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事(小声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事(小声求月票)


  舒舒看了九阿哥一眼。

  嘴巴怪甜的。

  九阿哥脸上笑容更盛,夸着舒舒道:“这样才对呢,要是你活成个圣人模样,爷可要自愧形惭了……”

  舒舒也笑了,道:“反正爷晓得我是小心眼就行,旁人欺负咱们,我睚眦必报;爷要是欺负我,我也不会忍着……”

  九阿哥听着这话音不对,忙道:“爷护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你,这例子说的不对,重说重说……”

  舒舒就想了想,道:“那爷要是疼我,我指定更疼爷……”

  九阿哥立时猴上来,挨挨蹭蹭,声音也黏糊糊的,道:“怎么个疼法?是不是跟年前时似的,做个新学问?”

  舒舒:“……”

  整日里除了这个,就不能想些别的。

  大家都不爱看这些了……

  *

  郭络罗家的官司沸沸扬扬的,细节也都传开。

  那些涉案产业的旧主人“某已革宗室”,也就屡次被人提及。

  外头传得五花八门。

  同情这一支的更多些。

  毕竟不管是宗室还是勋贵,沉沉浮浮都是常事。

  世事无常。

  这要是日子下来了,就被夺了产业,太可怜些。

  齐锡怕传到妻子耳中胡思乱想,就私下里跟妻子说了去年北巡得来的消息。

  她那位早年养在简亲王府、抚蒙嫁到科尔沁的亲姑姑已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狠狠地回报了郭络罗家。

  郭络罗家早年也是战功显赫,不单单是因为皇家姻亲的缘故。

  尤其是八福晋的高祖父与曾祖父,都是军功累累的悍将,当初地位仅在“五大臣”之下。

  当时家族由盛而衰,除了长辈相继凋零之外,就是和硕额驸明尚被处死。

  从那以后,郭络罗家嫡支就没了实缺,只有个世职传承。

  亲族即便有起来的,可是嫡支压不住,也只有渐行渐远的,堂堂八旗著姓,就此沦为二等人家。

  觉罗氏性子十分冷静,眼圈都没红,只跟丈夫道:“没有内鬼,引不来外贼,真要说起来,这内鬼比外贼更可恨,罪魁祸首还没有得到惩戒。”

  齐锡道:“都快死绝了,也算是老天有眼了。”

  从时间上算,郭络罗太太已故的阿玛镇国端纯公果盖,就是当年引来外鬼,与八福晋祖父内铎勾结,谋夺侄儿产业的罪魁祸首。

  不过齐锡也不是信口开河。

  果盖那一支,确实过的不大顺当。

  果盖自己就是短折而死,只活了三十出头,比被他坑了的侄子还早走了几年。

  他名下只有五个嫡子,站住两个,其中还有个过继给胞弟为嗣,相当于镇国公府就剩下一根独苗。

  那就是郭络罗太太的胞弟,降袭辅国将军。

  这个辅国将军也是不到四十就没了,四个儿子站住两个,就是郭络罗太太的两个侄子。

  他们再次降袭,身上各自一个奉国将军,彻底沦为底层宗室,依附简亲王府,在镶蓝旗没有话语权。

  因是邻居的缘故,觉罗氏小的时候还曾多受果盖这位叔祖父的照顾。

  “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觉罗氏提起来,依旧是恨恨的。

  齐锡道:“镇国公薨时,两个儿子都不到十岁,这其中又涉及私密,怕是白忙了一场,这才让郭络罗家占了便宜。”

  那些产业挂在郭络罗太太的名下,或许还有其他缘故。

  有些是郭络罗家算计来的,还有些应该是郭络罗太太趁着胞弟年岁小,在死了阿玛后从娘家私下卷走的。

  “我那位堂姑也是有儿子的……”

  觉罗氏若有所思,眼光阴沉,道:“独苗难养……”

  自己的亲姑姑打小养在简王府,都想着报复郭络罗家,为破产早逝的弟弟报仇;她这个当女儿的,听着这段往事,怎么能只当成故事听?

  齐锡忙道:“快别想这些,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人多,我会想法子……”

  觉罗氏神色清明起来,低头看了眼的旁边摇车上的襁褓,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

  就是伯夫人这样的寡居之人,都得了消息。

  她晓得觉罗氏性子暴烈,不放心觉罗氏,亲自过来探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且想好的……”

  当时血脉亲近,行事都有顾忌,就算叔叔谋夺侄子产业,也是拐着弯的。

  现下呢?

  血脉渐远了,真要熬到这个时候夺产,怕是有更毒辣的算计。

  觉罗氏叹气道:“真是可笑至极,我记得清楚,当年我出阁,堂姑还回来添妆,话里话外亲近,我们差着辈分,可她素来待我亲厚,像长姐似的,没想到竟然如此……”

  伯夫人道:“还是不能做亏心事,这回被翻出来,她颜面扫地不说,怕是连儿子前程都要耽搁了。”

  郭络罗太太年岁比伯夫人还略大些,早年也是子嗣艰难,曾经主动抚养小叔子明尚的两个庶子也是这个缘故,当时想的是过继嗣子。

  结果后来添了独苗,比八福晋还小两岁,今年才成丁,眼看着就要补差事。

  听说之前亲事有了眉目,也是正蓝旗的宗女,只是不是安王府系宗女,而是信王府的旁支。

  觉罗氏点头道:“嫂子放心,我又不是八福晋,不会掺和此事。”

  八旗之中,败家的人家多了。

  难道找个理由,就能将变卖的产业都要回去,那才是闹剧?

  伯夫人这才放心,道:“要是咱们家没有出来个皇子福晋,这个时候想要掺和也就掺和一把,可舒舒是皇子福晋,家里行事越发要小心谨慎,就不能如此……”

  要不然的话,显得是董鄂家猖獗,借着出了个皇子福晋就蛮不讲理。

  钱有什么用呢?

  要是为了钱财影响了孩子,让舒舒在皇家难做,才是得不偿失。

  觉罗氏想了想,道:“郭络罗家近些年没落了,八福晋跟安郡王府关系紧张也众所周知,我那兄弟耳根子软、弟媳妇贪婪,怕是不肯消停。”

  到时候就怕他们在外头打着舒舒的旗号。

  伯夫人立时带了冷肃,道:“她要是敢来找你,你只管叫我,我来跟她说,要是敢坏了舒舒名声,她那一个闺女、一个儿子就等着砸手里吧!”

  觉罗氏忙道:“哪里用嫂子出面?难道我不是亲额涅?”

  还真是不能说嘴,妯娌俩正提起当约束福松阿玛跟继母,就有丫头进来禀告:“夫人,舅太太来了……”

  就是福松的继母马佳氏。

  原本因为福松的亲事,马佳氏存了私心,想要将她那个毁了脸的侄女说给福松,被觉罗氏给教训了,不许她再登都统府的门。

  后来福松分户,还在吏部正式补了差事,马佳氏就心动了,晓得不能离了这门贵亲。

  借着觉罗氏生产,“洗三”、“满月”的喜庆日子,她都不请自来,先跟觉罗氏陪了罪,而后奉承的不行,也不会骚扰福松。

  不许登门的禁令也就翻篇了。

  觉罗氏与伯夫人妯娌俩对视一眼,觉罗氏道:“请进来吧!”

  少一时,马佳氏就被引了进来,手上戴着明晃晃的金手镯,身上的衣裳也是簇新簇新的,却是不合时宜。

  毕竟新衣裳还罢,这首饰讲究些的人家都换了玉器,不戴金银上身了。

  “大姐,这回您可得给您兄弟做主啊,都是咱们家的产业,这算下来十来处……”

  马佳氏说着,两眼放光:“那可是海淀跟大兴的庄子,还都是上千亩的大庄,还有东四大街的铺面,现下几千两银子都没地方买去……”

  满屋子都是她清点产业的声音,嗓门都比平日要高,腰杆子都比平日里更直。

  觉罗氏看着好笑,道:“那不是阿玛生前卖的么?我去哪儿做主去?想要找阿玛对账,也得个三、五十年后,到了地底下再说……”

  马佳氏卡脖了,看着觉罗氏,眼见着她真没有插手的意思,不由急了,道:“您可不能束手旁观啊,我们爷可是您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八福晋那头,还是隔着肚皮的兄弟,都出面张目呢!”

  觉罗氏道:“所以外头现下怎么说八福晋的?”

  马佳氏:“……”

  是不大好听。

  “缺心眼”、“没教养”都是轻的。

  “白眼狼”、“泼妇”都成了提及那位的固定词汇。

  马佳氏讪讪道:“那不一样,您是长姐呢,长姐如母……”

  觉罗氏摆手道:“别往这上扯,我可不缺儿子,你们想要跟着起哄,你们自己上,不必捎带我,也不许打着福晋的旗号,否则我这长姐也就代没了的阿玛、额涅做主,直接给你一封休书,放你攀高枝去!”

  马佳氏坐不住了,起身带了急促道:“大姐怎么说这话,我这些年嫁进来,生儿育女,服侍老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觉罗氏看着她道:“反正话告诉你,我的脾气这些年你也晓得,之前看在两个孩子份上,一次次纵了你,如今妞妞十五,福柏也十三,不是离不得额涅的孩子……”

  “大姐……”

  马佳氏咬牙道:“我们爷说了,只要大姐肯出面替我们做主,不管要回来多少产业,都一家一半,这样还不行么?外甥们也渐大了,这多几分产业握在手里也心安不是?”

  之前她没说这个,自然是存了私心。

  觉罗氏翻了个白眼,道:“爱做梦你们做去,我不做那白日梦!”

  马佳氏还要再说,觉罗氏已经端茶送客。

  马佳氏怏怏的,看着伯夫人,道:“夫人您说,这明明是郭络罗家理亏,难得官司都打到御前了,为什么咱们还装孙子?”

  伯夫人道:“没有人拦着你们,要是你们手中有证据是宗亲跟郭络罗家骗买产业,只管去都统衙门、去大理寺递状子……”

  马佳氏苦着脸道:“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还去哪里找证据?这不是想着如今八福晋那边应诉的是八阿哥,向来跟九阿哥交好,要是九阿哥出头代咱们家说一句话,说不得还能私下里协商调解,也未必就要闹到公堂上……”

  她安排得很美,却是消息滞后。

  或许就是不上心。

  即便晓得八福晋脾气不好,是个刁蛮任性的,还差点欺负了外甥女,她也想的只有自家能占多少便宜。

  可惜董鄂家妯娌俩态度坚决,马佳氏乘兴而来,败兴而出。

  等到出了都统府大门,她却不肯走,就在马车里等着。

  一直等正午时分,才等来了正主。

  是福松骑马回来。

  他这些日子每日就在皇子府那边。

  就是天长了,都统府也开始三顿饭,他就回来用午饭。

  见着停着的马车眼熟,福松见了,不由皱眉。

  想着近些日子沸沸扬扬的官司,他就翻身下马,走了过去。

  马佳氏也挑了车帘,看着他道:“阿哥,郭络罗家占的都是咱们这一房的祖产,虽说你分户出去,可是要回来,也会有你的一份……”

  她的语气带了蛊惑。

  福松看着她,淡淡地说道:“那是八福晋想要的产业,您倒是胆子大了,这样的门第,还想要从皇子手中抢食……”

  马佳氏没想到他会这样说,道:“八福晋是出嫁女,跟她有什么干系?就算是皇家,也得讲道理吧?”

  福松看着她道:“那按照道理,那些产业郭络罗家买了,就是郭络罗家的,两房争产,也跟原主不相干!”

  马佳氏皱眉道:“那怎么能作数呢?当初你祖父刚成丁,还是个孩子,不是骗买是什么?”

  福松道:“随便您怎么想,只是这个时候蹚浑水,连累了弟弟、妹妹,您别后悔就行!”

  马佳氏不以为然,道:“那是你的弟弟、妹妹,不是还有你这哥哥护着么?”

  福松冷笑道:“福柏今年十三,再有三年就成丁,到时候我送他一个大前程好不好?直接上兵册,送西北去!”

  马佳氏恼怒道:“阿哥是在威胁我?那是你亲弟弟!”

  福松指着都统府的大门道:“这里头的才是我亲弟弟……”

  说罢,他转身就走。

  马佳氏气得直哆嗦,后悔的不行,却是不得不将继子的话听了进去……

  *

  紫禁城,二所。

  修整了几日,舒舒已经缓解了旅途劳乏。

  带回来的东西,也都整理成册,重新入库。

  如今就等着圣驾移园子。

  西花园外的五个院子,她也不惦记,觉得荷池四所也好。

  到了那里,门禁松了,就可以去百望山庄子,打听打听附近的地主,看能不能置换到几亩临水的地,将修园子的事情正式列入规划。

  实在是宫里太热了。

  现下还没有到雨季,干热干热的。

  不过她也在等宜妃的产期。

  她跟九阿哥就算跟着去海淀,也要看宜妃是否顺利生产。

  要是宜妃不发动,她们夫妻也不好就这样走了。

  如今外头关切的是郭络罗家的官司,可也有几句董鄂家的八卦。

  对于舒舒来说,那些八卦都是好事。

  就是公府那边的福汉、福海兄弟正式翻脸了。

  两个妯娌只是斗嘴,克制着没有动手;到了两个兄弟那里,就动手了。

  “福汉准备带福海去都统府‘负荆请罪’,就私下里跟福海商量让他将事情都揽了,结果福海不干,说自己信了‘伯侄相继’的话,才生了坏心的,他也是受了蛊惑,不是主谋……”

  九阿哥跟舒舒说着公府的消息,都忍不住笑道:“这兄弟俩怪有趣的,戏还挺多……”

  舒舒摇头道:“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要不是贪心作祟,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如今国法家规等着,这兄弟俩都没跑。

  九阿哥却是有所触动。

  这没儿子还真是没底气。

  连夺个爵位,都要先允诺立侄子做继承人。

  自家的阿哥,到底是生还是不生啊?

  他觉得自己为难死了。

  这会儿功夫,就听到外头传来脚步声:“九哥,九哥,大新闻……”

  是十阿哥来了。

  他气喘吁吁道:“郭络罗家出事了,官司应该有变……”

  *

  一章半的大章节,总共少7.5章了。

  下一更11月23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4125844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