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太医(第一更求月票)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太医(第一更求月票)


齐嬷嬷跟小椿她们都惊动了。

        大家进了正房,舒舒已经从书房出来。

        她觉得自己的鼻子一下子灵敏了。

        呕吐物的酸臭受不了。

        还有隐隐的炭火味也受不了。

        就是老书的那种油墨也闻着难受。

        她直接到了东次间,手上捧着两个蜜桔闻了一会儿,才觉得舒服。

        九阿哥见了,立时吩咐小椿,多摆几盘鲜果熏屋子。

        现下膳房的鲜果就苹果、梨、橘子这三样。

        因为橘子都是南边来的,数量有限,大部分是直隶本地的苹果跟梨。

        小椿就去膳房都取来了。

        装了好几个果盘,在西次间各处放了。

        核桃见了,问舒舒道:“福晋,那膳桌往后就摆在东次间?”

        东稍间是舒舒跟九阿哥的卧室,白日里无人。

        舒舒多在东次间待着,膳桌也摆在这边。

        来了客人了,她就在西次间说话。

        可是舒舒闻不得味道,现在天气转凉,也不能开太久的窗子换气。

        舒舒点点头,道:“嗯,摆那边吧!”

        本也到了吃饭的时候,等到膳桌在东次间摆好,九阿哥扶了她过去。

        在膳桌边刚坐下,舒舒就起身,又去找痰盂呕吐了。

        众人又扶着她到了西次间。

        九阿哥道:“哪个味道不对,叫膳房往后再不上了……”

        舒舒可怜兮兮道:“那芹菜花生的芹菜味太重了,有菜腥味;豆腐盒子有豆腐味儿,腥;香菇炖鸡也受不住,觉得香菇香的都臭了,鸡肉也腥气;摊黄菜用的豆油,也带了豆腥……”

        说到最后,她自己都皱眉了。

        这些都吃不了,那还能吃什么?

        九阿哥心疼的不行,立时望向齐嬷嬷。

        齐嬷嬷:

        实在是不晓得。

        她就道:“九爷,还是传太医吧。”

        九阿哥点头,立时吩咐何玉柱去太医值房。

        舒舒肚子里都吐空了,又吃不了这些东西,就有些焦躁。

        饿。

        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很是难受。

        她耷拉着脑袋,眼睛有些酸。

        齐嬷嬷在旁,都跟着红了眼圈。

        九阿哥忙道:“怎么了?”

        “饿了……”

        舒舒蔫耷耷地说着。

        九阿哥:

        不敢叫人送吃的,怕她吐第三回。

        这吐得狠了,也伤身。

        核桃想着方才舒舒漱口时没有异样,问道:“福晋闻到茶叶的味儿没觉得难受……”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望向小几上的茶杯。

        还真是如此。

        可是茶水也不顶饱。

        小棠立时道:“奴婢去膳房做几样吃的。”

        新的膳食还没出来,太医已经跟着何玉柱过来了。

        等到摸了舒舒的脉,太医道:“九福晋脉像稳健,就是有些内火,这也是秋燥的缘故,饮食清淡些,喝些梨汁润润肺就好了。”

        九阿哥道:“可福晋闻不得肉菜的味道,这怎么是好?也不能不吃。”

        太医是善妇科的,见惯了妇人孕吐,倒是并不觉得稀奇,只道:“只要时间不长倒是无碍的,可以吃小米粥、乳酪,手边备着梅干……”

        九阿哥听了皱眉道:“稀汤寡水的,怎么能顶饱?”

        小米粥是稀的,乳酪就是酸奶,也是稀的,都不是正经饭食。

        若是饭量小的还罢,像舒舒这样饭量大的,怎么受得住?

        太医想了想,道:“那就烤些馒头干,不用放油跟调味,就是白馒头切片烤干,吃那涸也能缓解孕吐。”

        九阿哥看向几个丫头。

        小松已经拔脚往外走了:“我去告诉小棠姐姐。”

        找到了几样吃食,九阿哥还是不放心,追问道:“那这得多久啊?总吃这几样,也受不住……”

        太医道:“满三月大多就好了。”

        九阿哥看着太医,觉得不顺眼了。

        就不能给个准话,什么叫“大多就好了”,万一不是那大多呢?

        还有这个“满三月”,时间还短么?

        现在才两个月,那不是还有整整一个月!

        小椿更靠谱些,眼见着九阿哥没有什么说的,就跟太医问起了如何缓解孕吐之事。

        怪难受的,也不能老吐。

        太医就给讲了几条,多睡觉,多餐,不能饿到。

        累了饿了更容易孕吐。

        九阿哥这回醒过神来,叫人拿了纸笔,一条条的记着。

        “多睡觉是几个时辰?是单单说晚上,还是加上白日的?”

        “多餐是多几餐?是一日四餐,还是五餐,还是六餐·”

        “小米粥、乳酪跟馒头片都是没味儿的,那直接吃?还是配什么吃?”

        “茶水喝着不恶心,能多喝茶么?”

        追问了足有两刻钟,问到最后太医额头都汗津津的。

        眼见着九阿哥还没完没了的,那太医忙求饶道:“都是因人而异,所以平日里诊看才是专人专方,若是福晋再有不适之处,九爷打发人去传召就好。”

        九阿哥听了,却是面色不善。

        他轻哼了一声,就想要说话。

        舒舒忙道:“爷·”

        哪里好让九阿哥训斥太医,人家也是尽责的。

        聪明人谁得罪大夫?

        就算换大夫,可是都是杏林的,谁晓得有什么私下的渊源。

        “我想要吃酸奶干了,十弟妹那边就有,爷帮我讨些来。”

        舒舒带了娇气道。

        九阿哥听了,立时如获圣旨,道:“爷这就去材。”

        说着话,人已经小跑着出去了,压根没想着打发人去取。

        舒舒失笑,吩咐小椿道:“奉茶包·”

        太医忙谢了。

        舒舒道:“客气了”

        而后,她示意何玉柱送了人出去。

        九阿哥风一般的离开,又风一般地跑回来,手中拿着两个牛皮纸包。

        “一种加了蜂蜜的,一种没加的,你都尝尝。”

        他将东西放在舒舒面前,眼巴巴地看着。

        舒舒点点头。

        齐嬷嬷已经拿了干净湿毛巾给她擦了手。

        她先吃了一块原味的,表情立时皱起来。

        可真酸,还隐隐的有些臭。

        怪异的是,居然并不恶心。

        九阿哥见状,忙道:“不好吃就吐出来。”

        小椿也拿了新痰盂在旁边候着。

        舒舒嚼了两下,眉头舒展开来,道:“酸是酸了些,可也不难吃。”

        等到吞咽殆尽,她又去吃加了蜂蜜的。

        蜂蜜调和酸奶疙瘩本身的腥膻,那一丝丝臭也没了,只有中和过的甜酸。

        舒舒心满意足,道:“这个,这个好。”

        这会儿功夫,小棠跟小松也从膳房回来。

        乳酪要时间,现在没有。

        小米粥跟烤馒头干两样都是比较快的。

        另外还有小棠之前过去熬的茶粥。

        就是用熬出的茶汤放的煮好的大米,这个出锅也快。

        佐粥的小菜也没敢放什么乱七八糟的。

        只有一盘芥菜丝、一盘酱瓜。

        舒舒还真就是没吐,安安稳稳的喝了一碗小米粥、一碗茶粥,半盘子烤馒头片,几筷子小咸菜。

        折腾了一中午,她也乏了,眼皮开始打架。

        九阿哥就让她躺了,看着她睡着,才从屋子里出来。

        他鲜少主动找舒舒的几个陪嫁丫头,这回唤了小棠道:“茶叶的味道,福晋既是不恶心,既多试几样,也别只是粥饭这些,鸡鸭也试试……”

        小棠记下了,道:“奴婢一会儿就试试。”

        九阿哥又吩咐小椿道:“去翊坤宫问问娘娘,娘娘生育了几次,之前孕吐的时候都是怎么应对的,有什么好的食方没有,都问问……”

        小椿也应了。

        九阿哥想起一个说法,对齐嬷嬷道:“嬷嬷也出宫一趟,回都统府问问岳母,看看岳母当年害口的时候怎么吃的。”

        这是想到了“女肖母”的话,想要跟岳母取取经。

        齐嬷嬷本就焦心着,听了片刻不停,拿了九阿哥的帖子,就出宫去了。

        九阿哥又吩咐核桃道:“福晋身边要有人守着,省得不舒坦了没人服侍。”

        核桃躬身道:“奴才守着福晋。”

        平时的时候,就算福晋在书房看书写字,外间也要有个人奉茶备使唤的。

        只有九阿哥回来的时候,夫妻俩都不耐烦外人在,丫头们才服侍了就退出上房。

        九阿哥安排了一顿,依旧是不放心,站在西次间门口看了舒舒两眼。

        见她眉头舒展、陷入酣眠,他才微微放心,出了二所。

        但是他没有往内务府去,而是直接去太医院值房去了。

        刚才去二所去诊脉的太医见状,忙起身道:“九爷……”

        他担心九福晋又有什么不舒坦。

        九阿哥摆摆手,道:“爷不找你,爷找姜太医艹。”

        那太医身子一僵,随即躬身道:“九爷,臣姓姜。”

        九阿哥看了他两眼,道:“不是你,是下巴上留了胡子那个,前些日子奉了御旨去二所诊过脉的·”

        姜太医的族人么?

        眉眼是有些相似。

        就是那个要年长稳重些,这个年轻了些。

        那太医道:“上回也是臣跟家父奉旨前往……”

        然后回去以后老父亲训斥了他一顿,认为他医术不行,还有的学,父子二人又教学相长起来。

        他之前留的胡子,也被勒令剃光了。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对他的信任却多了几分,道:“行,那以后你管着福晋的平安脉,要是有什么拿不准的,记得回去多请教老太医……”


  (https://www.lewenw.cc/2/2780/73654418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