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五十章 教出来了(第二更求月票)

第五百五十章 教出来了(第二更求月票)


  从翊坤宫出来,舒舒心中就带了几分后悔。

  今早从通州回来时,应该打发小椿先不回宫,直接去都统府的。

  虽说额涅平安生子,大伯也发丧了,娘家那边大事已了,可是她还是惦记额涅的与阿牟的身体。

  按照规矩,停灵的时间有长有短。

  伯爷是一家之长,上头没有长辈在了,可以停留“七七”在发丧。

  可是现下正是夏天,没有办法停灵那么久,“三七”就出殡了。

  要不然的话,舒舒还要过去悼祭。

  宜妃都自叹不年轻了,额涅比她年长好几岁,阿牟也是将五十岁的人。

  自己却疏忽了,只想着修整修整,等行李也都拆好了,礼物弄好了,过几日再归宁。

  可是家里晓得圣驾今日回銮,阿玛跟额涅肯定也是惦记着她的。

  结果到了二所,就见九阿哥换了素服,正在等她回来。

  “快换了衣裳,爷带你出宫……”

  九阿哥看着舒舒,催促道。

  舒舒先是一喜,随后犹豫道:“这方便么?”

  九阿哥挑眉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宫门还拦着不让出入不成?”

  “可娘娘与皇上那边,还没有禀告长辈?”

  舒舒觉得太随意了。

  九阿哥拍着胸脯道:“咱们又不是孩子,还但凡出门就要禀告,就说‘出嫁从夫’,爷非要带你出门的,汗阿玛压着的国家大事还多呢,哪里会管这些,娘娘那里也会体恤的。”

  舒舒立时去换了衣裳,嘴角都放不下。

  她觉得自己又规矩过了。

  自己是小儿媳妇。

  往后也要记得这个身份。

  不必太可靠。

  做个在男人跟前拿不了主意小媳妇,不是正常的么?

  舒舒唤了几个丫头过来。

  小棠依旧不肯回家,舒舒就带了小椿跟小松两个,九阿哥则是打发何玉柱与孙金先行一步,去安排马车。

  为了赶时间,没有叫侍卫。

  夫妻俩坐上马车,带了二十护军就往正红旗去了。

  等到马车出了地安门,九阿哥才抚额道:“糟糕,空着手呢!”

  他现在行事越来越“舒舒化”,那就是去旁人家牢记这一条,“礼多人不怪”。

  舒舒眉眼弯弯道:“回头行李收拾出来,打发人一起送过去。”

  九阿哥没有叫人绕路买东西。

  他觉得对岳父、岳母来说,妻子归宁就是最好的礼了。

  到了都统府,马车还没停,就有人往里面报信。

  等到马车停稳当,齐锡已经大踏步的出来了。

  “不是才回宫么,怎么今儿就过来了,该歇歇的……”

  齐锡嘴上抱怨着,可是眼中的欢喜却是毫无掩饰。

  他拍着九阿哥的肩膀,仿佛很亲近模样。

  九阿哥笑着,却是觉得肩膀头子生疼。

  他有些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又得罪岳父了?

  他还不知道,天下的岳父看女婿就没有真正顺眼的时候。

  舒舒看着齐锡,有些动容,道:“阿玛黑了,还老了……”

  治丧最是熬人,舒舒年前也是从头到尾目睹了一次的。

  大阿哥还是壮年,都瘦了一圈,老了好几岁。

  齐锡这里,毕竟也是四十奔五的人了。

  他叹了口气,道:“就这一回,等出了服再补吧!”

  舒舒牵挂的还有觉罗氏,眼见着人没出来,道:“额涅在坐双月子?”

  之前觉罗氏生产前,伯夫人就提过,到时候让她多养养,毕竟不年轻了。

  时下坐月子,除了三十天外,还有做四十天或两月的。

  现下觉罗氏没出来,就是两月了。

  齐锡点头道:“你直接去正房看你额涅吧,你额涅还不知你回来……”

  舒舒点点头,脚下不停地就往二门去了。

  九阿哥在旁,晓得岳母还没有出月子,那自己倒不好探看了,老实地跟着岳父到客厅说话。

  眼见着齐锡一副居丧守孝模样,很是安稳,他不解道:“岳父,圣驾今日回銮,您怎么不想法子进宫呢?”

  八旗都统,都要轮班在宫里当值。

  就算今天不是正红旗,不是还可以调换么?

  九阿哥觉得,无缘无故遭了官司,就该早点去御前辩白清楚,找能做主的人去。

  齐锡看着九阿哥,没有说话,心中叹了口气。

  现下危机不在董鄂家,也不在福汉、福海两兄弟,而是宫中。

  他怎么好这个时候撞上去?

  君臣多年,他也看出皇帝的脾气,是个不乐意旁人伸手要权的。

  越是上蹿下跳,越是会让那位不喜。

  九阿哥道:“您可不能太老实了,别尽想着只是家事,等着彭公爷管教儿子,谁晓得他有没有私心,他那么多个儿子,也缺着前程呢……”

  上了族谱的就七个,听说外头还有私生子。

  那位彭公爷的风流,跟他的勇武一样出名。

  齐锡忙摆手道:“这到底是董鄂家家事,阿哥不好插手……”

  九阿哥又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眼睛转了转,道:“那个锡柱到底是不是伯岳父的儿子?”

  齐锡看了九阿哥一眼,道:“不知道。”

  九阿哥:“……”

  他有些着急道:“这不都过去一个半月了么?怎么还查不出?”

  什么“滴血认亲”之类的,不是该弄起来?

  齐锡提及这个也憋闷。

  他不想承认那个不孝无能的混账是自己的侄儿。

  可确实也找不证据证明锡柱不是董鄂家的骨血……

  *

  上房里,静悄悄的。

  觉罗氏正在午睡。

  旁边的小杌子上,有个丫头睡眼朦胧的,小脑子一下一下的点着。

  见到舒舒进来,那丫头忙起身,想要说话,被舒舒给止住。

  舒舒看了觉罗氏一眼,没见到襁褓,蹑手蹑脚的出去,去了东屋。

  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在南窗下做针线,旁边悬挂着悠车,上面绑着个月子孩儿。

  见舒舒进来,那妇人起身,不知是哪一位。

  旁边跟着的丫头道:“这是姑奶奶回来了……”

  那妇人忙蹲了福礼。

  舒舒摆手叫起了,低头看了眼悠车上的孩子。

  小家伙白白嫩嫩,睡得正香,只绑着腿,胳膊松着,双手投降的姿势,鼻子跟嘴巴都很秀气。

  要是不事先知晓是男孩的话,看着就是个精致长相的女宝宝。

  似是察觉到舒舒的视线,小家伙张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小鼻子动着,就侧头看向那妇人的方向。

  那妇人见状,带了犹豫,看着舒舒道:“姑奶奶,小爷饿了……”

  舒舒点点头,就转身出去了。

  她又去了西屋,也没有叫醒觉罗氏,就坐在炕边。

  如今仲夏时节,京城的天气干热干热的,觉罗氏却依旧带了抹额,身上也压着单被。

  她脸上有些肿,不过看着气色还好。

  舒舒的心里很平静。

  真好,父母康健,丈夫也开始懂事了。

  她果然是个有福气的。

  至于“九龙夺嫡”?

  谁晓得到时候还能剩下几条?

  这规模一再缩减的话,到时候说不得就是小打小闹的,他们围观一下也就完了。

  “傻笑什么了?”

  觉罗氏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姑娘坐在炕边傻乐,翻身坐起来,打趣道。

  “额涅……”

  舒舒拉着觉罗氏的胳膊,亲昵得靠了靠。

  觉罗氏推着她,带了嫌弃,道:“怪热的,腻歪什么?”

  舒舒不肯撒手,看着觉罗氏,不满道:“额涅您是有了小的,要偏心幼子了?!”

  母女几个月没见,亲香亲香怎么了?

  觉罗氏轻哼道:“就只能偏你一个,等你往后生了小的,你还跟着争宠,羞不羞?”

  舒舒笑道:“争,谁叫我有个好额涅、好阿玛呢,自然想着最疼我……”

  觉罗氏点了点她的头道:“就是窝里横,你婆婆跟前你怎么不敢说这话?”

  舒舒带了笑道:“额涅放心,有您女婿争呢……”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谁会想到这儿女都成亲了,两边的娘老蚌怀珠,各给他们添了个小弟弟或小妹妹。

  见觉罗氏额头汗津津的,嘴唇也发干,舒舒起身去看茶水。

  茶壶是温热的,她就倒了一杯水,递给觉罗氏。

  觉罗氏接了,喝水。

  舒舒又去投了毛巾,给觉罗氏擦脸。

  觉罗氏也不拦着,任由她服侍,脸上带了欣慰,眼中却是忍不住心疼。

  打小哪里这样有眼色过……

  现在出门子不到一年,会照顾人了。

  舒舒见了,就晓得她误会,笑道:“额涅想哪儿去了?宁寿宫那么多宫人,我想要在太后跟前献殷勤也献不上;我们娘娘更不用说了,每次过去请安,只有连吃带拿的,连根针线也没动过,您就放心吧!”

  觉罗氏瞥了她一眼,道:“那你们阿哥所呢?”

  舒舒想了想九阿哥那里,她不说亲力亲为,也差不多了。

  可是怎么办呢?

  总不能安排旁人围着九阿哥打转吧。

  再说,也教出来了。

  她就笑道:“这不是您闺女心眼小么,不乐意旁人往您女婿身边凑。”

  觉罗氏的心放下一半,可还是提醒着:“也别太惯着了,要将自己放在头里。”

  舒舒点头道:“您放心吧,您闺女是您跟阿牟两人教出来的,只有让旁人吃亏的,还能自己吃亏?”

  觉罗氏道:“就是嘴上厉害,回头比谁都心软。”

  舒舒没有说话。

  那是错觉。

  还有对家里人的标准跟对外人的标准怎么能一样?


  (https://www.lewenw.cc/2/2780/74172099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