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亲哥(第一更打滚求月票)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亲哥(第一更打滚求月票)


十三阿哥沉默了。

        他想了一遍方才九哥的反应,确实不大对劲。

        不说旁的,半点着急上火的意思都没有。

        自己想到剩下的三十多万两银子缺额,都觉得心里没底;九哥提及一百万两,竟是胸有成竹模样。

        中间还非要跟自己跟十四阿哥算清楚账,连两位娘娘的也要算清楚。

        确实不像借钱,更像是凑份子,才将分配方式说在前头。

        要是寻常的利息,等到还钱的时候直接给了,谁也不会为了几个银钱撕巴收不收的。

        “一百万的份子?羊绒织场要见利了?”

        十三阿哥道:“那九哥好好地做什么分出来?”

        十四阿哥眉开眼笑道:“这还用说么?指定是利太大,不好一个人吞下,到底还借着内务府的便利了,与其直接归了内务府,还不如给兄弟们分分,汗阿玛也不会说什么……”

        从去年到今年,十四阿哥也算是晓得什么是“兄友弟恭”。

        这是皇父对儿子们的要求,要是谁触碰了这个线,就没有好下场。

        如同三阿哥,郡王帽子都没了。

        如同太子,被儿子牵连,要不是太子妃出面,还真不好说会如何收尾。

        他抓耳挠腮道:“还得再凑些银子,打哪里凑呢?”

        谁不爱银子呢?

        十三阿哥也心动。

        随即他压了下来。

        确实没有地方凑去,因娘娘跟娘家不往来,他跟外家也不亲近。

        娘娘手中的银子有限,这次也给了自己大头了。

        他看了兴奋的十四阿哥一眼,怕十四阿哥胡乱行事,将九阿哥的事给搅合了。

        不管是补窟窿,还是凑份子,希望都能顺顺利利的。

        省得万一猜错了,耽搁了正事儿。

        十三阿哥就劝十四阿哥道:“要不先算了,许是想多了呢!”

        十四阿哥摇头道:“怎么能算了?这要是猜着了,就是一笔大钱;就算猜错了,还用担心九哥赖账不成?”

        九哥这经济之能,他也看在眼中。

        在内务府张罗的几件事,给皇父的内库得赚了几十万两银子。

        现在愁的是去哪里凑银子。

        今天的银子,都是他在永和宫缠磨下来的,打着年底当差的名义。

        没有提九哥,要不然以娘娘护短的性子,指定以为九哥湖弄自己银子,回头说不得还要找到宜妃母头上,反而适得其反。

        十三阿哥眼见着劝不住,就提醒道:“就算猜着了,也要埋在心里,别嚷嚷的旁人晓得了,坏了九哥的打算,九哥可不是宽和的,你要再得罪他一回,看他回头还理不理你?”

        十四阿哥抿了抿嘴……

        九哥挺好哄的,就是九嫂到底是女人,不算大度……

        明天开始回上书房读书,去哪里再找一笔银子呢?

        反正不能这么少!

        要是真是一百万的份子,那大哥跟四哥他们都是一成,要是按照这个比例分红,也是一成;自己这边只有一分,其中还有大半是娘娘的。

        十四阿哥心里长草似的,满脑子都是银子了……

        *

        二所,书房。

        九阿哥将之前写的那张纸拿出来,在最底下写了两行。

        十三阿哥一万两,注,嫔母八成。

        十四阿哥一万两,注,妃母七成。

        等到写完,九阿哥才发现上头大阿哥与四阿哥中间只空了一行。

        “忘了毓庆宫了……”

        九阿哥道:“这些年太子跟大哥争锋,听到大哥借了十万两,太子那边应该会多出一万到两万……”

        太子自诩出身高贵,并不跟大阿哥论长幼,只论尊卑,处处要压一头。

        舒舒已经很平静了。

        即便她也不喜欢太子,可是晓得掏这份钱不是给太子的,而是给康熙看的。

        她就道:“那就差不多了……”

        九阿哥的视线落在十四阿哥那行,不乐意道:“德妃母有了,惠妃母却没有……”

        至于自家娘娘,到时候私下孝顺就行了。

        舒舒也尊敬惠妃人品行事,可还是摇头道:“这样就好了,不宜再扩大了……”

        人越多,越容易生事。

        现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很好。

        即便过后有人不高兴,那也是自己的选择,与旁人不相干。

        九阿哥点头道:“嗯,爷晓得!”

        他昨天在畅春园门口当着大家说了一嘴,兄弟们晓得借银子之事,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随口说笑,只有十二阿哥还不晓得。

        九阿哥就记下。

        不过他估摸着十二阿哥应该也没有多少银子,应该跟十三阿哥差不多。

        到了次日,九阿哥跟舒舒两人又是睡到自然醒。

        九阿哥伸着懒腰道:“要是一年多休几日长假就好了……”

        舒舒看着他道:“现在爷都想偷懒,那要是搬家了怎么办?到时候可绕了皇城半圈……”

        等到他们搬出去,舒舒还罢,是女卷,请安的日子走地安门神武门没什么;可是九阿哥这个成年皇子,就不好再行走内廷,需要从大清门入宫,活动范围也只是前廷了。

        想要往内廷来,就要师出有名。

        九阿哥算了下这距离,呲牙道:“爷还是坐马车吧,这么老远,爷可不骑马,冬天冷,夏天热,春秋暴土扬尘的……”

        舒舒赞同道:“是啊,还是坐车好。”

        又不是争大位的皇子,没有必要对自己苛求。

        小毛病多些,不算坏事。

        等到早膳才吃过,崔百岁就过来禀告:“主子,福晋,五爷来了,在客厅等着。”

        九阿哥对舒舒道:“指定是送钱来了,爷过去瞧瞧。”

        舒舒点头,觉得也是如此。

        要不是如此的话,五阿哥应该会直接来正院。

        虽说伯子跟弟媳妇是要彼此避讳的关系,可是也分什么时候。

        九阿哥在的时候,自然是无须避讳。

        *

        前院,客厅。

        五阿哥坐在客厅,手边是一碗菊花茶。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里面起了两个大泡。

        这是后知后觉,猜到九阿哥窟窿大了。

        要不然的话,不会在大家面前试探。

        小打小闹的,自己跟老十都能给他补上。

        这到底是多少啊?

        一晚上的功夫,五阿哥嘴里就起了两个水灵灵的火泡。

        这还是头一回。

        他觉得稀罕,又觉得可笑。

        何至于此?

        对于他们这样的身份,银钱算什么?

        缺了就凑,凑不上就跟汗阿玛说去。

        老九给内务府赚了不少银钱了,先在内库支一笔又如何?

        他开解着自己,可到底关心则乱,还是有些焦躁。

        等到九阿哥进来的时候,他就瞪了九阿哥一眼,道:“一没人,二没钱,就敢铺陈那么大?千金坊的例子在前,怎么还不长记性?”

        这也是误会,以为亏空是江宁的那个羊绒织场。

        九阿哥不好解释,讪讪道:“这个跟千金坊不一样,不会亏的,就是压了不少银子,收本慢了些。”

        五阿哥忧心忡忡道:“现在还差多少窟窿?”

        九阿哥就坚持昨天的说辞,道:“之前将五哥这里算了十万两,那剩下还差五十三万两……”

        五阿哥听了,“腾”的起身,指着九阿哥说不出话来。

        虽说早就猜测到数额不菲,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多。

        九阿哥见他气得脸都红了,忙道:“您放心吧,不会折本!”

        五阿哥不赞成道:“哪有那么保准的事儿,万一呢?难道要拉一屁股饥荒,让弟妹跟你一起喝西北风去?”

        九阿哥带了无赖道:“事已至此,反正要凑银子补上。”

        五阿哥皱眉道:“那也不能这样大撒手,总要打发个信得着的人盯着些……”

        说到这里,他想起几个庶出舅舅,道:“要不你就从舅舅里择一人,去江宁盯着些,总比只看账册强……”

        九阿哥连忙摆手道:“亲哥,您就别跟着裹乱了!但凡那边的人能用,弟弟看在娘娘份上,还不用么?打发他们去盯着爷的银子,那才是给猫送食儿呢!”

        五阿哥道:“多告戒几句,他们不敢的。”

        九阿哥轻哼道:“那也不用,没必要招惹那些麻烦。”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几位庶出舅舅是墙头草,明明之前得的是娘娘的光,得了盛京内务府的缺,还跟着嫡出的几个抱团。

        那就抱团去好了。

        现在都撸干净了,大家太平。

        五阿哥也拿他没有法子,道:“那弟妹娘家那边,还能有得用的人么?”

        九阿哥摇头道:“没有,回头再看,曹顺已经进京了。”

        五阿哥:“……”

        那也是曹家人!

        他既疑上了曹家,就有些不放心,道:“高斌看着不错,要是经手银钱的差事,还是交给高斌更妥当……”

        九阿哥晓得好赖,也不嫌他啰嗦,道:“行,听五哥的……”

        本就是打算交给高斌的。

        虽说曹顺说起来也是京城人,可是打小养在曹寅名下,跟着出京十来年了。

        跟他一比,高斌更像是地头蛇。

        五阿哥这才指了指小几上的匣子道:“这是二十三万两,回头我再给你凑七万,凑个整!”

        九阿哥听了,吓了一跳,道:“那分户银子都拿来了,五哥您一两没花?”

        五阿哥道:“开头是内务府这边提供吃喝嚼用,后来还分了产业下来,也没有花银子的地方……”

        这说的是去年皇子分户后给的恩典,为了担心各府预备的嚼用不足,在内务府继续支取供应六个月,到今年五月就停了。

        九阿哥听了,不由皱眉道:“那也不能这样干闲着,亏不亏?早年一两银子一千钱,这两年可就八百八十文,再过几年估摸要降到八百文,叫人寻摸着铺子、宅子,买了赁出去,也是一份出息;内城买不到,去南城打听打听也一样,天下太平,京城的人口也是一年比一年多了……”

        五阿哥摇头道:“不操那个心,又不缺银子花!”

        九阿哥见他死脑筋道:“五哥你是皇子,不缺银子花,可下头的侄子们呢?你当了阿玛,不给侄子们预备些分户的家产?恭亲王府的几位堂兄现在如何?辅国将军,一年二、三百的年俸,养家湖口都不够……”

        五阿哥有些懵圈道:“现下就操心这个,太早了吧?”

        他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其他的儿子还没影呢。

        九阿哥道:“怎么就早了?攒钱是那么容易的?也得一年一年的来,哪里能这样银子白放着,坐吃山空……”

        *

        榜单14了,13名坚持了不到24小时,打滚求月票!

        书友圈有专属读者称号活动,每月20个名额,小九的读者称号是“雁门”,这个必须要跟帖才行,因为要在活动贴下边分配称号。^_^

        拜年帖作者回复满额了无法回复了,这里统一感谢大家的祝福还有月票支持。


  (https://www.lewenw.cc/2/2780/73745770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