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四十章 爱子之心(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章 爱子之心(第一更)


  康熙大踏步进来,正听了这一句,道:“跟太子的马有什么相干?九阿哥骑的是太子的马?”

  三阿哥闻言,有些迟疑道:“也不好说是太子的马……”

  四阿哥道:“是十一阿哥的马!”

  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也跟着去而复返。

  连带着十二阿哥,都被十三阿哥拉了进来。

  十一阿哥……

  康熙蹙眉道:“怎么又牵扯十一阿哥的马?”

  三阿哥与四阿哥还在斟酌说辞,十四阿哥已经快嘴道:“索额图将十一哥的马给阿克墩了,九哥知道了,就气疯了!”

  康熙这才晓得前因后果,瞥了三阿哥与四阿哥一眼。

  屋子里舒舒得了消息,晓得圣驾到了,掐了九阿哥两把,也出来迎驾。

  眼见她神色还好,康熙就晓得自己应该是听差了,九阿哥应该没有那么严重。

  可是他担心有个万一,还是开口问道:“九阿哥身上如何?”

  舒舒刚才查看过九阿哥身上,如实道:“右臂红肿,虎口裂了,大腿也蹭了几块,尾椎骨要太医查看一下,是否有伤处……”

  三阿哥摸了摸下巴,将自己往四阿哥身后避了避。

  康熙听着又不放心了,挑了帘子进去。

  屋子里满是血腥味,让人作呕。

  九阿哥已经从沐浴桶里出来,眼睛湿漉漉的,坐在炕边。

  看到康熙进来,九阿哥看过去,嘴唇动了动。

  康熙瞪了他一眼,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晓得?逞什么能?”

  九阿哥的眼圈又红了,哑着嗓子道:“汗阿玛……”

  康熙轻哼了一声,道:“伸手!”

  九阿哥伸出手来,虎口应该之前用力,血肉模糊。

  康熙皱眉道:“傻了,不知道疼?”

  九阿哥嘴一咧,豆大的眼泪滚滚而落,哽咽道:“疼!”

  康熙:“……”

  要呵斥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还真是越大越娇气了……

  少一时,骨科太医也被传了来。

  等到检查了一遍,给出的结论还好,只有些淤青,骨头没事。

  这会儿功夫,大阿哥与五阿哥也得了消息,过来探看。

  四所乱糟糟的。

  等到明白了前因后果,两人脸色也都不好看。

  大阿哥直磨牙,可是事关毓庆宫,他说什么也不合适,有煽风点火之嫌。

  五阿哥则是气鼓鼓的,自责自己没有提前发现此事。

  康熙看着一溜的大儿子们,并不觉得可爱了,反而觉得燥,道:“行了,行了,别都在这里挤着了,散了吧!”

  大阿哥拍了拍九阿哥的肩膀,道:“行啊,像个爷们了!”

  九阿哥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这话说的,自己之前不是爷们,还是娘们?

  五阿哥则是皱眉道:“应该跟我说的,我找太子爷去!”

  就算索额图死了,那这锅也得有人背。

  太子爷站在高处,顾不得下边,阿克墩这个当事人不知道?

  十来岁的孩子,早先不懂事,现下还不懂事么?

  *

  讨源书屋。

  太子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阿克墩道:“你不知道那三匹马是谁的马?”

  马场的变故,放在旁人眼中,拉出来的是太子的马。

  九阿哥跟四阿哥的护卫杀了东宫的马!

  还有一堆别的阿哥围观。

  这动静闹的太大了。

  消息传到讨源书屋时,也是这样说的。

  太子却晓得就算九阿哥耍混蛋,四阿哥只有拦着的,不会跟着凑热闹,更不要说还有三阿哥在。

  等到问清了什么马,他就傻眼了。

  压根不晓得有这么一遭。

  他名下小三十匹马,都是各处敬送的,什么好马没有?

  哪里会稀罕旁人的马?

  十一阿哥的马,就是个教骑的小马,有什么金贵的?

  只是十一阿哥的马,怎么也轮不到索额图分派,也分派不到阿克墩名下。

  索额图并不是个糊涂人,太子不相信他无缘无故就贪墨几匹马。

  等到叫来了阿克墩,瞧着长子的反应,太子就心凉了。

  “你是心里有数,晓得是谁的马,那怎么还开口讨要了?”

  太子淡淡的说道。

  阿克墩这些日子受了冷落,也不敢嘴硬,老实道:“儿子只有两匹马,太少了,正好那边闲着三匹马,就跟格尔芬说了……”

  格尔芬是索额图之子,曾是东宫属人。

  今年正月的时候,索额图自杀之前,曾勒死两子,就是在东宫当差的格尔芬与阿尔吉善。

  太子看着儿子,觉得很是陌生。

  大前年的时候,阿克墩才六岁,都已经会跟人争多寡了?

  “两匹马,怎么就少了?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也只有两匹马,他们是叔叔,还比你年长几岁……”

  太子道。

  阿克墩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太监进来禀告道:“太子爷,三贝勒、四贝勒、五贝勒来了……”

  太子揉了揉额头,道:“请到客厅上茶!”

  阿克墩抬起头,道:“阿玛是太子啊,今天不是九皇子冒犯了阿玛的尊严么?”

  太子看着他,道:“我是太子,那是太子的弟弟,你是谁?”

  “我是阿玛的儿子……”

  阿克墩喃喃道。

  太子摇头道:“你要记住,你只是皇孙,比不得皇子尊贵,这宫里头,大家的尊贵都是从皇上身上来,皇上的儿子,就是比皇上的孙子金贵,别再犯糊涂,太拿自己当回事……”

  阿克墩脸色苍白,想要辩解,却也晓得这些都是正理。

  *

  客厅里,三阿哥喝着茶,看了眼板着脸的四阿哥,又看了眼黑脸的五阿哥。

  他有些后悔了。

  这都是饭时,他还这么积极做什么?

  就算要来讨源书屋,也可以晚些再来。

  这会儿功夫,太子来了。

  三位阿哥都起身了。

  太子到座位上坐了,看了三人道:“我刚才问过阿克墩了,是他的不对,看到闲着几匹马,就跟格尔芬讨要了!”

  而后,格尔芬打着索额图的名义,跟马场总管传话。

  索额图是领侍卫内大臣,马场总管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

  “然后呢?”

  五阿哥看着太子道:“他不对,有什么责罚么?”

  太子:“……”

  眼见着五阿哥一本正经的样子,太子长吁了口气,道:“马不是已经杀了么?”

  五阿哥硬邦邦的说道:“那就没有责罚了?”

  “阿克墩当时才六岁……”

  太子苦笑道:“压根就不晓得轻重……”

  至于格尔芬,人都死了大半年了,还怎么找后账?

  五阿哥却比较执着,道:“那十一阿哥的马就被白占了,我跟九阿哥就要白受气了?”

  太子皱眉道:“那你说怎么罚?”

  “那是太子的儿子,又不是我的儿子!”

  五阿哥道:“要是我的儿子,我直接打死他!”

  太子:“……”

  他看着五阿哥,脸上也带了不痛快。

  阿克墩是有不对的地方,可是现在追究此事,五阿哥跟九阿哥这个同胞哥哥没错处?

  真要关心弟弟,也不会过了三年才想起过问此事。

  “你倒是好狠的心,这是要逼孤打杀自己的儿子?”

  太子冷笑道。

  五阿哥道:“可是您每次都不责罚,只让旁人吃亏吗?儿子亲,兄弟就不亲了吗?”

  太子皱眉道:“孤什么时候说过兄弟不亲,只是阿克墩还小……”

  “阿克墩欺负十五阿哥,阿克墩还小;阿克墩轻慢了十一阿哥,阿克墩还小,那他什么时候大呢……”

  五阿哥看着太子,认真的问道。

  太子看着五阿哥,冷冷的道:“你是给十五阿哥抱不平来了?”

  五阿哥道:“不行吗?那也是我的弟弟!”

  太子气得脸色涨红,道:“轮不到你说话,汗阿玛还没说什么……”

  五阿哥起身道:“那我不说话了,以后躲着毓庆宫既是!”

  说罢,他“蹬蹬蹬蹬”的出去了。

  太子的太阳穴直跳,看向三阿哥道:“你也觉得孤错了?”

  三阿哥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太子又望向四阿哥。

  四阿哥点头道:“太子爷不责罚阿克墩,怕是难以服众……”

  不单单是五阿哥与九阿哥难受,其他阿哥看着心里也不舒坦。

  太子冷了脸,道:“孤知道了,孤会责罚他的!”

  四阿哥原本想要请罪,说一说自己叫阿林杀马之事,见太子如此,也将道歉的话咽下。

  那本不是毓庆宫的马。

  自己帮着九阿哥处置十一阿哥的马,又有什么错处?

  太子偏着自己的儿子,自己偏着自己的弟弟不行么?

  屋子里一下子冷了下来。

  三阿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依我看,阿克墩身边的人该好好收拾一顿了,要不然好好的孩子都给带累坏了!”

  太子听了,苦笑。

  阿克墩是他额娘教的,他额娘如今停了所有格格以上的待遇,就是一个格格。

  是自己脑子浆糊了,居然让一个格格教养皇孙……

  子不教,父之过。

  自己之前就没有好好教过阿克墩规矩,怎么忍心因为他的不规矩责罚他?

  汗阿玛下令,让太子妃教养三阿哥。

  以后毓庆宫再有皇孙,都从此例。

  可是这撇开了李格格所生的大阿哥与二阿哥。

  这其中用意,不用点明。

  这两个皇孙在御前挂号了,往后没了前程。

  太子拳拳爱子之心,实不忍心苛责……


  (https://www.lewenw.cc/2/2780/73863836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