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劳烦会账(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二章 劳烦会账(第一更)


  太子离开的时候,耷拉着肩膀。

  康熙看着他出去,也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看出太子身上的不足,却也不好直接训斥。

  太子已经二十好几,还要给太子保留体面。

  只是太子太冷情了。

  在他心中的家人,应该是毓庆宫上下,而不是包括这宫里的其他人。

  怎么能这样呢?

  难道同父的兄弟不亲,要跟远支宗室相亲?

  皇室与宗室,是相互制衡的关系,才能走的长久。

  皇室重了,失了臂助;宗室重了,威胁皇权。

  扶持近支去制衡远支,从世祖皇帝时就是如此。

  自己也是这样应对的。

  太子居然看不到……

  太子之前对赫舍里家的人,可没有这样疏离。

  康熙有些失望,太子并不像他之前认为的那样十全十美。

  等到用了膳,康熙没有叫辇,而是步行去了宜妃所在的回芳墅。

  这边已经得了消息,晓得康熙翻了牌子。

  宜妃有些失望。

  大热天的,不爱伴驾。

  要不然的话,就可以支局打牌了。

  打不了牌,百无聊赖,她就叫人抱了十七阿哥,给十七阿哥开蒙。

  说是开蒙,就是教国语。

  小孩子这么丁点儿大,正是学说话的时候。

  也没有个具体规划,就是指了什么教什么。

  “荷叶……”

  “鸟……”

  康熙进了屋子时,就看到这一幅宫妃教子图。

  ”汗阿玛……”

  十七阿哥的声音清脆。

  在宜妃的耳提面命之下,他已经能分辨人了。

  这园子里能见着的男人,系了黄带子的,还留着胡子的,就是汗阿玛。

  宜妃温柔的摸着他一把,道:“咱们十七可真聪明!”

  康熙却看不过眼,摇头道:“都三岁了,该学规矩了!”

  宜妃道:“不是离上书房还早吗?”

  她这样一说,康熙想起了十六阿哥。

  十六阿哥比十七阿哥大两岁,今年已经五岁,转年就六岁,该到上书房的年纪。

  还有九阿哥提及的几位皇孙,年岁也在十六阿哥与十七阿哥之间。

  他们这一波叔侄,能相伴着长大。

  应该不会有如阿克墩那样不顾尊卑的,敢欺负叔叔的皇孙阿哥了……

  “抱下去吧!”

  康熙吩咐着,而后在炕边坐了,看着宜妃道:“不能太惯着,好好的阿哥,都给惯坏了。”

  宜妃笑道:“陈贵人恭谨,十七阿哥也教的好,乖巧着呢,不是跋扈的性子。”

  康熙道:“也不能太老实,省得往后被人欺负。”

  宜妃挑眉道:“他是皇上的阿哥,只有欺负旁人的,还能被旁人欺负了?”

  康熙想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道:“是啊,只有他欺负旁人的!”

  提及儿女经,康熙想起了十八阿哥,道:“将十八阿哥送兆祥所,你也放心?”

  宜妃笑道:“有惠妃姐姐在,有什么不放心的?说来我还是占了大便宜,月子娃送过去,再接回来时都满地爬了,多省心?”

  康熙神色稍缓。

  宫里这么多个妃嫔,惠妃与宜妃都是难得的心正之人。

  只兆祥所平安养大那么多皇子与皇女,惠妃就当得起一个贵妃。

  宜妃产育有功,也有资格再升一升。

  可惜的是,碍于太子,四妃都不好再升了……

  *

  马场的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立时传遍了八旗。

  都在侍卫与护军眼皮子底下,大家知晓的更详细些。

  之前的时候还以为是九阿哥理亏,过于嚣张,打毓庆宫的脸。

  而后知晓了内情后,大家才晓得有前因在,是毓庆宫大阿哥无礼。

  这位毓庆宫大阿哥这半年来,可是出了不少新闻,一桩连着一桩。

  不过九阿哥也是让人刮目相看一把。

  之前的时候,大家跟这位阿哥爷打交道,还觉得是个比较好相处的人。

  并没有“礼贤下士”的模样,可是也让人舒坦,是个大方豪气的。

  至于小心眼、爱记仇、爱收拾包衣什么的,那不是毛病。

  换了其他主子,被奴才冒犯了,也不会轻易饶过。

  旁人只是看个热闹,马齐却坐不住了。

  那是自己的弟子呢……

  即便是心不甘、情不愿认下的,也是认下了。

  毓庆宫是储君,就这样硬碰硬,太傻了。

  次日,九阿哥告了假,没有去值房办差,马齐就亲自过去四所一趟。

  舒舒得了消息,亲自出来,迎了进去,道:“昨晚夜里起了热,折腾了半宿,五更才睡下……”

  连带着太医都跟着折腾一趟,幸好早上退烧了,要不然真吓人。

  马齐听了,道:“如此就多休养几日,不必急着去衙门……”

  那样的话,将此事含糊过去,省得引人瞩目。

  这是老师呢,不是旁人。

  起码面上不是旁人。

  舒舒就直接引到正房稍间。

  九阿哥正在高睡,眼下有些青黑。

  瞧着样子乖巧可爱。

  马齐见状,也是无语。

  都忘了自己这个弟子还是个“美人灯”,从去年开始这药就没断过。

  怪不得这回皇上没怎么训斥。

  不用训斥,都将自己折腾的卧床了。

  他袖口里放了一部《忍经》,想了想,还是拿了出来,递给舒舒道:“阿哥要学礼,也要学人情世故,等阿哥好了,可以让他抄这本书,就抄一百遍吧!”

  舒舒双手接了,道:“劳烦您跟着费心了!”

  马上就要封阁拜相的人,多少国家大事要忙,还得操心九阿哥,怪不容易的。

  马齐摆手道:“我顶多就是提点一二,往后如何,还得阿哥自己去走。”

  他身上兼的差事多,忙的政务也多,看过九阿哥就走了。

  舒舒亲自送到四所外。

  少一时,齐锡来了。

  他这个满洲都统要在御前轮班的,今日正好当班,听说女婿这边有事故,就趁着中午得空的时候过来。

  九阿哥还在睡着。

  齐锡安慰舒舒,道:“不用担心,这回阿哥占理……”

  舒舒亲自奉茶,道:“阿玛放心,女儿不担心!”

  要是得罪四阿哥,舒舒估计自己会担心一下,不过也不会太多。

  谁叫现在才是三十八年,离六十一年还有二十四年。

  这皇子还是个稳当差事,没有说谁上谁下的。

  至于太子,得罪就得罪了。

  齐锡见她如此,又不安心了,道:“人前还是要显得恭敬些,那是储君呢!”

  舒舒磨牙道:“还要怎么恭敬呢,处处捧着了,也没有落好!”

  想起来,她都后悔之前的半车西瓜。

  怕是讨源书屋收了就收了,压根没想着什么“礼尚往来”,只当成了孝敬。

  否则的话,压着阿克墩来道歉又如何?

  那是侄子,还是做错了事情的侄子,给叔叔道歉怎么就弯不下腰了?

  父女俩正说着话,何玉柱进来道:“福晋,毓庆宫打发人来了……”

  舒舒没有起身,道:“来的是什么人?”

  “是个年轻的太监……”

  何玉柱道。

  舒舒的脸立时耷拉下来,道:“带进来吧!”

  毓庆宫出来的人,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真要说起来,跟二所这边没有什么区别。

  像齐嬷嬷跟崔总管这样的,主母的保姆与谙达太监,不用说,就是一等的人。

  年岁大、资历高,也有资格代表主子在外行走。

  这年轻的太监,算什么?

  这太监倒是典型的毓庆宫人,腰杆子直得很,眼见着舒舒没有起身,九阿哥面都没有露,脸上的笑容也收了收,带了正经道:“太子爷打发奴才来给九爷送东西……”

  所以正主呢?

  舒舒抬了眼皮,看了那太监一眼,道:“太子爷发话了,说了让我们爷跪着领赏了?”

  那太监吓了一跳,忙道:“那倒没有……”

  舒舒不冷不热道:“那我这皇子福晋不能代阿哥收礼?”

  那太监见她不按照常礼说话,也不敢傲了,道:“这是礼单!”

  舒舒直接让何玉柱接了,转给自己,打开来看了。

  和田玉青马镇纸一对,驱暑人丹两盒、珊瑚朝珠一挂、宁缎衣料两身……

  这是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礼?

  舒舒看着那太监道:“这是太子爷代毓庆宫大阿哥的赔罪之礼?”

  那太监面色僵硬道:“太子爷预备了两份礼,一份是给五爷的,一份是给九爷的……”

  那意思还不明显么?

  就是代大阿哥预备的,直接收了,彼此有了台阶就算了?

  “毓庆宫大阿哥呢?跟我们九爷似的,也病的卧床了?”

  舒舒道。

  那太监讪讪说不出话来。

  大阿哥,自然是在畅春园读书。

  舒舒冷哼道:“这礼物太贵重,我们受不起,劳烦你跟太子说一声,将我们的半车西瓜还回来,要是吃了,那就按照银子会账!”

  那太监还要再说,舒舒看着何玉柱道:“送客!”

  何玉柱送了那太监出去。

  齐锡看着舒舒,道:“舒坦些了?”

  舒舒轻哼道:“连我都要气死了,更别说九爷,真是的,就毓庆宫的人金贵不成,皇孙的脸面是脸面,皇子的脸面不是脸面了?”

  齐锡道:“送的什么?”

  舒舒就将礼单上的四样说了,道:“也太小瞧我们爷了,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也得是正经甜枣不是么?!”


  (https://www.lewenw.cc/2/2780/73857024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