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一十章 均贫富(二合一求月票)

第五百一十章 均贫富(二合一求月票)


  “这个,劳烦阿哥帮我捎几瓶吧,就要这个味的……”

  荣妃放下香水瓶,精神有些怏怏的。

  说来也怪,这两月因天葵将绝的缘故,她心烦气躁的,也容易忘事。

  可是多年前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

  午夜辗转难眠时,甚至她还记得当初第一日入宫时的情景。

  穿的什么衣裳,梳的什么头发,怎么被太皇太后选中,都记得清清楚楚。

  至于这个蔷薇香水……

  最早的蔷薇香水是什么时候赐下的?

  荣妃陷入遥远回忆。

  那是康熙九年,还是康熙十年?

  当时宫里三位皇子阿哥,分别是她生的皇长子承瑞,皇后出的嫡皇子承祜,惠妃出的皇三子承庆。

  那时候宫里的称号还不是什么妃啊,嫔啊,贵人啊什么的。

  这些都没有。

  当时还是沿袭世祖时的后宫等级名称。

  皇后,福晋,大格格,小福晋,格格……

  当时元后是皇后,自己是尚寝出身的格格,因为生育了皇长子,直接升为大格格。

  惠妃是格格,生子有功升了小福晋。

  继后是福晋,佟后还没有入宫,宜妃与德妃更是黄毛丫头,在家里刚留头。

  那就是在康熙九年的端午节前……

  皇后娘娘赏了蔷薇香水下来。

  当时的味道是这样的么?

  荣妃有些恍惚,又拿起了香水瓶打开来。

  确实是熟悉的味道,是自己用过的蔷薇香水。

  可是跟最早记忆中的还是有差别。

  是从哪一年开始,蔷薇香水是现下这个味道,而没有了最初的浓香味?

  是康熙十三年端午节后……

  元后产后大出血,薨了。

  那后头的蔷薇香水就是换成了御前大人赏赐。

  当时自己还觉得味道淡了,还专门问了一句,晓得是广东巡抚贡的,不是之前杭州织造府负责采买的。

  当时还想着或许是因这个缘故。

  荣妃看着手中的香水瓶,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舒舒站在对面,正在给三福晋说起西洋手镯。

  既是拿着给大家当样品的,总不至于笨笨的拿个孤品来。

  这样笨重款式的手镯,镶嵌金刚石的只有一件,可是还有同款的三件,一个是镶了小米珠的,一个是镶了紫水晶,一个镶嵌石榴石。

  因为这几种在后世都常见,现下却因为漂洋过海、还比较稀少,价格不菲,舒舒就没有要。

  三福晋立时来了兴致,道:“那我明天得去转转。”

  珍珠还罢了,剩下两件西洋宝石,市面却是稀少,到时候摘下来镶别的首饰也好,还能剩下几坨金子。

  舒舒笑着听着,神色不变,却是移开眼。

  她看到了荣妃的异样,也看到荣妃低头遮掩。

  九阿哥百无聊赖,正看着花瓶里的插花,是两枝粉红色的蔷薇,开的正好。

  之前没发现,原来荣妃母喜欢蔷薇花。

  好像妃母身上衣裳也是粉色,这个颜色小姑娘穿还好,长辈穿是不是有些不端庄?

  再次抬头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带了几分疲惫道:“就这样吧,只要香水,除了这个味道的,要是有旁的味道,阿哥也帮我稍几瓶……”

  说罢,她就端起茶盏。

  九阿哥点头应了,就示意何玉柱他们收盒子,随后主仆几人离开。

  三福晋看着荣妃,心里却是觉得不对劲。

  换做往常,婆婆现下该唠叨了,就是翻来覆去说三阿哥不容易,好好做贤内助,省下银子省得亏空了。

  结果现下沉着脸,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荣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望向三福晋。

  三福晋身上穿着缂丝衣裳,头上、耳坠子都是小拇指大的珍珠,连带着手上的护甲、脚下旗鞋也是镶嵌了宝石。

  这还只是寻常穿戴。

  本就长得出众,这番妆扮更是添彩。

  可是方才九福晋过来穿的是什么?

  即便出了服,换了鲜亮颜色,九福晋也就是寻常的宁绸衣裳,并不是满绣,只有袖口跟领口带做了简单的绣花,除了头上的半钿,耳朵是米粒大小的耳塞,就衣襟上挂着一串十八子,没有旁的饰品。

  她叹气道:“你嫌我啰嗦,可是你也是大家格格,读过书的,连‘上行下效’这个道理都不懂么?皇上节俭,宫里上到太后,下到太子妃与皇子福晋们,有几个奢靡的?你花的是自己的银子,可是你出门在外,不能只代表你自己个儿,也是皇家儿媳妇!”

  说到最后,她带了几分肃穆。

  三福晋腹诽不已,却没有辩嘴,而是垂手听了。

  谁家出门不穿的鲜亮些?

  难道皇家儿媳妇,穿戴的还不如寻常官宦人家?

  这又是江南,不带了富贵出来,还要让人笑话京城来的人带了村气不成?

  只是婆婆没有跟每次似的讲歪理,而是将皇帝都拎出来摆道理,三福晋就很识时务。

  至于听不听,那还要看她的心意。

  她心中正得意,觉得自己掌握了应付婆婆的好技巧,那就是要讲道理。

  规矩上不能错了。

  上回那次跟太后告状就是,虽说太后最后只赏了竹如意,可是那也是太后赏的。

  她原以为耳朵还要再遭罪,打算耐着性子听婆婆絮叨,结果荣妃已经摆手道:“行了,你也回吧!”

  三福晋惊讶,看着荣妃,这才发现她脸色不对劲。

  荣妃脸色泛白,看着极劳乏的模样。

  方才还好好的,就算买了几瓶香水,也不至于像割肉似的吧?

  三福晋心里不安道:“您……这是不舒服么?要不儿媳打发人传太医?”

  荣妃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带了几分不耐道:“不用,就是起早了,乏,下去吧!”

  三福晋抿了抿嘴,没有再啰嗦,退了出去。

  荣妃坐着没有动,望向花瓶里的蔷薇花,走了过去,俯身嗅了嗅……

  *

  这会儿功夫,舒舒与九阿哥已经回到院子里。

  十阿哥听到动静,从东厢房出来,道:“九哥,九嫂,弟弟带福晋出去吃夜宵,喝花露酒,你们去么?”

  九阿哥看了眼天边,已经暮色四合,道:“苏州有夜市?”

  十阿哥点头道:“是啊,王长寿听人说的,说是这边跟京城夜禁时间不一样,京城是一更三点,这边是二更三点,就在阊门那边,就是这个时候开市……”

  九阿哥身子虚着,实在不想动,看了眼舒舒,有些迟疑。

  要是妻子想去的话,叫了九格格陪她?

  舒舒却是看着十阿哥道:“我们不去了,缓过这日子再说,到了杭州和江宁应该也可以。”

  十阿哥点点头,道:“嗯,那我们去了,到时候我们带好吃的回来。”

  九阿哥就嘱咐道:“多花几两银子,上头的都孝顺到了,谁叫咱们小呢。”

  十阿哥应了。

  舒舒与九阿哥这才回房。

  她摆摆手,将小椿跟何玉柱打发出去,才低声跟九阿哥道:“方才荣妃母看着香水瓶子脸色不对,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忌讳?”

  九阿哥皱眉道:“一个香水有什么好忌讳的?这个外头算是稀奇的,宫里也不缺,不说广州海关那边,就是杭州织造府那边就有人专门负责从海关采购些洋货,就包括香水……”

  舒舒想了想荣妃神情,道:“好像有些不大痛快。”

  而且也比较反常,比传说中的更大方。

  不单单是要了几瓶的蔷薇香水,后来还提了其他味道的。

  九阿哥道:“管她呢,许是就稀罕这个,谁还没有几个喜好了……”

  舒舒想想也是,就将此事丢开。

  荣妃现下的年纪,正是更年期,情绪敏感,谁晓得那句话不对就难受了。

  她们确实不用操心那么多。

  这会儿功夫,小松回来了,直接去了她们落脚的西厢,手中大包小包,提溜了都是吃的。

  有蜜饯、糖果还有几包蜜点心。

  小椿见了,带了无奈,指了指她的脑门道:“谁嚷着牙疼来着,还整日里惦记吃甜的?”

  小松“嘿嘿”笑道:“我每样就吃一丢丢,剩下的大伙儿一起吃!我爹要给我买东西,除了吃的,旁的我也不缺。”

  小棠则将吃食收了,道:“想吃也白天吃,晚上睡觉前不许吃,要不牙真要坏了。”

  小松摸着肚子道:“天长了,晚上饿怎么办?”

  小棠道:“那就喝藕粉或炒面,或是硬面饽饽。”

  小松不情不愿的应了。

  不过她还记得正事,洗了手到了上房,道:“福晋累了半天,奴婢给您按按?”

  舒舒应了,翻身在榻上趴了。

  小松上前,在榻边坐了,从肩颈开始按起。

  舒舒道:“黑叔说什么时候启程?”

  既是已经将九阿哥一行送到南巡队伍中,黑山也好,傅鼐也好,都是完成了差事。

  圣驾还要继续往南走,不到回銮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必要跟着耗着,可以返程了。

  他们都是一人双骑,也没有随着船队走,还是要骑行回京。

  小松想了想道:“说是要看傅侍卫那边。”

  舒舒已经听九阿哥提了一嘴傅鼐跟曹家的渊源,道:“傅侍卫还要去江宁走亲。”

  那是老岳母,正经的慈亲。

  小松道:“那就是等他们从江宁回来吧,反正还有一半的人在路上呢……”

  九阿哥在旁道:“下晌从御前出来,好像听人说了一嘴,这次随扈臣子中,江苏本地的可以放假了,不用跟着去杭州。老傅那里,估计也是直接去江宁。”

  苏州到杭州三百里,到江宁四百里,可是杭州与江宁不是一个方向,从杭州到江宁要五百多里。

  九阿哥已经在盘算时间,道:“圣驾后日启程,差不多二十二、二十三到杭州,苏州这边都是官绅百姓跪留圣驾,杭州少不得也要来一遭,到时候圣驾回銮就要二十九、三十了……”

  舒舒想起一件事,转过头来,道:“不对呀,之前不是说还有松江的行程,这没有啊?”

  苏松,是苏州府与松江府的合称。

  这两个府是挨着的。

  九阿哥出来前去过几次户部衙门,也知道四阿哥的差事是整理松江府前些年的税赋亏空册子。

  当时地方报上来的是水患,实际上好像是潮灾或海啸来着……

  他摸了摸下巴道:“因为杭州将军带兵来迎驾,不好再拖延了,估摸回来的时候圣驾还会驻跸苏州,那个时候汗阿玛应该会去松江府。”

  几百年后,运河已经开始疏通,但也只是开始。

  舒舒没有走过这一条线,还真是不熟悉这一段的水路。

  她虽是个资深红迷,心里念念不忘去江宁织造府见识一遭,可是想着这一路上的劳乏,也有些疲了,跟九阿哥道:“那爷估算着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到京城?”

  九阿哥道:“回程就快了,不用巡视河工,也不用各地驻跸,快的话五月上旬就差不多了,慢的话五月中旬也到了。”

  舒舒翻身坐起来,道:“皇子府那边,工期几个月?”

  九阿哥道:“工部工匠富裕,内务府营造司还有人手,之前工部报上来的工期是五个月,二月下旬开始动工,就是到七月半,爷估摸着应该会更快些。”

  舒舒带了几分雀跃,道:“那明天咱们早上给皇上贺了寿,就出去逛园子,回头有好的湖石花木,也可以订下。”

  九阿哥点头道:“那就去转转!”

  夫妻俩昨天睡得晚,今天也忙了大半日,都已经乏了,早早的洗漱躺了。

  不过九阿哥还没有阖眼,打着哈欠跟舒舒道:“这人生地不熟的,老十他们没事吧,不会遇到不开眼的吧?”

  舒舒道:“有侍卫跟着呢,还有地头蛇李灿陪着,再说了为了迎驾,城里的流氓无赖应该也都处理的差不多了。”

  饶是如此,九阿哥还是有些不放心,嘀咕道:“不是说江南这边还有个‘洪门’,专门‘反清复明’么,打着‘朱三太子’的旗号?”

  舒舒也打着哈欠,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波澜壮阔。

  尤其是他们现下的身份,旁人想要碰瓷也碰不上。

  消消停停的,也是过日子。

  二更的梆子声响了。

  院子里有了动静。

  是十阿哥跟十福晋回来了。

  见上房还掌灯,十阿哥站在窗下,隔着窗户道:“九哥,带了海棠糕跟酒酿饼回来,您跟九嫂现下要不要尝尝?”

  “不吃,不吃,我们也要歇了……”

  九阿哥早已经困得不行,趿拉着鞋子下床,将灯给熄了。

  十阿哥看着暗下来的窗户,就听到里头自己九哥的嘟囔着“总算回来了,困死了”。

  他不由生出几分后悔,是有些回来迟了。

  不该压着点回来。

  不过九哥也真是的,自己是小孩子么?

  十阿哥心里吐槽,却是胸口暖暖的。

  一夜无话。

  次日,九阿哥睁开眼,立时满血复活。

  他伸着懒腰,跟舒舒道:“今晚咱们也去夜市见识见识,昨天白天看着外头挂了那么多灯笼,爷就觉得不对,还寻思怎么用那个做装饰,原来夜市的缘故……”

  京城也有夜市,可是因为“夜禁”的缘故,一年到头里,开放夜市的时候不多。

  就中秋节跟元宵节两个大节,各有几日。

  “夜禁”的时间有变动,中秋节是从一更三点延到三更三点,元宵节则是前后四、五日不“夜禁”。

  舒舒听了,也来了兴趣,道:“那今晚就去见识见识。”

  夫妻俩穿戴整齐,换上了皇子吉服与皇子福晋吉服。

  今日三月十八,万寿节正日。

  即便是止了筵席,可是作为儿子、儿媳妇他们也要去御前叩首贺寿。

  院子里,十阿哥与十福晋已经出来了。

  十福晋身上是簇新的皇子福晋吉服褂。

  苏州织造这边负责宫里各位主子的礼服,自然也包括皇子福晋吉服。

  应该是之前有些预备的放着。

  前天量了身量,昨天下午就送了一套改好的皇子福晋吉服,还有两套常服。

  只是有了衣裳,却没有配套的皇子福晋吉服冠,舒舒就将自己的几个钿子中,挑了个蓝宝石福字满钿送给十福晋。

  居然看着也挺搭配。

  眼见着舒舒出来,十福晋看了看她身上,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笑着说道:“我跟九嫂穿的是一样的!”

  说完这一句,她看向九阿哥与十阿哥,眼睛亮晶晶的,道:“他们也穿的也一样的。”

  舒舒笑了笑,这是制服,不单单她们,一会儿门口见了三福晋、五福晋,肯定也是这个妆扮。

  说话的功夫,几人从园子里出来。

  隔壁的两个院子也都有了动静。

  三阿哥夫妇、五阿哥夫妇从中间的院子出来,跟大家汇合。

  三阿哥手中拿着折扇摇着,看着九阿哥收了扇子,用扇子点了点他,道:“老九你说说,是不是对哥哥有意见,我怎么招你惹你了?”

  九阿哥挑眉道:“好好的,三哥说这个做什么,这又是哪挑的礼儿,听得弟弟稀里糊涂的?”

  三阿哥轻哼一声道:“昨天中午的席面,怎么没我的份?怎么大哥是哥哥,老七是哥哥,我就不是哥哥了?”

  九阿哥带了意外道:“您昨天在织造府,没出去逛逛?”

  这里是苏州,不是旁的地方,不见识见识,不是白来了?

  三阿哥顿了顿,道:“头午出去了,可晌午就回来了,正好遇到何玉柱带人送席面,好么,在院子里等了半天,也没捞着一口!”

  九阿哥道:“弟弟也不晓得这个啊,就想着难得出来,大家都出去逛,大哥跟七哥身上有差事走不开,怪可怜的,才想着让他们尝尝苏州菜。”

  三阿哥脸色这才好些:“不是单撇下我,就大哥跟老七有?”

  九阿哥坦然道:“那当然了,本来就是打发人包了庆月楼的三层,结果过去剩下几个席面,就直接打发人送回来分分,也省的抛费。”

  三阿哥:“……”

  他看着九阿哥,觉得不像是假话。

  可是这不是专门的“敬菜”,而是包桌剩下的席面?

  九阿哥见他不吱声,还以为他不信,伸手跟他掰扯道:“侍卫、护军、马甲、还有跟着的太监、使女,都坐了也没坐满,这一桌都是上席,好几两银子,总不能浪费了!”

  三阿哥无语了,很想将这些话也转到御前让皇父听听。

  老九这“孝道”有水分!

  大家从西往东走,大阿哥与七阿哥、八阿哥带着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从里头出来。

  十四阿哥捂着嘴,对着九阿哥挤眉弄眼,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大阿哥与七阿哥脸上,都是一言难尽。

  原来还被同情了,才得了老九的一桌席面?!

  八阿哥淡笑,即便晓得了其中缘故,心情也没有舒展开来。

  都是一起长大的,九阿哥能糊弄过去三阿哥,却糊弄不过去他。

  真要惦记着,就算晓得人出去,也会给留的;问也不问一句,不过是还恼着。

  反倒是十三阿哥,有些后悔方才没咳两声提醒九阿哥了。

  九阿哥浑然不解,反而带了几分得意,给大家说道:“一会儿汗阿玛会有赐银下来,这个可是昨天我帮着大家讨的,回头你们可要好好谢谢我!”

  长辈们的人情不要,这兄弟的还不要么?

  做好事,要是不叫人知道,那就是吃亏了。

  十四阿哥立下带了欢快道:“多少银子?”

  他正穷着,看着嫂子们买买买,也想要花钱了。

  不单单是十四阿哥,其他人也都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就是昨天想起随扈的官兵都赏了银子,可是没有咱们的,就跟汗阿玛说了一嘴,瞧着汗阿玛的意思是允了……”

  十四阿哥已经带了期待道:“那能是年例么?”

  皇子年例分两等,没有入上书房时每月二十两,每年二百四十两;入了上书房就是每月五十两,每年六百两。

  九阿哥看了大阿哥一眼,有些心虚。

  他虽然昨天在御前嘀咕“从王例”,可是也晓得多半没戏。

  年前那次大赏宗室,还有个打准格尔的名义,也是一种论功行赏。

  只有他跟十阿哥是凑数的,旁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下厚赏皇子,却是师出无名。

  多半还是“均贫富”。

  就是这笔银子是皇父的私库里出,之前想要按照爵位等级分配给皇子们。

  现在自己念叨了一回不公平之后,总数应该不会变,就是每个人的差距少了……

  *

  二更写完晚了,就一直写下来了,二合一求月票。

  下一更11月3号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4349508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