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别忘了份子(第一更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六章 别忘了份子(第一更求月票)


四阿哥有些无奈。

        这其实不合规矩。

        不兴这样直接提熘人吃饭的。

        也不兴“客带客”。

        这主人在里头估摸都不知道有席,这旁人就张罗开了。

        不过眼见着九阿哥的热乎劲儿,加上都是自家兄弟,四阿哥就点点头,道:“我先回去梳洗,稍后过来。”

        九阿哥笑着点头,随即看着四阿哥身后的苏培盛道:“你跑个腿,去趟三所、五所,将五哥跟十阿哥也叫来”

        苏培盛没有动,望向四阿哥。

        等到四阿哥点头,他才躬身应了一声,往三所去了。

        九阿哥见了,也不恼,反而对四阿哥夸道:“四哥的奴才好,只听四哥的,懂规矩。”

        四阿哥瞥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要是自己的近侍谁的话都听,那成什么了。

        “行了,进去吧!”

        四阿哥催促道。

        “嗯,嗯!”九阿哥应着,就去叩头所的门。

        等到有人开门,他就直接推门进了,扬声道:“大哥,大哥,弟弟过来了!”

        而后就是大阿哥的声音:“这都饭时了,你怎么过来了?”

        九阿哥道:“这不是陪您吃饭吗,省得您这日子冷清。”

        大阿哥的声音带了欢喜,也不掩饰嫌弃:“饭来了就行了,人可以回了!”

        “瞧您这话说的,吃饭重要啊,还是跟兄弟吃饭更重要啊?”九阿哥贫嘴道。

        四阿哥听着热闹,进了二所,直接去了正房。

        四福晋这里也在等着他用膳。

        他就吩咐道:“装两个膳盒,一会儿爷去头所。”

        四福晋立时吩咐人下去准备。

        她想起大阿哥前两天打发人送的瓜果,道:“要是头所膳房不开伙,爷您看,是不是跟直郡王说一声,直接让这边送膳就是了?”

        隔壁没有女眷,大阿哥也不是每天都在这边,郡王府那边就没来多少人。

        四阿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道:“一会儿爷问问看。”

        伏天爱出汗,穿了一天的衣裳都要馊了。

        他擦拭了,换了干净衣裳,才带了食盒到头所。

        十阿哥与五阿哥已经在了。

        四所的膳盒已经摆出来,两荤两素四道菜,都是尺盘,还有两盘饽饽,分量不少。

        大阿哥却不满意,对九阿哥道:“不是熏肉了么?肉呢?”

        九阿哥看了他一眼,这才晓得是闻到味了,倒是也不吝啬,吩咐何玉柱道:“跟膳房说,熏肉蒸两盘,一会儿送过来。”

        大阿哥不客气的道:“那个炸过的面,也煮两碗。”

        九阿哥在旁听了,带了嫌弃道:“这大伏天的,您点热汤面,也不嫌弃燥。”

        说着,他吩咐何玉柱道:“麻酱面皮来几份,绿豆凉粉几份,还有那冰豆花,别放浇头,咸甜口酱都拿些,自己调着吃……”

        何玉柱下去了。

        大阿哥咽了口口水。

        四阿哥看了干瘦的九阿哥几眼,没见长肉,嘴巴越发挑剔了。

        五阿哥已经迫不及待,道:“听着就不错啊。”

        他都没有吃过,每样都想要尝一尝。

        他胃口好,无肉不欢,可是大夏天的,也爱吃口清爽的。

        十阿哥都吃过,跟大家介绍道:“适合暑天吃,吃着也开胃。”

        *

        四所上房。

        舒舒还没有叫人摆膳,何玉柱就回来了。

        听说几位阿哥都在头所,舒舒就叫了小棠,吩咐道:“别只蒸肉,再做几个快手菜,蛋皮黄瓜丝来一道,加肉丝帽的;糖醋荷包蛋一个……”

        三个不好听,她就道:“剩下就是老虎菜。”

        就算没有太油腻的菜,可是天热,舒舒又道:“再将桂花酒酿送一坛过去。”

        小棠记了,去膳房预备了。

        *

        其他几位福晋也没有干看着。

        既是晓得阿哥们在头所聚餐,头所膳房还不齐全,也打发人送了吃食过来。

        等到兄弟几个扯了几句闲篇,就陆续有食盒过来。

        五所的食盒居然是到的最早的。

        两盘牛肉干,都是刚炸过的,一盘撒了芝麻,一盘撒了辣椒粉。

        看着油汪汪的,荤香四溢。

        两盘就是蒙古果子,一种是厚的,小拇指粗细;一种是薄的,看着像柳叶。

        这个都是现成的,直接装盘,所以速度快。

        而后是二所的食盒。

        一份苏子叶黄米饽饽,一份小米窝头,一份熘肉片,一份芥末白菜墩。

        而后是三所的。

        一份酱骨头、一份山药炒木耳、一份肉包子、一份什锦包子。

        四所因为要蒸肉的缘故,食盒送来的最晚。

        除了四道菜,就是大阿哥与九阿哥之前点的主食。

        热的汤面,冷的麻酱面皮、绿豆凉粉、冰豆花。

        还有就是一坛酒酿。

        圆桌摆开,摆了一桌子。

        大阿哥心满意足,刚要招呼兄弟们入座,就听门口有动静。

        “哦?要开席了,朕来得正巧!”

        是康熙的声音。

        康熙来了,身后就跟着梁九功、魏珠还有一什侍卫。

        “汗阿玛。”

        大家都起身,迎了上去。

        康熙的目光依次从几位阿哥脸上转过,笑着说道:“这么齐全,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不成?”

        大兴县贡上来几个西瓜,其中瓜王有二十一斤。

        看着稀罕。

        康熙正好要给太后定省,就亲自送到太后宫。

        圣驾走的是大北门,正好途径新五所。

        结果就见这边头所外头很是热闹,太监们提了膳盒进进出出的。

        他就直接熘达过来瞧一瞧。

        大阿哥笑道:“是儿子闻到老九家的熏肉味儿馋了,就打发人跟老九要膳盒,后头想着兄弟们搬过来,还没有聚会,就都请来了。”

        说罢,他就道:“几位弟妹体恤,都打发人送了吃食,汗阿玛您赶上了,也尝尝阿哥所膳房的手艺……”

        康熙也有兴致,就点点头,被让到上座。

        四阿哥、五阿哥在康熙左手边依次坐了。

        大阿哥是主人,就在右手坐了,后头依次是九阿哥、十阿哥。

        康熙仔细看向桌子,就觉得别扭。

        因为餐具不同,看着很是凌乱。

        不过他看了几眼就笑了,指了那两盘牛肉干,对大阿哥道:“这是老十家送的……”

        大阿哥点头道:“汗阿玛慧眼如炬,确实是十弟妹打发人送的。”

        这不单单是吃食不同,器皿也不同,用的盘子都是描金的,看着亮闪闪的。

        康熙又望向其他,有几盘荤素分明,器皿中规中矩,用的是内造的绿地福禄寿喜盘,这应该是老五家预备的。

        再看旁边,是几个素白器皿,都是一体的八寸盘,上面的吃食简朴,这应该是老四家预备的。

        再看剩下的十来个碟子,也是用的白瓷,却是器形各异,跟里面的菜式是配套的这应该就是老九家预备的。

        因听大阿哥提及熏肉,他的目光就在蒸熏肉上多看了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九阿哥道:“难得,倒是知礼了!”

        九阿哥不满道:“瞧您说的,好像儿子真不知礼似的,从古至今传下的规矩,儿子还不晓得么?”

        除了十阿哥,其他人都不晓得缘故,带了好奇,看向九阿哥。

        九阿哥眼珠子一转,道:“对了,还没跟几位哥哥说呢,汗阿玛恩典,给弟弟指了位‘皇子师’,今天熏肉干就是为了预备拜师礼的,要不今天就算庆贺这个了?嘿嘿,那这份子哥哥们记得回头补上……”

        大阿哥痛快道:“补!不过说好了,往后多送几回膳盒!”

        九阿哥笑道:“不劳您嘱咐,弟弟体贴着呢,已经跟弟弟福晋说了,大哥这边膳房不齐全,往后在这边歇宿的时候直接打发人去四所提膳就是。”

        大阿哥点头道:“那哥哥谢九弟这份体恤,份子钱给你来份大的!”

        九阿哥眉开眼笑,望向四阿哥。

        四阿哥蹙眉,实在看不惯九阿哥这贪财的模样,尤其这还是在御前。

        御前。

        他将训斥的话咽下,在九阿哥的注视中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五阿哥脸上露出迷煳来,道:“你有了老师是好事,可是跟份子钱也不相干啊?”

        九阿哥伸手算道:“怎么不相干?不说多一个阿玛,也是多小半拉阿玛了,还加个师母呢,先是拜师礼,然后这‘三节两寿’都落不下,弟弟都愁死了!哥哥们赶上了,帮着凑凑,也是解了饥荒……”

        五阿哥立时被说服了,点头道:“是愁人,你又没有什么进益,那我也包一份大份子!”

        “嗯,嗯!”九阿哥忙应着。

        这时他就觉得身上不对劲,低头一看,老十正在桌子底下戳他。

        他看向十阿哥,十阿哥忙给他个眼神。

        兄弟早有默契。

        九阿哥合拢了嘴,小心翼翼望向上首。

        康熙面沉如水,正冷眼看着他,冷哼道:“小半拉阿玛?”

        九阿哥眼珠子乱转,忙比划着,道:“到不了小半拉,更小些,就是个比喻,这不是汉人都讲究天地君亲师么?儿子也得学着‘尊师重道’……”

        康熙依旧耷拉着脸,道:“学什么都是煳弄,一知半解,既是晓得‘天地君亲师就该明白‘君’在前头,你们虽是师生,可尊卑有别,你是少君,不要失了身份灯。”

        九阿哥起身听了,老实道:“儿子晓得,会自重自爱,不会乱了尊卑。”

        康熙这才神色稍缓,道:“拜师礼准备的是什么?”

        九阿哥道:“参照古礼,预备的‘六礼’,芹菜、莲子、红豆、红枣、桂圆、腊肉这几样,因为没有腊肉,儿子福晋才让膳房烤些干肉条……”

        桌子上越发安静了。

        大阿哥向来不爱跟弟弟们计较,眼下都要磨牙了。

        就算那熏肉费事些,也就是费事而已。

        它也是肉,不是金子,不是银子。

        外加上其他几样,加起来有二两银子没有?

        也值当他哭一回穷?!


  (https://www.lewenw.cc/2/2780/73940856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