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零五章 想一出是一出的(第二更求月票)

第六百零五章 想一出是一出的(第二更求月票)


“额涅,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族兄贪墨之事瞒不过族人,还能瞒过御前?”

        舒舒小声道:“这样的人还放出去当个地方官,怎么想的?”

        双尚书,汉尚书干活,满尚书掌印。

        八旗贵女,许多人家都要留着十七、八再出阁的,九阿哥也以为是钮祜禄家的意思,就没有再问。

        他又望向珠亮,还有一年就成丁。

        珠亮的亲事是早定好的,那就要担心前程了。

        “康王府那边怎么说?侍卫有缺么?”

        九阿哥道。

        勋贵子弟,成丁后多是补侍卫。

        区别是上三旗补宫里的侍卫,下五旗补王府侍卫。

        董鄂家的地位在,与康王府还是姻亲,一个王府侍卫缺应该不难。

        珠亮点头道:“嗯,不过阿玛说让我留在都统府跟着学差事,日后随旗行走,这个人情留着,回头等小五成丁再补……”

        九阿哥点点头,心里有数了。

        四个侍郎,这个时候就有些平衡的意思。

        看来岳父对小舅子们也有了大致安排。

        早先的时候或许不需要这样明确,现在局面,早落定早好,每个人也心里有数。

        两个年长的都有爵,小四功课最好,八旗科举出仕,看似没有助力,那往后的亲事多半是八旗里的科举人家,小六是十五阿哥的哈哈珠子,以后也能跟着十五阿哥下旗。

        小五这里的前程也定了,家里人心也就稳了。

        至于襁褓中的小七,那是幼子。

        旗人有“幼子守灶”的风气。

        现在有的爵位都分派了,未来二十年岳父再有什么功劳,应该就会落到这幼子身上。

        即便到时候不如意,没有新的功绩,家产上也会比其他哥哥丰厚些。

        舒舒在伯府陪了伯夫人一个时辰,才从里头出来。

        之前的老管家已经去房山给伯爷守墓,现在前头的管事是伯夫人的陪房下人。

        觉罗氏道:“你也快搬出来了,到时候内务府也会拨包衣下人过来,你到时候怎么用?”

        “福晋,夫人前些日子就叫人收拾王府后街的宅子艹。”

        管事亲自送了舒舒出来,小声禀告着。

        舒舒脚步一顿,望向那管事,道:“收拾宅子做什么?”

        说完,她带了恍然道:“是要给桂珍表姐添妆么,表姐的亲事定了?”

        桂珍与锡柱和离已经小半年,年轻女子总不好一直独居,少不得有做媒的。

        桂珍不是有爵宗室女,可是嫁妆丰厚,还是顺承王府大格格。

        正红旗的人家,应该有不少乐意说亲的。

        管事的摇头,迟疑道:“瞧着夫人的意思,是夫人想要搬。”

        舒舒立时转身,重新回了正房。

        伯夫人正抱着如意,低头摸索着。

        舒舒想了想,说不得还真是任人唯亲。

        听到门口动静,伯夫人抬起头来,带了讶然。

        舒舒带了不痛快,气鼓鼓的挨着伯夫人坐了。

        “小嘴撅得能挂油瓶了,怎么了?”

        伯夫人道。

        舒舒道:“阿牟您怎么这样啊,想一出是一出的材。”

        她最信任的就是小椿几个,而后就是核桃、孙金这些阿哥所服侍的,这前后也磨合了一年。

        到时候到了府里新拨下的人,也不会让她们排在小椿她们前头。

        不单单是资历问题,而是她更信任小椿等人。

        这就是心腹了。

        舒舒低声道:“皇上不会是故意养蛀虫吧?”

        到时候得了好名声,还能得了实惠。

        觉罗氏道:“还能为什么缘故,无人可用罢了。”

        说完,她自己就摇头。

        不至于。

        现下跟乾隆朝末年还不一样。

        当时西北、西南接二连三的打仗,国家财政出问题了。

        大家才阴谋论了一把。

        现下整个朝廷与地方的景象还是趋于太平。

        康熙也正是壮年。

        或许就是随心。

        “怕是开了不好的先河。”

        舒舒小声道。

        舒舒:

        人都不是圣人,要是没有律法禁止,这小贪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官员自己不贪,还有亲族手下。

        小贪过后,就会大贪。

        胆子与贪欲,就是这样一点点养大的。

        觉罗氏点了她的脑门道:“真是胆子大了,什么都敢说,这些事心里有数就好,不许在人前露出来,谁家妇人关心这个?”

        舒舒撒娇道:“这是当着额涅的面,当着九爷的面,女儿都不提这个。”

        觉罗氏点头道:“那样才好,做人要心里有数,别被人煳弄;可也不必将精明挂在脸上,叫人防着。”

        舒舒笑着点头,道:“额涅您就放心吧。”

        她跟九阿哥夫妻俩出来的早,现在才是早膳的时间。

        舒舒就起身道:“早上就对付了一口,我去陪阿牟吃早饭,一会儿再过来。”

        下五旗的官员让人不放心,有二层主子,可不是还有那么多汉官?

        伯夫人现在身份与过去不一样了。

        成了寡居之人,还在夫孝之内,倒不好过来吃席。

        觉罗氏摆手道:“去吧,去吧!”

        舒舒就带了核桃去伯府去了。

        至于小椿、小松两个,也跟了回来,被舒舒放了假,跟亲人团聚去了。

        伯府,正房。

        膳桌才摆上来,伯夫人还没有动筷子。

        见了舒舒过来,伯夫人脸上带了笑。

        舒舒却是先找脸盆架,洗了手,道:“早上起早了,吃不下,就胡乱对付了两口”

        等到碗筷拿了,舒舒坐下,看到炸得巴掌大的葱花油饼、羊肉烧麦,酱瓜咸菜、芥菜丝拌芹菜、双黄咸鸭蛋、麻酱萝卜皮,都是她爱吃的。

        学的是三纲五常,科举上来的,也不放心么?

        都是打小看着她长大了,哪里不晓得她的毛病?

        有时候稳重是真稳重,可是有时候脾气也急躁。

        昨日既说了今日归宁,那今早肯定早早就要出发。

        舒舒就着金灿灿的小米粥,里面一粒米也没有那种,吃了两个葱花油饼、半盘子羊肉烧麦,咸蛋黄也吃了干净。

        等到撂下筷子,她才道:“没想到这次隔了这么久才能回家,之前还以为圣驾挪到园子里,我们出入就方便了呢……”

        外头关于端嫔摒黜之事,也各种传言。

        伯夫人已经过了爱八卦的年岁,只道:“牵扯不到你们身上吧?”

        舒舒点点头,道:“不相干,就是宫里几位娘娘挪宫,我们要预备几份乔迁礼。”

        至于其他的,就不用给阿牟细说了,省得她担心。

        “嗯。”

        觉罗氏压低了音量道:“汉人的书上写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打小学得就是这个,那叫皇上怎么办?可以使唤他们干活,可要说信赖,还得是八旗,八旗是大清的根基,也是皇家的根基……”

        门口传来细小的哼唧声。

        舒舒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正在门口。

        样子怂怂的。

        “这就是阿牟养的小狗?”

        舒舒看过去,应该就是那种长不大的哈巴狗的幼生期。

        她上前两步,那小狗就退后两步。

        “如意,过来。”

        伯夫人对那小狗招手。

        “汪。”

        小狗叫了一声,颠颠地跑进来,围着伯夫人,使劲地摇尾巴。

        舒舒觉得滋味儿很酸爽。

        伯夫人伸手抱起来,示意丫鬟拿了干净的毛巾,将如意四个小爪子都擦了,又将它身上也擦了,才对舒舒道:“你来摸摸……”

        舒舒上前,抹了一把。

        雪白雪白的毛发,十分细软。

        小狗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依旧亲昵的顶着伯夫人的手腕。

        伯夫人的脸上也柔和许多,道:“怂怂的,怕生,可也不敢咬人……回头你开府出来,叫它给你解闷!”

        舒舒道:“我可不敢养它,回头阿牟过去跟我住,再带它过去,阿牟养着……”

        伯夫人想了想,摇头道:“不妥当,别想这个了,左右也没有多远。”

        舒舒没有说什么,可是修园子的心更加迫切了。

        皇子府这边,伯夫人或许能偶尔小住,那还是在她生产之类的特殊情况,寻常却是不方便久住。

        倒是别院,那庄子本就是伯夫人给她的,她到时候修园子的时候,可以单独给伯夫人修一个别墅再孝敬给伯夫人。

        不过想想朝廷的格局。

        那样,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伯夫人住在自己的地界,也能舒坦些。

        *

        都统府前院。

        九阿哥看着岳父的沧桑模样,还以为是扶灵治丧累的,心里很是不赞成。

        这样劳心费力,压根就落不下好,旁人看了说不得还觉得他虚伪作态。

        只是他晓得婉转了,嘴上还是带了关切,道:“逝者已逝,您也要好好保重自己刀。”

        齐锡点点头,道:“已经没事了。”

        九阿哥看了下首的福松一眼,道:“换帖的时间定在月底么?”

        福松面色微微泛红,点了点头。

        六部之中,都是满汉官的配置。

        那边已经出孝小半年,福松这里的户口也早就分好了。

        就是董鄂家一桩事情连着一桩,给耽搁了。

        “媒人呢?”

        九阿哥道。

        要是没有合适的,或者他们夫妻可以充当媒人?

        福松不是外人,往后要跟着他们夫妻在一处的。

        福松道:“大媒请的是苏努贝子。”

        九阿哥道:“那是不是定了亲,就能择日子了?”

        他们夫妻还打算给福松置产,要是日子定得早,那还真要赶紧了。

        福松道:“不着急,明年再说。”


  (https://www.lewenw.cc/2/2780/73974271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