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过问(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五章 过问(第一更)


  舒舒才不想分辨是有心轻慢,还是无心之失。

  反正慢待就是慢待。

  只看东宫打发的太监,就晓得在太子眼中,没有将九阿哥当回事。

  说不得还会嫌弃九阿哥多事,给毓庆宫添了麻烦。

  舒舒觉得做人不必那么体贴旁人,该随心的时候也要随心。

  太体贴周道了,受的委屈也就多了。

  九阿哥说了一嘴,也就放下,道:“要是你不乐意这几日见人,咱们去怀柔吧?”

  往返三、四天功夫,正好可以将这波避开。

  舒舒摇头道:“不着急。”

  路上单程就一百里,又是三伏天气,坐车也遭罪。

  等到过阵子凉快就好了。

  九阿哥想了想,道:“圣驾下月中旬就要北巡,在那之前要奉太后回宫,到时候咱们也得一起回去……”

  舒舒晓得圣驾要是不在京城时,九阿哥出京太令人侧目。

  即便御前打了招呼,也不方便。

  御史那边说不得还要发难,到时候就算说清楚也麻烦。

  她就道:“那就月初去红螺寺,爷这几日好好养着,别想那么多。”

  虽说没有气吐血,可是大夏天天燥,心火上来也遭罪,嘴巴里都是水泡。

  九阿哥哼唧道:“爷其实没事,就是天热了,有些乏……”

  舒舒手中拿着扇子,道:“那我给爷扇扇风?”

  九阿哥立时摊成了一张饼,道:“来吧……”

  舒舒轻哼一声,手下轻动起来。

  不到半刻钟,九阿哥的呼吸就沉了起来。

  又睡着了。

  舒舒没有动,等他睡实上了,才蹑手蹑脚的退出去。

  想了想九阿哥之前的话,舒舒吩咐小椿道:“到三所去看看,太子打发人送了赔罪礼没有,若是送了问问都送的什么?”

  小椿应了一声,去了三所。

  三所住着的五阿哥夫妇,那是亲哥、亲嫂子,没有什么不能问的。

  舒舒坐在次间,想着自家跟毓庆宫的关系。

  要是这样僵着,康熙那边不会乐意,可是也不能稀里糊涂的好了。

  总要让毓庆宫晓得,自己这边的脸面也是脸面,往后往来客气些。

  那礼物单子,拿到哪里说都是简薄,不会是太子妃拟的。

  讨源书屋中,竟然不都是太子妃当家?

  之前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些。

  太子的乳母、乳父已经死了,那做主的是那位李格格?

  阿克墩跟弘皙的生母?

  舒舒脸上带了冷笑。

  要是那样的话,这份礼单还真未必是“无心”了,说不得就是故意打脸。

  因为太子妃出身在这里,还得康熙看重,所以在“一废太子”前,太子一直没有正式请封过太子侧妃。

  一直到后来太子都废了,弘皙成为这一脉的继承人,李氏才“母以子贵”封亲王侧福晋。

  现下在毓庆宫内部再抬举,明面上也就是个格格。

  太子真可笑,允许一个格格来打皇子的脸?!

  由子及母,这位格格的品格,也就大概勾勒的出来。

  愚蠢、自大。

  少一时,小椿回来了,五福晋也跟着过来。

  舒舒见状,出去迎到西次间说话。

  “是太子那边的礼物出了纰漏?”

  五福晋问道。

  舒舒没有立时回答,而是看向小椿。

  小椿摇头道:“都不一样,四样里只有珊瑚朝珠对上了,还差了成色。”

  而后,仔细描述了白玉如意、百年人参、缂丝料子、血珊瑚朝珠。

  舒舒脸色寻常,之前想到这里,倒是并不意外了。

  五福晋听明白了,皱眉道:“居然预备了两样礼么?怎么会这样?”

  舒舒冷笑道:“谁晓得呢,新鲜事儿什么时候都有……”

  五福晋有些坐不住了。

  她真没想到如此,否则就不会收了。

  舒舒见状,道:“与五嫂不相干,五嫂不用想那么多,太子妃方才打发人过来说话,被我拒了,明儿应该还会过来,到时候如何,总要有个交代……”

  五福晋点头道:“嗯,那明天再看,怎么会这么乱……”

  舒舒道:“还能有什么,哪里都不缺欺上瞒下的……”

  五福晋点点头,心有余悸,对舒舒道:“下头的奴才,巴不得主子们失和,他们好调三斡四中间占便宜,往后你们这里,也得精心些……”

  舒舒点点头,道:“嗯,各有各的私心,是要小心着……”

  就跟之前的二所似的,一茬茬的查出不对来。

  都是奴才私心作祟。

  现下瞧着还好,也是前几次清理震慑住了。

  五福晋坐了坐,弄清楚缘故就走了。

  虽然舒舒说不与他们相干,可是五福晋心里明白,还是相干系的。

  五阿哥与九阿哥同胞兄弟,对外要一致,而不是彼此拆台。

  否则的话,就成了笑话。

  等到五阿哥回来,五福晋就说了礼物不同之事。

  五阿哥立下就炸了。

  “竟然无礼至此,太过分了!”

  五阿哥气得满脸通红道:“谁稀罕他的东西,快快拿了,爷给他送回去!”

  之前他说要避着毓庆宫走,眼下却不是避着的时候。

  五福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劝阻。

  这个时候劝不下,反而还要被迁怒。

  她后悔收的时候没有多问一句了。

  这样收了再送回去,也是得罪人。

  五阿哥挟怒而来,到了讨源书屋外反而冷静了。

  他晓得见不见太子没有什么意义,不外乎下人弄错了那些,倒显得自己小提大作似的。

  他就直接叫人撂下东西,转身就走。

  说不往来,就是不往来的好,省得被他们说话绕进去。

  等到太子跟太子妃得了消息,到讨源书屋门口时,五阿哥已经带人扬长而去。

  看着撂在地上的锦盒,太子气得满脸涨红,咬牙道:“老五他到底什么意思?跟着添什么乱?”

  太子妃倒是并不意外。

  那是九阿哥的同胞哥哥,知晓两家礼物有差距不恼才怪。

  太子实忍不住,抬脚踹飞了一个锦盒。

  里面装的是白玉如意,立下从锦盒里摔落在地,断成几截。

  太子指了那如意,刚想要吩咐人扔了,就见梁九功带了个小太监,缓缓而来。

  太子忍了火,道:“可是汗阿玛有事吩咐?”

  梁九功仿佛没有看到满地狼藉,躬身道:“皇上打发老奴过来看看,昨日马场的事可解决了……”

  太子:“……”

  他笑得僵硬,道:“汗阿玛日理万机,还让汗阿玛操心这些,都是我们当儿子的不孝……”

  梁九功躬身听着。

  这东扯西扯的,就是还没有解决呗。

  是够不孝的,皇上还好好的,就不拿皇子当回事儿。

  梁九功看了眼旁边的太子妃,心中生了同情。

  这家里还是要个明白人当家才好。

  梁九功也不多嘴,听太子说了好几句废话,才道:“那您忙着,老奴还有其他差事……”

  皇上除了打发他来讨源书屋,还打发他去四所瞧瞧九阿哥如何了。

  齐锡大人上午没白忙活,也是让皇上晓得,九阿哥又受委屈了。

  本来人就病着,又呕了气,叫人不放心。

  太子点点头,目送梁九功离去。

  至于梁九功出了西花园,就往新五所方向去了,没有人特意看着,就有人献殷勤过来告诉了太子。

  太子跟太子妃对坐了好一会儿,道:“汗阿玛对老九越来越重视了……”

  太子妃没有说话。

  已经成年的皇子,皇上哪个不重视?

  不单九阿哥一个。

  太子看着太子妃,欲言又止。

  太子妃垂下眼,道:“明天我再打发人过去一趟……”

  太子叹气道:“委屈你了,毓庆宫总不能举目皆敌,老五直是直了些,却没有什么坏心眼,老九也是孩子性子……”

  *

  四所,正房。

  梁九功站在炕边,看了熟睡的九阿哥两眼,就退了出去,对舒舒道:“皇上不放心九爷,打发老奴过来瞧一眼……”

  舒舒道:“谢皇上慈爱,九爷没事了,就是昨晚没睡好,才醒了会儿就又睡下了。”

  梁九功迟疑了一下,道:“那东宫的礼单,九爷恼没恼?”

  皇上不放心的就是这个,阴错阳差的,怕兄弟之间生了嫌隙。

  舒舒摇头道:“先头不知道,等到晓得了,我们爷就说肯定是下人弄错了,太子爷不是小气人,他素来心大,也不在这个上计较,我却是小心眼的,就算下人弄错了,也伤了我们爷的体面,太子爷总要给我们个交代,要不回头谁都能当我们爷不识数了……”

  梁九功看着舒舒,也是佩服了。

  小心眼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齐锡大人更牛,每次去御前唠唠叨叨的,都是护孩子的话。

  偏生还晓得分寸,会说话,皇上也不恼。

  他点头道:“奴才晓得了,会如实跟皇上禀告此事……”

  等回到了清溪书屋,梁九功就如实禀了讨源书屋跟四所的见闻。

  康熙沉默了许久。

  他之前还以为是太子傲慢不上心,心里有些恼,压根没有想到还有弄错了这个可能。

  正如九阿哥说的,太子出手向来大方,那简薄礼单确实不符合太子的性子,也不是太子妃的手笔。

  那讨源书屋能欺上瞒下的还有谁?

  除了那个“太子嫔”再没有旁人。

  从阿克墩打架到现下也一旬了,自己说了不许李氏逾矩,太子将自己的话置于何地?


  (https://www.lewenw.cc/2/2780/73848157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