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愚蠢的九阿哥(第三更求月票)

第七百一十三章 愚蠢的九阿哥(第三更求月票)


屋子里一片肃静。

        太子也多了烦躁。

        这叫什么话?

        难道他任性胡为自己还不能点出来?

        自己也是从这个年岁过来的,当时天老大、地老二,正是觉得自己厉害的时候,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其实学识、阅历有限,不过是身边人谄媚哄着罢了。

        总要晓得自己的斤两。

        康熙也觉得头疼,九阿哥此举,对太子失了恭敬,可是太子之前的行为也有不当之处。

        老九又不是心眼大的,眼见着没怎么地,都要自己将自己气坏了,他也不好这个时候压着九阿哥给太子赔不是。

        他摆摆手,道:“行了,下去吧!”

        九阿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太子一眼,心哇凉哇凉的。

        这就是汗阿玛的选择了,什么时候都是宝贝太子在前头。

        他已经冷静下来,躬身道:“儿子领命!”

        说罢,他转身就走。

        他不能在御前无礼,不能攒下小过错。

        他晓得自己这个“爱子”的成色。

        他咬着嘴唇,心里有些茫然。

        那是太子,二十年或三十年后,就是新君。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脚下顿了顿,回头看了眼太医值房。

        汗阿玛还是长命百岁吧!

        虽然有时候养不熟,可到底是亲阿玛,还能杀儿子不成?

        生恩、养恩在,自己憋屈就憋屈些。

        可是太子,凭什么自己要受这涸鸟气?!

        木。

        乾清宫,西暖阁。

        太子的脸上露出羞愧之色,道:“是儿子鲁莽了,察觉到九阿哥的不妥当,却没有处理好此事,九阿哥的年岁,正是要脸面的时候。”

        康熙神色稍缓,示意太子坐了,道:“就算心是好心,也要耐心些,那是顺毛驴,平时在朕跟前也是说不顺当了,也要尥蹶子。”

        他怕兄弟生了嫌隙,这才找补着。

        太子笑着听着,心中却越发不满。

        要是七、八岁的孩子还罢了,不通道理;可是眼见着就要十八了,还小么?

        还真是宠妃爱子。

        太子心中有些酸涩。

        这些年看下来,后宫的格局都在他心中。

        他看得真真切切的,惠妃跟宜妃这两人跟寻常妃嫔不同,没有贵妃之名,却有贵妃之实。

        在汗阿玛跟前,也是一个有尊重,一个有宠爱。

        这也是他为什么忌惮大阿哥的缘故。

        不单单是大阿哥是皇长子,还因为大阿哥后宫有臂助。

        太子也没有管教九阿哥的兴致了。

        那是汗阿玛的儿子,汗阿玛都不操心,自己还操什么心?

        他起身道:“有汗阿玛看着,九阿哥再错也出不了褶子,儿子也就放心了,那您歇着,儿子先回了。”

        康熙温煦道:“朕晓得,你这也是友爱之心。”

        “嗯!”

        太子也不是傻子,也反应过来自己鲁莽了,没想到九阿哥并不心虚,或许这其中确实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他就道:“也是儿子关心则乱,听说九阿哥支了内库五十万两银子,直接送到他自己的钱庄,就怕他被季家人煳弄了,想着兄弟之间的银子花了也就花了,要是内库出了亏空,到时候就算汗阿玛宽仁不怪罪,对九阿哥也不是好事,才急匆匆地过来,但凡有其他心思,也不会当着九阿哥的面直接说这些。”

        康熙点点头:“朕晓得。”

        等到太子退了下去,康熙的脸色却难看起来。

        在他看来,太子即便有不当之处,那也是不知内情的缘故。

        太子有三分错处,那在太子跟前嚼舌头挑事的,就是七分错处。

        赫奕。

        他提拔赫奕上来,确实是为了太子。

        怕索额图被问罪之事影响到太子,也担心内务府的奴才有人踩高捧低的委屈了太子。

        可是那是他的内务府的总管,不是太子的内务府总管。

        他恼得不行,却也谨慎,不乐意冤枉哪个。

        他传了赵昌过来,道:“查查赫弈近日作为,有没有派人窥视九阿哥行踪忖。”

        赵昌应了,领命下去。

        康熙的脸紧绷着。

        真要说起来,九阿哥在内务府掌印,还是其他几位内务府总管的顶头上司。

        连马齐有着师生之名,还是自己的心腹臣子,在九阿哥跟前都不敢失了尊卑,不是为了上下级,而是因为九阿哥是皇子。

        尊重九阿哥,就是尊重自己。

        一个赫奕,居然敢冒犯九阿哥,眼里还有自己这个皇帝么?

        之前瞧着是个老实谨慎的,可不到一年功夫,竟然就如此狂妄。

        沾了毓庆宫,好像就会变得自大猖狂起来。

        康熙心下一颤,眼神变得幽暗。

        木。

        二所,门口。

        九阿哥站了站,没有立时进去。

        他使劲地在脸上撸了撸,而后看着何玉柱道:“爷脸色怎么样?”

        何玉柱看了两眼,道:“爷,凡事还是同福晋商量些好,也省得福晋太关注吃喝,不小心就吐了,身体不舒坦。”

        九阿哥听了,居然觉得有道理。

        自从确诊了有孕之后,福晋是沉静了许多。

        他对何玉柱点头道:“总算是机灵了一回,以后继续!”

        “嘛。”

        何玉柱躬身应着。

        主要是自己主子这脑子不够用,气个好歹的怎么办,还是请福晋为主子做主才好。

        何玉柱方才在乾清宫外头候着,并不知晓里头的动静。

        可是太子目不斜视的过来,他却是看得真真的。

        自打娶了福晋后,自己爷什么时候生过这么大的气?

        瞧着方才那样子,眼泪都要出来了,委屈坏了。

        指定被太子欺负了,再没有旁人。

        九阿哥既想开了,进了屋子后就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跟舒舒道:“太子那五万两庄票呢?找出来,让何玉柱给他送回去!”

        舒舒原本怏怏的,听着这话果然支棱起来。

        她坐起来,眼中带了锋芒,道:“跟太子冲突了?为了这五万两银子,太子哕嗦其他了?”

        九阿哥见她如此鲜活,只觉得胸中的憋闷立时都散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舒舒被笑得有些恼,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九阿哥怕她着急,抓了她的手,没有磨叽,说了方才乾清宫的争端。

        舒舒听着,心里都跟着堵。

        谁乐意行事被人窥探?!

        她立时唤了核桃,道:“去将书房第二个抽屉里面的小匣子拿过来。”

        核桃应声去书房取了小匣子过来。

        上面挂着一个铜锁。

        舒舒扣了一下小匣子下头,有个隐藏的暗槽,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来,开了铜锁。

        九阿哥见状,不由失笑道:“这钥匙跟锁头在一处,防的是什么?”

        舒舒白了他一眼。

        虽说这院子里人多,不至于让外人摸到上房来,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才想起陪嫁中有这样一个玲珑匣子,就叫小椿翻了出来,用它装庄票。

        一尺见方的匣子,谁还敢直接连锅端?

        等到匣子打开,里面就是那几十万两庄票。

        是按照顺序放的。

        太子的就在最上面。

        舒舒取出来,没有劝阻的意思,道:“请崔总管去送吧,省得何玉柱年轻,过去被毓庆宫的下人小瞧了,又要等着不给通禀。”

        九阿哥听了,恨声道:“骄狂的奴才,别犯在爷手上!”

        宫里的规矩,主子身边的近人都是代表主子在外行走。

        这就是为什么翊坤宫的大宫女过来,两人都要起身相迎,那是因敬的是宜妃。

        梁九功这里更是如此,九阿哥素来客气,敬的是康熙。

        宫里都晓得的道理,为什么毓庆宫的奴才就不晓得?

        不过是仗着太子,没有将九阿哥放在眼中罢了。

        换了梁九功过去,他们敢拖延禀告才怪。

        崔总管进来,听了九阿哥的吩咐,略有些迟疑,随后看了舒舒一眼,躬身应了。

        九阿哥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道:“怎么没有拦着?”

        他还想着怎么说服崔总管。

        舒舒却晓得崔总管是聪明人。

        那是见自己没有拦着,就晓得要么是九阿哥占理,要么是自己没拦住。

        他才没有哕嗦旁的。

        舒舒道:“总管服侍了爷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至于刘嬷嬷之事,他虽有失查之罪,可真要论起来,也情有可原。

        因为刘嬷嬷不单单是九阿哥的保母,还是乳母,打小照顾九阿哥起居。

        崔总管是太监,被皇上指过来,负责的是九阿哥每天上学的事。

        两人各司其职。

        这也是为什么康熙没有迁怒崔总管的缘故。

        九阿哥也道:“爷打小性子躁,不耐烦说教,谙达很有耐心,只是那时候刘嬷嬷老在爷跟前念叨,说是太监都是无根人,忌讳多,不耐烦跟人太亲近,怕被闻到身上的味道,丢了丑……”

        “爷当时还特意闻了闻何玉柱那小子身上,就是汗臭味儿,没有刘嬷嬷说的尿骚。”

        “刘嬷嬷就说,那是谙达跟何玉柱差着岁数,总拉拉尿,身上味道就下不去了……”

        说到最后,他摇头道:“爷那时候可真蠢,听了她的话,怕谙达尴尬,真就敬而远之,估摸也是那样热了谙达的心,前头就是怎么掺和七所的事”

        一直到刘嬷嬷事发,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些都是谎话。

        等到去年得了差事,常往御前跑了,跟梁九功打的交道也多了,他才发现当时那都是谎言……


  (https://www.lewenw.cc/2/2780/73648593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