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燕翅席(第二更)

第六百三十四章 燕翅席(第二更)


  等到膳桌摆上来,小菜预备的精致,饽饽也好几样,还有几样鲜果,一碗炖燕窝。

  四福晋看着安心,就带了妯娌们出去。

  云嬷嬷亲自送了出去,回来跟富察氏道:“四贝勒府就在东边,四贝勒跟八爷也是打小一起养在景仁宫的,情分最深,往后侧福晋就晓得了……”

  富察氏带了不解道:“可是八爷不是养在惠妃娘娘名下?”

  “那是在佟娘娘崩了后的事了,皇上慈爱,指了延禧宫娘娘做八爷养母,不过那时候八爷也大了,不好继续住在内廷,正好乾西五所修缮完毕,就直接挪宫搬阿哥所去了,并不曾在延禧宫住过……”

  云嬷嬷说道。

  富察氏仔细听着,记在心里,而后道:“之前的时候,也听过八爷跟九阿哥、十阿哥关系好的话……”

  云嬷嬷没有立时回答,斟酌了一下,道:“早先确实如此,几位阿哥年岁相仿,在阿哥所也挨着住着,最是亲近,比照着同胞兄弟也不差什么,只是去年八爷跟九爷相继大婚后,走动的就少了……”

  富察氏看了云嬷嬷一眼。

  云嬷嬷却没有详说的意思。

  她也是宫里当了十几年差的老人,自然晓得规矩。

  私下里怎么说都行,明面上却不能说主子半个不好,要不然就是过错……

  富察氏也不想絮叨个没完,就端起了燕窝。

  等到看清楚碗里情形,她的眼中带了疑惑,看向云嬷嬷,道:“嬷嬷,这燕窝……”

  富贵人家都晓得,燕窝滋养。

  富察家日子也宽裕,她虽是庶出,可是养在嫡母身边,打小跟其他姊妹一样供养。

  云嬷嬷面上带了羞愧,道:“这一年来,府里经济不大宽裕,年初皇上分了产业下来,可是一来二去的损失了几处……”

  *

  内院,席面已经摆上来。

  女眷们入座。

  别的女眷是走个过场,十福晋则是真盼着吃了。

  她是“隔锅香”,也是鲜少有机会在外头吃饭,所以很是盼着今天这一顿喜宴。

  等到吃的时候,十福晋却是失望了,兴致减了不少。

  其他女眷面面相觑,神色也有些怪异。

  像舒舒跟四福晋这样当家的,心中账目清明的,一看就晓得席面问题出现在哪里。

  席面是京城时兴的“燕翅席”,看着也规规矩矩的,但是燕窝用的是燕碎,鱼翅用的也是散翅。

  四福晋强忍着才没有变了脸色。

  舒舒见了,就没有动这两道菜。

  主菜食材差了等,其他食材也有些平平的意思。

  看着倒是面上光。

  盘子多、碗也多,数量不菲。

  可是王公福晋,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谁看不出这里子的不足。

  安郡王福晋妯娌几个的不满都挂在脸上,裕亲王福晋与恭亲王福晋没有说什么,可也没怎么动筷子,只守着一碗甜羹喝。

  女眷们含蓄,即便瞧着席面不妥当,也没有人吱声,前头的男客,却是热闹起来……

  *

  “这是燕窝,还是漱口水,恶心不恶心?”

  一个四十多岁的王公吃了一口燕窝,嫌弃的不行。

  九阿哥与十阿哥正好在这桌。

  十阿哥看那人眼生,小声道:“九哥,这是谁啊?”

  肯定不是和硕亲王与多罗郡王,宗室里王爷的数量有数,十阿哥都认识。

  这么大年岁了,总不能说是”童言无忌”吧?

  可这也太随性了。

  这么多人在,旁人还没有说话呢,轮得着他嫌弃?

  九阿哥小声道:“镇国公屯珠……”

  十阿哥心里明白了。

  他对不上人,却知道这个人名。

  这一位是饶余亲王的曾孙,只是不是安郡王一系的,是另一支温良贝子府的儿孙。

  别看岁数这么大,论辈分却是安郡王的堂侄子,是诸位皇子的族兄。

  这发作,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

  毕竟今日这牌面,跟迎娶嫡福晋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安郡王府的几个舅岳父不好说什么,估计也都恶心的够呛。

  屯珠这个八福晋的堂表兄,就出来打抱不平。

  换了之前,九阿哥肯定要回嘴了,现下也没有了那个兴致。

  他想到了雅齐布。

  这老小子真是不作不死。

  自己将他贪墨的证据已经递给四哥好几天了,四哥那边都没有动。

  这个倒是能理解。

  事缓则圆,收拾旁人的奴才容易里外不是人。

  可是今日这席面,除了雅齐布的手笔,再没有旁人了。

  贪心就是这样养大的。

  之前或许只是三瓜两枣,旁人见不着的地方贪墨些;等到习惯以后,不贪就觉得亏了,也就什么都敢下手了。

  屯珠挑剔完燕窝,又去挑剔鱼翅,嗤笑道:“这也配叫鱼翅,粉丝都比这个齐整些!”

  没有人反驳,可也没有人捧场。

  大家都看着自己的碗筷,恨不得没长耳朵。

  屯珠却不知真醉了,假醉了,或许是觉得不热闹,竟是看向九阿哥、十阿哥,抬着眼皮,道:“两位爷怎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对,还是宫里就吃这样的鱼翅?”

  九阿哥的脸立下黑了,道:“你也知道你跟前是两位爷,不是孙子?怎么的,想要晓得宫里是什么鱼翅,这个简单了,跟爷直接去畅春园,去汗阿玛跟前问问,他老人家吃的鱼翅是整根儿的还是半截的,不是更快?”

  屯珠脸色涨红,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还不闭上嘴!三岁孩子都晓得‘食不言’,你叨叨叨叨个没完烦不烦!”九阿哥毫不客气的说道。

  屯珠被说的下不来台,也恼了,道:“席面差了,还不兴人说?”

  九阿哥还想要说话,被十阿哥拦住。

  十阿哥看着屯珠道:“你是客,我们也是客,跟我们说不着……”

  说着,他就扬声唤道:“八哥,八哥,过来一趟……”

  八阿哥正由大阿哥、四阿哥陪着,挨个桌子敬酒。

  刚好敬完头席、次席,听到这边动静,几人就过来了。

  大阿哥笑着说道:“老十想喝酒了,这是等不及了?”

  十阿哥指了指屯珠道:“是镇国公对今天的席面有意见,要跟八哥说说……”

  几人都望向屯珠。

  九阿哥与十阿哥年岁小,之前不出宫,不大了解屯珠。

  大阿哥他们却是晓得这个屯珠的。

  虽说只是镇国公爵,可是名下的佐领数却是跟贝子齐平的。

  因为他这一支祖父爵是贝子的,父亲爵也是贝子,到了他这一代则是跟兄弟两个都是镇国公,佐领也一人领了一半。

  去年的时候,皇上革了几个宗室,其中就有他的弟弟。

  按照八旗惯例,他弟弟的国公革了,这佐领却是不能归旁人,而是要发还原主。

  就依旧由屯珠领了。

  所以屯珠也是正蓝旗数得上的领主。

  屯珠神色僵硬。

  屋子里都静寂下来。

  八阿哥笑道:“族兄有什么要吩咐的?”

  屯珠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吃多了酒,唠叨了两句……”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看不上这个敢做不敢当的怂样子。

  十阿哥闭嘴,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那样的话,难堪的不是屯珠,而是八阿哥。

  正好也轮到这边敬酒,八阿哥就提了杯子,酒桌上恢复了热闹。

  九阿哥情绪却低沉。

  他也看出了什么是虚情假意。

  刚才屯珠挑剔席面的时候,可没有一人帮八阿哥说话。

  现下又都是骨肉至亲模样。

  他实看不过眼,抽了个空,拉了四阿哥出去,小声道:“四哥,席面用了劣等的鱼翅跟燕窝,你们怎么都没发现?”

  四阿哥脸上露出诧异来:“好好的燕窝跟鱼翅,怎么就劣等了?”

  九阿哥冷笑道:“还真让我猜着了,头席跟次席的燕窝、鱼翅是正常的……”

  头席二席,坐的是宗亲长辈,还有送亲的客人,还有就是陪客的大阿哥与四阿哥。

  四阿哥脸色乌黑,道:“有多差?”

  九阿哥道:“燕窝是燕碎,不成个,看着跟漱口水似的;鱼翅也是散翅,颜色都是青灰色,反正弟弟没敢尝……”

  四阿哥气得磨牙,道:“屯珠方才就是埋怨这个?”

  九阿哥点头道:“念叨个没完,最后还冲我跟老十说起来,话里不恭敬,老十才唤了人过来……”

  四阿哥脸色铁青,这丢人是丢到宗亲跟前了。

  几十桌席面,这燕窝、鱼翅能省多少?

  几十两银子撑死了,可这丢人丢大发了。

  “行了,我晓得了……”

  四阿哥道。

  对于雅齐布一家,原本他还想着缓缓图之。

  可是,这就是祸患……

  九阿哥告了状,就放下此事。

  可是回园子的时候,他还是跟舒舒念叨起来,道:“爷发现了,这奴才使唤不妥当太可怕了,将主子当傻子糊弄……”

  舒舒想起席面上的尴尬,道:“都没几个人动筷子,太丢人了……”

  九阿哥道:“又不是使唤一年半载的,在身边十多年,八哥还无察觉?”

  舒舒摇头道:“未必一无所知,估摸着想着的是‘水至清则无鱼’那些,以为贪的是小头,却不晓得这胃口都是一点点喂大的……”

  *

  五天,还是低烧中,人就虚了,想哭,先到这里,希望明后天会好些。

  下一更12月16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3882585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