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二十三章 亲恩(第二更求月票)

第七百二十三章 亲恩(第二更求月票)


  觉罗氏就拉着伯夫人的手,低声说了舒舒与九阿哥明日开府之事。

  “这是遇到什么委屈了,还不到三个月呢?”伯夫人皱眉道:“孩子怎么说?”

  虽说舒舒打小被娇惯,可却是个懂事贴心的孩子,不会无缘无故闹这一出,让大家跟着操心。

  觉罗氏道:“小松说是九阿哥的缘故,哼,肯定丫头也没少撺掇!”

  伯夫人不放心舒舒,就直接到了跨院。

  舒舒歪在炕上,身下垫着西洋呢的垫子,身上也盖着一个小锦被。

  她眯着眼睛,听到有动静,就睁开来,就见两位长辈联袂而来。

  “阿牟,额涅……”

  她带了欢喜,坐起来,就要起身。

  伯夫人上前两步,压了她的胳膊,道:“安生坐着。”

  觉罗氏也瞪了她一眼,道:“老实说,到底为了什么,非要这个时候搬?”

  舒舒没有立时回答,而是看着旁边的小松跟花生,摆摆手,道:“行了,你们先去东屋歇歇。”

  两人应声下去了。

  舒舒才小声道:“是九爷昨天中午在乾清宫跟太子呛呛起来了,年初索额图问罪的时候,皇上怕内务府待毓庆宫不周全,安排了赫舍里家一个子弟挂了总管,九爷也乐得省心,将毓庆宫的差事都交给那人……”

  “结果那人不知怎么想的,许是想要拿九爷做登天梯,监看起九爷行踪来,还报给了东宫……”

  “太子昨天就去御前挑剔我们爷行事有不周全的地方,见了江南的一个商贾……”

  “真是鸡蛋里挑骨头!那是圣驾南巡时点的皇商,海淀太后新修的那个花园子,就是他们家给贡的花木,九爷见人也是因为公事……”

  “九爷当时就恼了,直接在御前说了搬家的话,我去跟我们娘娘商量了一下,觉得搬就搬吧,总不能真的跟东宫对上……”

  觉罗氏跟伯夫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七月里东宫大阿哥的伴读打人之事,他们是亲历的。

  虽说过后太子妃打发嬷嬷上门探看,可是也没听说那个大阿哥受到责罚,就是换了伴读而已。

  还有九阿哥砍马之事,外头传得五花八门,可是她们却晓得,又是东宫失礼在前。

  “这是记仇了?给九阿哥小鞋穿?”

  觉罗氏冷笑道:“要不是得了吩咐,一个奴才哪里有胆子监看皇子?”

  伯夫人则有些担心,道:“这一回、两回的,往后你们跟东宫的嫌隙越结越深……”

  那是太子,日后的皇帝。

  舒舒见她担心,小声道:“阿牟,皇上身子好着呢,二十年无忧……”

  伯夫人看着她,道:“这是谁说的?”

  舒舒认真道:“我们娘娘说的,所以她老人家并不怎么担心,觉得我们出来就出来吧,要不然真的跟下头的小阿哥们归在一处,怕是再想出宫,就要好几年之后了,皇上宠儿子厉害,不爱撒手……”

  那是宫里的第一宠妃,又是刚生下皇幼子几个月。

  舒舒打着宜妃的名号,伯夫人与觉罗氏果然安心许多。

  觉罗氏沉吟道:“太子今年二十五,再有二十年,就是四十五……”

  说着,她带了幸灾乐祸道:“那是不用跟他对上,敬而远之就好!”

  从古到今,别说四十年的太子,就是三十年的太子也鲜少听闻。

  妯娌俩实际上最担心的,还是舒舒的鲁莽得罪了婆婆。

  至于公公,到底远了一层,平日里也打不上交道。

  这婆婆就不一样了,就算舒舒开府,宫里的请安也是断不了的。

  八旗还有三年一次选秀的规矩,内务府的秀女更是一年一选。

  觉罗氏想起明日是二十五,察觉到不对来,道:“怎么是这个日子搬家?”

  舒舒就将钦天监那边的说辞讲述了一遍,还说了九阿哥的决定。

  九阿哥决定下午去钦天监一趟,亲自找张监副,在二十六日择个时辰。

  觉罗氏跟伯夫人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异议。

  关乎到舒舒身上,自然是越稳妥越好。

  就算有了破解之道,可是也没有必要非要赶在二十五搬家。

  虽说传下的这些老话、老讲究,不能尽信,可是也不能不信……

  *

  地安门外。

  十阿哥看到等在外头的尹德,神色淡淡的。

  尹德早上去了一趟宗人府,等到巳正也不见十阿哥,过去一打听,才晓得十阿哥告了假。

  他就又绕到地安门,找了个相熟的护军参领帮着往宫里传话。

  他做了十几年的侍卫,跟护军营、侍卫处都是相熟的,又是十阿哥的舅舅,自然也有人帮忙。

  十阿哥原本想要打发王平安过去见人的,想了想,还是自己出来一趟。

  “十爷,听福松阿哥说,九爷让打扫两家府邸,是要开府了么?”

  尹德带了几分小心问道。

  十阿哥点头道:“就是后日。”

  尹德想要问旁的,可是看十阿哥的神色,嘴里的话又放下。

  十阿哥没有看他,而是回头看了眼门口的护军,道:“大人的人缘不错……”

  尹德喃喃道:“就是在侍卫处久了的缘故……”

  十阿哥沉思道:“颜珠舅舅留下的头等侍卫,之前闲置,后来被舜安颜补了,现在空着,回头大人就回侍卫处吧!”

  “阿哥……”

  尹德看着十阿哥,眼中带了恳求,道:“是奴才之前错了,行事不周全,伤了九爷的体面,也伤了阿哥的心,还请阿哥给奴才一次机会,再不会有下回……”

  十阿哥看了他一眼,道:“昨日汗阿玛给巴林部指了婚,大人家之前的谋划也落空了,下一回高枝往哪里攀?”

  尹德臊红了脸,道:“不敢让阿哥费心,奴才跟内子商量了,想要送侄女跟正泰去盛京,也要防备着公府迁怒。”

  十阿哥挑眉道:“大人这回思量的周全,找得靠山也稳,可是那姐弟两个却是有主意的,会肯么?佟家再是皇亲国戚,眼下只是罪臣人家……”

  尹德忙点头道:“都不是糊涂孩子,跟他们说明白了,就晓得道理了。”

  十阿哥轻哼一声,左右也不关他的事。

  他就直言道:“大人是好人,可是我信不过大人,就这样吧,好聚好散,也不用让旁人看笑话……”

  说罢,他懒得再啰嗦,转身进宫去了。

  王平安随侍出来,却是憋的狠了。

  等到十阿哥转身,他就狠狠地瞪了尹德一眼。

  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便宜他了!

  还不到一年的功夫,就落个一等侍卫!

  可是王平安也晓得自己主子的顾忌,跟钮祜禄家那边不必亲近,可也不能撕破脸。

  只是往后自己主子应该不会待人这么实诚了。

  什么功劳也没立,就将人提拔起来。

  结果不感恩,没拿十爷当回事儿。

  换了一个其他皇子阿哥,他敢这样纵容侄女不周全么?

  不过是仗着是阿哥的亲舅舅,才胆子壮了。

  也不照着镜子瞅瞅自己那德行,有资格配当舅舅!

  尹德被王平安的怨恨表情吓了一跳,人都僵住了。

  等到他醒过神来,十阿哥已经离的远了。

  他没有法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阿哥进了皇城门。

  尹德失魂落魄地离了皇城。

  虽说他的前程定了,依旧是正三品侍卫,可是到底不一样了。

  他心里慌慌的,生出不安来。

  十阿哥是真的怪上他了。

  瞧着样子,往后也不会再理会他。

  他并不是有心怠慢,当时就是羞愧,不知该如何跟十阿哥提及,还以为事情会有转机,没想到董鄂家那么利索的就取回了见面礼。

  将要到家,他想了想,没有回去,继续往北走,去了皇子府。

  妻子说的对,不管以后如何,现在他还当着一天长史,就当尽一天责。

  等到了皇子府,这边里外人头涌动,不少人在扫洒。

  为首的是十阿哥身边的近侍太监王长寿。

  见了尹德过来,王长寿抬头看了眼日头。

  这都快到中午了。

  他皮笑肉不笑道:“原以为大人晓得这边动静,早上就会过来,没想到大人还挺忙!”

  尹德忙解释道:“我方才去见了十爷……”

  王长寿这才带了恭敬道:“主子吩咐什么了么?”

  尹德:“……”

  只提了一句侍卫缺之事,关于皇子府什么也没说。

  王长寿移开眼,道:“那大人找个地方坐着喝茶,小的先去忙?”

  尹德看着不少的人手,还有护军妆扮的人,道:“这都是什么人?”

  王长寿扬着下巴道:“四贝勒府的人,八贝勒府的人,五贝勒府的人,宫里也打发人过来……”

  只有钮祜禄家的人,都跟死了似的。

  明明就前后街住着,却是也没有人过来问一句。

  王长寿都替自己阿哥委屈。

  尤其是这位长史大人,除了皇子府营建的时候过来点过卯,还出过什么力?

  尹德也有些无措,晓得自己应该搭把手,可也不知道安排的如何了,不好冒然插手。

  这会儿功夫,就听到有人疾呼道:“老爷,老爷,不好了,家里出事了……”

  尹德不由皱眉。

  这条街上,都是皇子府,谁这么没规矩,大声小叫。

  他带了不快望过去,就见有人小跑着过来,却是眼熟,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门房管事。

  来人满头大汗,道:“老爷,大爷殇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3622199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