者是更多?

        三福晋轻哼一声,道:“这两年外头也传得邪乎,一口一个‘凤巢之女’的,倒是将那几家外戚都给惯出毛病了,只当只要沾个贵姓,就是雏凤呢,简直是岂有此理?”

        硬生生地将八旗贵女单分出来一等,佟家、赫舍里家、钮祜禄家的女孩,居于一干勋贵格格之上。

        就比如钮祜禄庶房的那个大格格,孤女出身,生母名声还狼藉,亲事本就艰难,结果倒是眼高,四品国姓爷不稀罕,直接奔着外藩郡王去了。

        倒是敢想。

        这仔细说起来,压根就没有道理。

        那正白旗的董鄂公府也是后族,科尔沁部也是后族。

        三阿哥摇头道:“传也是白传,汗阿玛免了那三家本支格格选秀,就是堵死了他们的路,省得再弄出佟妃来,搁在家里养到二十好几,就为了往宫里送,叫我说,也是汗阿玛惯的,佟妃那里,当时就不点头入宫,才是给他们教训……”

        三福晋道:“反正今儿爷真英武,有长兄之风,比直郡王也不差什么。”

        妻子的目光中带了崇拜,三阿哥心里也熨帖,嘴角忍不住上翘,道:“不算什么,就是小惩大诫,让他长个记性,早知道后头席面这样,爷就不是一拳的事儿,少说再加上一脚!”

        三福晋道:“这样也好,爷的力气多大啊,真要一脚踹过去,人再踹瘫了,倒成了咱们不是。”

        三阿哥道:“不管怎么说,这是卖了人情给老九跟老九福晋那边了,之前的事儿就算翻篇,下回再有什么赚钱的买卖,老九应该也会带上咱们……”

        *

        七贝勒府,正房。

        外头传来入更的鼓声。

        七福晋的眼睛,都要冒火,要将七阿哥的衣服烧着。

        七阿哥见她目光硕硕的,觉得腰酸,恨不得起身就走。

        可是这些日子起居坐卧都在正房,他也晓得七福晋的不安。

        家和万事兴。

        还能如何呢?

        只是心急吃不得热豆腐。

        他怕七福晋失望,轻咳了一声,道:“等过了圣寿节,爷陪你去红螺寺。”

        七福晋闻言欢喜,随即摇头道:“不着急,冬月里再去也使得。”

        那拉格格眼见着足月,就要瓜熟蒂落。

        去红螺寺太远了,快的话,往返也要两天,慢行就要三、四天。

        他们夫妻两个都不在府里,叫人不放心……

        七福晋就笑,道:“先看看,求求爷,后头再求菩萨……”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看着赵昌从崇文门税关抄回来的文书。

        隆科多回京,携带黄金五千两,古董珍玩四车。

        佟家不缺钱,公中还有两个钱庄,一处是内城,一处在南城。

        只是佟家二房公中产业的收益,并不交到隆科多手中,掌柜都是佟国维的人。

        隆科多这是自己扑腾,想要敛财了……

        *

        晚睡后白天废了,今天努力倒回来,晚安。

        下一更6月3日中午12点左右

        (本章完)


  (https://www.lewenw.cc/2/2780/74455674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