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终了(第二更求月票)

第五百七十三章 终了(第二更求月票)


那是宜妃的娘家人,论起来又是长辈,妯娌俩即便再不喜欢,都不好说什么。

        允不允许金氏入宫,还要看宜妃的意思。

        按照宫里的规矩,妃嫔产育前后,都可以安排娘家人进宫陪着。

        这是为了年轻妃嫔更好的待产,省得思念亲人或是旁人照顾看不周全。

        可是到了宜妃这个岁数,生母、嫡母都过世了,只有金氏这个嫂子,算是娘家的亲近人。

        小一辈对亲戚淡薄了,可谁晓得宜妃怎么想。

        少一时,核桃带人回来了。

        “娘娘醒了,说想二所的果子干了,要是这边还有,福晋过去时,就顺手带些……”

        舒舒就吩咐道:“去膳房装两匣子,不单单要果子干,那个胡萝卜干跟红萝卜也各装一份夕。”

        翊坤宫不缺鲜果。

        只是宜妃产褥期,忌生冷,都不能吃。

        可是现下又是夏天,整日里吃着荤腥也不爽口,才会想起问二所这边的果子干。

        南巡之前,舒舒叫人预备了许多,也送过翊坤宫,所以宜妃才会记得这个。

        等到果子干装好,妯娌俩就去了翊坤宫。

        同样的后殿,跟昨日已经不同了。

        屋子里的血腥味儿几乎要散干净,只有沉香与薄荷的味道,驱散了燥热。

        南窗下炕几上,摆着一个一尺半的玉山,是南阳玉的,半山半水,看着就多了几分清凉。

        宜妃额头上包着薄纱的帕子,坐在炕边上,正低头看着旁边的襁褓,满脸的温柔。

        旁边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妇人站着,也是不眨眼的盯着襁褓。

        见妯娌俩进来,宜妃摆手招呼她们上前,道:“快来看看,刚喂了奶,眼见着又要睡了……”

        五福晋与舒舒上前。

        等到看清楚婴儿的样子,她也沉默了。

        应该夸一夸的,可是她不知道从哪里夸起。

        她看了眼两个小妇人,就这样照顾的?

        不说给擦擦?

        宜妃见她没动静抬头看了过来,等到看清楚五福晋神色,“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是不是觉得埋汰?是我没忌口,吃太油腻了,跟老九当年一样一样,当年我也嫌弃的不行,这回倒是怪了,觉得也挺好的,有了这个就像多个壳子,小儿不乐意生病,不算是坏事。”

        五福晋腼腆道:“是儿媳妇见识不足,刚才想着是不是奶妈没照顾好的缘故,才没有给擦拭干净。”

        小小小的婴儿,眼睛睁着,似乎在看人,也似乎在看着屋顶,而后就秀气的打了个哈欠。

        宜妃就对旁边的妇人摆摆手,那妇人就小心地抱了小阿哥下去。

        “跟小猪似的,能睡着呢。”

        宜妃对两人道。

        两人都笑。

        宜妃示意佩兰搬了凳子过来,叫两人坐了,道:“我这好着呢,小阿哥身边的嬷嬷也配了,我名下管领妇人也都轮班入宫执役,你们不用担心,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刀。”

        说到这里,她看着舒舒道:“估摸着圣驾该往园子里去了,这宫里太热了,尤其后头的阿哥所,房子密,不像东西六宫似的朗阔,你跟老九说,要是能跟着还是跟着圣驾出去,这天也一天比一天热了,就算回头供冰,也是有数的,你们小辈也不好开囗多要。”

        舒舒道:“九爷每日在内务府坐衙,去了海淀也不方便。”

        就算热,也不再差这十天半月。

        宜妃道:“反正不用顾虑我,今天还凑合,我这也勉强能见人,再过几日脏脏的我可不见人了……”

        现下的习俗,坐月子不洗头不洗澡。

        冬天还好,夏天确实难熬。

        舒舒也不想这个时候抖机灵。

        宫里有时候最没有规矩,有时候也是最有规矩。

        宫妃从太医平安脉诊出喜来以后,接下来各种待产与产褥期过程,都是个定的。

        宜妃又看着五福晋道:“你在宫外,就更不用老折腾了,按照规矩去给太后请安就行,等我出了月子再来。”

        五福晋道:“五爷也惦记着呢,昨儿回去还要了酒,说之前担心生个妹妹,那样的话就算是嫁到科尔沁他也舍不得,即便要在蒙古王子、台吉里择婿,也要留在京城开府……”

        宜妃笑道:“这也操心得太远了……”

        舒舒没有接话,九阿哥昨晚墨迹了半宿,也说往后要做好哥哥。

        至于如何做好哥哥?

        那就参照上头的哥哥们,例如学大阿哥举高高,学四阿哥盯着描红,学七阿哥教布库。

        舒舒觉得九阿哥矫枉过正,说不得会成为小十八最不喜欢的哥哥!

        只是她没有提醒,且行且看。

        闲话几句,宜妃就饿了,跟两人抱怨道:“先头一人吃两人补,胃口生生撑大了9现下也是一日四、五顿,还是饿得快,估摸着又要胖了……”

        五福晋道:“许是伤了元气的缘故,正要好好补补。”

        舒舒也道:“娘娘手边就备着零嘴,别空着。”

        省得觉得饿了的时候,吃的更多。

        提及吃的,舒舒将从核桃手中接了几个小罐子,摆在宜妃炕边。

        佩兰拿了干净毛巾,用热水烫过了,给宜妃擦手。

        宜妃看了四个小罐子,眼睛亮晶晶的,道:“这么多种果子干么?”

        舒舒亲手打开来,道:“就一种苹果干,旁边的是红枣干,还有两种是菜干,也是烘烤干的,可以当零嘴吃。”

        苹果干是洒了糖霜,胡萝卜干与红萝卜干是一点点雪花盐,红枣干是原味的。

        宜妃听说是菜干,立时失去了兴趣,可是等见到东西,发现颜色鲜亮好看,就拿了一片粉红色的萝卜干,放在嘴里。

        “一点都不絮叨,脆脆的。”

        她吃的欢喜,道:“没有菜腥味儿,还有点儿甜滋滋的。”

        舒舒见状,少不得提醒道:“也要适量,要是爱吃让人碾碎了放粥里也行。”

        实际上是可以吃的,按照科学的解释。

        可是这个时候的人,更信奉的各种老话说。

        按照传下的规矩,做月子的时候,可以适量的吃些硬东西,可以健骨,但是也不能吃太多,要不然牙齿就伤了,老了容易牙齿松动。

        宜妃点头道:“嗯,先都尝尝,回头搁粥里。”

        等到宜妃每样“尝”了小半罐子,就有些犯困,眼皮发沉。

        她也没有强撑着,漱了口,就对两人道:“行了,我得睡一觉,这吃饱了脑子都木了……”

        五福晋犹豫了一下,没有提金氏想要入宫之事。

        她虽觉得金氏现下这样小心谨慎的样子有些可怜,可也记得去年她们一家刚到京城的情形,很是托大,话里话外的挤兑人。

        如今这样,胆子小了,不是坏事。

        舒舒与五福晋就都起身,看着宜妃躺下,才退了下去。

        走到甬道里,舒舒道:“早上叫人做了凉粉,嫂子正好尝尝。”

        这就是留饭了。

        天热了,夫妻俩都不怎么爱吃饭。

        正好膳房有绿豆粉,舒舒就让小棠早上熬了绿豆凉粉。

        五福晋摆手道:“之前皇祖母说了让过去用饭,下回再尝。”

        舒舒道:“那就带些过去,给皇祖母也尝尝,做起来非常简单,天热的时候,用它煳弄一顿也开胃呢。”

        这边跟宁寿宫常在饮食上互通有无。

        这凉粉又是之前宫里没见的东西。

        五福晋点头道:“皇祖母肯定高兴,今早给皇祖母请安,都比南巡回来时略清减了。”

        说着话,妯娌俩到了二所。

        舒舒就让小棠将凉粉给装了不少,而后就是凉粉的配菜黄瓜丝,还有调好的香醋口的芝麻酱都给装了。

        她又亲自送五福晋到御花园门口,看着主仆几个渐行渐远才回到二所。

        核桃道:“这回真不跟着去园子里么?”

        正月那次她在二所留守,还没有去过西花园,心里也好奇着。

        舒舒道:“要去也不是这个时候,总要等娘娘出了月子。”

        还有就是九阿哥之前担心的,宫里的这些皇子一起跟着去园子,压根就住不开。

        正月里时候,他们两口子还好,还是单独在南所。

        十五阿哥年岁小,住着最小的院子,也勉强够用。

        剩下十阿哥、十二阿哥一个院子,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一个院子,住得十分局促。

        这回他们夫妻两个不跟着,也算是给十阿哥夫妇腾了地方。

        时间还早,她就去书房翻书。

        之前也看书记笔记,都是养生的多,产育的极少留心。

        就算上辈子讯息发达,大家对于一些产育知识耳熟能详,可这辈子总不能空穴来风。

        这块补丁要补上。

        等到看个半个时辰书,抄了好几页笔记,也到了午初时分。

        舒舒就出了书房,等着九阿哥回来一起用午膳。

        这次南巡回来,他们就开始一日三餐。

        之前的时候,是早膳(卯正到辰初),晚膳(午正到未正),晚点(酉初到戌初)。

        现下是早膳(辰初左右),午膳(午正左右),晚膳(酉初)。

        等到午初两刻,九阿哥从内务府回来了,旁边何玉柱举着伞。

        早上出门时还喜气洋洋的人,现下却是皱眉,看着就不大痛快。

        舒舒看出他不对劲,道:“这是怎么了?”

        九阿哥叹了口气,道:“锡柱没了……”

        舒舒愣住,半晌方道:“好好的,怎么就没了?”

        虽说锡柱身体不好,可也只是不好罢了。

        伯爷之前也孱弱,可是也活到了快办五十大寿的年纪。

        九阿哥皱眉道:“之前不是拘到宗人府么?那边监狱有些阴凉,就有些着凉的症状,宗人府那边也叫大夫诊看,就是有些着凉了,结果今天上午就呕血不止,连太医都叫去了,下了针也不顶用,肺块都吐出来,人就没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面上都带了凝重。

        那尊文昌公像,那个陨星牌子!

        舒舒也莫名的想起一件事,就是在《重生于康熙末年》的书评区看过有读者评价作者,说作者有毒,主角就爱死兄弟……


  (https://www.lewenw.cc/2/2780/74082562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