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祸首(第一更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六章 祸首(第一更求月票)


舒舒与九阿哥齐齐地看着十阿哥。

        十阿哥平复了一下呼吸道:“莫尔晖坠马死了!”

        九阿哥脸上多了问号:“这是谁啊?怎么跟郭络罗家官司相干了,证人?”

        舒舒在旁,却是变了脸色,道:“是明登的独子,八福晋的堂弟!”

        论起来,还是她的小表舅。

        小时候常也跟着郭络罗太太来过都统府,跟在舒舒屁股后头玩,印象中是个乖巧腼腆的小小子。

        因为八旗议亲,只序门第跟年齿,不怎么论辈分,所以等到舒舒开始留头,就没怎么见过了。

        九阿哥听明白这身份,也目瞪口呆。

        他震惊的是那个“独”字。

        明登夫妇也都五十来岁了,这死了独苗,那不就是血脉断绝了?

        “这是缺德事做多了?真有报应?”

        九阿哥想起那些佛家典故,隐隐的有些畏惧,道。

        舒舒递给十阿哥一杯茶。

        十阿哥“咕嘟咕嘟”喝了,接着道:“到底是开国元勋杨舒跟达尔汉的后人,还是太祖血脉,汗阿玛会网开一面的刀。”

        杨舒是太祖皇帝妹婿,达尔汉是太祖的外甥兼女婿,这父子两人也是明登的曾祖父跟祖父。

        现下郭络罗家的嫡支,都是达尔汉跟太祖之女嫩哲公主的后代。

        明登是公主的孙子,也是康熙的表兄。

        舒舒道:“为什么坠马?”

        这个时候,也不是跑马的季节。

        一个还没有补缺的少年,在哪里跑马?

        十阿哥道:“消息报到宗人府,我听得也不真切,好像是跟八福晋那两个庶兄有关,吵架了,还是什么的,去了城外……”

        到底是打小认识的人,还是一条人命,舒舒幸灾乐祸不起来。

        她只是道:“就算官司不了了之,郭络罗家也要散了。”

        嫡支就剩下两个庶子。

        这两人名义是明登侄儿,实际上也是养子,小一辈三个堂兄弟养在一起,原本该跟亲兄弟差不多。

        可是莫尔晖真要是因两人而死,就算明登能原谅,郭络罗太太也不会原谅。

        九阿哥撇嘴道:“本来就是二流人家了……”

        十阿哥则是若有所思,道:“所以这家族兴衰,不怕外人攻讦,就怕内里乱了。”

        郭络罗家如此,董鄂家何尝不是如此?

        *

        失独的母亲会变得很可怕。

        她会无所畏惧。

        郭络罗宅,郭络罗太太抱着儿子冰冷的身躯,看着旁边跪着的海保与伍什哈齐,眼睛要喷出毒来。

        “你们到底对我的莫尔晖说了什么?”

        这两人都是和硕额驸明尚庶子,也是明登夫妇的养子。

        明尚被处死时,两人一个两岁,一个一岁,打小养在明登夫妇身边。

        海保忙道:“阿牟,是三弟过来问我们能不能撤状子,说会劝您将产业拿出来,不会占了我们兄弟那份,养恩大于生恩,侄儿哪里敢有那煳涂心思,这状子本也与侄儿们不相干。”

        伍什哈齐则红了眼圈,哽咽道:“是那个女人吓唬三弟说,往后也会吃他岳家的绝户,那边肯定要退亲的,现下还没打发人来,是因为官司没落定,大家都盯着郭络罗家的缘故”

        两个庶侄都是郭络罗太太亲自抚养大的,自是晓得他们的性子。

        尤其是伍什哈齐,在莫尔晖落地前,被郭络罗太太当嗣子养,对她也孝顺依赖。

        两人不会说谎,那罪魁祸首就是八福晋!

        郭络罗太太紧紧地搂着怀中的尸骸,眼晴越来越红。

        *

        都统府。

        觉罗氏跟齐锡面面相觑。

        实在是太过巧合。

        “谁做的?”

        觉罗氏喃喃道。

        那可是堂姑的命根子,估计要疯了。

        她之前提及这位小表弟,也只是当时恨极,产生了阴暗念头。

        可想着自己的几个孩子她还是会克制。

        齐锡觉得牙疼道:“原还想着火上浇油,现下还是避开些,别烧到咱们身上……”

        觉罗氏转着手中的佛珠,道:“不知道我那位堂姑母会不会后悔。”

        *

        郭络罗太太后悔不后悔不好说,八福晋却是后悔了。

        “莫尔晖死了……”

        她抿着嘴,带了几分不安。

        两人是叔伯姐弟,本该十分要好,可是一个养在王府,一个养在郭络罗家,打小往来也是有数。

        就算八福晋偶尔回郭络罗家,也看不惯莫尔晖,嫌弃他不自重,跟两个庶子混在一块。

        莫尔晖跟两个堂兄关系更亲,也嫌弃八福晋拿架子,不尊重两个哥哥。

        姐弟俩相看两厌。

        因此在莫尔晖找到八贝勒府时,八福晋才会说得多了些,刻薄了些。

        “嬷嬷,我怕……”

        八福晋拉着奶嬷嬷,脸色都白了:“伯母她会恨死我的。”

        奶嬷嬷忙安慰道:“关福晋什么事儿?要是作孽,也是大老爷、大太太自己作孽才报应到三爷头上。”

        八福晋抬头道:“真不干我的事么?”

        奶嬷嬷摇头道:“不干,不干,您只是实话实说,没有跟三爷吵架,也没有逼着他去城外跑马……”

        八福晋刚要点头,就听到门口有人道:“你说了什么?”

        是八阿哥回来了。

        这几日他常在宗人府,自然也第一时间晓得莫尔晖坠亡之事。

        八福晋看着八阿哥,面上带了倔强,道:“八爷这是问罪来了?”

        奶嬷嬷在旁忙道:“贝勒爷别听旁人胡沁,真不干福晋的事!”

        八阿哥瞧也不瞧她,只看着八福晋。

        二月里他奉命送八福晋回京,交由安郡王夫妇“管束”。

        五月十八,他回来当天,安郡王就打发人请了他过去,让他接八福晋回来。

        安郡王说得清楚:“出嫁从夫,往后再有什么,请贝勒自己管教。”

        八福晋状告郭络罗夫妇之事,彻底激怒了安郡王。

        那会让旁人怎么看?

        好像是他们王府不讲道理,借着八福晋惦记姻亲产业似的。

        加上康熙之前的口谕说的重,安郡王也不想继续承担这“教养之责”。

        八阿哥能如何?

        那是他的嫡福晋,他也只好接回来。

        原想着将状子撤下来,再带了八福晋回郭络罗家请罪。

        结果他还没有做什么,官司到了御前。

        他得了口谕却是要代妻子应诉的。

        八阿哥不用出去,都能晓得八旗勋贵百姓是怎么讲究自己的。

        说不得将他当成是打官司的罪魁祸首。

        为了这个缘故,他心里也恼着八福晋,这几日夫妻压根没有打照面。

        听到莫尔晖坠亡,八阿哥就晓得不好,第一时间就是回来找八福晋,问问那边三兄弟之间的关系。

        要真是因八福晋的两个庶兄而死,那他们这边也要表明立场,不能护着。

        结果没想到会是更糟糕的后果。

        “到底说了什么?”

        眼见着八福晋心虚的模样,八阿哥也没了耐心,带了烦躁,催促道。

        八福晋移开眼,揉着帕子道:“就是实话实说罢了,真不同我相干!”

        奶嬷嬷也道:“指定是那两个庶子使坏,才气到了三爷,小妇养的,心都毒着呢”

        八阿哥冷冷的看了奶嬷嬷一眼,转身出去了。

        等到了前院,他就唤了雅齐布道:“不用急着预备礼了……”

        之前他想着亲自去富察家一次,将礼数尽得足足的,也择吉迎了富察格格入府。

        结果现下莫尔晖身亡,即便两家中间有官司,可那是他的堂小舅子,却不好在这个时候办喜事,要不就显得太凉薄些。

        雅齐布看了眼正院方向,道:“富察家也是豪族,富察格格的陪嫁应该不会少,院子是不是太小了?”

        贝勒府也是三跨院,中路,东路跟跟西路。

        东路后头是个两进的院子,原本打算以后作为继承人的住处。

        西路也有个两进的院子,是打算以后接了卫嫔出宫奉养的。

        之前八阿哥给富察格格选的是西路二进院前的小院。

        八阿哥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就收拾东路后头的院子!”

        雅齐布躬身应了。

        他也不想没事找事,可谁叫八福晋不知趣。

        明明是灰头土脸的回来,应该老实些,结果还找他们夫妻的毛病,话里话外将他们的宝贝闺女损了一遍,还大言不惭的要给她的奶兄弟求娶。

        他现下就盼着富察格格入府,到时候两个福晋对起来,才是他们夫妻的机会。

        八福晋到底是嫡福晋,私下里想要巴结的也不少。

        等到东路的院子一收拾,八福晋就得了消息。

        她脸色涨红,简直要气炸肺,直接往前院书房来,质问八阿哥道:“你是什么意思?那是大阿哥的院子,富察贱人也配?刀。”

        八阿哥皱眉,道:“福晋还请慎言!”

        八福晋怒道:“我哪句话说错了?你想要做什么,宠妾灭妻?将给阿哥留的院子直接给了小老婆住,还不兴我说,你当我死了?”

        八阿哥的视线落在她红彤彤的衣裳上,带了几分无奈,道:“你没死,可有人死了,你是亲堂姐,都不想着换衣裳么?”

        八福晋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只当他是转移话题,道:“你说呀,你说呀,别扯旁的没用的,死不死的,还要我披麻戴孝不成,他也配?有那么恶毒的阿玛、额涅,早就该死了!”

        院子里,郭络罗太太扶着丫头,听着这咆哮声,脸色铁青……


  (https://www.lewenw.cc/2/2780/74122487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