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子之道(第二更求月票)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子之道(第二更求月票)


从清溪书屋出来,九阿哥掩下了小得意。

        他可真是大聪明!

        他没有直接提章嫔之事,没有插手内廷的嫌疑,可是却间接夸了十三阿哥的孝心还表白了自己的孝顺。

        嘻嘻·

        汗阿玛也不能脱俗,喜欢掩饰太平,喜欢听好听的。

        这后宫里出现闹心扒拉的事后,“父慈子孝”不是正好?

        十三阿哥……

        想到这里,九阿哥就有些迟疑,站在那里,往西南方向眺望了一会儿。

        跟着圣驾出来的皇子们虽是住在西花园,但是功课还在是畅春园,就在畅春园西南角的一处院子。

        嫔母生病之事,要去告诉十三阿哥一声么?

        他有些踌躇。

        随即,他回头看了眼清溪书屋,就又往小东门去了。

        算了……

        惠妃母说了无大碍。

        告诉十三阿哥,一个十几岁的半大皇子,还能进内廷侍奉生母左右不成?

        最多就是打发身边嬷嬷过去代为请安罢了。

        如今自己也一知半解的,即便告诉十三阿哥,也只会让弟弟跟着干着急。

        等等再说。

        也要观望观望汗阿玛对长春宫众人的处置,才能晓得事情到底有多大。

        刚出小西门,他就跟八阿哥遇到个正着。

        九阿哥脚步一顿,随即面带笑颜,如常打招呼道:“八哥!”

        八阿哥面容清瘦,也笑着走过来。

        九阿哥的视线落在八阿哥的衣裳上。

        虽是新衣裳,却是松垮垮的,不大合体。

        他的视线又落在八阿哥脸上,眉眼间添了几分忧郁,却是清减了不少。

        他们这样的身份四时衣裳不会缺。

        只是八阿哥的衣裳尺寸,应该还是去年的。

        福晋不靠谱,身边也没个妥当人,怪可怜的。

        要是去年的自己,会如何?

        肯定要抱不平了吧?

        九阿哥心里嘀咕几句,发现居然无话可说,就来了一句:“马大人去山西了,是不是八哥的喜事又耽搁了?”

        马齐还挺忙。

        署理藩院尚书兼任户部尚书,兼任内务府总管。

        随扈南巡,刚到京城没多久,马齐就被派了外差。

        山西巡抚与布政使齐世武互相攻讦,中间还夹着原太原知府与原大同府知府的亏空案,中间还卷进去一个按察使,一个粮驿道,康熙就派马齐前往山西,查审俱奏。

        康熙给八阿哥指的侧福晋是马齐庶长女,自然要等着家长回来才能出嫁。

        八阿哥点点头,道:“不急,本也不方便现下聘娶。”

        九阿哥默默。

        也是,他都忘了,八阿哥还殇了个堂小舅子。

        八阿哥看着九阿哥,想着他之前从园子里出来,顿了顿,道:“是汗阿玛传召?”

        九阿哥摇头道:“不是,是内务府有些公务跟汗阿玛禀告。”

        说罢,他也没有耐心细说,就道:“八哥您忙着,不早了,福晋还等我吃饭呢!。”

        关键是福晋晓得他来陛见,会惦记着的。

        要是自己回去晚了,她该担心了。

        这样想着,九阿哥就嘴角上翘,脚步轻快地走向了不远处停着的马车。

        八阿哥站在东小门门口,回头看着九阿哥的背影,竟是隐隐的羡慕。

        两人都是去年大婚,一个五月下旬,一个六月底,如今境遇截然不同。

        九阿哥盼着回家吃饭,他却盼着不回家。

        *

        因是跟赵昌同行,九阿哥也没有去侍卫班叫人,只有几个护军骑马跟着。

        等到了神武门门口,九阿哥给孙金一个眼神,而后带何玉柱先行一步。

        孙金落后几步,就拿了荷包,塞给为首的小校,客气道:“天热,大人们辛苦回头叫几盘饽饽、果子,大家分分……”

        护军跟侍卫还不同。

        侍卫处侍卫都是勋贵子弟,最低等级的蓝翎侍卫也是正六品。

        九阿哥从没有赏过银子,最多的就是各种吃食。

        护军这里,除了校尉等小官,其他都是马甲,九阿哥每次用了人,就赏银子。

        那小校手中沉甸甸的,脸上笑得欢喜,道:“那我代兄弟们就领了九爷的赏……。”

        不只是侍卫处流传着九阿哥夫妇的传说,就是护军营这边,夫妻俩的口碑也好。

        不管什么时候用人使唤,都有东西。

        不是次次赏银钱,可是吃吃喝喝的大家也高兴。

        本就是职责之内,多个赏赐谁不乐意呢。

        *

        二所,上房。

        舒舒正听周松说话。

        一上午的功夫,周松都在外头,跟着熟悉的小伙伴打听了一圈,汇总了更多的消息。

        章嫔主仆昨日上午就出了西六宫,去了延禧宫,而后就在延禧宫歇下。

        赵昌之所以回来,是延禧宫娘娘打发人去了畅春园。

        长春宫几十号宫人,除了跟着章嫔去延禧宫的一个嬷嬷,还有王庶妃身边有个刚留头的扫洒小宫女,其他人都拘进慎刑司,没有放出来。

        延禧宫娘娘昨天下晌,亲临翊坤宫,原因不明。

        长春宫端嫔昨天下晌曾去翊坤宫喧嚣,被延禧宫娘娘挡回来。

        长春宫今早就封了,有护军守着长春门,不许进出。

        周松下去了。

        舒舒犹豫。

        这样大的动静,她不好装傻不动了。

        可是之前宜妃再三要求她们不用过去。

        按照宜妃的说法,小阿哥的“洗三”、“满月”都不办了,只办“百岁”跟“抓周”。

        舒舒想了想,还是决定交给九阿哥。

        等九阿哥回来问问,要是九阿哥想要自己去,自己就过去;要是无所谓,那再等等。

        如此,到了婆婆面前,自己也有话说。

        九阿哥回来,就见她有心事的模样,还以为她担心章嫔,道:“放心吧,应该没有什么大事,瞧着汗阿玛的意思,有些恼,却不像难过模样,章嫔母那边应该就是小病·”

        舒舒摇摇头,说了周松上午汇总的消息,而后道:“我是想着,要不要过去探看娘娘,先头的时候娘娘再三嘱咐,不让我跟五嫂去请安,这我也能理解,女子产褥期不能沐浴、也不能洗头,自是不爱见人,可要是咱们不闻不问的,是不是也不好?”

        九阿哥看了旁边小椿一眼,道:“那就打发人过去问问娘娘,看看娘娘的意思吧长春宫跟翊坤宫挨着,昨天那么大的动静,估计娘娘也惦记外头的消息。”

        舒舒从谏如流,就吩咐小椿道:“那你就走一趟,正好将膳房新制的猪肉脯、牛肉粒、鸡肉肠、鸡肉松都带上,这些是给娘娘当零嘴的,饱肚子还不长肉,先问问佩兰姑姑娘娘的身体,要是娘娘休息,或者娘娘这日子还乏着,那也不用多说什么。”

        小椿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

        九阿哥不解道:“怎么想起做零嘴儿,娘娘又不是孩子,怎么会爱吃这些?”

        舒舒看了他一眼,道:“娘娘生产前一人吃两人补,胃口撑大了,现下容易饿,可又怕胖,我上午无事,正好御膳房那边今日送来几斤牛肉,就叫人做了几样零嘴,打算给娘娘送去·”

        九阿哥握着她的手,带了羞愧道:“又让你费心,爷每次说孝敬娘娘,都是嘴上说说,反倒不如你,想到什么就做了。”

        舒舒道:“夫妻一体,我做的,也算是爷做的。”

        九阿哥摇头道:“不能这样说,谁的孝顺就是谁的孝顺,爷晓得,你这是‘爱屋及乌’……”

        舒舒眉眼弯弯,道:“一样一样啊,爷对岳父、岳母不是也顶顶好么?我晓得,爷也是‘爱屋及乌’……”

        九阿哥听着,觉得嘴里有些干,耳根子也有些烫。

        这笑得还挺灿烂。

        因为前些日子,接连听到丧报的消息,夫妻俩可好几天没热乎热乎了。

        可是这大中午的……

        他就捏了捏舒舒的手放下,轻哼道:“嘴巴真甜,越发会哄人了,爷回头再找不着北……”

        舒舒没有急着问他见驾的事,瞧着九阿哥的模样,就是顺利的模样。

        九阿哥却是再也忍不住得意,神采飞扬的将陛见的前后说了一遍。

        舒舒真心赞道:“爷可太厉害了!”

        听起来就是敬业的好大儿。

        康熙本人勤政,就喜欢这样务实的,也算是对了胃口。

        最后提及的孝敬,简直是神来之笔。

        九阿哥带了坏笑,道:“爷说的时候,没想旁的,就是想着汗阿玛是个爱吃醋的;别将十三阿哥给装里头,显得他只晓得孝敬生母,忘了老阿玛,就加了一句爷是当差皇子,当也孝顺汗阿玛一份”

        “这样就有了区分,将十三阿哥前头的漏洞也堵上了,本来就是,他一个未成丁的小阿哥,名下本来也没有几块冰,贴补生母都贴补不过来,哪里还能再分呢……”

        “嘻嘻,汗阿玛过后就沉默了,肯定想起了宫外的几个好大儿,到时候看着吧,谁要是敢不孝敬,那小本子上肯定记一笔!”

        舒舒听着,也忍不住笑了。

        这弟弟简直就是哥哥们的冤家!

        “爷这样算不算‘损人不利己’?”

        舒舒打趣道。

        九阿哥挑挑眉,道:“当然不算了,爷这是‘损人利己’,往后不管旁的哥哥怎么孝敬,汗阿玛都会想起爷是首倡之人……”

        舒舒觉得还真有些意思。

        不过她还是提醒道:“爷也别老这样,回头小心上头的阿哥们晓得了,该记仇了。”

        九阿哥想了想,带了不赞成,道:“本来就是他们不对,这儿女孝顺父母,不是应该的?汗阿玛是皇帝不假,可是也是阿玛,这些年尽职尽责的,不能因是皇帝,什么也不缺,哥哥们就忘了人子之道,不知孝敬,那就太不应该了……”

        他如今想事情,很是能转换立场,将心比心了。

        早上心疼自己的额娘如此,现下心疼自己的皇帝老阿玛也是如此。


  (https://www.lewenw.cc/2/2780/74033100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