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皇帝的宠爱(第二更求月票)

第六百九十九章 皇帝的宠爱(第二更求月票)


  九阿哥跟舒舒说了去钦天监之事。

  舒舒的心踏实下来。

  所谓忌讳,不知道还好,知道了的话,心里到底别扭。

  有了破解之法就好。

  “别的还好,那个‘回避’去哪里回避呢?”

  舒舒说着,想到了三所,道:“要不就去隔壁跟十弟妹待着……”

  不单单是皇子府安宅时要回避,二所这边开始搬迁了,也要回避。

  这样算下来,就是半天功夫。

  九阿哥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道:“想什么呢?十弟肯定跟咱们一起搬啊!”

  这样也比较省事,一天就完了,否则还要拖拉几天,跟着操心。

  如此一来,二所乱,三所也一样乱。

  舒舒摸了摸自己的脑子,是有些傻了。

  九阿哥想了想,道:“到时候跟四嫂打声招呼,让十弟妹陪你先出宫,去四嫂那里歇半日,到时候回府也方便……”

  实际上去都统府也行,可是那就绕路了,九阿哥不放心路上。

  舒舒没有异议,道:“那到时候就要麻烦四嫂了……”

  九阿哥摆手道:“往后不用跟这些哥哥、嫂子们客气,爷现在可是‘财神’!”

  带着大家发财,作威作福些,不是应该的?

  舒舒听了,不由失笑。

  真要那样的话,自己跟九阿哥就成了“极品”亲戚的代表。

  厚着面皮借银子不说,还跟债主摆谱儿。

  事情反转以后,大家一笑了之;反转之前,可是够招人厌的。

  九阿哥将袖口的折页拿出来,道:“回头给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添一笔,十四机灵,看破了,跟乌雅家要了一万两……”

  舒舒并不意外,只笑着说道:“爷还真是友爱,是个好哥哥……”

  早早打发何玉柱往四下里说,就是防备着这个。

  可是等到十四阿哥央求,他也没有拒接。

  九阿哥轻哼道:“那是看十四现在懂事了,晓得跟十三‘有福同享’;要是十四还是早先那臭德行,爷才懒得搭理他。”

  他讲完了这些,舒舒也提及去翊坤宫之事,说了宜妃最初的分配方式。

  “我没应,咱们又不缺银子,娘娘还是留些更自在……”

  她大致讲了一遍,道:“最后娘娘没摇头,应该也是应了我说的一分为四了……”

  九阿哥听了,带了笑,跟舒舒道:“也就是爷想的开,换了个小心眼的试试?就是一分为二,都能挑出毛病来……”

  “就比如说,明明晓得五哥有皇祖母的贴补,我这里没有,那不是当偏着我些?不是说当父母的最爱‘均贫富’么?”

  “之前看刑部的案宗,就有不少兄弟反目的案子从父母‘均贫富’上来,怎么到了娘娘这里,倒是例外了?”

  舒舒摇头道:“无法理解这种‘均贫富’,均自己的银子给儿女还罢了,怎么还惦记着均旁人的?”

  九阿哥看了她一眼,道:“你在娘家向来受宠,下头的几个小舅子,岳父、岳母也没有特别偏着哪个,可是外头‘均贫富’的人多了……”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乾清宫方向,压低了音量道:“那就有个偏心的!瞧着太子的五万两脸都紫了,爷当时还担心来着,怕汗阿玛慈心发作,再给太子添补个十万、八万的,那爷可是要堵心了!”

  幸好没有开那个先河,要不然往后再张罗什么,就没有皇父的份!

  舒舒提醒道:“往后这份额多少的事,爷还是别挂在嘴边了,哪天说漏嘴,得罪人……”

  像他们这样的身份,银子反而不重要的,脸面更重要些。

  阴错阳差的,让太子掉坑了,回头太子晓得了,心里也会不自在。

  九阿哥摸了摸下巴道:“万万没想到,毓庆宫会缺银子,之前只当能坑三哥,坑了也就坑了……”

  只要是人,骨子里多多少少都有势利,不是人品有瑕疵,而是要学会权衡利弊,要识时务。

  九阿哥跟三阿哥身份相差不大,就是分了长幼而已,得罪就得罪了,往后少来往就是,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他跟太子之间,还差着尊卑,得罪了却是要小心。

  “哎,这事闹的,明明爷是做好事,怕是在他那边也不落好!不过无所谓了,有阿克墩的事情在前,已经得罪一回了……”

  九阿哥道。

  舒舒却晓得截止到二废,太子还要在位十几年,就道:“那就敬而远之,人前还是恭恭敬敬的,尽了臣弟之责,别让人挑出错来。”

  九阿哥点头道:“嗯,本也没有什么往来,咱们一出宫,更打不上交道了!”

  不看别人,也要看汗阿玛。

  太子是他的心肝大宝贝,哪里容得旁人怠慢?

  等到次日,康熙就打发魏珠来了,拿来了手谕,命内务府预备挪宫之事。

  他圈好了时间,本月二十一佟妃迁永寿宫,二十五良嫔跟和嫔迁长春宫。

  九阿哥恭敬地接了手谕,看了有些迷糊。

  后宫里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嫔?

  还是这样封号?

  随即他反应过来,这是长春宫,这应该就是卫嫔跟瓜尔佳贵人了。

  他看着魏珠道:“汗阿玛要册封后宫?”

  要只是诏封的话,良嫔已经封过了,只是之前没有封号。

  魏珠躬身道:“昨儿皇上传了礼部尚书跟钦天监的张大人入宫,择了十六的日子,今儿就有礼部的大人往启祥宫跟储秀宫去了……”

  要行册礼,需要提前教导相应礼仪。

  今天就九月十四了,这日子略仓促。

  九阿哥听出不对来,道:“永寿宫没有派人么?”

  魏珠摇头道:“不曾听闻。”

  九阿哥是真有些意外了,先将疑惑放在一边,道:“之前从杭州运来不少鸡血石料子,回头开出好的,给你留两块,你刻章玩儿……”

  魏珠笑道:“那奴才等着九爷的好东西。”

  等到魏珠离开,九阿哥就对舒舒道:“嘿,还真是稀奇!汗阿玛这回没给佟家留面子……”

  要是都不册封还好,佟妃已经是封了,没有册礼也不影响其尊崇,日用供给不差,内管领人口也齐全。

  可是没有册礼,就没有尊号,到底有些底气不足。

  在她前面的两个嫔都要行册礼,后头的贵人也有,只落下了中间佟妃。

  舒舒默默。

  九阿哥只想到佟妃,却忘了前头还有个咸福宫妃。

  跟宜妃同一年入宫,也是以嫔主身份允带家下女子,入宫就是嫔主供应,可是同年册七嫔,没有咸福宫妃的份。

  等到二十年册四妃,也没有咸福宫妃的位置,一直拖到太皇太后去世之前,才诏封为妃。

  这入宫都二十多年了,没有封号与册礼。

  这是皇帝的后宫,自有冷酷的一面,受宠与不受宠的境遇天差地别。

  只是佟妃到底不同。

  舒舒提醒道:“还是多嘱咐内务府那边一句,不要慢待了永寿宫,能将永寿宫指给佟娘娘,皇上多少念着些旧情……”

  至于佟家那边,她想了想,道:“九格格眼见着就是十七岁生辰,指婚的旨意也差不多快下了。”

  毕竟寻常人家嫁女儿,还要三媒六聘,预备嫁妆,都要时间。

  公主出降,也不例外。

  如今公主府修建大半,八旗勋贵也都心里有数,就等着旨意明发了。

  如此,即便这个时候佟妃不在后宫册封名单上,也不会引起大的震荡。

  外人只会觉得皇上厌了佟国维一支,佟国纲一支还是无碍的。

  佟家其他族人也会安心。

  九阿哥点头道:“我省得,回头嘱咐高衍中一声,叫他留心些。”

  那不仅是皇父的宠妃,也是小表妹。

  册封后妃,虽说是圣旨,可是却要承太后慈谕。

  因此,昨天中午,圣驾就去了宁寿宫,提及此事。

  等到今天,礼部的人往启祥宫跟储秀宫一去,宫里各处就都得了消息。

  *

  延禧宫中,惠妃刚从兆祥所回来,还想着肉乎乎的小十八又沉了,正是浑身小奶膘的时候,抱着都压手。

  倒是十七格格,比小十八还大半岁,却是有些不足,现在季节变换,就有些咳。

  等到听到宫人跟她说了西六宫那边的动静,惠妃并不觉得意外,早在圣驾北巡之前,皇上就跟她提过,准备吩咐内造办制嫔大礼服。

  瓜尔佳氏既得了皇上的喜爱,再进一步,也是早晚之事。

  只是单独册嫔,荣宠太过,而且不是生子有功的“功封”。

  她就提了一句,咸福宫妃、佟妃、卫嫔、章嫔几人还没有行册礼。

  如果皇上要册封瓜尔佳氏,可以顺带将几位嫔妃的册礼一并办了,也是两全其美。

  尤其卫嫔,是要做长春宫主位的。

  结果康熙说了一句,以后长春宫行双主位之例。

  那还真是独一份。

  如此的话,卫嫔即便住在正殿,也没有资格管教后殿的妃嫔跟宫人。

  惠妃还以为皇上是要一意孤行,只册瓜尔佳贵人,结果还是带上了两嫔,只是将两妃撂下。

  惠妃神色平静,吩咐道:“那就预备贺礼吧,多预备一份,还有佟妃迁宫之喜。”

  宫人应声,准备去了。

  *

  景仁宫,后殿。

  昨日御前来人,说了本月二十一日迁宫之事。

  是永寿宫。

  佟妃喜忧参半。

  喜的是,那是贵妃昔日住所,离乾清宫也最近。

  早在孝懿皇后崩后,皇上就说过,不再册后。

  佟妃也没有那个野望。

  只是也没有想到,会在妃位上待这么多年,居于四妃与咸福宫妃之下。

  要知道,她可是以预备妃主身份入宫,直接带了两个家下女子与丰厚的陪嫁,入宫就诏封为妃。

  跟当年的温僖贵妃是一个例。

  可是温僖贵妃入宫次年,就晋了贵妃,且有册礼。

  到了她这里,这一等就是十年,还是妃位上。

  忧的是,家里问罪,父母兄弟都发回盛京老家,还能册贵妃么……

  *

  打滚求月票,^_^!


  (https://www.lewenw.cc/2/2780/73706042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