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零九章 蔷薇花味儿(第一更求月票)

第五百零九章 蔷薇花味儿(第一更求月票)


  太后房中,除了太后、太妃,九格格也在。

  她难得带了活泼,绘声绘色跟几位长辈说着“万宝楼”的见闻。

  十来间的门面,上下三层卖的都是洋货。

  小的怀表、鼻烟壶,大的一丈见方的编毯。

  还有法兰西的香水、意大利的宝石小镜子。

  正说着,白嬷嬷进来道:“娘娘,九阿哥带九福晋来了,还带了好多的东西。”

  九格格忙站起来。

  太后笑着说:“快叫进来!”

  “皇祖母,孙儿奉命当差来了!”

  随着说话声,九阿哥带了舒舒进来。

  后头的何玉柱跟小椿两个,每人怀里都抱着一堆盒子。

  九格格带了惊喜,看着舒舒,道:“万宝楼的东西送过来了?”

  舒舒点点头,在屋子里环视一周,小几都太小了,只有个圆桌是大的,就示意何玉柱与小椿将怀里的东西放过去。

  太后笑呵呵的跟九阿哥道:“这是什么差事啊,往各处分派东西?这些都是小九买的?”

  九阿哥摇头道:“不是这个,方才孙儿从御前回来,汗阿玛说要是皇祖母、太妃跟妃母们有采购的东西,就让孙儿跑腿,这些都是实用的东西,许多只有苏州有,孙儿就想着别错过了,拿来给长辈们看看,要是有喜欢的,明天打发人买了。”

  至于帮着随扈宫眷要了赏银之事,他就不打算说了。

  等到银钱下来,私下里跟妻子显摆一下就行。

  要是说出来,像是他跟长辈要人情似的。

  上了年岁的女人,也是女人。

  太后与太妃都起身了。

  圆桌上,各种盒子已经打开,琳琅满目。

  方才九格格提到的几样都在,宝石小镜子、香水、怀表、鼻烟壶,还有两尺来长的挂毯。

  还有几样九格格没提的,发音盒、钻石胸针、红宝石胸针、万花筒等小物件、

  还有个盒子里,居然装的是鞋。

  “这个?”

  太后带了好奇,指着道:“怎么看着像是木头底的?”

  一双木底的鞋,上头是浅口鞋,下头鞋跟高一尺半。

  九阿哥笑道:“这是‘万宝楼’的稀罕货,总共就这一件,库房里压了十来年,孙儿觉得好玩,就叫买了,听说叫‘小梆鞋’,是欧罗巴那边的人穿的。”

  现下旗鞋鞋底高的,也不过是四寸半到头,这个得有三个四寸半。

  太后摇头道:“这穿上也不舒坦啊,走路也没法走。”

  舒舒在旁,听着祖孙对话,也多看了那鞋两眼。

  不是“小梆鞋”,是“肖邦鞋”。

  好像是流行于十五世纪到十七世纪的欧洲。

  就是后世高跟鞋的始祖。

  起源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是威尼斯的妓女弄出来的,跟中国裹小脚的目的差不多,都是为了走路摇曳生姿。

  一种说是伦敦,因为城市化发展,没有厕所,走路容易脏裙摆……

  九阿哥对舒舒道:“像七嫂那样喜欢高底旗鞋的肯定不是一个,到时候用这个做参照,说不得把现在的旗鞋还能再提高两寸。

  舒舒听到,想要给九阿哥比个大拇指。

  可是真有远见,好像从乾隆朝开始,旗鞋就慢慢高了,到了清晚期,没有一尺,也有八寸。

  九格格在旁,看了眼九阿哥,又看了眼舒舒。

  她很想要问问哥哥,这个鞋真的是给女鞋参照的?

  没有别的念头?

  要是弄出来男人也能穿的高底鞋,估计乐意花银子的更多。

  自家九哥,肯定就是其中一位。

  端顺太妃拿着发音盒,打开来听里面的动静。

  那种上弦的发音盒,打开来是一只银色小人在旋转。

  而后就是舒缓的乐曲。

  并不是舒舒熟知的各种世界名曲,而是更低沉悠扬的曲子。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

  大家都看着发音盒。

  端顺太妃爱不释手,跟九阿哥道:“这个好,这个好,要是阿哥方便,就代我买一个。”

  九阿哥忙道:“方便着呢,您尽管使唤,回头孙儿当差当好了,正好可以跟汗阿玛讨赏去。”

  端顺太妃望向淑惠太妃:“妹妹不要一个?”

  淑惠太妃摆手道:“我耳朵灵,平日里座钟的滴答声都受不了,也不爱听这个。”

  说到这里,她看着那些鼻烟壶道:“倒是这个,更适用些,回头赏人也体面。”

  太后则是看着那些巴掌大的小妆镜,道:“这个好,小格格们用着也合适。”

  她虽是身边只抚养了九格格一个孙女,可是宫里其他的格格也都在宁寿宫的公主所住着。

  想起还有三个不丁点儿的小孙子,太后指了那万花筒,道:“这个也来几个。”

  小椿在旁,拿了削好的眉笔简单记了。

  九格格见状,想起羽毛笔,问九阿哥道:“九哥,羽毛笔有没有富裕的,先头我忘要那个了……”

  九阿哥道:“一箱子呢,等到回宫给送你一包。”

  价格便宜,送人还体面。

  九阿哥打算回去走礼,怎么说也带了个“洋”字。

  等到从太后院子里出来,小椿手上的册子也写满了三页。

  等到了惠妃那里,惠妃选的种类更多,有她自己用的香水、一尺见方的妆镜、红宝石胸针,还有给孙女挑的怀表、妆镜、孙子挑的万花筒跟发音盒。

  挑了一圈,她还是带了不足,看着九阿哥道:“都是些妇孺喜欢的,有没有你大哥与八哥能用的?”

  九阿哥看了舒舒一眼,道:“还有郭尔喀刀的,让儿子包圆了,二十来把,您要是赏大哥、八哥,儿子就孝敬妃母两把。”

  惠妃摆手道:“不用阿哥孝敬,你们出门才带几个钱,回头都归拢上,我一起结账。”

  九阿哥笑道:“那儿子可不跟您客气了,我们一时手松,买了不少,真要拉下饥荒。”

  惠妃听了,带了关切道:“那怎么办?我出门时,让你大哥带了五百两金子,回头打发他给你送去?”

  九阿哥指了指中路,道:“不用,不用,先跟织造衙门支了,回头再给他们补上。”

  惠妃听了,这才放心,还是提醒两人道:“江南是好东西多,可是也要掂量着买,遇到合心的,自己买了也就买了,人情走礼用差不多的就行。”

  九阿哥与舒舒都记下了。

  他们这次破财,也是为了日后做个储备。

  并不是买了东西,回去就要散了。

  而是想着往后开府过日子,人情走礼的地方多。

  现下在江南“大批发”,也是为了日后少几份开支。

  没想到落到长辈眼中,就成了小两口不会过日子。

  两人也没有解释,领了惠妃的好意。

  就是舒舒想起了两位贵人。

  这两位都是未来二十几年不倒的后宫“常青树”,她也乐意卖个人情。

  只是两人现下身份不高,加上不像惠妃、荣妃这样比九阿哥大了三十来岁,也不好跟皇子直接打交道。

  舒舒就央了惠妃道:“妃母,若是两位贵人有什么得意的,劳烦您帮着传个话,我们明儿一并捎带了。”

  不过是举手之劳,惠妃应了,看着舒舒赞道:“这样很好,到底是长辈,该敬还是要敬着。”

  像是八福晋那样,也不算是错,可也太势利凉薄。

  等到了荣妃处,三福晋也在。

  婆媳俩不知先头说什么,气氛不大好。

  荣妃耷拉着脸,跟旁人欠了八百吊钱似的。

  三福晋站着,脚下还踩着旗鞋,瞧着那样子耐心也快差不多了。

  荣妃看着九阿哥身后大包小包的,不由得眉开眼笑,道:“阿哥真是客气,中午刚送了席面,这会子还送东西……”

  说罢,她就嘱咐宫女:“快去接了……”

  九阿哥听着这话风不对,忙道:“妃母,这些不是孝敬,是儿子福晋采买的,拿来给妃母看看,要是有稀罕的,儿子帮您跑腿!”

  荣妃的笑容立时凝固,有些兴致寥寥,看着舒舒带了几分苦口婆心:“宫里什么没有,花这银子做什么?你们年轻,不知道这居家过日子,往后抛费的地方还多。”

  舒舒笑了笑,不好接话。

  也没花她老人家的钱,自家亲婆婆还没发话呢。

  九阿哥也觉得没有意思起来,想着是不是可以告辞了。

  他是奉了皇父口谕不假,可那“万宝阁”也不是他的买卖,爱买不买,又不与他相干。

  三福晋已经站在小椿跟前,打了个盒子看着,正好是只黄金镶了金刚石的手环。

  同宫里掐金丝的精巧手环不同,这个手环有些粗犷,金刚石主石小指甲大小,看着也跟玻璃似的,并不如红蓝宝石为人喜爱。

  可是这是金子!

  三福晋想着这次出门,从府中公帐上支了两千两银子出来。

  买首饰是买,买衣服料子也是买。

  首饰能落到自己口袋里,衣服料子就是阖府的。

  她就笑着说道:“这个好,我喜欢金刚石,看着素净。”

  舒舒看了她一眼,有些意外。

  现下大家还不怎么认钻石。

  舒舒留下这个,是奔着手环上中间的主石去的。

  看起来有五、六克拉,可以拆下来做戒面。

  舒舒就道:“这个是孤品,只有这一件,让我收了。”

  那黄金手环宽半寸,有半斤多重,有钱人看不上这粗狂的样式;没钱人买不起,就一直压着。

  三福晋带了几分遗憾,放了下来。

  荣妃的目光落到法兰西香水上。

  每年从广州海关都有这个贡上来,就是数量不多。

  早年的时候,荣妃是不缺这个的。

  不管是皇后娘娘,还是皇上,都记得给她赏赐。

  当年每年的贡品里,都有她的一份。

  后来随着她年岁大了,后宫又有章嫔、王贵人这些新宠出来,钟粹宫的赏赐就不见香水了。

  她心中带了几分怅然,拿起香水来,拧开了,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竟然是熟悉的蔷薇花味儿,心里跟着一颤……

  *

  泪奔,这个月月票榜太紧张了,SOS,要跌出前五十了,求求各位爸爸们点点小手。

  另外分果果的帖子已经下来的,在书友圈,20个书友称号,有兴趣的爸爸们跟小八姐姐的活动帖,必须要跟那个活动贴才行,那个是网站后台直接可以分派称号的。


  (https://www.lewenw.cc/2/2780/74367566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